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第二章 挑戰之翼

上卷 第二章 挑戰之翼

睽違了兩星期,再度離開高原來到市區的海倫,親身體驗到世事的變化。

路上的車輛減少許多,眼中所見盡是公車與物流業者的貨車,幾乎看不到自用車的影子。這是因為政府為了防范于未然,開始進行燃料流通管制以確保存量的緣故。至于是什么的“未然”,想必也不需要找人多做說明了。

即使不提這個,價格低廉的威德柏赫小麥與砂糖是否在市面流通,就會大幅改變希爾瓦納市民餐桌上的菜色。要是與鄰國的關系緊張,率先感受到變化的就是掌管廚房的家庭主婦。

即使是海倫他們現在用來小憩的咖啡廳,蛋糕與餅干的價格也比兩周前上漲將近一倍。

來往行人的表情也同樣緊繃,所有人都因為擔憂未來,導致身心被消磨得疲憊不堪。仿佛快被路人的憂郁感染了,海倫努力壓抑著這樣的情緒,今天是久違的“假期”,至少要在這樣的日子展露笑容。

總之欣賞一些愉快的事物舒緩內心吧。雖然這么想,但光是眺望眼前隔桌對坐的卡爾就足夠了。

真的是暌違了一個月的約會。卡爾并未穿著平常那件死板的飛行夾克,而是貼身剪裁的粗呢獵裝外套,這件外套也是暌違一個月后再度從衣柜出來透氣。即使是唯一一件外出服,身體似乎仍不適應這件外套,只見卡爾頻頻拉扯袖口或調整肩線,完全靜不下來。

加上他有一個魔咒,只要不是錫制的杯子,他每拿三次肯定會有一次摔破杯子。像現在也是,明明只是要將手上的咖啡杯送到嘴邊,卻宛如在拆解炸彈般,展露出緊張認真的模樣。

“靜不下來?”

“嗯?啊啊……”

卡爾喝了一口咖啡,小心翼翼將杯子放回桌面后,深深嘆了一口氣。

“總覺得…………市區也變了。”

與經常來到城鎮購買食物與日用品的海倫不同,除非真的必要,否則卡爾不會離開魏寧格機場。明明坐上飛機就可以飛翔數百哩,回到陸地就忽然變成一個足不出戶的人。

“并不是所有人都整天窩在深山里過活喔。在你們終日和飛機為伍時,城鎮里的人們也在為了每一天的生活而努力呀。”

“這樣啊……”

今天的行程明明只是陪海倫買些東西,看一場最新的流行電影,然后在市場閑逛打發時間而已,但光看外表就知道卡爾已經十分憔悴了。身為測試飛行員的他,體能的鍛煉上絕非常人能及,所以應該不是身體上的疲勞,而是壓力造成的精神疲勞吧。

雖然這么說,但海倫并不會因此不悅,她比任何人都熟悉卡爾的乖僻作風。

“做這種事,果然會讓你覺得煩?”

“唔……我實在不習慣待在人很多的地方……”

補充一下,卡爾所認知的“人很多的地方”,指的是每五分鐘內就會與他人擦身而過的狀況。

“不行啦,要稍微習慣一下才行。雖然爺爺也一樣,但你們把人類該有的生活方式忘得太離譜了。”

每天以沾滿機油的身體拿著螺絲起子奮戰的機場生活,甚至會令人記不得日期。進行測試飛行之后,憲兵隊派駐一支部隊負責戒備,偶爾也會有媒體的采訪小組參訪,使魏寧格機場變得頗為熱鬧。但即使如此,那里依舊是遠離塵世的封閉空間。

“像是艾利克,我現在就很擔心他了。不只連學校也沒去,生活周遭還都是那樣的怪胎,希望別造成什么壞影響才好。”

“既然這么說,那你呢?”

