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四月十一日(距離期限,還有一天)

第一卷 序章 四月十一日(距離期限,還有一天)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cc6745132,3-threerabbit,傀儡之炎,響鬼,timoty

發布:Trans.Group,soullink

校對:神之右手

潤色:seh123

供圖:jdxy01

修圖:雨夜飄櫻

神代利樹是獨自一人生活的高中生。

并且,他時常覺得『高中生獨自一人生活』是不錯的狀況。

不過,雖然是這么說——

在一個日常的放學后,三個女孩不請自來,這果然還是會覺得困擾的。

「果然,H書就應該藏在床底下呢?」

第一個女孩叫珠美(通稱小珠),剛進入房間就毫不避諱的說道。

「你在說什么呢,珠美!」

第二個女孩叫麻里,她用尖銳的聲音提醒道。

「在別人的家里,這么不知廉恥的事情是不能說的!」

「肯定有!絕對是私藏著!利……利樹好H!變態!」

「這是毫無道理的責備!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因為利樹一直都是變態啊!笨蛋!」

「那、那個……珠美」

第三個女孩是花凜,她對著正紅著臉,憤怒叫喊著的小珠輕輕張開了口。

「難得大家是第一次聚在一起……那、那個。好好相處……」

花凜用著和往常一樣謹慎的態度,膽怯地發出小小的聲音。

「先閉嘴,花凜醬!對這個男人要好好地說一回!」

小珠打住花凜的話后,往這邊唰地一指。

「昨天放學后也是,被同班女生搭訕后,不也是一副很高興的樣子嘛!」

「誒……有嗎?」

「有!很高興的樣子!我,全都看到了!」

為什么對別人的事觀察得那么仔細啊。

「肯定是在和她們聊天的時候做著些奇怪的妄想。利樹這個變態!」

這種無理的指責算啥啊。不過說真的,和小學的時候相比,小珠一點都沒有改變啊。

「這樣的男人會有很多東西藏在這里,昨天看過的電視是這么說的!」

小珠一邊這樣叫著,一邊很自然的偷看床底下。

「啊,小珠!住、住手……」

利樹想要阻止她,但太遲了。

「果然有啊啊啊啊啊!討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床底下的東西是色情同人志。一般向游戲『天魔無雙』里的女主角們做著各種十八禁事情的秘密之書。順便說一下,十八禁是指『十八歲以下禁止閱覽』這種意思。高中生的床底下私藏著這些東西當然是不允許的。利樹雖然明白,但還是忍不住這么做。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小珠啊啊啊啊啊你在做什么!別把那東西拉出來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利樹真H!……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珠美在看到第一頁的時候就叫了起來,使盡全力發出了悲鳴,然后把書扔了。

「珠美!那是什么!給我看看!」

「不行、麻里,絕對不行行行行行!不可以看啊啊啊啊啊啊!」

「喂!小珠,你干嗎抱著色情書不放啊!快還給我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不要……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會哭就別說出這話題啊!別特地去找啊!你是小學生嗎!」

「男、男人……。男人、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個小珠已經驚慌失措了!最初那一頁的內容等級過高了嗎!

「好啦,把書給我。我要把它藏起來。好啦,你就當作沒看到過。就這樣」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疼疼疼疼疼疼!你在做什么啊啊啊啊!住手!別用爪子抓我啊啊!」

「不要不要!!我討厭利樹收藏這種書!!」

真夠純真啊!你是大正時代的女學生啊!

「給我看看,珠美!我有管理學生風紀的義務!」

「不要,你給我閉嘴,麻里!你只會把事情變得復雜!」

「啊……那么、那個」

花凜發出了小小的聲音,提議道。

「那本書,我帶回去吧」

誒。

「那本H書,我帶回去吧」

嗚哇。這是什么人。這話說了兩次啊。她就像在做確認似的重復道。

「不、不是啦」

花凜察覺到望向她這邊的視線后,臉一紅,自己的視線游移起來。

「作,作為資料……使用」

「什么資料?」

「小說的……那個、作為趣味小說的資料!」

「你這是要寫什么場景啊!」

「這、這個,那個……女主人公、被利樹襲擊了,然后——」

啊,明白了!電波系的!這女孩是電波系的!

「呃、利樹、……像、像這樣子對我……對我凌辱……。嘻、嘻。噫嘻嘻」

「稍微冷靜一點,花凜!你的趣味小說是戀愛喜劇!是戀愛喜劇吧!」

「呵呵……我、我像這樣子、裸著體……在野外……裸體……嘻嘻……噫嘻嘻」

「明白了,花凜!這個由我來扔掉!我會負起責任好好處理掉的!」

「不可以哦,這是我的!我、拿回去有很多用處的」

「使用是怎么回事啊!你要用來干什么啊!你明明是個女人!」這話并不是因為男尊女卑那種想法才這么說的。

「哼哼……利樹和我、用同一本書……哼哼哼……同一本書……一起……」

「花凜,你的角色崩壞得太快了,冷靜點,重新振作起來啊,花凜」

「沒關系的!那個、我啊、才不像珠美那樣小孩子氣呢、那個」

「你……你在說什么啊,花凜!」

啊,小珠復活了!因為對抗心復活了!明明沒有說錯!

