第一卷

五章 四月九日(距離期限,還有三天)

第一卷 五章 四月九日(距離期限,還有三天)

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是打開游戲的電源,這是一直以來養成的習慣。

利樹把手伸向了枕頭邊的眼鏡和游戲機。

‘…等、等一下,這是什么玩意兒’

游戲機屏幕里,魔劍士愛茵茨痛苦的說著。

‘什么啊…這個像蜘蛛網一樣的…動、動不了’

全身被‘圣蜘蛛絲’纏住的魔劍士在掙扎。

‘唔……別以為這樣就算贏了哦’

無法動彈的少女用充滿倔強的眼神對著屏幕的這邊。

‘這種程度的捆綁根本不在話下!’

像是要確認蜘蛛絲的強度一樣動了動右臂,逞強地說道。

‘我早就看穿了你那眼鏡是天使的寶具了,給我覺悟吧’

“請選擇對愛茵茨的神罰”

1對無法動彈的身體進行全身撓癢癢的拷問直到屈服。

2對無抵抗的身體進行痛苦鞭打直到投降。

3什么都不做。

“嗯…”

稍微思考了一下,總之3是直接排除。

“這里果然還是要…”

‘啊…你、你想干什么!’

被蜘蛛網包住的愛茵茨發出了驚慌失措的聲音。

‘住…住手…你在摸哪里!……別摸肚臍啊……喂.…’

被摸著暴露的肚臍,魔劍士發出了呻吟聲。

‘住、住手…好癢…唔…啊’

緊繃著的草食動物一樣的身體一下子軟了下來試圖從手指下逃脫。

‘哈……啊哈哈哈哈……唔…啊…咕.…啊’

扭動著身體試圖逃脫奇怪感覺的魔劍士。

‘唔……啊啊……好奇怪…身體…好奇怪…什么啊…這是……’

但蜘蛛絲卻完全封住了少女的行動。

‘啊……不要……喂……喂……你在亂摸哪里啊!’

似是對這邊的手的動作有了感覺,少女發出了尖叫。

‘不、不行!我對腋下很敏感……唔……啊啊啊啊啊’

少女的尖叫提升了一個音階,就在那時--

嗶哩哩哩哩哩哩哩

枕頭邊電子手表響起了早上7點半的鬧鈴。

利樹一邊打著游戲一邊自言自語。

“啊……差不多到了起床時間嗎”

十條高中早上8點半開始上課,8點出門的話勉強可以趕上。

“那么,再玩一下就上學去吧”

自言自語繼續玩著游戲的利樹。

‘不要呀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

畫面中的少女一邊笑著一邊發出悲鳴。

‘不要哈哈不要用那種奇怪的哈哈奇怪的機器摸我腋哈哈哈哈’

身體被汗水浸濕的少女流著淚哀求著。

‘我哈哈我不會再做壞事,所以快住哈哈哈哈哈’

魔劍士愛茵茨終于說出了悔過的話語。

‘我會做個好哈哈,我會做個好孩子的哈哈啊啊啊啊’

?啪拉~啪啦!啪啦,叮叮當當~?

※魔劍士愛茵茨悔過自新完成。

※下一個是魔裝司?諾因的舞臺。

?啪拉~啪啦!啪啦,叮叮當當~?

“呼~”

維持著在被窩里拿著游戲機的姿勢,利樹呼了一口氣。

保存之后切斷電源,利樹蠕動著從被窩里爬了出來。

“嘸”

口中發著毫無意義的聲音,拿下眼鏡脫下睡衣,只剩一條內褲。、

就在這個瞬間。

“利樹~!”

伴隨著充滿活力的叫聲,家門突然打開了。

“去上學吧~”

小珠毫不客氣地就打開了房門。

“花凜也一起去哦~~哦!原來你已經醒了啊。”

說著突然就進了房間。

“趕快出發,然后繼續‘尋找利樹戀人計劃’……吧……”

突然進來,看著這邊。

突然進來,看到了只穿著一條內褲的我。

“啊”

小珠維持著開門的姿勢石化了。

保持石化的狀態,視線一點點地往下移動。

然后停在了某個地方。

某個正發生著‘男人早上生理現象’的地方。

……也就是說,下半身。

“啊……”

凝視著‘那個地方’,臉漸漸地染上朱紅色。

“咿……”

小珠維持著僵硬的姿勢,深深吸了口氣。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

“喂!!!!!!!!!!!!!!!!!!!!”

這邊也是毫不服輸的叫回去。

“呀啊啊啊變態變態變態,利樹你這變態!!”