“我的話……”

忽然被卡爾這么問,海倫在回答之前思索片刻。

“……我還是覺得,光是旁觀就會覺得開心,因為我喜歡人們努力完成某個目標的樣子,在那里幫忙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她的這番回答并非客套話,而是真心話。無論再怎么說,她依然是繼承魏寧格博士血統的孫女,如果是極為平凡的女孩,要她待在那種偏僻的陸上孤島、每天忙著煮飯洗衣服,大概撐不到三天就會逃走吧。

“可是,我不贊成每天都過這樣的生活。偶爾也要放松身心,吃一些好吃的東西,讓自己充電一下才行。”

“是這樣嗎……”

卡爾露出苦笑不正面回應,表情似乎有種無奈的空虛。就像是早已放棄在平凡人的生活中找到幸福————

海倫在心中否定了這份危險的想法。如果以這種方式解釋,甚至會否定她與卡爾之間的關系。

確實,剛認識卡爾的時候,他是一名宛如野貓,不肯相信人類的厭世者。然而到了現在,至少他已經向海倫、艾利克、魏寧格博士與團隊同伴們打開心房了。

聽說還沒成為測試飛行員之前,他過著宛如隱士的生活。即使是這樣的卡爾,也經由這項雷鳥計劃,逐漸取回與他人的羈絆。慢慢來也無妨,只要逐漸習慣就行了。這么一來總有一天,他不只可以接納身邊的人們,肯定也能接納整個世界。

想到自己或許能夠成為過程中的助力,一股溫暖的感慨就填滿海倫的內心。以約會對象來說,或許他是一個冒失又無趣的男性。然而正因為是這樣的卡爾,海倫才會想要陪伴在他的身旁。

海倫喝完咖啡之后離席,她已經決定接下來的約會行程了。

“該走了。我想讓你看一個東西。”

“啊、啊啊。”

卡爾想要把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結果最后一口灑在膝蓋上了。

卡爾被帶往的地方,是位于公園一角的自然博物館。

“這里是……”

“你討厭嘈雜的地方吧?這里就很安靜了|

出乎預料的選擇,使卡爾露出倍感意外的表情,海倫則是推著他的背,購買兩人份的入場券之后進入館內。

海倫無視于參觀路線,毫不駐足經過大部分的展覽品,帶領卡爾前往某個特別展覽區。

出現在眼前的是將兩層樓構造的挑高大廳完全占據,高聳矗立的骨骼標本。認出標本是什么生物的卡爾咽了口氣。

直立高度約四十尺,包含尾巴全長接近六十五尺的嵐龍,是個性溫厚卻擁有龐大身軀,為世人所知的巨型龍。

“如何?稍微感興趣了吧?”

看到卡爾難掩內心興奮的反應,海倫的心情也變得更好。

“現存以完整狀態回收的龍族遺骸,就只有這一只————不過這里展示的是復制品,真正的標本收藏在科學研究院就是了。”

海倫沿著大廳中央的骨骼標本繞圈,欣賞墻邊的其他展覽品。

“這間博物館里關于龍的展覽品,據說在全世界也是數一數二的。”

擺放在玻璃柜里的包括龍牙、龍角、龍鱗等剝落物的樣本,成為化石的糞便,成功拍攝的珍貴照片……雖然為數眾多,但沒有任何展覽品給人的沖擊,勝過中央擺設的完整骨骼標本。

“不過換個方式來說————龍的相關資料就是這么缺乏,光是這里的展覽品就能成為世界之最。我們對龍的了解程度,光是這個小小的展覽廳就能容納了。”

“啊啊,確實如此……”

對于卡爾而言,即使曾經遠眺過活生生的嵐龍,但是能在這么近的距離看到遺骸,令他首度實際體會到龍的龐大。

“聽說有些學者認真考慮過,它們或許也擁有知性。”

“知性?”

“曾經和龍交談過的人挺多的。在神話里,敘述龍將智慧傳授給英雄的故事不是也很多嗎?”

確實,如果是這方面的傳承,小時候經常會被父母當成睡前故事念給自己聽。不只是卡爾,任何人應該都有這樣的記憶吧。

“那終究只是童話吧?”

“最近都叫做民俗學喔。總之,雖然不知道是心電感應還是什么樣的機制,但聽說龍可以讓人類看見某些影像。這就是所謂的啟示?”

“嗯……”

卡爾哼出的這一口氣,與其說是驚訝或是無言以對,更像是覺得確有此事的認同感。

“如果不只是比人類龐大,甚至還比人類聰明,或許這些家伙真的就是神之類的存在了。”

“你這么認為嗎?”

