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PART.2 為了活得更加健康與安心!

第一卷 PART.2 為了活得更加健康與安心!

第8考 宿醉

造成宿醉的元兇就是乙醯乙醛。

能否把它瞬間消滅?

因果報應,自作自受。每到吃尾牙的時節都會有人遭受這兩句痛罵。

舉杯暢飲的時候真是狀況絕佳。再去喝下一攤吧!趕不上捷運末班車怎么辦?豈可半途而廢!完全成了大口喝酒的英雄豪杰。可是隔天早上頭痛得不想聽到任何聲音,只能抱著頭按著肚子蜷縮著,在難以名狀的疲勞中爛醉如泥,嘟囔著「最后那攤不該去喝的」「為何世上要有酒這種害人的東西啊」等等的,不停怨天尤人。天底下沒有比宿醉早上的反省更丟臉的了。

該如何從這個泥淖脫困呢?每個人各有不同方法※。我的情形是大量喝水,強忍著全身酸痛出門散步,回來以后再做肌肉鍛鏈,總之就是要促進新陳代謝以強迫酒精排出的作戰方式。雖然站起來每走一步都有說不出的難受,但這時只能一鼓作氣,憑傻勁兒硬撐下去了。

編輯新保兄則是能吐就盡量吐個夠,然后喝運動飲料,吞下胃腸藥和頭痛藥,接著再去睡覺。我靠傻勁兒硬撐,他則靠灌藥。雖說新保兄的方法看起來比較科學,但不管哪一種,其實都是因為我和新保兄不用在固定時間上班,一般上班族可無法使用這些招數。不過就算是我們也沒有那么多美國時間可以用來治宿醉。難道就沒有什么方法,例如只要吃一顆藥,就能立刻消解宿醉嗎?「還不都是因為你們自己愛喝,世界上哪有那么好康的事情!」……總覺得好像有人賞了個白眼瞪我。嗯,我們還是先來看看宿醉的機制是怎么回事吧。

酒所含的乙醇(酒精)會被肝臟中的酵素(酶)※轉化為乙醯乙醛。而乙醯乙醛又會被肝臟的另一種酵素轉化為醋酸,然后變成二氧化碳和水排出體外。

在乙醇這一連串變化中,最大的問題就是乙醯乙醛。乙醇只會讓腦子麻痹而已。之所以會覺得喝了酒很爽快,就是出于乙醇的作用。但喝醉時之所以會有頭痛、想吐等不舒服的癥狀,則都是乙醯乙醛干的好事。喝了太多酒,第二天別人都會覺得你酒氣薰天,其實那也是乙醯乙醛的臭味。它還真是麻煩的東西啊。

【酵素會把乙醇(酒精)轉變成乙醯乙醛,再變成醋酸。人依體內轉化乙醯乙醛的酵素之組合差異,在遺傳上可分為能否喝酒的三大類型:酒豪、普通、不能喝。】

當然,大量攝取乙醇也是很危險的。根據百科全書,隨著血中乙醇濃度提高,單腳站立會搖晃稱為微醉,走路會搖晃則是輕醉,連站都站不起來即是深醉,完全失去意識就是爛醉如泥了,再嚴重下去就會呼吸麻痹或昏睡,變成酒精中毒了。

稍微離題一下,澡堂和麻將館等經常會標示「爛醉如泥者勿入」。但根據百科全書的說法,已經爛醉如泥的人根本沒有意識,也不可能會去泡湯或打麻將,所以根本用不著擔心。各位業者大人,也請你們檢討一下這標示有無改正的必要吧。

再者,雖說問題出在乙醯乙醛上頭,可是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個很要命的問題。能將乙醯乙醛轉化為醋酸的酵素,可分為在低濃度下作用的1型,以及只有在高濃度下才會發動的2型。而日本人有一半體內都沒有—型酵素。也就是說,每兩個人就有一個是「一開始覺得喝醉不舒服的時候,就能立刻起動防御系統」的類型。日本人常被說是不擅喝酒,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但也就是拜此所賜,因為有這道「煞車」在,日本的酒精成癮者遠較歐美為少。缺點也可以視為優點,大自然的道理真的是很玄妙。

以上兩者,無論是哪一型,只要是宿醉,都是因為隔天早上體內還殘留著乙醯乙醛而引起的癥狀。具體說來就是缺乏水份、血量減少、蓄積乳酸。頭痛是因為腦部處于枯萎狀態;腦袋之所以糊里糊涂,是因為腦的唯一能量來源——葡萄糖——不足所致;身體的倦怠感則是因為和激烈運動后同樣有乳酸堆積的情況。宿醉其實是相當可怕的狀態。

罪魁禍首就是乙醯乙醛。應該有辦法可以把它瞬間消滅吧?

