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四月八日(距離期限,還有四天)

第一卷 第四章 四月八日(距離期限,還有四天)

「好了」

利樹在自家的廚房內低聲說道。

「午飯做好了哦!」

利樹把平底鍋中已經完成了的芥菜炒飯盛到三個碟子里。

「小珠,花凜,久等了」

我一邊喊著她們的名字一邊把炒飯端到桌子上,兩人都在桌邊等待著。

「呀!做好了?」

等待著的小珠臉上洋溢著期待地說道。

「那,那個」

坐在小珠旁邊的花凜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不好意思……。突然來到你家……」

「沒什么,不要在意」

我把碟子放到桌上,坐到桌前。

「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好!」

小珠剛開口,就馬上拿著勺子開吃了。

「唔」

小珠吃了一口后,重重地點了下頭。

「好吃!不愧是利樹!」

小珠一邊拼命地吃著芥菜炒飯一邊發出聲音道。

「在這四年來你的料理技術變得更好了啊!」

明明約定的集合時間是上午,但卻演變成了這樣大家一起在家里吃午飯的情況。

剛才在集合地點,因為服裝的問題令小珠沖我發火了,之后三個人只好打道回府,然后我就在這種情況下被她命令道,「已經中午了,難得如此,所以就讓你負責午飯吧」。因此,利樹就只好在家親自下廚做炒飯招待兩人了。

「那個」

花凜客氣地說道。

「我……我也,可以吃嗎?」

「請吧」

「那,那我不客氣了」

花凜輕輕地握住自己專用的勺子,優雅地把炒飯送入嘴里。

「啊」

花凜吃了一小口,然后發出一聲小小的驚訝聲。

「啊……這,這個太好吃了!利樹!」

「是么?」

連花凜都稱贊我了。也許我可以對我的炒飯抱有點自信啊。

「因為利樹從小學的時候就開始做飯了啊」

小珠不知為何像是炫耀勝利般向著花凜說道、

「我從那時候就吃過利樹的料理了哦!」

為什么小珠會這么得意啊。

「我,我完全不知道……」

「哼哼。肯定是這樣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小珠你這樣很壞心眼啊。你這是怎么了。

「但是這個,真的很好吃哦!這是怎么回事,芥菜中竟然隱含著這樣的力量」

「不,如果獨居生活一年的話,無論誰料理技術都會進步的吧」

「才不會啦」

「這樣么」

順帶一提,這個芥菜炒飯是在冷凍的飯中加入新鮮的芥菜和剩下的蔬菜的簡單料理。基本上只用剩飯剩菜就可以完成。是節約的午飯菜單。

「因為最近的漫畫很貴啊。所以養成了節約的習慣」

「給我用更正經的理由而去節約啊!」

小珠嘆了口氣,把勺子放下來。

「再來一碗」

「沒有了」

「誒!!,我還想吃!!芥菜炒飯很好吃的啊!!」

「不要說這種任性的話!你已經是高中生了吧!」

總感覺小珠的立場與剛才的反過來了。

「……啊,那個……」

在對話中斷的時候,花凜開口道。

「那個」

花凜邊用勺子優雅地舀了一勺炒飯邊抬起頭客氣地說道。「……那個,星,星期五時給你的小說……」

花凜眨了眨眼后就靜靜地把勺子送入口中,用像是斷氣般的聲音小聲地繼續說道。

「那個…………已,已經看完了……嗎?」

「啊啊,嗯」

前天,我在開學典禮的那天收到的短篇小說。那個小說在當天傍晚就看了。

「怎……怎么樣,有什么感想嗎?」

「嗯」

我向著不安地向他詢問的花凜用力地點了點頭做為回應。

「這次的小說也十分有趣」

「這樣啊……」

花凜像是從正面接住了我的話般眨了眨眼。

「是這樣嗎!」

花凜看起來真的很高興,啪地浮現出像是花朵綻放般的笑容。

「哎呀,真的很有趣哦」

利樹一邊說著一邊在心中確認著。花凜的戀愛小說總是以學校為舞臺,女生作主角。 『不起眼的宅女』 高中生喜歡上了同班的『興趣和話題都很合得來的男生』,然后每日為和男生關系更進一步而努力苦戰,為是否告白而煩惱的故事。