“真是如此也不奇怪。它們就是這樣的家伙。”

卡爾深有同感點了點頭。

“換句話說,現在的我們就是膽敢挑戰神,一群該遭天譴的家伙……”

卡爾兼具自嘲與傲慢的笑容,不知為何散發著自暴自棄的感覺,使海倫莫名感到不安。

即使這樣的行徑該遭天譴,這個人也肯定不會更改作風,反倒可能為了求得懲罰而不斷向前。比起穿著別扭的粗呢外套人擠人,他或許更希望走上這樣的末路一了百了……

“……怎么了,海倫?”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似乎正在以視線向卡爾尋求答案。對于露出訝異表情詢問的卡爾,海倫搖了搖頭說聲“沒事”。

他并不是想要尋死的人。萬一他抱持著這樣的愿望,到時候海倫也絕對不會容許。

海倫在內心發誓————如果這個人想在天空的盡頭孤傲而終,到時無論如何,我都會在地面緊緊拉住他。

離開博物館一看,外頭的天色早已昏暗。

已經沒辦法搭車返回翡翠高原了。兩人預定今晚在飯店過夜,明天一大早踏上歸途。

距離預定的晚餐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兩人決定在夜間的街道散步打發時間。

“啊啊,感覺恢復成久違的文明人了……”

海倫露出甜美笑容這么說著,卡爾則是對她露出不敢領教的表情。

“我說啊,你每天作息的地方,是尖端機械工學與航空力學的研究現場耶?”

“那里對我來說,就像是供奉飛機精靈的祭壇。你們則和披著毛皮在祭壇旁邊跳舞的原始人沒有兩樣。懂嗎?”

“……”

以她的角度來看,能夠充分享受主廚料理、時裝造型以及最新電影,才是身為文明人的條件吧。原來如此,確實是女人的見解……想要如此回嘴的卡爾打消了念頭,因為要是做出這樣的回答,海倫勢必會以更加毒辣的見解還擊,使他無從反駁。(吐槽:技術宅和普通人的認知落差)

“————咦?怎么回事?”

他們所走的這條路正在塞車,而且洋溢一股帶著火藥味的喧囂氣氛。

不久之后,遠方傳來手風琴所演奏、有些走音的希爾瓦納國歌,亂源也因此揭曉。

是主戰派的示威游行。

‘打倒威德柏赫’‘應該馬上在密西河一決勝負’‘要讓邪惡公國接受正義制裁’……參與游行的民眾手中高舉的塑膠板,寫滿各種蘊含憤怒的標語,偶爾 也看得見將胸前鑲滿勛章的軍服披在身上,失去手腳或一顆眼睛而令人不忍正視的殘障軍人。對于三年前交戰的鄰國,所有人心中的怒火未曾平息,反而還變本加厲 不斷累積,向旁觀的市民們提出訴求。

海倫無須推測也知道,對于討厭軍人的卡爾而言,這是令他不悅的光景。兩人很有默契轉入附近的巷弄遠離馬路,避開發著傳單不斷接近的游行行列。

然而暗巷里也一樣,似乎已經被好事分子蹂躪過了。墻上貼著滿滿的海報,贊揚愛國心態,將每天不如己意的事轉化為憤怒,批判維持現狀是一種恥辱,用盡各種修辭宣揚理念。卡爾無視于這一切努力快步前進,海倫也抱著尷尬的心情跟在他身后。

趕路的卡爾忽然停下腳步。即使盡量不去看,仍主動躍入視野的一張海報,令他的身體變得僵硬。版面內容同樣令海倫咽了口氣。

海報所印的,是新舊兩張照片的組合。兩張照片的畫質都模糊不清,一看就知道是轉載于新聞報導。

其中一張是最近的熟悉照片,魏寧格機場公開雷鳥號的報導照片。也是上周占據新聞版面引發話題的照片。

至于另一張照片,則是轉載于三年前的報導————在戰火連綿的日子里,前線士兵英雄般的行動會被愛國報導大肆贊揚,而這張照片就是再三被報導采用,空軍年輕王牌飛行員的肖像。

擊墜數三百五十二架。宛如惡魔般的戰果,令這名男子被視為軍神而受人景仰,敵國則將其當成死神般畏懼不已。在他身后一起入鏡的座機尾翼,標示著代表機體編號的“六”,以及象征王冠的徽章。