※每個人各有不同方法

住鹿兒島的學弟公元康人宴會前一定會先服一些錠劑或藥水,據說是預防宿醉的必殺組合。我返鄉被拉去宴會時,他有分給我一些,那次的確沒出狀況,果然是有備無患啊。

※酵素(酶)

生物體內促進化學反應的物質。本身并不參與反應,只是催化,所以并不會在反應中發生變化,而可以反復進行催化作用,就像廚具在作菜時扮演的角色。

消除宿醉的秘方,

就在于使粒線體活性化?

在一個初冬下午,我與新保兄約在板橋區的大山車站會合。我們要拜訪東京都老人總合研究所。據說該所的田中雅嗣老師※正在研究有效對付宿醉的藥物。田中老師的研究領域是粒線體——在細胞內進行呼吸作用、供給細胞能源的胞器。田中老師將日本人的粒線體※分為九種,并發現擁有D型粒線體的人有較長壽的傾向。也因此他是在老人醫療機構工作。

那,這跟宿醉有關嗎?

請參見附圖。乙醇是由兩個碳原子、六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所組成的。而乙醯乙醛則是由兩個碳原子、四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所組成。所以只要把乙醇脫去兩個氫原子,就會形成乙醯乙醛。

【乙醇、乙醯乙醛代謝過程所脫下的氫由NAD運送至粒線體,并在此進行最終處理。此一循環若有阻滯,就會發生宿醉。】

還有,醋酸是由兩個碳原子、四個氫原子、兩個氧原子組成;所以是將乙醯乙醛加上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也就是一個水分子),然后再脫去兩個氫原子就成為醋酸了。也就是說,肝臟的酵素的工作就在于脫去氫原子。以下稱之為「脫氫酶」。

在此過程中脫下的氫則是由名為NAD※的輔酶負責轉送到粒線體,再與氧化合為水。而空下來的NAD就再去脫氫酶把氫運來。打個比方來說的話,脫氫酶就好比一間化學工廠,在里面產生的氫就是化學廢料,由名為NAD的垃圾車載運去名為粒線體的焚化爐燒掉。

飲酒過量的時候,粒線體得忙著處理氫,因而無法兼顧原本的呼吸作用;細胞就會陷入能源不足的困境,只好從肌肉等處取得葡萄糖進行無氧呼吸以取得能量,但這過程就會產生乳酸。乳酸是造成肌肉疲勞的物質,所以身體當然就會無力啦。

更糟的是,粒線體也會疲累,因而沒力氣處理氫。接著NAD就會因為載來的氫來不及處理掉,沒辦法只得載著氫轉來轉去;而沒有空著的NAD可以把氫運走,脫氫酶也只好停工呆著不動,無法把氫脫下來。這么一來,既然不能進行脫氫反應,乙醇和乙醯乙醛便在血液中累積。接下來等著你的就是宿醉地獄了。

田中老師就是在思考能否打破這種狀況。

最初想到的就是丙酮酸。這是呼吸作用產生的物質,能卸下NAD載運的氫※,同時也能活化疲憊的粒線體。因為只要能促進氫的運送速度,便能使最末端的焚化爐恢復活力。

不過呢,就算有了萬能的丙酮酸,對于體內缺乏乙醯乙醛脫氫酶—型的人來說,還是沒用。因為這一來只會加速乙醇脫氫變成乙醯乙醛,反而會讓乙醯乙醛累積更多。

這樣的話,就只得設法消滅乙醯乙醛了。最后終于找到的方法是半胱氨酸,這種氨基酸可以與乙醯乙醛反應形成一種無害物質「噻唑」(硫氮二烯伍圜)。從實驗結果看來,服用了丙酮酸及半胱氨酸※(Cysteine)的受驗者,體內的乙醇處理速度上升了百分之二十~五十。

