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章 四月七日(距離期限,還有五天)

第一卷 三章 四月七日(距離期限,還有五天)

清晨,首先打開游戲電源。這習慣哪怕周六也是雷打不動。

利樹把手伸向了枕邊的眼鏡和便攜游戲機。

『可、可惡……』

便攜游戲機的畫面上,身著緊身胸衣的瑟恩痛苦的呻吟著。

『可惡……混蛋!』

她衣著破損的跪在地上,不過這時仍在嘴硬逞強。

『讓我、受到這份屈辱!絕不原諒,天使!可惡的世界篡奪者!』

『請選擇給予瑟恩的神罰內容』

①以鞭抽之,削減其過度的自尊心。

②施以催眠,強迫做出有違自尊的行為。

③什么也不做。

「嗯……」

被子里,他用睡衣眼鏡形態在思考著。總之不選③吧。

于是乎……這里的選項……。

光鞭撕裂空氣,向穿著緊身胸衣的魔軍師襲來。

噼……啪!

『咿呀啊啊啊啊啊!』

瑟恩發出慘叫聲,然而很快又站起來狠狠瞪著這邊。

『無、無禮的東西!竟然對本小姐做這種事情!』

天使無視了她的話,再一次揚起鞭子。

『竟然對本小姐,用鞭子這種野蠻的武器!絕不原諒!』

噼……啪!

『絕對、不會原諒……咿咿咿咿咿咿!』

雖然有衣服隔著的原因應該不會太疼,不過響聲和沖擊力都相當厲害。

『快、快住手!現在停手的話,還能饒恕你!這是本小姐的命令哦!』

噼……啪!

『本、本小姐的命令……呀啊啊啊啊嗚嗚!』

撕開空氣與鞭打身體的響聲不斷傳來。

『這……這可是最后的機會了!趁我還有慈悲心的時候』

噼……啪!

『立刻,停止這種行為……呀、嗚嗚嗚嗚!咕……嗚嗚嗚嗚嗚!』

伴隨著響亮的聲音的,雖然輕卻能傳遞到身體內部的沖擊。

『你以為本小姐是誰?我可是寄宿著強大魔力的魔軍師,瑟恩啊!』

噼……啪!

『我可以用強大的魔力,將世界……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

化作絕望無助不斷疊加的聲音和沖擊,在漸漸削弱著她的內心。

『住……快住……快住手!都說了……快住手了啦!』

噼……啪!

『說……都說、呀嗚嗚嗚嗚!咕……嗚嗚嗚嗚!』

無論說什么都是徒勞,換來的只是毫無憐憫且確實的鞭笞。

『住……求、求你了……。不、不是!給我住手!這是命令!』

噼……啪!