“為什么要突然進人房間啊啊啊啊啊啊小珠啊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啊利樹你這H!!!!!!!”

“啊啊啊話說回來我記得鎖了門的,你這家伙又用備用鑰匙!!!!”

“啊啊啊啊啊癡漢啊,救命啊啊啊!!!!!”

“喂、喂,快住口,別在人家門口叫著會讓人誤會的東西!”

“救命啊!!!!”

“別、別逃啊,會有流言蜚語的,住手啊,別逃!!”

“啊啊啊追來了!!救命啊!!”

“啊啊啊啊啊快住口,快站住!別叫!!”

“啊啊追出來了,內褲男追出來了!!”

“……真是的……”

和往常無異的上學路上,小珠一直是一副不開心的神色。

“你這男人,一大早就……”

擺著一副不爽的表情,看著這邊充滿怨氣的說著。

“一大早就只穿一條內褲是怎么想的啊變態”

“一大早是什么意思啊一大早!”

利樹(已經不是內褲男)立馬回話。

“正因為是早上啊”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啦”

“女人不會懂得,這是生理現象啦”

“……那個”

花凜在旁邊怯生生的試圖插進來。

“利樹同學珠美同學你們不要吵架了……”

“哼”

小珠一副鄙視的眼神。

“反正一定又是在想著什么猥瑣的事”

“什么叫猥瑣的事啊”

“猥、猥瑣的事就是猥瑣的事,利樹你這笨蛋!”

“利樹同學……”

花凜用包含著過多熱意的語氣問道。

“利、利樹同學從早上開……開始就想著奇怪的事情嗎”

“喂、喂,花凜你這家伙,一大早就說什么奇怪的話啊”

“啊……不、不是的!”

一下子找回自我的花凜急忙否定。

“我、我才沒有一大早就做奇怪的事。”

“花凜醬!!!你在說什么啊!!!!!”

“不、不對!我才沒有一個人穿著學校泳衣在妄想!”

“喂!!”

……這兩個家伙……

看著吵吵鬧鬧的上學的兩個女孩,利樹不禁在心里嘀咕。

小珠和花凜昨天才剛剛認識,已經變得這么要好了。

話說起來……看著談的正歡的兩個人,利樹想起了過去的事。

說起來小珠從小學開始就有著驚人的交友能力。

沒錯,從小學開始就是班級的中心,掌控著整個班級的交友關系,很自然的就把整個班連成了一個集體。即使有被孤立的家伙也是很快就可以將其融入班級。

“哦--嗯”

一個人思考著以前的事喃喃自語的利樹。

“我說,利樹”

身旁立刻傳來了小珠的聲音。

“干嘛擺出副嚴肅的表情”

和小學時一樣的,像是要看穿內心一樣的姿勢。

“話說在前面,你可沒有發呆的時間哦。”

眼前這位小學以來的青梅竹馬,充滿活力地雙手叉腰。

“因為今天也要繼續‘尋找利樹戀人計劃’呢。”

“啊……哦”

一直被盯著,忍不住別開視線了的利樹。

“嗯……說的也是呢”

“很好,那么~離期限還有3天”

沒在意這邊回答的支支吾吾,小珠爽快地宣言。

“時間緊迫,今天也干勁十足地上吧!”

說著就單手指天,在上學路上擺出一個Pose。

“‘尋找利樹戀人計劃’之三!”

一大早的,對著天空發出的霸氣宣言。

“‘充滿干勁,拿出勇氣’!”

“勇……勇氣……嗎”

花凜對某個詞起了反應。

“沒錯!”

小珠朝向花凜的方向,擺出一副得意的表情。

“雖然很接近,但“有利”和“勝利”可是不一樣的哦”

然后說出了一番自以為很了不起的話。

“不管再怎么創造自己的有利條件,勝利都不會到來的。創造有利條件的手段多得是,但最重要的還是下定決心的時機。經常會有在考慮著‘因為十分有利,無論何時出手都能勝利,所以等一下再出手’的時候時間已經結束的情況哦”

“是、是的……原來如此”

不知為何,花凜好像深表同感。

“經常會有是……我說你啊……”

對著口若懸河長篇大論的小珠,利樹試著提問。

“你有過那個經驗嗎小珠?”

