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章 四月六日(距離期限,還有六天)

第一卷 二章 四月六日(距離期限,還有六天)

『看樣子………』

攜帶游戲機畫面中的新魔少女優雅地笑著。

『菲婭被打敗了呢。呵呵』

第二人的魔少女的外表,比先前的菲婭更加成熟些。

『以天使先生的想法,想要趁這氣勢一口氣繼續下去嗎?』

長發上綁著深紅的蝴蝶結和漂亮的側馬尾的充滿特征的發型。修長的眼瞳里涌現出冷靜的感情,絲毫不懷疑自己的實力的自信的表情,只是站著不說話的時候也像一幅美麗的畫卷般凜然的感覺。

『但是,很遺憾。你的下個對手,是我』

穿著一身單薄的白襯衫和黑色套裝,那個成熟的身體和口氣讓人察覺不到一絲弱點。

『由我這個魔軍師瑟恩,來做你下一個對手吧。呵呵。很令人絕望是吧?』

穿著像是頂級精英級社長秘書般的衣服的魔軍師,報上了自己的姓名。

『那種不足掛齒的天使之力,能對我瑟恩造成多大影響呢……』

像是在炫耀自己豐滿的胸部似的,擺著雙手背到后腦的姿勢。

『你就盡全力試試看吧!』

在發出高傲笑聲的同時,瑟恩的衣服一瞬間改變了。

上身是帶蕾絲的黑色的緊身胸衣,下身是同樣的黑色的迷你短裙。不僅是肩膀和臀部,稍微動一動連屁股和胸前的山谷都能看到的露出度非常高的衣服。

『哦呵呵呵呵呵呵!』

露著白嫩的肌膚,穿著緊身胸衣的魔軍師擺出了戰斗姿態——

——在那瞬間,

世界,完全消失了。

「啊」

利樹不禁地叫了起來。

世界消失了。更形象地說,是手上的攜帶游戲機消失了。

更詳細地說,是誰突然從上面伸出手來把攜帶游戲機給拿走了。

「啊!」

利樹發出抗議的聲音往上看,看著拿走游戲機的人。

視線的前面,桌子的正面,是穿著制服的小珠。

以復古的水手服為基調,但在胸前系了個緞帶,加上現代風的裙子相當的短。融合了傳統和最新潮的優點的女生制服。

身穿著十條高中制服的青梅竹馬少女,站在桌子前面。

「嘿」

少女突然切斷了游戲機電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

小珠把沉默了的游戲機摔在桌上,然后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地說著。

「你啊,在教室里干什么啊」

「昨天的菲婭線結束了,接下來是和瑟恩相遇,然后是戰斗開始的事件」

「沒讓你說明」

這暴虐無道是怎么回事啊。你是帝王嗎。

「哈啊……」

暴虐的大帝在利樹的桌子前,更深地嘆了口氣。

「在學校也玩美少女游戲……當然會沒有朋友啦……」

她看著利樹的臉,大大地嘆了口氣。真是失禮的孩子啊。

「我說你啊」

從桌子前探出身子的小珠說道。

「你了解自己的現況嗎?現在是玩游戲的時候嗎?」

「現況?」

「就是昨天的話題啊!你啊,忘記了自己的父母說的事了嗎?」

哎呀,雖說當時直接說上話的是小珠啊。

「你的父母說了『一個星期內找到戀人』這樣的話哦!」

所以說啊,說這話的人明明是小珠啊。

「已經過了一天了,只剩六天了啊!情況很危急哦!」

「『天魔無雙系列』的話,三天就可以完成一個戀人模式了呢」

「誰跟你說二次元的啦!」

「三次元更加復雜嗎……」

「當然的啦。要成為戀人,必須要按順序地慢慢來啊。」

「是這樣啊……」

利樹摘掉眼鏡,深深地嘆了口氣說。

三次元的戀愛,到底要怎么談呢。昨天思考的問題,又再次浮現出來。因為一直以來都沒有機會所以沒怎么考慮過,大家都是怎樣談戀愛的呢?