『聽我的命令……呀嗚……嗚嗚嗚嗚!嗚……哇啊啊啊啊啊!』

每一次揮鞭,都在確實地逐漸剝下魔軍師的矜持。

咔嚓。擺在枕邊的電子鬧鐘,指示著現在上午十點的時間。

被子里,一邊推了推因為睡迷糊而歪掉的眼鏡,利樹一邊喃喃自語道。

「啊……差不多快到小珠來的時間了么……」

再玩一會兒,就起床吧。

『繼續執行給予瑟恩的神罰。請選擇內容』

①更強力的鞭打她,使其自尊心完全崩壞。

②就如此鞭達下去,并再加上其他神罰執行將其逼上絕路。

③突然中止鞭打,就這樣什么也不做放置在一旁。

『住、住手……不要再打……了』

節奏均勻規律不斷的鞭打,突然間停止了。

『……嗚。又要來了!又要……被打了!……啊啊……』

瑟恩閉上眼皺起眉,準備迎接下一次的沖擊。

『咕……嗚嗚嗚……要被打了……我……要被打了……!』

閉上眼皺起眉縮著身子,全身迎接著下一次的沖擊。

『嗚…………嗚……又要……又要、被懲罰了……嗚……』

一面自言自語說著話,一面像哭鬧的小孩子一樣不情愿地搖著頭。

『啊……不要……不要……啊啊……』

身體如同幼兒般顫抖著,迎接下一次的沖擊。

『……唔……嗚嗚……』

妄想著迎接下一次沖擊,閉上眼睛呻吟著。

『本……本小姐……我、我瑟恩……』

然而,鞭停了下來。

『又、又要……被打了……被打……叫出聲來了……』

下一次的沖擊,沒有來。

『……叫出聲……毫無抵抗的、叫出聲來了……讓、讓本小姐……啊啊……』

瑟恩沒有意識到的仍在等待著。

『又要、叫出來了……呀啊啊、這樣子的……我、我……本小姐我……』

節奏均勻定期襲來的沖擊,突然間停止了。

『本、本小姐……我瑟恩……啊、啊啊……』

就算再怎么準備,什么都不會發生。

『嗚……啊、啊咧……?』

終于,像是覺察到了異常的樣子。

『啊……啊……?』

口中漏出了措手不及的驚訝聲音。

『……誒?』

輕輕掙開閉得緊緊的眼睛,一副不能理解發生了什么狀況的表情。

『停……下了……?』

微微直起因為胡亂喊叫消耗得疲憊不堪的身體,無意義的念叨著。

『為、為何……為什么、突然就……』

被大量的汗和幾顆淚珠潤濕的臉龐,抬起來望著這邊。

『剛、剛剛……的……剛才的鞭打、已經……』

大量的汗和少許的淚……還有稍微一點點口水打濕的臉,仰望著這邊。

『已經……沒、沒有了……么?』

嘴角流出少許因恍惚流下的口水然而自己毫無察覺的,輕輕的問道。

『……停、停了……停下來了……么?』

通過從自己的口中說出「停下來了」這句話,才算明白了眼下的狀況。

『啊……啊啊………………停……停下來……了……』

嘴里發出難過的嘆息。

『嗯……嗚……唔嗯……哈嗚……』

被緊身胸衣和超短裙包覆著的身體,在床上妖艷的扭動著。

『因、因為……』

低聲說著話的同時,伴隨著「哈嗚……」這樣灼熱的吐息。

『那、那樣……像那樣………………突然就……那樣了……啊啊……』

皺起眉頭閉上眼睛,張開嘴大口呼吸。

『……………………啊……』

像是在釋放身體中的熱量一樣,瑟恩喘息著。

『哈嗚…………嗚嗚…………啊啊……』

瑟恩用小動物般的眼神向上望著這邊,嬌喘道。

『不要…………』

輕輕搖了搖頭,像是撒嬌的少女出聲道。

『給我……。……更多…………啊啊……』

緊身胸衣姿態的魔軍師,嬌媚的低吟著。

『給我……更多……懲罰…………天使大人……』

?吧啦叭叭叭?

※『魔軍師?瑟恩』的悔改結束。

※接下來進入『魔劍士?愛茵茨』的舞臺。

?吧啦叭叭叭?

世界響起了歡快的祝賀音——

——的瞬間,

整個世界消失了。

「啊」

利樹抬起了頭。

世界消失了。物理上來說,是手中拿著的便攜游戲機消失了。

說詳細一點,是有個人從上方伸手將便攜游戲機奪了過去。

手中拿著便攜游戲機的小珠,就站在眼前。

「那個」

「唔啊」啪嚓(關閉電源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嘿」叮咚(游戲機與桌面用力撞擊的聲音)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次真的壞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明明人家來玩的說,為啥就知道玩游戲啊你!」