“沒有哎”

“沒有啊,那為什么你能這么肯定啊”

“中學的時候,有很多這樣的朋友。”

“明明不是自己親身體驗,說得這么肯定沒問題嗎喂。”

“啰、啰嗦,閉嘴好好聽著就是了,我說的沒錯的。”

“呃,嗯……”

勉強地點了點頭

說來就內容來看確實是很有說服力。稍微參考一下也可以。

“‘拿出勇氣’‘果斷出手’嗎……”

“沒錯哦”

“也就是說直接告白決勝負?”

“告、告白…….咳咳,嗯,就是如此”

小珠下意識的后退一步,才點點頭。

“……那么,我說啊”

試著再次提問

“也就是想方設法讓對方說OK?”

“那、那是當然”

“唔……”

試著在腦海中演算了一邊。

……總之就拿二次元的‘告白事件’作為場景妄想看看。

試想自己現在身在‘傳說中的櫻花樹下’的告白事件中……

然后,假如三次元的女孩紅著臉站在眼前……

對著她,說出了‘請和我交往’這句話。然后眼前的女孩羞答答的說出了“嗯”……“哦、哦哦……”

回味著腦中的妄想,情不自禁地發出了感嘆的聲音。

這不是確實是,相當讓人期待的場景嗎。

總覺得,開始想要告白了。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

“我說,那個啊”

利樹結束了妄想,并把視線朝向小珠。

“什、什么?”

小珠又退了一步,好像有些動搖地眨著眼。

“然后呢?怎么判斷在哪里下定決心呢?”

“哪里……是指?”

剛才的妄想最關鍵的地方--‘眼前有個等待自己告白的女孩子’這種狀況。

只要達到這種程度似乎感覺能成功……但如何讓這個狀況出現呢。

“那個嘛……”

如果是二次元的話,在FLAG全部完成之時就會發生強制劇情之類的將兩人傳送到那個場景。但這在三次元可行不通。

大家是……這世間的情侶們到底是怎么做的呢?大家到底是如何成為了戀人的呢?

“三次元可是沒有什么公式和FLAG之類的……”

“當然沒有了那種東西!”

“那么要怎么告白啊!”

“氣氛啊氣氛,要看對方和自己間的氣氛啊,真是的。”

氣氛……呢。

“……話說,不覺得有點難嗎這個?”

……”

不知為何,小珠保持了沉默。

“嘛,對現在的你來說卻是是有點難呢。”

“哼,真是失禮的話呢。”

“不可能會像游戲一樣順利的吧,我說你也好好觀察一下呀真是的!”

“呃……”

氣氛嘛……還真是難懂啊。

那么,當做是再來一次演練吧。

假設假設說告白對象是小珠的話……

如果現在對眼前的小珠進行告白的話……

“……不不不不”

對著突然涌現出的想法下意識地進行看了否定。我究竟在想什么啊。

“你說什么‘不不不不’啊”

小珠當場插了進來。

“不……那個嘛”

感覺到一點點不自在感涌上來,又下意識地躲開了視線。

有點奇怪。最近自己有點奇怪。到底是怎么了。

“什么嘛,真是個猶豫不決的男人呢。”

“那個。不……沒什么”

“利樹同學”

“有什么想說的就清清楚楚地說出來,不要一個人在那想些亂七八糟的。”

“啊不,……那啥……”

“可以占用一下時間嗎。利樹同學”

一邊走著一邊推推擠擠的利樹沒注意到旁邊的聲音。

“利樹同學!”

“啊”

終于注意到的利樹下意識地就把視線朝向了聲源。

十條麻里站在十條高中的正門前。

“啊”

看到那張臉,一下子就想起了昨天的事。

昨天在“謝禮祭”的會場發生的事。

昨天和小珠與花凜一起參加謝禮祭……然后目擊到了麻里換衣的現場。

更衣室里麻里的悲鳴聲。

一下子躲到窗簾的陰影處,然后穿好衣服飛快的逃出去的麻里。

無視目瞪口呆的利樹,全力飛奔逃走的麻里。

在那之后再也沒有遇見她。

然后現在,眼前站著十條麻里。

“啊……”

利樹悄悄咽了咽口水。

背對著十條高中校舍的學生會長,現在正擋在自己眼前。

“萬……”

被那股壓力所壓倒,利樹情不自禁地開口了。

“萬分抱歉”

九十度的鞠躬賠禮。

“昨天實在是對不起”

“啊咧?你怎么了利樹?”

“那個……利樹同學,你怎么了?”

小珠和花凜一副不明就里的語氣問道。

“利樹同學!”

無視小珠和花凜,麻里挺著胸膛逼了上來。

“昨天的事,你沒告訴任何人吧?”

