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章 四月五日(距離期限,還有七天)

第一卷 一章 四月五日(距離期限,還有七天)

『那一天』。第二天就將升入十條高校二年級生的,春假的最后一天的四月五日。

那天神代利樹也如往常一樣無憂無慮地享受著一個人的生活。

他住在一間不新不舊,非常普通的單間公寓。雖然是間毫無特點的屋子,但那也不是什么大問題。在『高中生單獨生活』這個壓倒性魅力的影響下,那種小事根本不在意。

在一個人生活的屋子里,利樹一個人開始打游戲。

他拿起桌子上的眼鏡擦了擦鏡片,讓視線更加清晰。

然后將『天魔無雙PERFECT+』的游戲軟件放入攜帶游戲機里,插上電源。

『那,那個』

游戲畫面中出現的一個女孩,躊躇地發出膽怯的聲音。

『我,我是最初的魔少女。天使先生』

她綁著清純文學少女的三股辮,初雪般的肌膚,雖然有些怯弱但很可愛的臉,復古風大和撫子的那種高貴而優雅的感覺。

『和,和其他的其他的十一個人一樣,是來打倒你的』

她穿著白色的上衣與紅色的褶裙,頭上戴著裝飾過多的頭飾。一身模仿巫女的穿著,加上手上拿著像開玩笑似的大大的毛筆。第一眼就會覺得她是『即將在書法大賽里出場的巫女』的感覺的,嬌小的少女。

『我叫,菲婭』

游戲畫面中那個弱氣的少女,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魔筆使菲婭,要打倒你,天使先生』

與創造了這個世界的天使抗爭的十二個魔少女。她便是其中的一人,魔筆使菲婭。

『用、用這支魔力之筆』

菲婭像拿著巨大武器一樣架起大筆,雖說聲音顫抖著,但還是毅然決然地說,

『要將你的存在抹殺!天,天使先生!』

『哼嗯』

利樹一個人在游戲畫面前,使勁地點頭。她作為最初的對手,很好。

『請、請你覺悟吧!天使先生!』

他聽著菲婭的聲音,向拿著游戲機的手中注入力量。

游戲畫面中,魔筆使菲婭以裂帛之勢踏出了腳步。

『我要上了哦!』

「喂。利樹—。那個這個。好久不見。我是一志珠美哦—」

從屋子的入口,傳來了聲音,不知道為什么好像有些緊張的,女孩子的聲音。

「從小學畢業以來就沒再見面了呢四年沒見了呢。我說利樹啊」

『啊啊啊!』

魔筆使菲婭在利樹手中的游戲機畫面里喘著氣。

『我,我的筆我的筆被!』

穿著巫女服的少女,對著自己那折斷了的武器發出了悲鳴一樣的聲音。

『啊……啊啊……』

失去武器的少女,保持著坐倒的姿勢向上看著這邊。

『請,請住手天使先生』

可憐的眼瞳里溢出了眼淚,用著馬上就會哭泣的聲音,哀求著。

『請,請不要對我神罰……』

『哦哦』

利樹拿著游戲機,不禁感嘆地嘆了口氣。

真棒。不虧是一流GAL『天魔無雙系列』的最新作。

這個『天魔無雙系列』是身為天使的主人公讓這輪流出場的十二人少女們改邪歸正的一款游戲劇情。與每每襲來的魔少女遭遇的話就會進入被稱為「無雙模式」的ACT式戰斗,勝利之后就可以進入名叫「夢想模式」的驅使神罰與惡作劇的戀愛模式。把這些對十二人都做過一次后就算通關。雖然是非常簡單的系統但是劇本和插畫質量都很高,從各方面來說都是大人氣作品。今天發售的這款最新作『天魔無雙PERFECT+』也是,各地好像都出現了斷貨啊。(雖然大概都知道了,日語中“無雙”和“夢想”同音)