「真,真的,那個」

花凜眼睛閃閃發光地抬頭盯著利樹這邊。

「有……有趣……嗎?」

「嗯」

身為主角的女孩子的心情和心理動作之類的都描寫得很真實,感覺像是作者花凜就這樣附身在主角身上一樣。一直看下去的話,主角對那個『男生』的愛慕之心甚至能傳遞到讀者這邊。利樹都有點羨慕那個被人如此思慕著的『男生』了。

也許……想到這里,利樹突然想到。

也許……那個『男生』是有現實模版的吧。

也許班上有花凜喜歡的人吧?

有點,羨慕啊……不,這是多余的感想吧。

「我很期待你下次的作品哦」

「嗯,嗯」

花凜重重地點了點頭。

「啊,那個。那么呢」

然后花凜看著我這邊,稍微思考了一下,像是很興奮般繼續說道。

「那么,下次這樣寫怎么樣」

「什么?」

哦哦,看來她有下部作品的靈感了。花凜果然厲害啊。

「那個……這個『男生』的愛美之心突然覺醒了」

「啊」

「某天突然……穿戴整齊,帥得讓人以為是認錯了」

「嗯嗯」

「嗯,那個,因此,主人公看到他的樣子后……」

花凜兩頰羞紅,目光落到炒飯上,為了遮羞而把勺子遞到嘴邊。

「主角看到那個身影后受到了點沖擊」

「啊」

「然后……那個,主人公毅然提出要一起去某處游玩的提議」

「哦!」

貌似很有趣!感覺很有趣!這個可以期待!

「嗯。感覺不錯嘛!」

利樹重重地點了點頭。

「那么,我期待著你下次的故事!」

「嗯,嗯。很,很快就會寫好,然后帶來給你!」

「嗯。我期待著」

愛美之心……么。這么說起來,花凜的話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樣子。自己現在穿的衣服是白色T恤,黑色夾克和黑色棉褲。也就是昨天買的時尚的衣服。哦哦,這還真是碰巧。正好我從今天起開始打扮時尚了。

……但是,確實……我一邊回想著自己穿上時裝的樣子,一邊突然想到。確實,感覺穿上這樣的衣服的自己就變成時髦的人了。以前的我不修邊幅,但是現在我也趕時髦了。放馬過來吧,時髦。

「好,花凜醬!」

我順便給花凜打氣,向著她重重地點了點頭。

「在你創作的時候,關于時髦打扮的事情有不明白的話,就不用客氣來問我吧……」

啪!

我突然被小珠打了一下。

「痛!」

在發出抗議的同時,我看向小珠。

「你做什么啊!」

「你在得寸進尺個什么勁兒啊」

小珠皺起眉頭,表情超不高興地說道。

「明明昨天在時裝商店里你都哭了!」

「不要提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對,無論你說什么,現在的我都是穿著時髦的衣服,這就等同于勝利。

「而且今天在『謝禮祭』上我的對話能力也提升了!三次元女朋友計劃進行得很順利!」

「啊。感覺你這家伙有點得寸進尺啊!不爽!」

「好,距離期限還有四天!努力交到三次元女朋友吧!噢!!」

「喂。夠了!你還要得寸進尺啊!真是的!」

「嗚……」

小珠在『謝禮祭』的會場入口處念叨著。

「……好像計劃在哪里出錯了……」

小珠一邊看著會場入口處巨大的『謝禮祭』的招牌,一邊一臉不高興地低聲說道。

「怎么說呢……雖然都事到如今了」

「怎么了,小珠」

我向小珠打招呼道。

「感覺作戰計劃在哪里出錯了……」

「計劃失誤是什么?」

「明明是一起參加什么活動,加深關系吧!』……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的事情……」