“昨、昨天的……那個……”

糟糕,不妙,腦中響起危險的警報。

“關、關于那件事嘛……”

給我好好的認真的思考,不然的話麻里可不會這么輕松放過自己。

“是關于看到了麻里同學的COSPLAY更衣現場的那件事……嗎?”

“咦?利樹同學?”

花凜聽到了什么。

“那個,麻里同學的Cosplay什么?”

“現在沒叫你發言,四季花凜同學!”

“對不起”

花凜一下子縮了回去。

“……”

沉重的氣氛充滿現場。

“……看樣子對誰都還沒有說呢。”

“是……是的”

看到了麻里大人的換衣這件事,小的沒告訴任何人。

“那就好”

麻里可愛地轉了個身,背對著說道。

“今天放學以后來學生會室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說。”

學、學生會室?重要的事情?

“聽清楚了嗎?沒來的話可饒不了你。”

“了、了解……”

不好。

低著頭,一股絕望感油然而生。

說回來昨天好像還看到了十條麻里的內褲呢。

搞、搞不好的話說不定會被用學生會長特權強制退學。

度過了一天等待審判的上課,宣判的時刻終于到來了。

看著莊嚴的‘學生會室’牌子,提心吊膽地敲了敲門。

“請進”

里面傳來了冷淡的麻里的聲音。

“打、打擾一下。”

畏畏縮縮地打開門,往里面瞄了瞄。

小房間的靠門邊有著接待用的沙發椅。墻邊看上去貴死人的書架上整齊的放著貌似很深奧難懂的書。

在如同學校中的城堡的這間房間的中心,麻里靜的坐在擺著威風凜凜的“學生會長”的銘牌的絢爛豪華的辦公桌前。

“來了呢,利樹同學。”

王座上的麻里,目光透過眼鏡直射而來。

“不用客氣,請坐。”

“好、好的”

被充滿魄力的聲音嚇得發抖,利樹戰戰兢兢地坐在了待客沙發上。

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進到學生會室。麻里就是在這里處理一切事物的嗎。

學生的管理……比如說,決定學生的退學處分的,說不定就是這里……

對于傲慢地看了學生會長現場更衣的學生的處分,說不定就是在這里……“嚇~~~~~~~~~~~~~~~”

“你在叫什么?”

麻里從學生會長專用椅子上站起來,坐到了接客沙發上。

“那、那個”

不管怎樣,先道歉了再說。

“非、非常抱歉。昨天突然打開門簾!”

“啊啊,那個之后再說。”

“是、是嗎。”

“比起那個,有事情要問你。”

“是、是的,請問。”

“利樹同學,你……”

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的麻里。

“利樹同學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那種地方?”

糟、糟糕。直奔主題來了。好可怕。

“那、那種地方是指?”

腦中一片空白。

“別裝傻,快回答我的問題。”

“是、是的。那、那個”

拚死地用像是生了銹的大腦思考著問題。對了,cosplay現場。原來是在問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謝禮祭’的cosplay現場。

“那個……是在進行著cosplay的準備。”

領到天使的cos服裝,然后進了更衣室。

然后,不小心就遇到了那種事情。

“為什么,會在cosplay的現場?”

麻里連珠炮似地發問。

“那、那個,要說為什么會去現場的話”

被花凜的負責人邀請……不行,那樣花凜就有可能會被追究責任。

“那、那個,因為我是個死宅,很喜歡那一類的東西。”

“哦,利樹同學喜歡那些東西嗎?”

“是的,我很喜歡。”

“哦……原來如此。”

“那個,絕對不是因為什么‘很喜歡學生會長的純白小內褲’之類的理由”

“這個我知道!”

““對不起!”

糟糕,貌似說了很多余的話呀啊啊啊啊。

“……也就是說,你很喜歡‘天魔無雙系列’咯?”

麻里小心翼翼地坐著問道。

“……是的”

啊啊,完蛋了,完全把她惹惱了,這下毫無疑問會被退學了。

恐怕退學理由會這么寫吧‘此人玩著不知羞恥的游戲,參加下流的活動并伴隨著性犯罪,因此給予退學處分’

對于麻里這種嚴謹耿直的一般人來說,光是參加這種活動本身就會將其視為危險分子……

“……咦……”

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啊咧?話說回來,雖說因為看到換衣現場受到很大的心理沖擊……

……麻里會長,當時也在那里來著。

“……?”

為什么會在那里做出那種打扮?

“那個……麻里同學?”