「我也!我也沒關系哦。才不會、因為這種程度……」

「喂、小珠,喂!那書看到途中,會有更重口味的PALY」

「更、更重口味是什么啊!我覺得這種程度很普通啊。這種程度我還是可以……」

小珠的眼睛咕嚕咕嚕地打著轉,突然間把書翻到了中間有重口味PLAY的那一頁。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不是都跟你說了嘛!!」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別扔書啊!!不要在別人的家里扔色情同人志啊!!」

「那個我、我去撿好了」

「哦,麻煩你了,花凜。喂、小珠,稍微冷靜點。好啦,喂」

「啊……啊啊……我、……我被利樹那樣捆綁著……全身、癢癢的……」

「給我振作點啊,珠美!癢癢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啊……啊啊……我、我的……衣服里,利樹的手指在……哼哼,嗚哼哼……」

「喂、小珠,停下來。喂、趕緊從妄想中清醒過來,這里什么都沒發生啊!!」

「哼哼……沒法反抗……我、沒法反抗……癢癢的……被調教……哼哼哼」

「給我回來啊啊啊啊啊,小珠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這是……這種方式……這種表現……喔喔」

「花凜!你也是!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給我回來啊啊啊啊啊!」

「你們,到底在做什么!」

麻里擺出一副毅然的態度,發出的聲音在寢室里回響著。

「既然是十條高中的學生,就給我振作點!」

麻里嚴厲的叫道,并強行從花凜的手上取走了色情書。

「啊」

麻里無視著花凜類似快還給我那種怨念般的聲音,威風凜凜的說道。

「聽好了,各位!僅因為這一本書就擾亂了心智……」

麻里一邊威風凜凜的說著,一口氣就翻開了最后一頁。

「麻里!喂、住手!最后部分不能翻開!」

「給我閉嘴,利樹!話說回來,都是因為你擁有這種不知廉恥之書的緣故!」

「住手!不要往后翻!后面真的太糟糕了啦!」

「這種……這……這種,不,不知廉恥的……這種……」

「住手!!別看!!還給我!!」

「鞭……鞭子?為……為什么……為什么,我、拿著鞭子……?」

「喂!!」

「……喵……喵咪……這樣、像貓一樣……為什么我、這樣叫著……」

「喂啊啊啊啊啊啊、還給我呀呀呀呀呀呀!」

「……還要」

「哈?」

「把其他的也拿出來,利樹!絕對還有的,拿出來給我看,快點!」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麻里啊啊啊啊啊啊啊!」

嘛……發生了不少事呢。

回收完色情書后把自己關在廁所里,利樹一人想著事情。

就算如此,『獨自一人生活』也還是十分有魅力的狀況。

為了守護這樣的狀況,他要在這六天里使出全力。

嘟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利樹正站在廁所里,突然口袋里的電話響起了聲音。

「喂,你好」

利樹在廁所里接通了電話。

「啊啊,喂」

是父親。

「你的一人生活,到明天就結束了」

「喂!」

「對著父親喊『喂』是什么意思啊」

在電話另一頭的父親,用半開玩笑似的口氣繼續說道。

「六天前的約定,沒忘記吧?」

「哎呀那個。不可能忘記啊。」

「一周之內交到女友,否則終止一人生活。這樣約定的,是吧?」

「我說……什么約定啊……那明明就是小珠單方面」

「然后,明天就到期限當天了。交到女友了么?」

「那,那個……」

「嘛,今天就算了。交到女友的話,明天介紹給我們」

「那個」

「明天下午六點,我和母親會一起去你那里」

「啊……明天的,六點?」

「沒錯,四月十二日的六點。那也是最后的期限了。掛了」

嘟嘟嘟。另一頭單方面掛斷了電話。

「呼……」

利樹握著靜下來了的電話,對『那個單詞』……『女友』進行著思考。

他在這六天里為了『交到女友』而一直努力著,然而……

「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利樹呀呀呀呀呀!」

回想被門外那頭小珠憤怒的聲音給遮蓋了。

「躲在里面做什么啊啊啊!關于剛才那本書給個解釋啊啊啊!」

「利、利樹……那、那個、請出來吧。對不起。那個……」

「利樹!學生會長是不會允許那些書存在的!全部都要處理掉!」

「吵死了啊啊啊啊啊!我剛才在打電話啊啊啊啊啊啊啊!」

利樹捂著話筒,對著門另一側的三個人怒吼著。

「你們,不要在別人的家里那么吵鬧啊啊啊啊啊!」

利樹發著怒的時候,想起了六天前『那一天』的事。

成為一切的契機的『那一天』是四月五日。也是春假的最后一天。

這樣的日常,是從與四年不見的小珠再會的『那一天』開始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