而現在,我已經通過了魔筆使菲婭的『無雙模式』。雖說這游戲才剛剛開始,但在這時我已經明白了。這是好東西啊。這回也是好東西啊。

「那么」

一陣的感動結束后,我再次面向游戲機畫面。

那么開始認真地玩游戲吧。給予這個魔筆使菲婭『光之神罰』讓她改邪歸正,使其她對身為玩家的天使(=自己)好感度上升。

那么,為此出現的選擇肢。

我操作按鍵,根據游戲的劇本前進。

『請選擇對菲婭的神罰內容』

① 脫掉她的巫女服,使其穿上校園泳裝煽動她的羞恥心。

② 手指伸入褶裙里面,對大腿進行瘙癢。

③ 什么都不做。

『嗯』

在選擇之前,考慮下。總之③被排除在外了,還剩下①和②

「選①嗎?」

從戰斗的情況來看,菲婭的魔力之源應該是這件巫女服和那只大筆吧。

大筆已經被折斷了,然后讓她穿上其他的衣服的話也許就能和改邪歸正聯系上嗎?

「……大概吧」

我自己說服了自己。大概這就是正確答案了。要把少女從心底開始改變的話還是這個選擇最合適。

就決定選①了,然后決定——

——決定了的瞬間。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從背后傳來的女孩子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決定的執行。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利樹冷不防地被后面的聲音嚇到,不禁慘叫了起來。

與此同時反射性地轉過身來,確認聲音的主人。

背后站著一位少女。長直且順滑的頭發,意志堅強而真摯的眼睛,很適合『充滿元氣』這種形容詞的表情。一眼看過去就感覺非常標致的臉蛋,整體感覺來看比起「美人」更感覺是『可愛』。

「啊啊,是你啊」

我扶正歪了的眼鏡,對著背后的出現在這個屋子里的少女說,

「小珠么。嚇我一跳」

「別叫我小珠啊!」(TAMA在日語里可以形容大部分球狀物,所以……)

少女用生氣的聲音說道,

「我叫一志珠美!別用以前的叫法叫我!」

這家伙是小學時候的青梅竹馬的少女。利樹稍微想起了以前的事。

第一次見面已經忘了是什么時候了。貌似在小學開學式的時候她就已經在我身邊了。而且直到六年級畢業為止都一直在一起,然而……

「四年前,因為搬家與你淚別的我!」

……然而,小珠就在小學畢業的同時搬走了。

好像是因為雙親工作的關系被命令要在四年之間去關西出差。

「明明我現在回來了!明明是暌違四年的再會啊!」

然后就在近期四年時間平安無事地過去,他們就在昨天回到了白函市。

「為什么你這家伙,那么的冷淡啊!」

確實我是聽說了他們昨天夜里回到了這里,而且最近幾天內會來這里玩,但沒想到才過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就跑來了。

「好久不見了呢,小珠」

「別叫我小珠!我叫一志珠美!」

「那么珠美」

「叫……叫名字么?等一下!我和你又不是戀人!」

「那么一志同學」

「誒……那算什么……叫得那么冷淡……」

「…………那要叫你什么啊…………」

「自己想去!該怎么稱呼女孩子,該由你自己決定才對!」

「那么小珠就好了啦」

「嗚……真是的!笨蛋!」

突然間被罵笨蛋了。這孩子還真是和以前一樣完全沒法理解。

「我說啊,小珠」

「什、什么?」

小珠被我的發問驚了一下,擺好了架勢。

「怎么?對四年不見的我,有什么想說的事么?」

「難得你來了我家,但是不好意思啊,那個,今天恐怕不行」

「哈?」

「就是說那個」

我邊對小珠說,邊用眼神示意著游戲機。

「你能來找我玩我真的很開心,但是今天是游戲的發售日啊」

「利…………」

哦。小珠安定下來了。

「利樹!!!!!!!!!!!!!」

然后突然就復活了。

「你啊!」

像似火山噴發一樣突然間抓住我的右耳,使勁地向上提著。

「好疼疼疼疼疼!」

「還以為,你打算說什么呢!」

「好疼好疼好疼!」

「『今天要玩游戲所以回去吧』這種話,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啊!」

「住手住手住手住手!」

「應該,還有其他更應該說的事情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耳朵耳朵要斷了住手別拉啦住手啊啊啊啊!」