「啊?我記得是『參加特殊的活動,增大對話的范圍』的吧?」

「利樹你真是沒變,完全不考慮別人的事情……」

「喂。為什么這么一臉怨恨地看著我的臉啊,小珠」

「『一起參加活動』,我還期待著是去看電影,或是去游樂園什么的呢……」

「?」

「『Green Grüne』的音樂會之類的……明明我想去的是那樣的活動的」

「『Green Grüne』?啊,小珠也喜歡那支樂隊嗎?」

「啊」

小珠無語了,她盯著我的臉。

「利樹?你知道『Green Grüne』嗎?」

「知道啊」

我看向小珠那看似不可思議的臉,普通地點了點頭。

「那個,有名的視覺系樂隊吧。正式的簡稱是『guriguri』」

「啊?真的嗎?」

小珠探出身子。

「你真的知道嗎,利樹?」

「不,我當然知道啊。guriguri作了好多曲子啊」

「啊。……這樣啊。哼。這樣啊」

小珠露出感動似的笑容,重重地點了點頭。

「你也有好好對這樣的方面感興趣啊」

「『這樣的方面』,是什么方面啊……」

「在常識上來說正經的方面」

嗚哇,小珠又對我說這些失禮的事了。

「這樣的事情早點說啊!」

失禮的小珠完全沒有注意到她失禮的臺詞,繼續一臉笑容地說著。

「終于找到共同話題了!那個,在guriguri中我覺得貝斯手黃綠是個不錯的人物,你呢?」

「啊……。那個……」

花凜表情緊張地向著看似高興地說著的小珠輕輕地開口道。

「我,我也是黃綠的粉絲……那個人很厲害啊」

「啊,花凜醬也知道?這真是讓人意外啊!」

小珠向著插嘴進來的花凜露出一臉爽朗的笑容。

「哎呀,感覺很難得,我們三個人竟然有共同愛好!」

「嗯……是呢……」

花凜像是安心般向著爽朗的小珠點了點頭。

「那么,花凜醬喜歡哪首曲子?」

「那個……我,……想想」

花凜像是被精神的小珠牽著走般,繼續說下去。

「我喜歡……『十二的魔性』」

「啊,我也是。我也喜歡那首『十二的魔性』」

我感覺自己被他們無視了,于是插口道。

「啊,『十二的魔性』么……我沒怎么聽那首曲子……」

小珠聽到我的話,一臉不高興地輕聲說道。

「你們兩個人都喜歡小調的曲子啊。我平時喜歡『虹色寶珠』……嘛,無所謂了。為什么你們喜歡那首曲子?果然是因為在電視上聽到了嗎?」

「嘛……要說電視,倒也確實是電視啦」

「哦,什么嘛。你們平時不是有看電視的嗎!」

小珠對這邊的回答重重地點了點頭。

「是哪個節目?說起guriguri出演的節目,果然是晚上的綜藝節目?」

「TV動畫『天羽的少女們』」

「……哈?」

我向著無語的小珠追加說明道。

「『十二的魔性』是作為這部動畫的OP而作的曲子」

「……啊?」

小珠像是很吃驚似地睜大了眼睛。

「那是什么?guriguri還唱過動畫的主題曲什么的嗎?」

「『動畫主題曲什么的』是什么意思啊」

「因、因為啊」

「很普通地唱過啊」

「啊……啊……我都不知道……」

「話說,『十二的魔性』作詞的可是黃綠哦」

「這……這樣啊。黃綠連這樣的事都……原來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有聯系啊……」