「都見到瑟恩了,就想趁著早上一次給過掉的嘛」

「這才不算不上是理由呢!」

再一次,回到好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的周六早晨。

「『神代利樹現實戀人作成計劃』——」

與小珠的題目一起出現的,還有拿過來的巨大白板。

「那個」

房間里,在地板合適的位置坐下來的利樹問道。

「什么?對作戰名有異議的話,現在也還是可以改的」

「不,不是這個問題」

他指著帶小輪的巨大白板,抗議道。

「這種東西到底是什么地方拿來的啊」

在一個人居住的單間公寓里放這么大一塊白板,太礙事了。

「啊啊,我在搬家時剩下來的家具。難得就拿過來了」

「那不就只是個大件垃圾么!別把那種東西拿到家里來好吧!」

「才不是大件垃圾呢。會好好派上用場的啦」

小珠嘟起嘴,一手拿過油性筆。然后就直接在白板中間上面寫下了『神代利樹現實戀人作成計劃』幾個字。

「還有,最重要的是!」

接著,立即又在旁邊加上了『with珠美』幾個字。

「為啥要with珠美啊!」

「因為是和我一起干的喲。這不當然么」

一面蓋上油性筆,不知為何露出得意的表情。

「反正像你這樣的,沒有我在就什么也干不了嘛」

為啥一臉開心的樣子啊。

「我說你啊」

小珠瞇起眼睛冷冷的說道。

「你搞明白狀況了么?已經過了兩天了哦?只剩下五天了喲」

這么一說來,才注意到確實是相當緊迫的狀況。雖然事到如今啊。

「還有、五天么……哎哎」

「不要逃避利樹!不要去想不可能!」

小珠背對著白板高聲說道。

「給我向前看啊!看到其中的可能性!」

還真是熱血的臺詞啊……

「可是啊——」

不自覺的,聲音就變得有氣無力。

「仔細想想的話,和三次元女孩子交往的方法之類的事情我完全不懂的說……」

當然我也是健全的男高中生。對現實中的女孩子有著莫大的興趣。可是,像現在這樣事到如今才來著手這事,才感到了要想通關必須要跨越過的墻壁有多巨大。不,應該說是我連這墻壁的位置都找不到才對。

沒錯……

這個疑問從昨日開始就持續浮現在我腦海中。

『三次元的戀人,要怎樣才能交到啊?』

「唔……」

小珠擺出嚴肅的表情念叨著。

「總覺得對你而言,一開始就氣勢不夠的樣子呢」

指尖揮動著油性筆,用失望的表情叉起手。

「不要考慮那么麻煩的事情,直接上不就行了嘛!」

「唔——姆」

「沒準兒身邊就有可能性出現喲?是吧?」

滿面微笑的說道并窺視著我的表情。

「唔——姆……」

近在眼前,就算被這么說吶……。那樣的女孩子,身邊真的會有么?

「嗚……你這蠢貨!」

「什么!為啥突然叫別人蠢貨啊」

「才不管呢笨蛋!利樹你個笨蛋!」

不分青紅皂白就罵啊!真是個失禮的妹子啊,小珠!