「我說啊,我可是時隔四年終于回來了哦?明天開始就在同一個高中讀書哦?就這樣回到了這里,然后明天開始就和你一樣就讀十條高中哦,喂!」

「好疼好疼好疼!」

「說點什么啊!」

「是啊啊啊啊和小珠同一所學校啊還真讓人期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哼!」

小珠的手終于放開了。

「那么,就這樣吧」

利樹把椅子挪回原位,又開始對著攜帶游戲機玩起來。

「明天學校見。真令人期待呢」

那個,到底玩到哪里了啊。

對了對了。好像是給菲婭換衣服哪里。好。選①按。

『這,這是什么?到底發生了什么?』

魔筆使菲婭的巫女服瞬間變了樣子。

『為為什么我,我會穿成這個樣子!』

穿著青藍色的學校指定泳裝。也就是通常說的死庫水。

『難難道說,因為天使的寶具的創造力,我的衣服本身的物質存在發生改變了』

菲婭穿著死庫水,臉頰一紅,淚目的說道。

『這,這樣肌膚會被看到的!請、請我的衣服,還給我,天使先生!』

一邊拼命地遮掩著露出的腳與手的肌膚,一邊發出悲鳴一樣的叫聲。

『別別看我!不要不,不要看我的身體!』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背后的小珠越來越燃燒起來了。

「喂,稍微安靜點,小珠」

我按下開始鍵,遺憾地暫停了。

我一邊在心底里對二次元少女菲婭道歉,一邊把椅子往后一轉看著發出噪音的人。

「我說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珠像似戰斗民族一樣爆發出憤怒的靈氣,站在那里。

「這房間是怎樣啊啊啊啊啊?」

「怎樣……你在說什么」

她似乎用剛才那一點時間在房間里看了一圈。

「一看不就知道了,是我的房間啊」

我一邊說著完全沒必要說的話,一邊環視著房間。沒錯。這就是在一年前入學十條高中的同時開始了一個人生活的,屬于我自己的房間。在里面做什么不會有任何人去說你,不管買什么擺些什么也沒有人會生氣的魅惑之城,一個人生活的房間。

墻上貼滿了『天魔無雙系列』的海報,書架上擺著『天羽的少女們』十五冊漫畫和過去發售的所有版本的游戲軟件。架子上還有大小不一各種各樣的Figure,然后床底下還有秘藏的十八禁同人志。

嗯,還是和平常一樣的我的房間。沒什么變化。

「才不是『是我房間啊』吧啊啊啊啊!」

小珠從書架上抽出漫畫『天羽的少女們』,又叫了起來。

「你啊,在這四年間」

看著漫畫本表面上的的魔筆使菲婭,小珠發出了發自內心的怒吼。

「和,和我分別的這四年間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誒,什么是指啥」

一看不就明白了嘛。小珠真是大驚小怪的。

「過著二次元的生活啊」

「哦哦哦」

噗咻~~。小珠就像泄了氣一樣當場崩潰了。

「哦哦」

她嘴里發出了可以說是絕望的嘆息聲。

「四四年間我,我這四年間的期待」

小珠到底在說什么啊。

「明明很期待的說明明覺得會變成成熟帥氣的男人的說」

「不不,我明天開始才剛高中二年級啊。成熟帥氣什么的不可能的」

「明明還在擔心著,要是已經有了戀人了該怎么辦啊的說」

「啊,戀人?」

利樹聽到小珠話中的某個部分,點了點頭。

「類似戀人的存在,是有的哦」

「誒?」

小珠突然間站了起來。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小珠發出了好像很焦急的聲音,很有氣勢地逼近。