小珠看起來很意外地點了點頭,思考了一會兒。

「好……那么,我明白了!」

然后,突然,小珠在發出聲音的同時十分精神地抬起了頭。

「你明白什么了啊」

「我今天要學習關于宅的事情!」

「誒」

「看在guriguri和黃綠的份上,就稍微學習一下你們宅的事情吧!」

「啊,喂、喂,不要太勉強啊……」

「沒事的!」

小珠拍著胸口宣言道。

「我也曾在新聞上看到過宅的活動的報道!」

「……嘛,本地的comiket偶爾也會上新聞呢」

「為了買一本書而露宿一夜啊,一擲千金之類的,是吧?」

「不,這個太過極端了吧?」

「以前在電視特輯上放過的」

「不,這種特輯只會取材極端的案例。這些基本上終歸只是個別人的活動」

「聽說還有人一個人就賺了數千萬日元的」

「那是什么時代的事情啊」

「因為稅務署它」

「喂,閉嘴,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啊」

「還聽說有cosplay」

「嘛……貌似是有」

「聽說還有打扮超厲害的女生呢」

「有……的吧?」

我們進入了會場。

有打扮超厲害的女生。

及腰的長發,上身穿著帶黑色蕾絲的緊身胸衣,下身穿著同樣黑色的超短裙。衣服十分暴露,不僅是手腳,如果不小心的話,連屁股和乳溝之類的都能看到。雖然在會場內cosplay的人并不少見,但是路過的男人們沒一個不多看她幾眼的。

「吶,吶」

一邊看著穿得很暴露的cosplay少女的背影,小珠一邊小聲地說道。

「那個是什么?那個人為什么穿著那樣的衣服?」

「那個是cosplay哦」

花凜回答道。

「魔軍師瑟恩的戰斗服裝的cosplay」

「啊,啊……」

小珠有點臉紅地點了點頭。

「有各種各樣的東西呢……」

順帶一提,「天魔無雙」,只是一般向的游戲而已。

說實話雖然有很多暴露的部位都是踏著底線,但這絕對不是成人向。

「雖說如此……」

我突然想起,剛才的女孩子。

穿著緊身胸衣和超短裙cosplay的女孩子。

……總感覺……曾在哪里見過她……?

「你在回想什么啊!利樹!」

小珠發出超不高興的聲音。

「變態!H!」

「啊,不是這樣的」

「只不過是一個胸部比較大的女孩子而已!笨蛋!」

我并沒有因為她的胸部大就多看。利樹像是狡辯般想道。

「H!變態!利樹傻瓜!」

「喂,不要在這樣的地方喊人家變態啊!」

「我才不管!真是的!」

我一邊和小珠爭吵著一邊在腦海中第三次回想著剛才的那個女孩子。

……明明身高不高,胸部卻那么大……

啊,不。

沒什么,這些先不提。我并不是因為在意這樣的事情才回想的。那個女孩子……?

總感覺……曾在哪里,見過……?

……雖然我只在擦肩而過的一瞬間,瞥了她的臉一眼。

總感覺……曾在最近,在附近見過……?

「唔……?」

「夠了!」

以前,在哪里見過?是認識的女孩子嗎?

但是……我重新回想也想不清楚。在我認識的人里面有這么一個少女?

而且,在這樣的地方cosplay,這樣的少女,我心中并沒頭緒啊……

大概,如果是認識的話,她看到我的臉也應該注意到了吧?

普通的擦肩而過,普通地走過。果然是我的錯覺嗎……?