這是科學的勝利!……雖然很想這樣高興大喊,但還是有問題。日本并不認定丙酮酸為醫療用藥,所以只能從美國購入,服用后果責任自負。此外,因為是以丙酮酸鈉鹽的型式販售,高血壓患者不宜服用。而且如果要它發揮功效,不能等到出現宿醉癥狀,而是得在喝酒當晚就先服用才行。也就是說,與其說它治療宿醉,不如說是預防用藥。

雖然難題尚待克服,但總之已經在開發宿醉用藥了,實在令人安心。就讓我們立基在田中老師的研究成績上,來發想一下夢幻的宿醉解藥吧。

※田中雅嗣老師

名古屋大學醫學系畢業,醫學博士。曾任岐阜縣國際生物研究所副部長,平成十年轉往東京都老人總合研究所。主要研究粒線體DNA與長壽的關聯。平成二年曾獲日本生化學會大獎。

※粒線體

擁有自己的DNA,能在細胞內自行增殖。因為受精卵在受精時精子只提供核,卵子則提供整個細胞,所以小孩子的粒線體是來自于母親的。北韓綁架案受害者橫田惠的遺骨之所以發現為假造,就是因為其粒線體應該與惠女士的母親、女兒一致,但遺骨的粒線體檢驗出來并非如此。田中老師的研究也是基于女性的粒線體會代代地傳給子孫而來。

※NAD

細胞內呼吸作用的輔酶之一,負責運送氫。當其與氫相結合時應該寫成NADH,但本書并非生物學參考書,為了避免讀者發生不必要的錯亂,故寫成「載運著氫的NAD」。

※卸下NAD載運的氫

在正常的呼吸作用中,丙酮酸會把氫交給空著的NAD,自己氧化成活性醋酸。但在這種情形下則會從NAD卸下氫而還原成為乳酸。真好用的東西啊。

※半胱氨酸

構成蛋白質的二十種氨基酸之一。所有氨基酸的結構都是一個碳原子為中心,周圍分別接氨基(一個氮、兩個氫)、羧基(一個碳、兩個氧、一個氫)、氫和第四個原子團;第四個原子團決定了氨基酸的種類。半胱氨酸的第四原子團是一個碳+兩個氫以及一個硫十一個氫組成的。氨基酸彼此之間以氨基和羧基結合,形成所謂的肽鍵,許多氨基酸以肽鍵連成長鏈狀,即為肽鏈;肽鏈折疊成特定形狀就成了蛋白質。肽鏈的氨基酸排序會決定折疊后的形狀,也決定了它會是何種蛋白質。而肽鏈的氨基酸排列順序就是由DNA決定。

究極的宿醉解決法(雖然不能大聲講)

就是基因改造?

那么,能否借由科學的力量找到可以痛快飲酒、又不會宿醉的藥物,讓我們從自作自受的地獄中輕松得救呢?這種目標聽起來該遭天譴,但讓我們祈求老天爺睜只眼閉只眼,一面尋求實現的可能性吧。

肝臟的酵素將乙醇及乙醯乙醛的氫脫下來,再由NAD將氫送往粒線體處理。可是當處理量過大時,粒線體疲憊不堪,氫就會累積在NAD上,讓整條作業線停下來。以上就是喝醉酒的發生機制。

主角之一是NAD。能否從體外補充呢?但田中老師說:「NAD是大分子物質,所以無法通過細胞膜進入細胞。」

回家后查了一下,NAD的正式名稱是「煙鹼醯胺腺嘌呤雙核苷酸」,從這么長的名字推斷,它是由二十一個碳原子、二十六個氫原子、十四個氧原子、七個氮原子、兩個磷原子所構成的大分子物質。原來如此。就算吃下去也無法吸收,只會又排出體外而已。

既然無法人工補給,那就只好順從大自然了。能不能用激烈運動迫使呼吸急促,把粒線體操到它逼不得已必須拿出毅力硬撐下去的狀況呢?