「什,什么?有戀人了?為什么?誒?」

小珠緊緊地抓著椅子的靠背,探出身子。

「戀,戀人……怎么可能,為什么。」

她一邊很慌張地叫著,手也在不停敲著利樹的腦袋。

「我,在這四年里為此一直努力著都不交男朋友」

「我說啊小珠,等一下,頭好疼,那樣敲的話頭很疼啊」

「等一下為,為什么你,沒經過我允許就交女朋友啊,喂!」

誒?感覺剛才,好像聽到了一些任非常任性的話啊。錯覺嗎。

「誒、啊——戀人?你有的嗎?在哪里?」

「嗯,不是說了么,『類似戀人的存在』是有的」

利樹在青梅竹馬的面前點了點頭。

「在這里」

然后,指了指攜帶游戲機的畫面。

畫面里,映著一個穿著死庫水的少女。

『不不要!請、請別看著我嗚嗚!』

菲婭拼命地蜷著身子,想把手腳藏起來。

『別……別看我……害,害羞死了……害羞死了、啦……』

藏不住的白色肌膚非常美麗,并且漸漸地染上了漂亮的粉色。

『啊……啊啊……明明很討厭,明明都說了很討厭……』

大概是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些,她的聲音也漸漸小了下來。

『……被,被看見了……我……我的……身體……』

「你是白癡嗎啊啊啊啊啊!」

小珠一邊叫著一邊把便攜游戲機的電源關掉了。

「你是白癡嗎啊啊啊啊啊啊!」

害羞的少女菲婭的臉從畫面中刷地消失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是白癡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總覺得小珠喜歡叫人白癡啊。也許是四年間都住在關西的緣故吧。

「二次元的戀人算什么啊?這個畫?這個畫就是你的戀人?」

混雜著關西口音的青梅竹馬少女,指著墻上貼著其中一枚海報叫著。

在她指尖的前方,是十二魔少女其中之一婭因斯傲嬌地笑著。

「這個平面畫就是你的戀人?你是認真的么?你正常么?」

「哎呀那個,被正面這樣說感覺還真害羞呢」

「害羞你妹啊!別一邊害羞一邊承認啊」

為什么這孩子時隔四年來晚了卻一直在怒吼啊。

「那么是什么?你要和這幅畫,婭因斯醬什么的畫度過一生么?」

「哎呀,這個游戲總共可有十二個主角的啊」

「沒人問你這個啊啊啊啊啊啊!」

有誰可以來阻止下這孩子啊。快來阻止這個在四年不見的人家里亂來的孩子啊。

「誒?什么?」

小珠突然停了下來。

「難道我,問了不該問的事了?」

浮現出了像似猜中了什么一樣的表情,老實地嘆了口氣。

「你啊,難道說沒有朋友么?在班上沒有半個朋友么?」

被說了稍微失禮的話呢。嘛,的確我的朋友很少啦

「被女孩子傷害過么?因為殘酷的失戀什么的,而變得無法信任異性了么?」

被說了很失禮的話呢。嘛,的確我沒有現實女友啦

「哎呀,倒并沒有被傷害什么的」

我很堅定地打斷了小珠的妄想。

區區一介高中生,怎么可能會出現那種肥皂劇里情節的傷害呢。

「再說了失戀什么的,我還沒有和三次元女生談過戀愛呢」

「這這樣啊。呼」

小珠不知為啥,松了口氣。

「嘛,嘛我也覺得是那樣呢。嗯」

完全不明白這孩子從剛才開始究竟想表達什么。

「因為啊,三次元的戀愛感覺很麻煩啊」

「麻煩是什么意思啊!」

「咿呀那個該怎么交到戀人啊,完全不明白。」

「什么叫不明白啊!」

「但是就是這樣啊」

我好歹也算是健全的高中生。也想和三次元的女孩做各種各樣的事啊。

可是啊,到底該怎么做才能交到戀人啊,完全不明白。

完全無法明白『邂逅→朋友→戀人』這樣的流程說明。

再說了『戀人』這種存在到底是什么,完全不明白。

所以啦,就這樣玩這游戲度過日子咯。

不知覺就一直玩著游戲然后,已經是高二學生了。

「原來如此」

小珠考慮了下,突然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看來,情況并不怎么樂觀呢」

突然間眼睛一亮,露出恐怖的笑容。

「既然你已經變成了那個樣子,那么我這邊也得來點硬的了。」

臉上露出一幅自暴自棄的笑容,小聲地嘀咕著。

「強,強硬的手段是啥?」

稍微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尋常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禁地問了下。