「這真是超出預想的重病呢……這貨,腦子根本就沒在現實這邊……」

總覺得,被說了超過分的話啊。

「首先要是本人不燃起對現實世界的熱情的話……好吧,沒辦法了!」

像是想到什么的樣子,猛然一下子用油性筆指向我。

「那么就用緊急方案!回想一下剛才一直在玩的游戲中的女孩子!」

「誒?我想想」

被這么一說,想起了剛才身著緊身胸衣的魔軍師瑟恩。

「然后,妄想那個女孩子此時此刻出現在現實中的情景!」

「呃、嗯」

「接下來馬上就要和出現在這里的那個女孩子約會了喲,快妄想!」

「為什么要做這種事……」

「要將你對游戲中女孩子的熱情,轉移到現實世界中來啊。快、妄想!」

「接下來要和出現在現實世界的瑟恩,在現實世界里約會……么」

說畢,腦子切換到了妄想模式。

「……啊咧?」

「怎么了?」

「突然覺得瑟恩啊,和麻里感覺很像的樣子呢」

說起來『Zehn』就是德語中的十。與『十條麻里』這個名字有些因緣呢。

「那馬上就開始妄想和瑟恩的約會吧……」

「stop!stop!」

正打算開始妄想的時候,導師小珠突然叫了暫停。

「果然剛才的不算!中止!」

「為什么啊!」

「總之,那個叫瑟恩什么的不行!換一個其他的女孩子!」

要說其他的女孩子,也只有巫女菲婭而已了。

「要和出現在現實世界的菲婭,在現實世界約會……么」

說完,腦子切換到了妄想模式。

「……啊咧?」

「又怎么了啊」

「總覺得,菲婭跟花凜感覺很像啊……」

說起來『Vier』就是德語中的四。和『四季花凜』這個名字有些緣分呢。

「那馬上開始妄想和菲婭的約會吧……」

「stop!stooooooooop!」

又被叫了暫停。

「剛才的不算!現在打住!那個叫菲婭的也不行!」

「為什么嘛!」

「總之,這人也不行!給我換其他女孩子!」

「但是我還只和這兩個女孩字見過的說」

「咕……沒辦法!趕緊找出其他女孩子!就給你玩十分鐘游戲!」

「為啥要做到這個份上啊」

「別管了快玩啦!一定會有更好的女孩子出現的!」

再次戴上眼鏡,打開游戲機的電源。

『看起來,瑟恩醬也向天使投降了的樣子呢』

便攜游戲機的畫面里,新出現的魔少女精神滿滿的笑著。

『哼。不過,這種程度不足為懼呢!』

順柔垂下宛如流水的長發,寄宿著強烈意志的眼神,加上正如「精神滿滿」字面意思的表情。一眼看上去非常端莊的容姿,不過整體上氛圍比起「美人」來說讓人感到「可愛」更多一些。

『瑟恩醬還遠未夠班啊!』

精神的面容閃耀著活力的光輝,第三位魔少女這么說道。

『不過我愛茵茨可是不一樣的!』

她的上半身被漆黑的鎧甲所包覆著,然而手臂和腹部卻裸露在外。下半身只有像是迷你裙形狀的布稍微保護著腰部周圍,大腿和腳也裸露在外。該保護的地方完全沒保護,只是一味追求可愛外觀的輕型鎧甲。

「我魔劍士愛茵茨的劍術,可不是吃素的哦!」

一面活潑的舞動著柔軟的身軀,一面報上自己的名號。

『你那天使的寶具,和我的魔力。到底誰更強……』

伴隨著像噴發的活火山一樣的氣勢,魔劍士愛茵茨擺出了戰斗姿勢——

『來吧,一決勝負!』

「好好就是這孩子!」

在一旁盯著游戲機畫面的小珠吵嚷著決定道。

「就采用這個愛茵茨醬了!和這孩子去吧!好了游戲結束!關電源!」

「誒。這才三分鐘不到的說」

「好了啦趕緊關掉!快,眼鏡摘下來!」

「誒……為啥連眼鏡都要……」

「你不是只有在玩游戲的時候才會戴眼鏡么。趕快摘下來!」

「嗚哇。小珠觀察力真好吶……」

「那當然啦!我可是一直都在看著你……誒、那個……不、那啥」

「誒?」

后半聲音突然就變細了,沒太聽清楚說的什么。

「啊、不……煩、煩死了!什么也沒有啦!」

小珠好像在掩飾什么似的怒吼道。

「好了啦快摘下來!反正你裸眼也能看清楚的吧?」

「嘛……的確是」

「那不就行了么。話說,為什么只在玩游戲的時候要戴眼鏡啊」

「因為這幅眼鏡其實是天界的寶具,擁有連接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的力量」

「白癡么!還以為你要說什么呢!」

「用這個力量讓游戲世界和現實世界交融,就能創造出新世界的設定」

「為啥還要給自己的眼鏡加上原創設定啊!這種設定什么時候加的?」

「去年新配眼鏡的時候順便創造的,天使的立場各種有趣喲」

「那種妄想初中就給我畢業掉!白癡么!」

小珠真是越來越沒禮貌了啊……嘛算了。

「那么……接下來!」

小珠調整好氣息,用力大聲喊道。

「接下來就是正式的了哦!想象一下那個愛茵茨醬出現在現實世界!」

「知道了知道了。要和出現在現實世界的愛茵茨,在現實世界里約會……么」

說完,腦子進入了妄想模式。

「……啊咧?」

「到底怎么了啊」

「總覺得愛茵茨,和小珠的感覺很像呢」

說起來『Eins』就是德語的一。和『一志珠美』這個名字有些因緣呢。

「那么,就開始妄想和菲婭、瑟恩、愛茵茨的約會吧……」

「我說給我等下!」

小珠突然又怒吼道。

「什么嘛,真是的!」

「為啥這時候突然三人就一起出來了啊!為啥一到這個女孩就變成團體約會了啊!」

「咿呀,總覺得一個一個來太麻煩了嘛」

「麻煩是怎么一回事!給我像剛才那兩人那樣普普通通的來啊!」

「有什么關系嘛真是的!跟主題沒關系的地方就不要計較了啦!」

無視掉小珠,思索著。

那個……三個女孩子出現在這里之后……然后。

妄想開始。

和看起來靦腆害羞的菲婭一起,手牽手出發了……

「哦」

由于瑟恩『好像要這件衣服呀』如此提議到,于是去了商店……

「哦哦!」

被說著『好想吃冰激凌』的愛茵茨拖著,來到了咖啡店……

「哦……哦哦!」

接著最后,和三人一起去看了『天羽的少女們』這部電影……

「哦哦哦!這就是!」

確實,有種情緒燃起來了的感覺!原來如此這就是三次元世界的戀愛嗎!