兩張并排照片的下方,寫著這段英勇的文案。

————我們的希望之翼,名為雷鳥號!救國英雄“王冠六號”卡爾·修尼茲再度飛向天際————

海倫在此時得知一個道理,真正的憤怒會奪走言語和表情。自己當年的肖像與現在的愛機并列,看著這幅光景的卡爾,神情只有無比的空虛和冷漠。

雷鳥號飛行員的真實身分應該是最高機密。至少魏寧格機場成員都被下過嚴格的封口令,有人間及這個問題時一概不準回答。海倫雖憤怒地猜想著泄密來源,但也抱持不出所料的豁達,知道真相終究是藏不住的。

消息可能是憲兵隊隊員泄漏,可能是某人偷看了葛布霍德的報告書,也可能是完全無關的第三者。湊巧還記得前王牌飛行員的長相,并且偶然看見擁有相同長相的人出沒于魏寧格機場。

結果,保密措施做得再怎么周全,終究敵不過求知者的好奇心————只是如此而已。

卡爾就像是在趕蚊子般隨意撕下海報,揉成小小的紙團后扔到腳邊。

“……走吧|

“恩……”

海倫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只能跟在快步離去的卡爾身后。

2

高聳入天的積雨云絕壁————雷鳥號的銀白雙翼,正沿著絕壁的外緣飛翔著。

這是暌違十二天的第二次測試飛行。首度測試飛行得到充實的結果,因此花費了相當的天數,才完成所有必須檢討的課題。

外觀上的最大差異,在于拆除主翼的前緣縫翼,改為安裝名為“翼刀”的垂直分隔板,雷鳥號因而成為更適合在高速域飛行的機型,相對的,在低速飛行時 的穩定性更加令人擔憂。由于失速速度提高,起落所需的距離也變長,考量到安全性并加以推算之后,魏寧格機場被迫進行加長跑道的工程。

另一方面,引擎幾乎是完全翻修。被視為最重要課題的渦輪葉片,結果是將材質從鈷基合金改為鎳基合金,雖然耐熱溫度并沒有因此改善,但因為采用更具延展性的金屬,使耐久度得以提升。

此外,壓縮機里也加裝一組噴射水和乙醇混合液體的系統,原本是用來協助內部冷卻,卻因此增加了空氣密度、協助提升推力,使性能大約改善了3%。

期盼一個多星期后再度感受到駕駛座的觸感,使卡爾欣喜若狂。即使只駕駛過一次,時間也只有短短二十分鐘,可是一旦品嘗過噴射引擎的操縱手感,身為飛行員的卡爾就完全為其著迷了。

等待機體調整的這幾天,簡直令他生不如死。如果是普通的飛機,卡爾也可以參與維修整備的工作,然而雷鳥號光是微調一條韌帶的松緊程度都需要專業知識,因此改裝工程不可能有他幫得上忙的地方,卡爾頂多只能參加跑道擴建工程,揮汗打發這段無所事事的時間。

此外,在這十二天之間,雷鳥計劃于政治面也有大幅度的變化。

魏寧格博士與旗下成員出軍方于不意,而且今后還會做出更加瘋狂的行徑,要如何令上層單位接受這個事實————葛布霍德中校百般苦思之后,開發團隊視為 主旨的“與龍競速”行為,被上校硬解釋成“展現希爾瓦納技術能力的示威行動”。這樣的說法順利奏效,使得各地的雷達基地,都成為協助雷鳥號偵測龍群蹤跡的 幫手。

這次也是如此,凱爾納基地的航空管制官,捕捉到疑似虹龍的反應之后,事不宜遲以無線電引導卡爾前往定點。由于再也不需要浪費時間、憑運氣在空中找龍,雷鳥號得以保有足夠的燃料與龍對決。

‘你心目中的對手,現在正經過東南東三十哩的區域。從體積與速度來看,應該是虹龍無誤。’

管制官麥亞中尉,對于“實驗機找龍挑戰”這種稚氣畢露的行為,很快就表達參加的意愿。能夠名正言順參與這種胡鬧的祭典,比起卡爾等人,他反而顯得更躍躍欲試。

“我說中尉,你認為這是上次那家伙嗎?”