「我說,利樹!」

小珠焦急地說道。

「難得來這里,不要一個人發呆啊!」

「啊……嘛」

小珠說的話打斷了我的思考。

「是啊,嗯」

嘛,是我想多了吧。……大概。

「看,這邊有『同人志區』哦!」

小珠十分精神地說道,然后用手指著招牌。

「偶爾會出現在新聞里的吧。宅們排著隊買書,是吧?」

果然,貌似小珠關于宅文化有著無知的偏見。

「……嘛,這是個機會。你就稍微體驗一下同人志的文化吧」

我看了一下參加團體一覽,總之先買了一本看似安全的同人志。

「看」

我把買到的同人志給小珠看。

「這個就是同人志哦」

一本名字叫「究極天使小愛?動畫全二十六話,完全觀察」的同人志。(究極天使Lovely愛,在作者前作《我與天使的世界創生》里也出現過,暫譯如此,絕對沒有深意喲w)

「究極天使小愛」是在五年前放送的兒童向機器人動畫。

那時小珠也是小學生,曾在我家一起看電視節目。這是對那個TV版全集的個人重現的同人志。這個的話應該能讓小珠容易理解。

「啊!」

小珠嘩啦嘩啦地翻著拿到的同人志,點了點頭。

「……啊。我記得這個場景。吶,我們一起看過這個的吧,利樹」

小珠,還清楚地記得小學的時候的事情啊……

「啊!……啊,那個場景原來還有隱含的意思……原來如此啊」

哦,感覺小珠的反應很好。

「嗯……嘛」

把書看完一遍的小珠把書合起來后說道。

「嘛,嘛,很有趣啊。原來還有熱心于做這樣的事情的人啊」

「確實如此哦」

花凜在旁邊看似很高興地說道。

「宅的文化就是愛啊」

哇,花凜說得太好了。

「我覺得沒看過就對宅的文化抱有偏見是不好的」

「嗯嗯,也許是這樣……」

小珠的目光從考察同人志上離開,說道。

「嘛……沒有想象中的差啊。嗯」

哦,小珠能稍微理解宅的興趣了?

「但是,二次元的女朋友什么的可不行哦,利樹」

這里卻不能讓步么……。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也不能對父母作這樣介紹的吧」

「啊?那個珠美同學,向父母介紹,是怎么回事啊……?」

「啊啊,花凜,其實這家伙……」

小珠馬上就回答花凜的質問。

她們兩個人一邊時不時地看向我這邊,一邊像是說悄悄話般傳遞著情報。

「感覺你們兩個關系突然間變好了啊」

怎么感覺自己好像被拋棄了一樣,利樹一個人低聲說道。

兩個人有著意想不到的共同愛好,也許是以guriguri的話題為契機兩人互相涌起了親近感吧。

「接下來就去企劃的專區吧」

花凜背對著「同人志專區」的招牌,提議道。

「我記得這邊有cosplay體驗的專區」

今天的花凜比起平時要積極了一點。就像魚在水里一樣。

「在柜臺借來衣服,然后去更衣室換衣服」

「誒!」

與花凜相反,小珠就像是被拖入到海底的老虎一樣。

「cosplay……那樣」

小珠惴惴不安地抬頭看向我這邊,說出弱氣的話。

「怎么了小珠」

「啊,那個……啊……要穿H的衣服?」

啊,真是膽小。這家伙,看到剛才的緊身衣少女相當的吃驚吧。

「沒問題?不可怕?我去那邊沒問題吧?」

「嗯,沒問題哦」

雖然沒有特別的根據,但因為很有趣,所以我先斷言道。

「那……那個」

相反,花凜眼睛充滿活力地提議道。

「我…我去體驗一下cosplay。可以嗎?」

「啊,你要去嗎?」

「那,那個」

花凜猶豫了一瞬間,但是還是繼續堅持自己的已經。

「我,我……還沒試過cosplay……我想試著穿一下菲婭的衣服」

「啊,當然可以」

利樹立馬點頭道。

……今天的花凜比平時更積極。我暗中想道。感覺與平時的她相比,現在的她更加放松。當然也是因為這里是她自己的主場吧,也許是因為小珠的存在太過大了。能和第一次見面的人關系變好,也許是這給了花凜帶來了自信。

「請慢走」

我帶著笑容目送著花凜離去。雖然在會場可以看到很多cosplay的人,但是還未體驗過cosplay的人中有認識的人。那會是怎么的感覺呢?