「好!」

轉向小珠,說出決心的臺詞。

「去吧,三次元世界!」

雖然找不到要去的方向,總之試試看吧!

「哦,拿出干勁來了!那要出發了哦!和我一起,朝著現實世界!」

「哦——!」

「那么,就趁著成功燃起利樹熱情的時候!」

小珠背對白板,雙手叉腰宣言道。

「好的,來吧!」

「不錯的回答!你看,現實世界的戀愛也很有趣吧?能做到的吧?」

「啊啊,三次元戀人什么的小意思!放馬過來好了!」

「太容易看穿了!你這人就沒被別人說過單純什么的么?」

「多管閑事!」

「嘛算了。那終于到了『神代利樹現實戀人作成計劃』之一了!」

在剛才寫下的題目下面,又加上了一行文字。

「『首先,訓練外表吧!』」

「外表?外表是……」

「衣服!」

小珠又唰的一下,用油性筆的一端指著我。

「那身衣服!先確認一下自己的衣服吧!」

「誒」

被這么一說,才注意到自己的穿著。平凡的T恤加牛仔褲。無論去哪都能穿的極強泛用性。天冷的時候本來還會加上長袖上衣之類的東西不過最近已經轉暖了。

「這有什么問題么」

「『這有什么問題』個鬼啊!」

小珠馬上就怒吼起來了。

「給我稍微注意下自己的穿著啊!快,看著我的衣服!」

「誒」

被說了才頭一次確認小珠穿的衣服。今天小珠的衣服,是印有花紋的粉色T恤外套條紋短袖連帽衫,加上紅色的迷你裙。雖然服飾的穿法和顏色的搭配之類的完全搞不明白,不過一眼看去就會發出「啊啊,真像雜志封面刊登那種樣子啊」的外表。