以卡爾個人來說,他很希望對方是上次令他吞下敗績的虹龍,這樣就能夠進行復仇戰了。要是敗北之后再也沒有重新挑戰的機會,無論是誰都會在精神層面留下陰影。

‘以可能性來說————很高。它飛行的路線幾乎和上次一樣,記得這些家伙很計較地盤吧?’

“嗯,如果是這樣就肯定沒錯————中尉,幫我好好盯著,今天我絕對不會放過它。”

‘交給我吧。’

雖然有雷達引導,不過要是想筆直接近,就必須穿越一片亂流旺盛的積雨云。卡爾不得已只能繞著云層,尋找接近目標的路線。要在錯綜復雜的云間飛行,就像是要穿越巍峨的大峽谷,駕駛時必須謹慎小心。

卡爾與麥亞中尉的對話,也有傳到頻率相同的魏寧格機場通訊室。

在通訊士庫魯茲的身后,不只是魏寧格博士以及整個開發團隊,海倫、艾利克與前來視察的葛布霍德也聚集在這里。

“卡爾在上次與龍對決時弄壞引擎,這是真的嗎?”

似乎到今天才終于得知真相的葛布霍德,以咄咄逼人的氣勢質詢博士。如果在上周就知道這件事,他當然不會為卡爾等人進行的“游戲”進行庇護。葛布霍德馬上為自己至今費盡心力出面緩頰的行為后悔,從他臉上的表情就得以窺見。

“那件事和龍無關。卡爾用那具尚未完成的引擎做了蠢事,只是如此而已。”

“您的意思是這次沒問題?”

“當然。”

博士充滿自信地回答葛布霍德的質詢。

“卡爾應該也掌握到駕馭噴射引擎的要訣了,總之交給他吧。”

最后,卡爾終于在高聳相連的云峰之間,找到了他要找的翼影。

“……逮到你了。”

細語聲蘊含著斗志,出征的情緒令肩膀顫抖。

就像是感應到他的想法,原本宛如黑點的對手隨即泛出光輝,開始如彗星般疾馳。

‘目標開始加速!那個家伙發現了!’

只以雷達光點觀察狀況的麥亞中尉,應該也發現對方行動上的變化了。

“很好,就是要這樣!”

卡爾也將油門桿推到底,令雷鳥號發出尖銳的咆哮聲開始加速。

或許是噴水系統的效果,與上次比起來,雷鳥號的動力顯然強大許多。前方虹龍的背影逐漸在視界擴大,甚至等同于空速表指針攀爬的速度。

速度抵達四八○節,但機身沒有產生上次那種震動,卡爾在心中贊許阿爾柏特的判斷。相對的,虹龍也尚未達到最高速。

有勝算————勝利的預感,使握著操縱桿的手漸趨緊繃。

對手就是上次的虹龍,卡爾對此深信不疑,然而讓這個推測轉變為確信的契機,是虹龍接下來的舉動。

虹龍忽然以無法置信的回旋角度變換方向,切換為橫向軌道飛行。來不及反應而飛過頭的雷鳥號,就這樣與虹龍拉開距離。依照規定,后方的競爭者必須依循領先者的路徑追趕,因此雷鳥號實際上等同被對方拋到身后了。

隨著一陣錯愕,興奮的情緒令卡爾全身熱血沸騰。

這只虹龍肯定認識雷鳥號。而且光是交戰一次,對方就看穿機體特性并采取有效戰略————這玩意終究只有速度可取,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家伙,只要靠機動力就能將其玩弄得無計可施。虹龍是如此心想的。

這是事實。在卡爾急速回旋,讓機頭再度對準虹龍的這段時間,虹龍將距離拉得更長了,加上回旋使得機身減速,這場對決幾乎等于回到原點。

如今卡爾將學者專家們的長篇大論全部置于度外,以親身經驗確信————這些家伙擁有知性。可以看穿對手的長處與短處,并且狡猾運用在競速比賽之中。

“……哈哈哈!”