「嗯,我很期待」

「這,這樣啊」

花凜看似很高興的笑了笑。

「那么……我去了」

「那個……利樹」

看到一臉高興的花凜后,小珠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說道。

「怎么了啊,小珠」

「那個,我,也想那個」

小珠臉上還是沒變的弱弱的表情,但是她卻像是包含了決意般說道。

「我也想去cosplay」

「誒」

「花凜醬去cos的話,我也去」

「啊,嗯……」

「哇,利樹」

小珠一臉決意,但是還是有點不安地繼續說道。

「我,也去沒問題吧?那個……不會發生H的事情吧?會沒事的吧?」

明明在時裝商店時臉皮那么厚,太弱了吧,這家伙。

「嗯。沒事的」

利樹點了點頭。

「只是穿衣服而已,都說了沒事的。什么事都要體驗一下」

「這,這樣啊。嗯,那我就去吧,我不會輸給花凜的」

不會輸是什么意思啊。你打算進行Cosplay打扮對決嗎。

「嘛,加油」

「……吶,你說,真的沒問題的吧?絕對沒問題的吧?」

「嗯嗯,沒問題沒問題」

「感覺很應景?還是說很有趣?利樹你說呢?」

「都說了沒問題!」

過了三十分鐘。

完成了cosplay的兩人回來了。

「啊」

看了一眼,利樹就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氣。

比預想中的要適合。

首先是花凜,她穿著白色的上衣和紅色的褲裙,頭發上戴著裝飾過多的發飾。她身上穿著模仿巫女的服裝,手上拿著的一支大得夸張的筆。雖然一看上去,外表就像是是『要出席書初め大會的巫女』,但那是魔筆使菲婭的衣裝。

「啊……嗯?」

然后小珠上半身穿著黑色的鎧甲,但是手臂和腹部都露了出來。下半身只有像超短裙形狀的布僅僅可以守護住腰部周圍的部位,大腿和腳都露了出來。因為這只是一件追求賣相可愛的輕便式鎧甲,所以該保護的地方全部都沒有保護。

小珠自己身體很緊張,真是非常適合。

「啊……那個」

我重新盯著兩個少女看,再次眨了眨眼睛。

「吶,利樹?怎么樣?合身嗎?」

身穿二次元少女著裝的小珠,探出身子說道。

「啊,嗯,嗯」

我反射性地把身體向后仰,然后含糊地回答道。

「怎么了啊?」

我向后退多少,小珠就向前逼近多少。

「那個……我記得是愛茵茨醬……的服裝,合身嗎?」

「我覺得很合身啊。珠美同學」

巫女打扮的花凜在旁邊說道。

「珠美同學的身材好很所以穿什么都合適的呢」

「這,這樣?」

被花凜稱贊了,珠美看似很高興。

「嘛,嘛,當然的啊!如果我出馬的話,就是這樣輕松!」

穿著露出肚臍的鎧甲的cosplay少女很高興似地發出聲音道。

「cosplay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難事啊!如果我出馬的話就是這樣!」

就這樣,小珠用自信滿滿的表情看著這邊。

「吶,利樹?看,很合適吧?」

「啊,嗯……嗯」

利樹一邊不知不覺地重復著曖昧不清的回答,一邊在心中暗暗地領會感想。

危險。

合身到了危險的地步。

只看一眼,我就大吃一驚。老實說,完全沒想到會如此地合身。

「等一下,你給我說清楚了」

青梅竹馬的少女作出二次元少女的cosplay打扮,一如往常般說道。

「難得我換了這身衣服!怎么樣啊,喂!」

「啊……不,不,嘛」

我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從步步緊逼的青梅竹馬的少女身上移開。

喂。我是怎么了。我向著受到意料之外的沖擊的自己,自問道。

為什么突然會有這樣的意識啊。到底發生了什么。

「真是個吞吞吐吐的男人!」

穿著二次元服裝的青梅竹馬少女如往常一般吐了口氣。

「喂,給我說清楚點」

小珠物理上逼近過來了。

「啊,那個」

「喂,為什么要后退。喂!」

不要穿著露出肚臍的服裝如此無防備地靠近過來啊!