「要是哪里有賣攻略書就好了。網羅三次元的所有事件的那種」

「你說的是哪里的拉普拉斯魔導書啊。怎么可能會有那種東西」(NETA推測為薔薇少女的拉普拉斯之魔或高達獨角獸的拉普拉斯之箱,原型是法國的數學、天文學家,或者你想說和乘龍同名我也無話可說)

小珠還知道這么偏僻的詞啊。

「沒有任何手段的狀態下在六天之內交到戀人,現實中是不可能啊」

「是這樣嗎」

「和初次見面的對象,在短短一周內想要關系變好怎么可能啊」

「啊,那么這樣吧」

把摘掉的眼鏡放入眼鏡盒內,然后順口說出在思考的事。

「如果攻略已經認識的女孩的話,應該能來得及吧?」

「誒」

無意間說出來的臺詞,讓小珠無語了。

「那個」

為啥小珠的臉,突然間就紅了起來。

「嘛、嘛以現在的狀況,那也是一種選擇呢」

為啥眼神飄忽不定,身體稍微縮了下。

「不,不是啦,我并不是有那種打算才這么說的,說到底只是把現況整理下而已。不過啊,作為現況來說那個方法算是最好……該說是唯一的方法也說不定,不過我本來也打算向雙親介紹你的也就是說那是」

在說什么啊。小珠。

「但是嘛,對你而言也沒有其他的女性朋友,也就是說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呢。所以,如果你真的要這么說的話,那個…………」

視線飄忽不定,身體緊緊縮著。聲音小的像是快消失一樣。

「呃呃,那個……嘛,那個。就、就算要我假扮你的戀人也可以……」

身體探出桌子的小珠縮了回去。

倒也應該不是看準了這個瞬間吧

「那個。利樹同學」

桌子右邊傳來了恭敬有禮的聲音。

「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我不禁地往那方向看去。桌子的右側,站著一個女孩子。

她綁著清純文學少女的三股辮,初雪般的肌膚,雖然有些怯弱但很可愛的臉,復古風大和撫子的那種高貴而優雅的感覺。

利樹叫出了那個少女的名字。

「花凜醬」

四季花凜。一年級的時候是同班同學的女孩子。

這女孩和小珠有著不一樣謹慎而老實的性格。很少會去到別的班的教室。這樣的女孩,現在在這個教室的話也就是說……

看來花凜也是二年一班的。和小珠一起,在同一個班級上。

「太好了」

利樹向著成為同班同學的少女露出了笑臉。

「今年也和花凜同一個班級嗎!」

「是的」

花凜的臉頰上染上了紅色,客氣地點點頭。

「那,那個……」

然后就保持著點頭的姿勢低著頭,雙手扭扭捏捏地接著說道。

「我也……覺得…………太好了」

「嗯」

利樹回答道。

「太好了呢」

「那個」

花凜還是低著頭,看著位于自己腳邊的書包。

「然,然后……呢」

然后她優雅地蹲下來,從書包里拿出了什么東西。

「那個……雖說這么突然,可能不太好……」

那是裝著幾張紙的印有花邊的信封。

「那,那個……這是在這個春假間,寫的。如果可以的話,請你讀一下…………」

然后禮儀端正地雙手將那個信封遞了過來。

「然后,那個,如果沒有給你添麻煩的話……請你再,告訴我感想好嗎」

「嗯」

利樹收下那個信封,然后,放入自己的書包里。

「……誒嘿嘿」

花凜保持著遞出信封的姿勢,安心了似的害羞著。

「一直以來……謝謝你了。利樹同學」

安心似的抬起頭,露出完全沒有一點陰霾的笑容。

「喂我說。等一下」

充滿陰霾的聲音,從正面傳來。

「我說利樹」

縮回去后消失了的小珠,一口氣回來了。

站在桌子前面,擅自探出身子來。

「我說啊」

小珠露出皺著眉頭的表情,指著站在右邊的花凜用著毫無感情的聲音問道。

「……這孩子算什么?」

沒人會對初次見面的同班同學用「這孩子算什么」的吧。

雖然這么想著但沒有說出口,利樹若無其事地解釋道。

「……呃呃,這是從一年級開始就在一起的同班同學」

「誒」

「名字叫,四季花凜」

「誒誒」

「興趣是,寫小說。戀愛學院類型的」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我,在高中一年級,都是那個小說的專門讀者。」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然后,這個信封里的就是……」

用視線示意著剛才收下的那個花邊信封,繼續說道。

「最新寫的戀愛小說……是吧?花凜醬」

「是的……」

花凜察覺到小珠的存在,害羞地點點頭。

「那,那個,小說的感想,就拜托你了。利樹同學……」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小珠過度地驚訝了。