「誒,話說你怎么了?」

打扮時尚的少女小珠,用力皺起眉頭。

「難道剛剛被我那樣說了,這才看到人家穿的衣服?」

「嗯」

「你都在干嘛啊!難得人家精心打扮過才來的!」

「抱歉」

「明明難得的周六約會的,為什么你就這么不上心啊!」

「誒?」

「『誒?』你個頭啊!我說啊,就是這種態度……」

「那個……」

我面對狂暴的小珠小心提出疑問。

「『周六約會』是?」

「啊……」

…………

「吵死了!總之!」

極其強硬的中止了對話,小珠又一次唰的一下指向我。

「要去買衣服了!時尚的衣服!」

「啊。衣服的話學校旁邊的『鳥村服店』有」

「鳥村不行!要去更加時尚的店才行!」

「什么嘛,可不要小看鳥村啊你!基本上全是兩千元的貨品哦!」

「煩死了給我閉嘴!不去鳥村!給我想個其他的店!」

「那、那就……」

鳥村居然不行啊……其他的服裝店幾乎不知道來著。

「啊……說起來,車站附近商業街好像有服裝店的樣子」

車站附近的商業街『水晶城白瀨』里各種各樣的店都有。

「哦。還是知道的嘛利樹!對,那樣的店就行!」

「啊不,說是知道,也只是從外面看過而已從來沒進去過里面」

「沒問題!我會帶著進你去的!那、店的名字呢?」

「名字叫……我想想,是叫『異界夢想』吧」

「哦?漢字?這不很好的店嘛。是哪個方向性的店呢?東洋系?」

「cosplay shop」

「哈?」

「販賣cosplay用的小道具和服裝之類的東西。『天魔無雙系列』的也有售哦」

「駁回!」

「什么嘛!」

「是不是已經忘了要去干嘛啊?給我去時尚的店!」

小珠背對著白板上『首先,訓練外表吧!』的文字宣言道。

「沒有其他的了么?其他能想到的店!」

「誒誒……除此以外已經沒有了哦」

「關注的領域真是少呢……啊。對了」

小珠啪的一下拍手。

「我小學時去過那個『水晶城白瀨』里面的boutique呢」

「boutique?boutique是啥啊」

「服裝店」

「為啥是洋文!為啥這里要特地用英語啊!」

「洋文比較時尚嘛!有什么意見嗎?」

「小珠,小學時你就去過那樣的地方了啊!」

「嗯,和媽媽一起去的呢」

從來沒聽說過……不愧是小珠,難怪那么早就開始打扮了吶……

「好,決定了。就去那里吧」

時尚小珠確信的宣布。

「雖然四年沒去過了,不過應該還沒倒閉才是。我想想,記得店名是叫……『men’s gallery?take-one build shop』來著」

「連店名都是洋文!洋文多過頭了吧!時尚過頭了吧!」

「『要去時尚的店』一開始就說過了不是么!」

「時……時尚的店……洋文的店……」

「什么嘛。有什么問題嗎?」

「店門口沒有貼著『高帥富御用商店?死宅嚴禁入內』之類的提示語么?」

「白癡啊你!怎么可能呢!趕緊走吧!」

「啊,歡迎光臨——」

從『men’s gallery?take-one build shop』里面,女性店員走了出來。

那被筆挺的西裝所包裹著成熟的身體但即便如此也還是遮掩不住那漂亮豐滿的胸形而在其右上方如同精美飾物般寫有『五月若葉』的銘牌若無其事的彰顯著存在。憑借服裝充分體現了自身魅力加上不卑不亢始終如一的優雅舉止。使自己與整個世界在高次元融合所產生的獨自時空在其內部完成『我之所以確實時尚,那是因為我就是時尚本身』這一確切真理的「不好意思……」