……話說……。

我雖然移開了視線,但即使這樣少女的身體還是出現在視野角落里,我看著視野角落少女的身體想道。

……雖然很清楚是因為穿著這樣的衣服,但是小珠……

……讓人意外,小珠的胸部很有料……。

「喂,喂,我說了什么些」

我情不自禁地說出口了,打斷了自己腦海中浮現的思考。自己在想什么啊。現在在自己眼前的是小珠啊。那個小珠哦。一起拿著抓蟲的網無憂無慮地玩耍的小珠啊。就因為她穿著稍微引人注意一點的衣服你就在想什么啊。偏偏對那個小珠抱有生物學性感情什么的……

「那個」

但是,那個時候的小珠還是小學生哦。

但是,現在的小珠說起來是個高中生了。

「我,我」

振作點啊自己!在想什么啊自己!回歸正道啊!現在很危險啊!

「吶,等一下,說點什么啊!」

都說了,不要靠那么近啊!

話說小珠明明對緊身胸衣這么敏感,但對這衣服就不在乎了嗎。是因為這是比較普通的戰斗服所以就大意了嗎。肚臍和腿之類的露出來就這么無所謂么。

……難道……小珠……

我看著滿不在乎的外露著健康的肌膚的小珠,突然想道。

……也許小珠雖然說了看似很了不起的話,但實際上關于性的事情,她還是很單純的。這么說起來,第一天她好像說過「沒和男人交往過」。

但是,這身衣服……太危險了。很合適啊。

「啊,那個」

我像是喘氣般開口道。

「什么啊?」

「那個,那個。那個,小珠」

我像是因為呼吸困難而渴求氧氣般,把在心中浮現的臺詞就這么說出口。

「小珠,很可愛」

哇。

「那個……我覺得小,小珠很可愛」

啊?我說了什么?自己剛才說了什么?

「不,不,那個」

為什么我會有這樣的意識,還說出來了?

「……啊」

小珠靠近過來的身體就這樣僵硬住了。

「利樹」

感覺像是聽到了什么超意外的單詞般,小珠眨了眨眼之后,就說不出話了。

「……啊,那個,你說什么了……」

滿不在乎地逼近過來的那張臉一瞬間就染上了紅霞。

「……不,那個」

「……」

「…………」

我們兩人就這樣面對面,陷入了莫名的深長的沉默中。

「……」

「…………」

……這是鬧哪樣啊。

「利樹」

花凜突然派出感覺像是破壞氣氛的救生艇。

「那個……利樹也去換件衣服怎么樣?」

「啊!」

我發出聲音,馬上乘上救生艇。

「啊,嗯。確實如此啊,那么,我去吧」

我一邊發出超大的聲音向后退,然后就這樣全力動著腳。

「那么,先過去一下,小珠,花凜,稍等一下啊,吶」

我一口氣把話說完,然后就沖刺般逃離這個地方。

「……嗯……」

小珠眨了眨眼,然后像重新振作般吐了口氣。

「快,快點回來啊!」

「知,知道了啊!」

「剛才先就去換了該多好!真是一點都不機靈!」

「不要說多余的話!」

我就這樣目不斜視地走到柜臺,一口氣地拿了天使的cosplay衣服。

「天魔無雙」世界的天使的服裝是普通白色帶有衣領的襯衣和黑色的長褲。也就是說這服裝很像某男生校服的夏服。這個游戲是以「主角=player」的理念為根本,滿足他的身份的天使的服裝就像這樣設定。順帶一提,選擇女性天使的話就是水手服。據說這個因此在各方面都很有人氣。

「嗯……」

剛才身份不明的腦內熱度冷卻不下來,我看著手中cosplay服裝。

雖然是第一次體驗cosplay,但是穿上這個的話,自己就好像變成名副其實的天使了。

就是這樣……。

極其自然地,我在腦海中像流動般地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么說,就是我可以攻略那兩只妹紙咯?