老師好像有點被這番蠢話嚇呆了:「那樣做只會促進血液循環。使乙醇和乙醯乙醛在體內巡回得更快,會加重癥狀啊。」聽老師這么一說才想起來,我在窮學生時代,只要碰一點酒就會醉,醉了就與伙伴們在公囤里胡鬧一通※的情景。效果立現。才兩瓶啤酒,連路都走不穩,喝一那么點兒就能醉還真幸福啊。

正當我沉浸在青春又愚蠢的往日回憶中,田中老師還很好心告訴我:「你的主意還不錯。」他說:「平常鍛練身體增加肌肉量,靜下來的時候酵素反應力也會比較高一些。」原來如此,難怪職業摔角選手和相撲力士的酒量都好得驚人。

編輯新保兄也提出了嶄新的意見:「直接把活力較為旺盛的粒線體注射到細胞中,如何?」老師說,這有醫療倫理上的問題,但也證明了這是可能的。如果拿掉細胞中的粒線體、改放其他粒線體的話,新的粒線體也會開始增殖。因為粒線體擁有它獨自的NAD,所以能在細胞中像生物一般自己增殖。所以將來有可能培養出特定型態的粒線體。

我又想到一個主意。有些「呼吸名人」,例如曾經獲雪梨奧運金牌的馬拉松選手高橋尚子小姐,如果能夠培養他們的粒線體、直接注射進每個人的肝臟細胞,那不就成了?當然,這么做的確是違反醫學倫理,就連好脾氣的田中老師都仿佛有點火大而不做聲了。

接著老師告訴我們,為什么把粒線體放進細胞是不可行的。因為粒線體也無法通過細胞膜,真要這么干,只能借微注射一一注入細胞才行。原來如此。人體有六十兆個細胞;肝臟若以一公斤來計,也有將近一兆個細胞,就算一秒鐘注射一個也要花上三萬年。

【田中雅嗣老師用電腦量面詳細解說給我們聽。進行采訪時,他的職稱是「東京都老人總合研究所·健康長壽基因組核心研究團隊領導人研究部長」。因為研究宿醉而研究到了粒線體中,科學果然有趣!】

不不,等一下,病毒不是可以改變宿主細胞的NAD而增殖嗎?如果開發出能夠強化改造粒線體NAD的病毒,再去感染肝臟的話,不就可以自動增殖出強而有力的粒線體了嗎?不過這形同公然挑戰醫療倫理,所以就算割開我的嘴也不能講出來啊。

田中老師與新保兄不知道我心里打的鬼主意,已經轉聊到別的話題去了。就算強化了粒線體,但對于天生沒有乙醯乙醛脫氫酶—型的人來說,只會變得使他更易醉。果然還是必須開發出使乙醯乙醛無效的物質才行。

聽到這段話的瞬間,我腦中閃過一道靈光。人體酵素都是根據遺傅基因裂進出來的※。既然如此,只要能改造出可制造乙醯乙醛脫氫酶1型的NAD的話……不行不行,再這樣下去,真的會把靈魂出賣給魔鬼了。

為了治好宿醉而違背倫理道德,那可嚴重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喝酒還是要小心別過量啊。

※在公園里胡鬧一通

在京都準備重考的時代,有時在那里玩捉迷藏,有時玩相撲。還真是因年輕而犯下的錯啊。

※人體酵素都是根據遺傳基因制造出來的

DNA是由糖、磷酸、鹼基所構成的核苷酸串聯起來而成的長鏈。它的鹼基有四種,所以長鏈上由不同的鹼基排列,每三個鹼基排成一組,就能決定將來蛋百質中要排進哪一種氨基酸。所以DNA的鹼基排序就決定了制造蛋白質的肽鏈之氨基酸排序,因此也決定了會制造出何種蛋白質。所有的酵素都是蛋白質,所以體內的酵素也取決于DNA的鹼基排列,也就是遺傳基因。

第9考 治療蛀牙

蛀牙的治療從五千年前起

就沒有本質上的改變?

我全宇宙最不想去的地方就是牙醫診所。不是怕痛這種單純的理由,而是要躺在那種如拷問臺的椅子上,讓有著怪味的金屬板伸進口中,在牙齦上打針,還用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銳聲音的電鉆,直接在活人身上吱吱吱地鉆洞……說是治療,還比較像在人身上大動土木工程吧。

【本圖只是出于我個人想像,與實際上的牙科治療無關,但我聽到電鉆的聲音不由自主會感受到即將變成改造人的恐怖,這也是事實。至少想點法子別發出那聲音吧!】

不不,我很清楚,這不是牙醫的錯,而是我自己的錯。我的第一條罪名是沒有好好認真刷牙;第二條罪名是放著蛀牙不管,一直拖到必須大費周章治療時才就診。所以我這是出于對自己罪過的羞愧感、失去了絕對無法再生的牙齒的失落感,因而造成了強烈的精神創傷。

可是,用餐后必得刷牙、每半年接受定期檢查,一定要做到這地步才能有一口潔白好牙,在我看來,大概只有《哆啦A夢》(舊譯《機器貓小丁當》)出木杉同學※那樣的模范生才做得到吧。無法像模范生一樣統統做到的人必會遭受蛀牙之苦,這就是人類背負的命運嗎?真是太殘酷了啊!