「啊咧?這貨道歉了!第一次見面馬上就道歉了!」

「總覺得……自己……明明只是個死宅卻來侵犯時尚的領域……真的……」

「哭了!剛開始五秒就哭了!脆弱啊!心靈太脆弱了!」

「我要回去了……再也不會靠近這里了……」

「喂我說!!!你是來買衣服的好吧剛剛的氣勢到哪兒去了啊啊啊!」

「對呢。與客人您的年齡和這件綠色套頭衫加白襯衣相襯的下身比較適合休閑款式的灰色衛褲」

「好的,那,給我來一套……」

「請問要買是么。謝謝惠顧——」

「還有就是這件花哨的格子襯衫套上羊絨面料的羊毛衫下身盡可能穿黑色的卡其系列用來壓色以體現出年輕也很好的」

「好的,那,給我來一套……」

「請問要買是么。謝謝惠顧——」

「若是為即將而來的夏季海邊而準備的話,也可以選擇紅白相間的海魂衫搭配藍色工裝褲以營造清爽系形象」

「好的,那,給我來一套……」

「請問要買是么。謝謝惠顧——」

「在干嘛啊啊啊啊你是打算一次性囤積多少啊!」

「已經夠了……已經……」

利樹就這樣被埋在時裝堆里,靜靜搖了搖頭。

「呵呵……能回去了……買下這些的話,就能放我回去了……」

「你是黑心買賣的受害者么!這是家普通的店而已!」

「只要付過款就結束了……只要付了款,就能從這痛苦的狀況中逃離了……」

「交通事故的私下解決嗎!和地痞交涉失敗了嗎!」

「你問什么要開始了?……哼哼,當然是一切都要結束了啊……」

「不好意思店員小姐。這家伙是個笨蛋啦請把這套退掉」

「住手啊小珠!不要靠近她快逃!會被勸誘買衣服的趕快逃啊啊啊啊啊啊!」

「店員!只是這件服裝店的店員!普通的勞動者而已!」

「有好多衣服……這間店……有好多衣服……好可怕……」

「已經找不到槽點了!服裝店沒衣服是想怎樣啊!」

「好想去鳥村服店……」

「不要講其他店的名字好吧!」

總之買下一套。

結果買了白T恤?黑夾克?黑棉褲這樣的搭配。

「呼」

利樹走出試衣間,安心的吐了一口氣。雖然并不用買完當場換上的,不過在小珠的勸誘下還是換上了。

「……啊」

在試衣間前等待著的小珠看到我的樣子后驚呆了。

「怎么嘛」

我沖那張臉投去反抗的視線。反正肯定是『怎么一身黑。就沒點其他顏色么?』這種想法吧。可是吶,黑才令人安心啊。只要穿著黑色就就能安心下來。黑可是我的制服色啊。

「利……利樹」

小珠盯著我這邊,眨了眨眼。

「那個啥……」

像是被嚇到一樣,很不情愿地繼續說。

「你、你……還、還挺意外的適合這種衣服呢」

「那是當然,因為是安心的黑色嘛。無論是誰都能適合的吧」

「不,黑白配的穿法其實算相當高的等級的說……」

小珠信服的嘆道。

「唔。意外。你啊沒準兒意外的能行呢」

意外意外的煩死了。真是的。

「也就是那個么……用二次元的話來說就是『魅力值』上升了么?」

「魅力值鬼才知道」

啊。好冷淡。

「嘛……本來你就長高了不少的原因吧」

「哈」

「……倒不如說是『除了長個子啥變化沒有』更好么……」

雖然后半句稍微有些令人在意,整體上當成被表揚了比較好吧。

「好,總之這樣就OK了!」

小珠滿足的點點頭。

「這衣服要好好愛惜哦」

「知道了」

「那接下來,我看看……」

稍微抬頭一瞥店里的時鐘,確認過時間后繼續說道。

「上午的部分就這樣結束!去那邊的咖啡店吃中午飯了哦!」

「誒。就直接在外面吃么?」

「當然了啊!說回來利樹,太過拘謹了!給我稍微有架子一點啊!」

有架子是要怎樣……

將穿來的T恤和牛仔褲放進紙袋,然后抱著走出店里。

「……啊咧?」

剛從店里邁出腳步,利樹嘴里念道。

「怎么了?」

走在前面的小珠回過頭來,用疑惑的表情問。

「不……那個」

我轉向她的臉,回答道。自己剛剛一直在的店是『水晶城白瀨』里的『men’s gallery?take-one build shop』。而由于服裝店基本連在一塊兒,早上提到的cosplay shop『異界夢想』就在不遠處,從這里也能看清店的門口。

剛才從那『異界夢想』的出口處閃現出一個人影。

人影的手中提著一個寫有『感謝您的惠顧』的紙袋。

不,紙袋本身倒不是有什么稀奇的……

那個人影……剛剛出來的那個人影,總覺得似曾相識……

「……?」

尖起眼睛確認那個人影。長長的頭發用鮮紅的緞帶利落地扎成的單側馬尾極具特征的發型。高潔而剛毅的眼鏡,和那威風凜凜的氣質。

「嗯?……那不是……」

……那不是……那個人影……

啊咧……不是麻里么?那位學生會長,十條麻里么?

「?」

仔細注意看,再次確認那個人影。

……確實是麻里。那位學生會長十條麻里。

麻里從cosplay shop里出來。

手中拿著『感謝您的惠顧』的紙袋,從店里走了出來。

……這是怎么回事?

注視著那沒注意到這邊徑直離開的背影,我思索著。

……那家伙,去那種店里干什么?

那位學生會長,去cosplay shop里干啥……?

「喂。怎么了啊利樹」

「沒、沒啥」

「趕緊去午餐吧。肚子餓了啦!」

「啊,嗯……」

被小珠強行將視線從人影身上拉了回來。

嘛……畢竟是麻里。大概是在視察學生活動圈內的設施吧。

也就是去店里說說『豈有此理!需要采取措施!』之類的話吧。

……嗯?可是。

被小珠拉扯著,似乎想起什么。

可是那家伙拿著紙袋啊。

……也就是說那家伙,是去『異界夢想』那家店里買東西的么?

那個十條麻里,去cosplay shop里買什么呢?