伴隨這份甚至能忘記剛才被擺了一道的喜悅,卡爾再度朝虹龍的背影加速。

與龍的競速過程,與狩獵狐貍沒什么差別,只是一種挑戰野生動物、足以令人著迷的游戲————任何人應該都是這么認為吧。然而并非如此,對方明白何謂志氣與尊嚴,和人們是對等的存在,并且也是賭上彼此的一切,角逐勝利寶座的勁敵。

至今也一直有這樣的預感,翱翔于天際的龍族英姿,令卡爾感覺到某種共通之處。只不過潛意識總是在內心細語,不斷否認這種想法,使得這股直覺蒙上一層陰影。

然而已經無須懷疑了,卡爾如今在內心發誓。

無須追求理由,無須計較成果。就只是宛如龍般飛翔,宛如龍般競爭吧。

雷鳥號————代表著人類智慧結晶的這雙翅膀,即使在那只龍面前也足夠引以為傲。

就像是回應卡爾的這份氣概,新生的渦輪葉片猛然驅動發動機,再度加速追趕虹龍。然而不能只是橫沖直撞,既然先攻的對手想要以技術取勝,這邊也必須時刻保持臨機應變的態勢。

果然,虹龍將雷鳥號引到身后夠近的距離,再度進行剛才那種急速回旋。這種離譜的機動性,可說是讓虹龍的推進原理更顯神秘的驚異光景。現正處于四五○節以上的超高速,它這種舉動甚至無視于物理法則的束縛了。

然而卡爾這次并未中計,他迅速拉起油門桿,讓回旋半徑比上次縮小許多,接著便馬上轉換為新的飛行方向。雖然這次也被拉開距離,但沒有達到需要重新來過的差距。

在遠方的凱爾納基地,面對雷達熒幕反覆出現的驚人光景,麥亞中尉簡直啞口無言。虹龍的銳角回旋機動力令人驚訝,但雷鳥號蛇行并執拗地緊迫在后的加速能力也是一種驚奇。在專注凝視兩顆光點表演近乎特技的舞蹈時,回過神來一看,光點周圍又出現了無數的訊號反應。

‘是龍……其他的龍聚集過來了……’

在魏寧格機場的通訊室,艾利克聽到麥亞中尉這聲細語,令他回想起之前與卡爾共同觀賞、兩只虹龍所展現的那場拉鋸戰。與當時相同的光景,這次卻是由卡爾與雷鳥號這對搭檔,和虹龍共同演出。記憶里的興奮情緒與現在這一瞬間重疊,使少年握緊滿是汗水的手心。

另一方面,卡爾雖然有聽到麥亞中尉的聲音,卻沒有余力注意周圍的狀況。現在的他只是全神貫注盯著虹龍的去向緊跟在后。

即使數度追到伸手可及的距離,也都會被對方的回旋甩開。雖然看起來像是一場沒完沒了的重復戲碼,但卡爾有不同的見解。虹龍的急速回旋存在許多牽強之處,縱使雷鳥號可以做出同等的回旋動作,也會因為無法承受慣性變化,讓機內的卡爾被活活壓死。

即使龍的身體構造再怎么強韌,只要是生物而非機械,持續進行那種牽強的動作肯定也會造成相當大的負擔。這場比賽已經成為持久戰了————卡爾看透了這一點。虹龍遲早會因為疲勞而無法維持回旋的頻率,喘息的空檔將成為可乘之機,只要確實抓準時機,以最高速一決勝負……

關鍵在于燃料的存量。就像是虹龍的體力有限,雷鳥號的燃料也逐漸減少。換句話說,要怎么降低油耗并擾亂對手,就是這場勝負的重點。

“好啦……你會怎么做?”

卡爾已經不以輕佻的心態,將對手當成普通的野獸了。也因此,他凝視座艙罩另一頭閃耀雙翼的眼神,甚至已戰戰兢兢地蘊藏著期待的神色。

這種程度的進展,你肯定也已經看穿了。那么你會如何出招?接下來會用什么策略令我大開眼界?

結果————虹龍在下一瞬間采取的行動,完全超乎卡爾的想像。

它居然將路線改朝聳立的積雨云,毫不畏懼地沖入云層之中。那是高達對流層頂端、對流性上升氣流與雷云的漩渦。

“有你的……!”

這種無謀之勇,這份頑強拒絕敗北的堅持,震撼了卡爾的內心。為了尊嚴不惜賭上生命————那只龍不但具備獸類沒有的知性,也具備獸類沒有的愚懵。

既然對方展現出這種程度的決心,卡爾也不能繼續聰明與怯弱下去。

‘……喂?這是在做什么,住手啊,笨蛋!’