話說回來,人類到底從什么時候開始煩惱蛀牙這碼子事呢?回顧歷史,早在農耕時代的化石上就發現了許多蛀牙的痕跡。原來如此。因為蛀牙是轉糖鏈球菌※引起的,這種菌屬會以糖份為營養源而增殖,當人類開始農耕而大量攝取富含糖份的谷物時,對轉糖鏈球菌來說就像是生長勃發的春天來臨一般……等一下!人類開始農耕是公元前八千年的事情,這么說來……蛀牙已經和我們死纏爛打將近一萬年了?

更令人吃驚的是,古埃及的木乃伊已經有許多在牙齒上挖洞再用黃金補牙的痕跡。自那以來,不知經過了幾度星霜,無數國家興亡,直到近代科學出現,人類發明了電燈還登上了月球,甚至連手機都可以拿來拍照了,卻只有治療蛀牙這件事跟五千年前沒啥差別!連號稱「二十年來都沒漲價」的曬衣竿小販都要自嘆弗如啊!

當然,死后會做成木乃伊的表示生前應該都是王公貴族啦。所以不是任何人都能享有這種治療的吧。其實一直到十四世紀為止,歐洲對于治療蛀牙都是以拔牙為主,而且還由理發師或街頭藝人動手。現代人或許該心存感激了,至少不是由剛剛還在路邊丟著球玩的人來幫你拔牙哩。經歷了五千年,成果卻只是讓挖掘補牙的治療法從王公貴族普及到一般民眾而已。材料和技術應該都有進步了吧,否則豈不是太過份了嗎?

這還真是出乎預料的難題呢。登高必自卑,要找出新的蛀牙治療法,就得從蛀牙的發生機制開始學習吧。

轉糖鏈球菌會以糖份為營養源、制造乳酸,而乳酸會溶解牙齒的主要成份磷酸鈣※,此現象稱為「脫灰」。這就是蛀牙的開始。

但牙齒也不會這樣任憑宰割。如果只是最外層的琺瑯質※表面溶解,唾液所含的磷酸及鈣離子會再度合體修復它,此現象稱為「再石灰化」。在牙齒的表面上,脫灰與再石灰化是互相拮抗的現象。

也就是說,關鍵就在狀態向哪一邊傾斜。轉糖鏈球菌無法根絕,而糖份又是人體不可或缺的營養;既然如此,吃飯時就無可避免一定會往脫灰的方向進行。但是如果用餐后立刻刷牙,就可以阻止脫灰,而進行再石灰化。之所以飯后要立刻刷牙,原因正在于此。

嗯……果然還是只能靠飯后好好刷牙嗎?可是有人就算刷了還是照樣蛀牙啊。正如此想,一查之下才明白了一件恐怖的事實——脫灰的速度是再石灰化的十到二十倍!所以,想靠再石灰化來補回脫灰所損失的部份,就算餐后立刻刷了牙,還必須在用餐時間的十~二十倍時間里禁食,才能確保不蛀牙!

這可就要命了。參加宴會不用說,當然很費時;但我連在家中晚酌最少也會花上兩小時,照這樣算,刷牙后得保持二十~四十小時不可進食?難道為了保護牙齒,必須就此戒掉我僅次于科學的最愛——晚酌?不,那可會要我的命!別人怎樣我不管,但對我這種人來說,無論如何都得找出輕松治好蛀牙的方法啊!

※出木杉同學

姓「出木杉」名「英才」。成績優秀運動萬能,擅長做菜心胸寬大,心地善良重視朋友,堪稱世間絕無僅有的模范少年。原本長大成人可以娶靜香為妻,卻因為那只來自未來的藍色無耳機器貓從中作梗,命運慘遭變更。(譯注:中文版舊譯「王聰明」。「出木杉」在日語中音同「好過頭」。)

※轉糖鏈球菌

學名Streptococcus mutans,蛀牙原因的代表菌種。

※磷酸鈣

三個鈣原子、一個磷原子和四個氧原子所組成的物質。

※琺瑯質

百分之九十六由磷酸鈣構成,是人體最硬的自然物質。長在其內側的是象牙質,再內側則是有神經及血管通過的齒髓。象牙質磷酸鈣含量百分之八十,而骨骼的磷酸鈣含量為百分之六十~七十。

以往治療蛀牙之所以會痛,

是因為直接挖掘象牙質!