……

「嘛、算了」

雖然稍微有點在意……不過也不能扔下小珠不管跑去追,所以算了。

「那么接下來,『神代利樹現實戀人作成計劃』之二!」

咖啡店的椅子上,坐在被送來的巨大帕菲前小珠說到。

「節奏太快了吶」

啜了一小口面前的冰咖啡,利樹自言自語說。

「那是因為不趕快搞定的話就沒時間了呢。一結束馬上就是二了哦」

說著,突然就把帕菲頂端的草莓給吃掉了。嗚哇。真不愧是大師。

「所以說,其二就是!『參加活動吧』!」

「活動?」

鸚鵡學舌般原話返還。

「嗯,活動」

小珠自信滿滿的點了點頭。

「『一起參加什么活動,加深關系吧!』這樣哦」

「『加深關系?』」

「啊……不、不!那個……弄錯了!那個是口誤了!」

有這么不自然的口誤么,小珠。

「『參加特殊的活動,增大對話的范圍』這個才對!」

「唔嗯」

微微頷首,不由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

「『對話的范圍』么……很重要的樣子吶」

「是、是喲。加深關系什么的,只是口誤了而已呢」

「嗯……嘛,不過一起參加活動的話能一下子變得親密也是事實」

「什……?誒?」

小珠聽到我的回答,吃驚的眨了眨眼。

「誒?什……什么嘛,你有經驗么?」

「什么的」

「有過參加活動……和誰變得親密這種事?」

「嗯」

立刻點點頭。

「正好是去年的這個時候」

「什……」

小珠一時語塞。

「和、和誰啊!和誰一塊參加的什么活動啊!」

「喂小珠,你突然興奮個什么勁啊,喂!」

「好了啦趕緊交代!都和誰變的親密了啊!喂!利樹!」

「那個……」

稍微思索了一下,說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花凜醬」

「誒——……」

聽到名字后,小珠僵掉了。

「啊,不,可是啊」

面對她的臉,我急忙補充道。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喲。去年的這個時候,基本上是初次見面時一起去參加了活動,從那以來,也只是變成了像現在這樣給我讀自己寫的小說的關系而已」

「誒誒……」

小珠呆呆的呼吸著。

「怎么會……」

啊。沒在聽。小珠沒在聽我說話。

「為、為什么……」

保持著石化的狀態,只有嘴里小聲嘟囔著。

「那、那個。喂小珠」

看著消沉不已小珠,我提心吊膽的連忙補充。

「剛好去年的這個時候,一起參加了名叫『謝禮祭』的活動哦」

『謝禮祭』是鄰鎮的箱內市一年一度,正好趕在這個季節舉辦的活動。包下整個展示場舉行的『天魔無雙系列』的活動。其規模雖然不如Comiket不過也算大了,一角開展cosplay的參加企畫也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夠了啦啊啊啊啊啊!」

小珠突然解開了石化,立馬放聲大叫起來。

「為什么嘛!為什么你會有過這種經歷!夠了啊啊啊啊啊!」

「為什么啊,偶然拿到票……」

「為什么撇開我去干那種事情!夠了啊啊啊啊啊!」

「去年小珠你不是在關系嘛,沒辦法邀請啊!」

「才不是這種問題啊啊啊啊!」

去年這時候。正是剛入學十條高中,開始一個人生活的時候。進入新的學校以新的形象開始新的環境,周圍盡是不認識的人帶著些許惶恐不安的新學期。

在第一天,看到鄰座花凜的鉛筆盒里有好些張『謝禮祭』的招待券。當時我不知怎么喃喃自語說了『啊。好想去』。然后不知為何自然而然的就兩個人一起去了。似乎是花凜也和我一樣在新的環境中渴望能交談的對象。和花凜可以聊宅向的話題成為了契機,然后被麻里看在眼里打上各種標簽也正好是那個時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夠了啦啊啊啊啊啊!」

一邊聽著我一點點的回憶,小珠抓撓著脖子大叫起來。

「為什么花凜會有那樣的招待券啊!夠了啊啊啊啊啊!」

「從小說的責任編輯那兒拿到很多哦」

「那是誰啊!才不認識啊啊啊啊!」

「好像是叫九識先生。據花凜說,是非常靠得住的人呢」

「我才沒問那種事情呢,笨蛋啊啊啊啊!」

明明是在回答問題竟然也生氣!太沒道理了!

「唔……明天絕對要一起去哪兒參加個活動去!利樹!」

「唔、嗯……」

迫于不明緣由的氣勢,我反射性的點點頭。

「那,要、要去什么地方的活動呢?」

「那……那……」

小珠焦急的游走視線,然后叫起來。

「啊啊啊!想不起來!果然四年的空白實在太大了!」

「喂,稍微冷靜一下吧,小珠」

「怎么可能冷靜得下來嘛!利樹這個笨蛋!」

「又被突然叫做笨蛋了!」

「你和學生會的麻里醬關系也不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