雷鳥號追著虹龍,變更路線為筆直朝著積雨云前進————看到雷達熒幕上的這種反應,麥亞中尉以無線電破口大罵。想到云中的光景,這種魯莽的行為幾乎等于自殺,所以他這么激動也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卡爾毫不畏懼,如果唯有魯莽能令他得到勝利,那他就只有前進一途。

被麥亞中尉怒罵聲嚇到的,反而是共同聆聽通訊的魏寧格機場眾人。葛布霍德中校迅速察覺卡爾正在做某種超乎想像的事,從庫魯茲手中搶過麥克風放聲詢問:

“麥亞中尉,發生什么事了?快報告!”

‘那個家伙————雷鳥號沖進積雨云了!魏寧格博士,請想想辦法吧!’

即使是魏寧格博士,聽到報告之后也暫時啞口無言。

“卡爾……喂,卡爾!亂來也要有個限度吧!你想死嗎!”

無線電傳來的眾人喧囂聲響遍雷鳥號的座艙,卻傳不進卡爾的耳中。現在根本不

是聆聽通訊內容的時候。卡爾忍受著斗大冰雹敲打整個機身的噪音,光是抓著被強烈亂流欺凌的操縱桿就沒有余力了。

虹龍雙翼釋放的光芒,即使是隔著一層蒸氣也朦朧可見。即使仍緊追在后,但每次雷光閃爍就會引發目眩,必須重新尋找對方的所在位置。虹龍到了這種地 步依然死性不改,持續做出回旋動作想甩開雷鳥號。為了承受不知何時會遭雷擊的恐怖感,并且專注控制晃動的機身,卡爾非得將集中力發揮到極限才行。

即便如此,對方也處于相同的條件————這份認知支撐著卡爾的斗志,未曾退縮。反倒是虹龍非得投身于這種極限狀況才能找出勝機,代表著它已經被逼上絕路。

(正在進攻的……是我!)

只要對內心說出這句話,卡爾就能夠讓嘴角露出猙獰的笑容。

座艙罩外,雷電隨處閃爍的頻率增加了,這樣下去在還沒追上并超越之前,就有可能因為其中一方遭受雷擊使得比賽落幕。雖然現狀已演變成不是競速而是比運氣,但若感到卻步先行離開積雨云,就等于是在膽量的比拼中敗北。

雷鳥號是金屬打造而成,座艙里的卡爾基于靜電屏蔽效應,不會被落雷打中而死。然而機身外殼會受熱造成損傷,要是副翼被擊碎就完了,萬一油箱被引燃爆炸,將會更快踏上人生的末路。

至于虹龍又如何呢?對于連高速機動的G力都能承受的超級生物而言,幾百萬伏特的電擊會造成多少傷害?卡爾不顧自己的立場,暗自希望這樣的電擊不會造成致命傷。雖然他一心求勝,但并不希望因此將對方逼上死路。自己也身處死亡危險的卡爾,不禁感慨內心如此矛盾。

而在下一瞬間————虹龍雙翼釋放的光芒,在云中被一道艷麗得毒辣的火光籠罩。

很意外地,考驗運氣的骰子決定了雙方的命運。首先受到雷神懲處的,是位于前方的虹龍。

雖然虹龍沒有墜落,卻扭動身軀呈現痛苦的模樣,無法再維持原本的飛行姿勢。即使令人痛心,卻不是應該基于同情而放水的場面。卡爾抓準這個機會將油門桿推到底,毫不留情從虹龍的后方逼近。

就算確實拉近到即將致勝的距離,虹龍也沒像剛才一樣,企圖以急速回旋甩掉雷鳥號。狠狠挨了一記雷擊的它,終究是沒有余力進行高G力的機動飛行了。 雖然如此,虹龍仍未減速,明知光靠直線加速沒有勝機,這位天空的勇者直到最后都沒有放棄比賽,想要以頑強抵抗的態度,空虛迎接敗北的瞬間。