某日下午,編輯新保兄打來一通電話:「我找到了推行牙齒新治法的團體。」什么?五千年來原理都沒改變的牙科治療,終于到了改革的時候?

此團體為非營利組織——您的健康21「牙齒與口腔健康守護會※」。理事長安田登老師劈頭第一句話就是:「蛀牙是無法治療的。我們所做的只能稱為『擬似治療』而已。」雖然聽了有點令人驚訝,不過真正的重點其實如下所述。

牙齒的構造是:中心為齒髓,外面包著象牙質※,其外又有一層琺瑯質保護。這就像皮膚一樣,在有血管與神經通過的真皮外面還有一層表皮起保護作用。而蛀牙就是牙齒遭受傷害。表皮受傷的話,真皮可以使之再生;琺瑯質卻無法再生。所以皮膚受傷可以治好,蛀牙卻沒辦法。

然而許多患者都不明白這點,所以沒有好好刷牙,蛀了牙就反復去牙醫診所治療,在蛀牙上挖洞填補,可是在牙齒與補牙材質間還有隙縫,隙縫又容易再形成蛀牙,便只好把洞挖得更大、再補,最后蛀到齒髓,就只好抽神經。而因為抽了神經的牙齒就等于死亡,所以很容易碎裂。碎掉的話就只好拔掉了,如此一來,這顆牙齒的一生就此終結了。這個過程安田醫師稱為「牙齒的人生游戲」。

那該怎么辦呢?最重要的就在于保護象牙質。象牙質比琺瑯質更怕酸,而且因為含有有機質成份,所以也怕唾液中的酵素。因此牙齒只要蛀到這一層就會急速惡化。在此,他們使用一位名叫中林宣雄的化學家所開發的「黏著性樹脂」。這種樹脂不只黏著力強大,還能浸透象牙質,在象牙質上造出可以抗酸、抗酵素的保護層。也就等于在象牙質表面生出一層人工琺瑯質※。

接下來,在這層人工琺瑯質上灌注強度很高的「復合樹脂」。因為黏著性樹脂會讓人工琺瑯質與復合樹脂黏得很牢固,所以治療后這個位置就不會再蛀了,也就得以逃脫可怕的牙齒人生游戲了。此名為「黏著治療」。

擁有這么厲害的技術,卻還謙稱只是「擬似治療」而已,多么徹底的科學精神啊。我心里不勝感動,一面問了我最在意的問題:「那個……會不會痛?」

安田醫師笑著說:「不會痛的。」下一個治療步驟是用匙形挖器(形狀有點像耳掏子)刮取蛀蝕的象牙質:蛀蝕的象牙質已經死亡,所以完全不會痛。只有當死亡的象牙質難以刮取時才需要動用電鉆在琺瑯質上鉆洞。但是在琺瑯質上鉆洞也不會痛。過往治療蛀牙之所以會痛,是因為在活著的象牙質上鉆洞呀。

【以往為了便于填入補牙填料,必須把活的象牙質挖掉很大一塊,所以會痛。但黏著治療只要挖掉被蛀(已經死掉)的部份,所以不會痛,也不容易復發。真了不起!】

多么了不起的治療方法!我的牙齒盡是從五千年前古埃及沿用至今的傳統蛀牙療法的痕跡。啊,要是黏著治療法早點出現就好了。

問了一下這方法是什么時候發明的,答案卻出人意料,竟然是一九八〇年代!為何這么優秀的技術已經發明了四分之一世紀卻還沒普及呢?

這個答案也令人愕然。關鍵在于健保給付。因為黏著治療在日本健保不給付。日本健保的點數是根據從牙齒挖下來的量和補牙填料的用量計算,但黏著治療卻因為這兩者的量都很少,牙醫若采用此一方法,健保點數太少,就賺不到錢了。所以才無法普及。

哇,真可恥!牙齒是無法再生的,竟然只為了賺更多健保點數,所以就盡量把牙齒上的洞挖大?