「女,女孩……子。……女孩子?」

像似丟了魂一般的聲音,重復著這個單詞。

「……小,小說!讀了收下的戀愛小說,一年間自己寫的小說!」

寫小說的女高中生,有那么稀奇嗎。

「那算啥啊啊啊啊啊!」

「……啊,說到小說啊」

利樹稍微想起了什么,開口說道。

「花凜雖然是以興趣寫著這種戀愛小說,但是實際上也在從事著寫小說的工作的」

既然都是同班同學了,就向小珠介紹下花凜吧。

「那個,你知道吧?去年獲得推理小說大獎的那個『式火輪』筆名的那個新人。審查員贊揚她為『嚴謹的詭計加上以寫實手法描繪陰郁的現場的值得期待的新人』。因為完美的保密措施所以社會上都以為是個四五十歲的大叔,實際上真正身份就是這位四季花凜,筆名就是真名的變形……」(四季 花凜(しき かりん),式火 輪(しきか りん))

「那,那個……利樹同學」

在說明的途中,花凜慌忙地插了嘴。

「那個……這種話,還是對我不認識的人說的話……很,很害羞的說…………」

「啊。這樣啊。抱歉了」

花凜雖然一面是高中生又是知名的職業作家,但是因為極度的害羞性格而很少對其他人說起這事。反正都和小珠是同班同學了遲早都要暴露的,但是本人都說討厭的話還是不說比較好吧。

「話,話說回來利樹同學」

花凜紅著臉,突然改變了話題。

「那……那個,你買了昨天的『天魔無雙PERFECT+』了……嗎?」

「嗯。買了喲」

對花凜的提問,點了點頭。

「你也買了么?」

「是,是的……我也,平安地買到手了……因為一個月前就預訂了」

「誒—!」

小珠驚訝的叫聲蓋過了花凜那靦腆的應答。

「花凜醬!你明明是女孩子,也玩那種宅男的游戲嗎?」

「是,是這樣的」

突然被叫名字,稍微有點嚇到了的花凜點點頭。

「誒……誒?難道說……花凜醬,也是宅嗎?」

「那,那個……」

「是這樣的」

利樹代替著一瞬間說不話來的花凜。

沒錯。花凜是個宅。而且還是純粹的宅。不用說『天魔無雙』系列全都通關了。聽本人說似乎生來就是個宅了。會有些戀愛小說的興趣也許也是因為這個吧。

「啊,對了」

利樹向著游戲平安到手的花凜說著。

「那么花凜。明天剛好是星期六如果有空的話一起聯機合作……」

「等,等一下利樹!給我等一下!」

小珠突然插嘴。

「什么嘛」

「玩……玩是指什么?一起玩是玩什么啊!」

「什么叫什么啊。這個游戲有一個聯機合作模式啊。是吧花凜醬」

「是,是的……」

「什……怎么會……怎么會」

看著點頭的花凜,小珠呆然地嘀咕著。

「玩……玩游戲……和同班的女生一起玩……」

到底在糾結什么啊。還是說小珠搞錯了什么嗎?

「和,和一年級時就認識的女孩一起,玩游戲……怎么會……」

就在小珠一個人說著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語時。

「利樹同學」

這次是聲音是從左邊的桌子傳過來的。

「嗚」

利樹發出了小聲的呻吟,一邊向著左邊看去。

在桌子左側,站著第三個女孩。

長發上綁著深紅的蝴蝶結和漂亮的側馬尾的充滿特征的發型。看起來高價而高度的眼鏡下是冷靜的眼瞳,絲毫不懷疑自己的實力的自信的表情。只是站著不說話的時候也像一幅美麗的畫卷般凜然的感覺。(細心的人應該發現了,花凜和麻里的描述和游戲里的對應角色是一樣的)

