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卷 跋

本書是將自二〇〇五年一月至〇六年十二月的《周刊SPA!》上連載的(空想科學的「生活提升委員會」)改寫而成的。當初推動此一企劃的是自由編輯新保信長先生,他的構想是三段式構成的專欄:「①點出問題所在;②從目前最尖段的企業或研究室學習;③以此為基礎,提出空想科學式的解決對策。」

當我聽到他的提議時,心中涌起一股「請務必讓我來做!」的沖動。我寫了許多以科學為名(雖然有點牽強附會)的書,也在大學任教,感覺自己隱約可以看見「科學到底還能做到什么」。而新保兄提議的這基本模式,又恰巧與我心中的某種印象相符。

這印象就是:無論是對全人類或對個人來說,科學就是經由「①找出問題點;②向外部尋求知識及資料;③靠自己的腦袋去想辦法」三階段而發展出來的。

從這印象反推,各位也該明白我的心態了。要我把問題留待他人解決,自己光坐著空等,只會讓我缺乏前進的力量,也無法冒出想要解決問題的熱情。但若是只靠既有的知識或能力就想解決問題的話,思考幅度又顯得太狹隘了。光靠自己的腦袋瓜是無法思考出任何新東西的。

而在《周刊SPA!》的連載,正是實踐我這想法的大好時機。所以我總是全力以赴,為了尋找雨傘和電梯的歷史而遍覽群書,聽說西邊有足以為我師者便搭新干線往西,聞及東邊有先賢足以效法者就沖下樓梯搭地鐵往東。而我所遇見的是遠遠超乎想像的史實,以及多人投注難以置信的熱情和智慧,這些所見所聞無不令我大感驚訝、大開眼界。

在這連載的一年里,我真的學到了很多事。

能讓吸塵器和鬧鐘進步如斯的動力,其實是消費者的愿望和欲求。所謂「消費者的愿望」,與目前技術能否做到無關,而是毫不留情、就像哆拉A夢主題歌中那句「要是能那樣就好了、能做到這樣就好了」,可說是一種毫不負責的感情沖動。

而負責開發的技術人員,就是要回應這種要求,尋求各式各樣的可能性。第一次挑戰就成功抵達終點的例子幾乎不存在。他們所面臨的往往是永無止境的反復挫折與失敗。終點才是那唯一一次勝利。是否擁有堅信那最后一勝終將到來,因而可以忍受之前的十連敗或二十連敗的精神力?這是科技工作者每天都要面對的質問。

他們為何能努力到如斯地步?我聽到許多企業的回答都是「為了讓顧客高興」。換做是從前,我可能會以為這不過是生意人的客套話罷了。然而現在,我從這句表面上很柔和的話語中,感受到充滿氣魄的覺悟之心。

現在也仍有許多技術人員正在注入他們的心血。有的人僅僅為了讓反應時間縮短百分之一秒而努力不懈,也有的人拼命奮斗,不過是想騰出一根毛發大小的空間。而在背后支持他們熱情的正是消費者的期望。就這層意義來說,只要你常對身邊事物抱持夢想,甚至有所不滿,就算你完全不擅科學,聽到科學就頭大無比,你也能夠對科學進步有所貢獻。

就是因為人們的期待要多大就有多大,技術人員才能投注他們的熱情于其中。如果每個人都認為夢想不可能實現,技術人員都只做些可以立刻產出結果的工作,那樣只會得到枯萎的未來而已。人人都要自由自在地作夢,而技術人員則以「讓這些夢想得以心滿意足地實現」為目標。正因為有這種看不見的聯手合作,才能讓許多的不可能化為可能。我是這么認為的。

二〇〇七年六月一日 柳田理科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