一下子抬起頭來,注視著麻里的臉。

“……”

麻里仍是用往常的一副冷靜的表情俯視著這里。

“哇”

被嚇得一下子別開了眼神。

“那……那個”

看著學生會室的墻壁,腦子又轉動起來。

眼前的學生會長……眼前的同學……眼前的十條麻里……

在‘謝禮祭’的會場做什么呢?

“那個”

鼓起勇氣再次抬頭正對著麻里的臉。

“……怎么了?”

麻里如往常一樣說著盛氣凌人的話。

……但是,看著麻里的眼神,利樹悄悄地揣摩著。

那冷靜的眼神,仔細看的話似乎有點奇怪。

……利樹同學”

接受者這邊的視線,麻里靜靜的發話了。

“……嘛,說不定正是個好機會呢。”

伴隨著意義不明的自言自語,吐了口氣。

“利樹同學,我再確認一次。”

“是”

“你確實是因為喜歡‘天魔無雙系列’所以去了活動現場對吧?”

“是、是的!”

“平時也會和花凜同學進行‘天魔無雙系列’的討論?”

“算……是的呢”

“既然如此”

麻里突然打住,然后一口氣吐出了接下來的話。

“以你的那個立場,和我締結秘密關系。”

“什……”

大腦一時間理解不了話中的意思。

“什么?”

秘密的關系是什么玩意兒?

“那個……麻里同學,您是指什么意思?”

“我也是和你一樣的立場。”

“那、那個”

“聽好了,要保密哦,我也很喜歡‘天魔無雙系列’。”

麻里毫不在意利樹,單方面挑起了話題。

“在其中最喜歡的角色是瑟恩。”

“那個,我說,麻里同學?”

麻里絲毫不給利樹喘息的機會。

“但正如你所知道的一樣,家里人完全就理解不了那些東西。”

“說、說的也是呢”

“完全就沒有可以以相同立場談話的同志呢。”

“是、是嗎”

“所以昨天我一個人偷偷地去參加了活動。”

“原、原來如此”

被意料外的沖擊所麻痹的大腦,終于有了動靜。

“被你發現是我的失誤,但說不定正好是個機會。”

麻里原來是‘天魔無雙系列的’死忠?

“所以說……那啥,被你看到裸體一事,我就暫且先不追究了。”

學生會長,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宅?

“雖然不是什么條件交換,但我有個提案覺得如何?”

呃但是,腦中響起了反駁聲。

但是麻里不是應該討厭這些的嗎?所以一年來一直把我當做眼中釘咦?

啊,我有點混亂了。自己都察覺到了。我現在可有點混亂了啊

“作為有著共同興趣的同志,以后,二人構筑秘密的關系”

“那個……秘、‘秘密關系’是指?”

是錯覺嗎,那個單詞似乎散發出一點不妙的氣息。

“利樹同學!”

麻里突然大叫一聲站了起來,繞過桌子接近這邊。

“我說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充滿緊張的臉迅速地靠近,在極近距離喊道。

“是、是的!”

哇、好近,女孩的臉,好近!

“所以說,利樹同學,我想說的是呢!”

非常靠近的學生會長,豁出去了一樣叫道。

“以后利樹同學要參加那種活動的時候,請一定要叫上我。”

太近了,麻里同學,太近了,話說為什么要我這我的手!

“我從以前就一直想要和利樹同學一起參加各種活動。”

所以說為什么要這么激動,快冷靜下來啊!麻里同學!

“麻里同學,那個”

為了讓麻里冷靜下來,總之試著搭話的利樹。

“那個,所以說麻里同學你那緊身胸衣裝”

快來接下來啊我,到底在說什么啊,和服裝完全沒關系不是嗎!

“那個,所以我想說的是”

但麻里完全沒在意到這邊的聲音,反而變本加厲。

“我從沒有過這種經驗,所以這個提案可能會有點失禮。”

我說麻里同學,我知道你努力想表達什么,話說這邊也是一片混亂啊。

“請、請和我成為特別的關系,利樹同學!”

碰到了。話說從剛才開始和嬌小的身體不相符的意外雄偉的胸部就碰到我的右手了。

“利樹同學!”

麻里又抓著我的手叫了起來。

“我說……”

感受著手被緊緊握住的的觸感的利樹說道。

“那個,麻里同學……這么靠近的話,胸部會……那個、麻里同學的身體會……”

“利樹同學!”

麻里仍舊是無視利樹的發言。

“快給我一個回答,現在!就在這里!”