「十十條,麻里」

「哼」

麻里聽到了別人叫自己的名字,像似王者一般地回應。

「利樹同學。今天也是,和花凜同學很開心地在討論著什么呢」

厚厚的鏡片后的眼鏡瞇細起來,不知為何好像很生氣似的說著。

「今年我也和你們同一個班級」

十條麻里。從這名字上看就會明白了,她與十條高校的關系。應該說十條高校是整個十條家廣大的關聯設施中的一角才更恰當。

「作為同班同學,希望能像以前那樣請多關照」

麻里還是用著往常那副了不起的口氣宣告著。

……為什么這家伙要特地來說這種事啊。

「和花凜同學感情好倒是沒什么關系」

麻里站在我桌子的左側,一副了不起的口氣說著。

「只和特定的異性關系好就是不純交往喲」

「哎呀,就算你那么說我也沒辦法」

「作為學生會長,不能眼睜睜看著任意一個學生走向不良化」

「啊,麻里今年也做學生會長嗎」

「當然。我可是十條家的人哦」

麻里更加理所當然似的斷言。雖說是站在已經完全支配學院的立場上,但還是為了所有學生而自己努力的這個態度倒是確實很了不起啦……。

「總之,為了避免大家誤會還是適當地和其他女孩子交流吧」

但是不知為啥這家伙,只對我說這種不講道理的話。到底該怎么應付啊。

「……還有,利樹同學。你從剛才開始就在這里,玩著游戲機是吧」

從去年開始,一直盯著我到煩人的程度了。我倒不是想當個問題學生啊。

「是昨天發售的『天魔無雙PERFECT+』吧」

「連游戲的內容都看見了啊!」

「利樹同學,你喜歡十二人中的哪一個呢?請告訴我」

「為什么要一定要告訴你啊!」

「那是必須的,利樹的那,那個」

麻里稍微結巴了下,但是馬上又接下去說。

「女性愛好是必須了解的,作為學生會長」

你到底認為我有多少問題啊。我可是完全沒有性犯罪的打算哦。

「都在發售日當天就跑去買了,利樹同學也是大fans吧?」

「那,那個」

「也有十二個人。你喜歡哪一個呢?」

「喂、喂麻里」

「到底是誰呢?利樹同學喜歡的是哪一位?告訴我!」

為什么要那么追根究底啊!

「不不,話說麻里啊」

一邊回避著麻里的視線,用問題來回答。

「『十二人』還有『昨日是發售日』什么的,為什么你會那么清楚啊」

「那,那是因為……」

麻里雙手環胸,一直盯著我的視線也稍微動搖了下。

「作……作為學生會長,把握學生的生活是必須的」

一邊斷言著,一邊俯視著這邊。

「并不是,喜歡這個游戲。明白了嗎」

「哦,哦……」

「并不是想和利樹同學討論攻略的事哦。請別誤解」

「是,是這樣啊……」

「就是這樣,利樹同學。比起這個」

麻里像似要蒙混過去似的轉移話題。

「剛剛好在剛才僅僅是偶然間,想起了一件好事」

「『剛才偶然間』到底是啥事啊……」

「剛好今年副會長的位子空了出來」

「誒」

「在我的身邊支援我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那,那個」

「如果沒有其他預定的話利樹同學,今年就和我一起……」

「你,你到底在說什么啊!」

這次是小珠插嘴,打斷了麻里的話。

「利樹現在,很忙的!才沒什么時間去做學生會的工作呢!」

「很忙?」

麻里用著不變的冷酷眼神,看著小珠的臉。

「當……當然,也不會有聯機玩游戲的時間!」

「誒」

花凜以半哭的眼神,看著小珠的臉。

「要,要說為什么的話利樹從現在開始……」

小珠一邊受著二人的視線,一邊宣告著。

「利樹他啊,從現在開始一周內必須交到女朋友!」

「「誒?」」

花凜和麻里異口同聲道。

「和我一起,呢!」

小珠一邊承受著二人的視線,一邊宣告著。

「從現在開始,利樹要和我一起實行『六天內交到女朋友計劃』呢!」

她宣告著,然后很精神地看向這里。

「比起至今為止的一年,還是現在開始的六天時間比較重要,是吧利樹!」

怎么回事啊。為啥小珠,突然變得那么熱血了啊。

「和我一起,在這六天里努力吧!」

這可是相當地起勁啊。究竟怎么了啊。

「事不宜遲,從明天早上就開始吧!和我一起!」

「早,早上開始是?」

「明天一早,我就去你家!你那邊做好出門的準備吧」

「怎么能這樣,太亂來了!」

「別再抱怨了!我可是為了利樹才勉為其難地做哦!」

「怎么會,只是你一廂情愿罷了啊!」

「別啰啰嗦嗦的!這六天我都會和你在一起的,要好好感謝我哦!」

她刷!地指著這邊,斷言并宣言道。

「我才不會認輸的!」

你到底要跟誰決勝負啊。

「那么!」

小珠指著教室的天花板……天空,宣告道,

「『為神代利樹制造戀人計劃』。從現在,開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