小珠對上了我的視線,回答道。

「你的這個房間呢,應該是一年前雙親幫你租的吧。」

「是啊」

我的本家離十條高中相當的遠。搭電車都要半個小時左右。得知錄取的那天和雙親談了談,因母親的意見而得到了一個人在公寓里面生活的許可。當時好像還被嘮叨了些「趁著上高中找到將來的女朋友吧」啊「先到先得呢。你是個好孩子肯定能找到的」啊「真期待看到孫子的臉啊大概要五年之后把」之類的話,不過因為太煩了就全都聽過就算了。

「因為你母親同意了,所以你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是吧」

「嘛,就是這樣」

孫子的臉啊晚婚化對策啊什么的,當時被說了很多廢話來著。

「那么,我」

小珠一臉小人得志地繼續說道。

「就去向你的雙親報告你這個房間的慘狀」

「誒。怎么這樣。你想說啥。那個」

話說回來我媽,從以前開始不知為啥就非常中意小珠。四年前也是只要一有空就會說些『小珠醬真是好孩子呢。將來肯定能成為好妻子的』或者『乘著現在做那個的話以后就可以一起生活了』或者「果然青梅竹馬的生活越相似以后的相性也會越好吧」又或者『干脆帶著爸爸一起出去明天再不回來你剛好趁機會做這樣那樣的事』之類的無法理解的話的程度的中意。

要是這樣的小珠去傳達了現在我的狀況的話。

「母親會勃然大怒的。“你這一年到底在干什么”這樣的大怒」

小珠露出魔女一般的笑容說著。

「你的一人生活就將到此為止了。」

一邊保持著魔女般的微笑,一邊用手指向這里。

「那,那個,我說珠美小姐。這個,向雙親告密不覺得有點卑鄙么」

「我才不管」

小珠站了起來。

「我去打電話咯」

然后從口袋中拿出手機,開始操作。

「啊,您好請問是神代家嗎?」

突然就和人家的本家熱線連接了!

「那個,小珠,等一下啊喂」

「是的。已經見到利樹君了。他很精神……話說回來,有件事想跟您說」

「我說小珠啊,那個如果想吃什么的話咱們可以好商量,那個」

「是的……利樹君他……誒……是這樣的」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這樣呢……嗯,這樣下去的話,就得不到您想要的東西了是吧……」

「小珠——!」

五分鐘后,判決下來了。小珠掛了電話,冷酷地說道。

「『一個星期之內交到戀人。不然的話就滾回來』母親發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也沒用!還是接受現實吧!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小珠像法官一樣宣告著。

「『對神代利樹實行一周之內交到現實戀人計劃』開始」

就這樣,從此開始了那樣的日子。

「呵呵……天使大人……」

在海邊橫躺著的少女菲婭,露出做夢般的眼神說著。

「請再多看看………………我的身體……再多看點……呵呵」

穿著死庫水的魔筆使這樣說著。

「呵呵……被看見了……我的身體……被看見了……唔呵呵」

露出的雪白肌膚,因為興奮而染上了漂亮的櫻花色。

「天使大人……呵呵,在看著……我的身體……在看著呢……呵呵」

露出肌膚的少女,就那樣仰躺著看向這里。

「好害羞呢……這種衣服,好害羞……哦。唔呵呵呵。呵呵呵……」

?啪啪啦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魔筆使,菲婭」改邪歸正完成。

下一關是「魔軍師,瑟恩」。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為什么還繼續打著游戲啊啊啊啊啊!」

「不是啦哪個,既然都打到這里了至少就讓我過掉一個人吧」

「你是白癡嗎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