在極近處的同班女孩的聲音。

手中感受著的,壓倒性的觸感。

突然,‘那個姿態’開始在腦海中回放。

只穿純白內褲的十條麻里。

穿著性感緊身裝的學生會長。

糟糕,實在是糟糕。

一邊試圖從右手的‘那個感覺’逃開,一邊發出僵硬的聲音。

“不好意思,麻里同學,可、可以稍微換個地方嗎”

“給我等等”

最差的時機。

這邊試圖起身的時候,麻里狠狠地拉了握著的手。

在身體姿勢完全失去掌握的瞬間,被狠狠地拉了下手……

身體瞬間失去平衡往沙發倒去。

運氣好呢還是壞呢。

在那里正好坐著麻里。

然后把旁邊一起失去平衡的麻里帶倒在了地板上。

“啊”

意識瞬間恢復了。

自己現在正倒在學生會室的地板上。

然后、然后身體下面壓著個女孩的身體。

“哇、哇”

為了起身往右手使了使力。

手心感受到某種柔軟的觸感。

“!”

發現了更恐怖的事實。

現在右手里正握著某個柔軟的物體。

女孩子的胸部,現在正被自己右手握著。

“呃……”

正在鼻子貼到的距離,有著麻里的臉。

眼鏡似乎因為摔倒時的沖擊飛了出去。

出現在眼前的是昨天在cosplay現場看到的那張臉。

“眼鏡、我的眼鏡……”

失去了眼鏡的學生會長在地上掙扎。

近在眼前的,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女孩子在做掙扎。

糟糕……利樹猛然醒覺。

糟糕啊。現在的我非常地不妙。現在的我在混亂中,絕對在混亂中。

冷靜下來。不能順勢而為了。快冷靜下來。控制住自己。快點找回理性。快點想起倫理。千萬不要暴走。快冷靜下來!然后是右手中的柔軟感觸。快給我冷靜下來。壓在身子下的女孩的觸感。快給我冷靜下來!只穿著內衣的同班同學。喂,所以說快給我冷靜下來啊!。

“那、那個。”

很好冷靜下來了。快想起來,就是這種冷靜!

就這樣想起自我吧!

快想起自己該做的事。什么來著。我是來干什么的來著。

想起來了!我必須在星期四之前找到一個戀人交往。

沒錯沒錯。

那啥

正在進行和小珠花凜一起開展的‘尋找戀人計劃’。

雖然不順利但還是平穩的一點點進行著。

話說已經進行到了哪里來著?

對三次元的小珠有了一點微妙的感覺,然后……啊,一說到三次元的女孩子,現在麻里不就在身下、

不,還是把這個忘了比較好。

“那、那啥,所以說……”

沒錯,確實‘尋找戀人計劃’現在是進行到三來著。

好像還被說過‘豁出去拿出勇氣來’什么的。

很好,想起來了。

想起該做的事了。

我需要一個三次元的戀人!

所以為了達成目的,現在要做的就是--

“那、那個,麻里同學!”

對著身下的女孩子說出了頭腦發熱的發言。

“……咿……”

繼續對著露出害怕表情的麻里說道。

“那、那個,可以的話”

沒經過任何思考的話語從口中吐了出來。

“請和我交……”

請和我交往。

就在即將說出沖擊性發言時的瞬間。

“喂!!!!!!!!!!!!!!!!!!!!!!!”

伴隨著驚人的叫聲,學生會的門被用巨大的力道推了開來。

“在想什么啊,你這家伙!!!!!!!!!!!”

小珠沖進了學生會室。

“你在發羊癲瘋嗎利樹!!!!”

接著飛來的是幾個巨大的巴掌,還有把身體從麻里身上拉開的巨大力道。

“啊”

聽到小珠的聲音,頭腦一下子冷卻了下來。

我現在是把學生會長推倒在地來著。

因為高中男生的生理現象而大腦發熱……咦,好像在說著某件很不得了的事。

絕對在說著一件蠢得不得了的事。

“咦?”

冷靜下來的頭腦開始迅速地分析現在的狀況。

我是為了道歉來到這個學生會室。

然后把她推倒。

摸了她的胸……

‘只是這樣’就決定要對她告白。

沒有經過任何考慮,只是一時頭腦發熱就差點說出了不得了的事。、

要不是小珠在緊急關頭阻止,就說出了非常不得了的事。

“啊”

結論就是。

冷靜的頭腦總結了一下到現在為止的行為。

概括一點地說,我現在的行為就是……我現在干了一件大蠢事。

一件能遺臭萬年的大蠢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