「啊啊,夠了!」

我自言自語地把突然涌起的大腦的暴走封住。

「我在說什么啊!」

我冷靜下來了。連我自己都忘乎所以了。在腦內大部分還繼續著剛才的恐慌。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的事情?自己是怎么了?

「啊!,夠了」

特意地隨便說了之后,我向著更衣室方向走去。快要傍晚了。趕緊把這個換好了回到兩人的身邊,然后今天就結束了。嗯。

今天也好好地努力了。之后就是明天。我一個人如此想著。

「但是……吶」

我一邊走在更衣室的通道,一邊繼續著自言自語。停下來的話又會繼續想那些不該想的東西的了。

「為什么,這樣……」

為什么突然會陷入這樣的精神浮躁的狀態啊?

我一邊沉思著,一邊用手拉開更衣室的窗簾。

「啊啊!」

不妙。各種感覺在腦海中涌現出來。這真是不妙。

真的,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的事情。適可而止吧自己。

「知道嗎!已經夠了!」

我的思考停止了,氣勢洶洶地把眼前的簾子拉開。

里面是更衣室。

一個穿著內衣的女子在更衣室中。

「那個」

利樹僵硬了。

在拉開的窗簾中有一個女子。

一個現在正在換衣服的少女。

「……嗯?」

少女看到突然拉開的窗簾,開口說道。

利樹只是眼球動了動,看向旁邊。

在更衣室的窗簾的旁邊,掛著一塊寫著紅色的文字的牌。

「使用中」

「啊」

我在頭腦中的冷靜的地方,分析著狀況。

我現在,一邊想著事情,一邊拉開更衣室的簾子。

我沒有確認更衣室是否在使用中,突然來開了簾子。

然后,更衣室是在使用中。里面有個少女在換衣服。里面有個穿著內衣的少女。

在眼前有一個只穿著內衣的少女。

「嗯……」

不,正確地說,并不是「只」穿著內衣。而那張臉帶著看似度數很高的眼鏡,長發用紅絲扎成側馬尾的發型。

「吶」

少女沒有眨眼,身體僵硬著。

她的手上抱著黑色的緊身胸衣和超短裙,啪地掉落了。

貌似剛才才把這個脫下,要換上平時穿的衣服…。

「啊」

是才cosplay的人。在我腦海中的一部分,一如既往的冷靜的地方一如既往地作出了冷靜的判斷。哦,原來如此。剛才的cosplay結束了,然后到這里脫衣服,然后帶上了摘下來的眼鏡。

啊啊,原來如此。我繼續在頭腦中冷靜地方判斷著。

剛才那少女是cos瑟恩的人。我雖然覺得在哪里見過的感覺,但是并沒有更深入地去想,大概是因為摘下了眼鏡了吧。原來如此。這樣么,合符邏輯。剛才雖然是面對面,但摘下眼鏡之后視力不好,所以她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全部聯系在一起了。

「嗯……?」

少女透過眼鏡就這樣穿著內衣盯著我的臉看。

從她的口中發出了像是保護著心中的薄弱處的聲音。

「為……為什么,你會在這里?」

少女用一如既往的看似很了不起的口氣問道。「利樹……?為什么你會在這里……?」

「不,不」

我腦海中麻痹了的地方,反射性地作出了普通的回答。

「這是我的臺詞……」

我什么都沒想,嘴幾乎就像機械一樣動著。

「為什么,你會這里?」

利樹繼續說著。

「你在做什么……」

利樹叫出了少女的名字。

「你在做什么啊……?十條麻里……?」

一分鐘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條高中學生會會長,十條麻里的慘叫聲在更衣室里回響。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