謝謝————卡爾隔著座艙罩凝視共同飛翔的虹龍,在心中如此訴說。

即使受了那種傷,你依然尊重這場戰斗。能夠戰勝像你這樣的龍,我會將此視為最高榮耀……

首先是雷鳥號,接著虹龍只遲了片刻,雙方便一起沖出積雨云,回到穹蒼之中。卡爾瞇細眼睛眺望這片明亮得耀眼的和煦天空————并對周圍的光景感到愕然。

積雨云外,數量驚人且大小不一的各種龍,成群結隊聚集在這。它們應該是來自四面八方的天空,一直在等待這場雷云里進行的危險激戰分出勝負吧。

后照鏡里,虹龍收起身上的光芒,大幅展開雙翼減速。負傷的龍就這么低著頭前翻,宣示自己的敗退。

仿佛以此為信號,周圍的龍群同時放聲咆哮。

即使是雷鳥號的加壓座艙,也感受得到聲音化成的震動————宛如天空本身受到感動而贊嘆,壯烈響亮的大合唱。只會為疾馳而贊揚的生物們,在此迎接嶄新 的勝利權,為這嶄新的榮耀發出喜悅的咆哮。對于它們一而言,即使雙翼為鋼,心臟是以機械打造而成,也不構成它們在意的理由。只要能在天際飛翔并以榮耀為 證,對它們而言都是同胞。

‘————雷鳥號:聽到請回答……喂,你沒事嗎?’

麥亞中尉透過無線電,以像是嚇破膽的呆愣聲音呼叫。

“這里是雷鳥號,通訊正常————抱歉害你擔心了 ]

‘啊啊、不……總之,恭喜你。那是一場非常精彩的對決……這邊測量到的最高速度是五○○節,其他基地的雷達也確認了,這是貨真價實的公式記錄。’

在魏寧格機場,聽到卡爾平安的消息以及雷鳥號的速度記錄之后,所有人的驚呼及喝采令現場氣氛沸騰。沒有一起高聲齊呼的,只有安心過度而發出脫力嘆息聲的海倫與葛布霍德兩人。

在現場龍群的目送之下,卡爾甚至忘記機頭依然維持著仰角,恍神任憑機體緩緩提升高度。只有眼睛基于習慣而看著儀表板的資料,雖然確認機體沒有異狀,意識卻跟不上這樣的行為。

不是滿足也不是成就感,某種空虛的感覺使內心完全麻痹。直到剛才的緊張與亢奮消失的瞬間,就像是連自己本身的存在都失去意義,涌出一股奇妙的失落。

想要繼續飛,想要永遠飛翔下去————卡爾痛切地想道。無論是生為人類的自己,或是打造成機械的雷鳥號,相較于留在地面休息,能夠待在天空的時間只是短暫的一剎那,這令卡爾無比惆悵又懊悔。為什么這一瞬間并非永恒?他好想找個對象提出這個詢問。

‘……雷鳥號,注意南方天空。’

從無線電傳來麥亞中尉催促的聲音,使得卡爾回過神來移動視線。

‘特別來賓在最后的最后登場了。再十秒就會和你的前進路線交會,那個家伙是……’

“————嗯,我知道。”

綻放耀眼光芒進逼而來的威儀,卡爾不可能會認錯。即使是那位天空的霸者,似乎也認同今日雷鳥號的奮戰值得它親自接見。

帝凰龍————目睹雄偉飛翔身影的瞬間,卡爾內心的空虛感消失了。

沒錯。即使今天暫時回到地面,他和雷鳥號也將再度挑戰天空,非得要不斷挑戰才行。因為必須前往的頂點,尚未抵達的巔峰就在那里。

龐大如鯨的光之翼,仿佛剎那的幻影掠過眼前而去。

緊接在后的,是大氣穿孔的嘶吼,聲音之墻粉碎時的慘叫聲。

任憑機身被卷入后續的紊流而晃動,卡爾全身寒毛直豎,內心也再度充滿斗志。沖擊波打在鋼鐵之翼造成的振動,簡直是王座的主人送給挑戰者的激勵與挑釁。

超音速————在高度三萬六千尺的對流層頂,這個數值高于五七三節。這正是雷鳥計劃的最終目標,是卡爾修尼茲的挑戰,也是魏寧格博士的畢生心愿。

總有一天會抵達該處。如果這是等同于踐踏神之玉座的傲慢行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