不,牙醫也要過日子嘛,是法律不對。聽了安田醫師的話之后,我也拿掉原本補牙的填料,前往附近的牙科診所※接受了黏著治療,果然一點都不痛,治療很快就結束了,過程也很良好。法律怎么可以摘除新生的嫩芽呢?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官員大人,你們也來接受一下黏著治療如何呀?全日本有三百家得到「牙齒與口腔健康守護會」認定、冠有「toh」標示的牙科診所,去那兒都可以接受黏著治療喔。

※牙齒與口腔健康守護會

為了推廣正確護齒及適當療法于二〇〇四年設立的非營利團體,以安田登大夫為中心。目前已有三百所以上牙科診所贊同其理念而實施黏著療法。詳見

※象牙質

百分之八十為磷酸鈣,百分之二十為膠原蛋白。酸會分解磷酸鈣,酵素則會分解膠原蛋白,所以一旦琺瑯質溶解而露出象牙質,蛀牙就會加速惡化。

※人工琺瑯質

稱為樹脂含浸層。

※附近的牙科診所

圓谷牙科。院長圓谷多喜男大夫是安田醫師之友。

用胚胎干細胞做出齒胚,

埋進牙齦中就能長出新牙嗎?

從挖除角質層進步到黏著治療,牙科治療迎接了新的時代,真令人高興。當然,光聽推動團體的說詞、才體驗一下就贊不絕口的話,那就和購物頻道的主持人沒兩樣了。還是要經過長期觀察,多聽聽其他牙醫的意見,抱持慎重的態度來期待比較好。

那么,就朝向未來看看吧。能不能再想個簡單消滅蛀牙的法子呢?如果能夠根絕罪魁禍首轉糖鏈球菌,就可以撲滅這世上的蛀牙了。就算已經有蛀牙,也不會再惡化了。

聽了我的作戰方案,安田醫師說:「在小兒科治療時,是使用抗菌劑※來殺死轉糖鏈球菌的。但口腔中也是一個生態系,如果完全排除微生物,可能相對會引來更可怕的細菌,所以反而更危險。」原來如此。這種「把妨礙自己的東西都殲滅」的想法,在自然界果然是行不通的啊。

但我也因此獲得一項重要情報:新生兒的口腔原本沒有轉糖鏈球菌,都是經由雙親的唾液感染的!如果直到三歲都沒感染的話,口腔內就會建立起沒有轉糖鏈球菌的生態系,從此轉糖鏈球菌也很難侵入了。所以小孩在三歲前餐具必須與大人用的區隔開來;若要以口傳口喂食,也得由沒有蛀牙的大人負責。雖然看起來很不容易執行,但這可是攸關一輩子的問題。如果你家有剛出生的孩子,或者快要有小寶寶誕生,請務必試試看!

但是,我們這些已經感染了轉糖鏈球菌并且發病的人,又該怎么辦呢?安田醫師說:「抑制齒垢是最重要的。」齒垢是優酪乳狀的物質,由轉糖鏈球菌的排出物凝結而成。因為它不溶于水,所以只能靠物理方式硬把它擦掉。「齒垢有沒有除干凈,可以用舌尖舔一舔確認,每顆牙齒內外都要磨一下,大約磨個十分鐘。」咦?要磨這么久?「可以做一些其他事啊。例如邊看電視邊磨,或者邊看書邊磨也行。」不過大概不能喝點小酒一邊磨吧。

回家想想,之所以得花上十分鐘,是因為齒垢不溶于水;既然如此,讓它溶解不就行了?上網查了一下,轉糖鏈球菌的排出物是一種名叫「mutan」的聚葡糖,這種物質把轉糖鏈球菌像納豆一般黏纏在一起,進而形成齒垢。原來如此。這種淀粉類物質※的確是不溶于水,但或許可溶于熱水吧。如果用熱水來漱口的話,能否在短時間內就把它清掉呢?

查了《巖波生物學辭典》,雖然沒有mutan的資料,但有寫到直鏈淀粉※若要溶于水,必須攝氏八十度。太燙了啊!

那么,再上網查查有沒有化學藥品可以分解它吧。二〇〇一年獅王(Lion)公司宣布發現可分解mutan的酵素,但尚未商品化。果然大家都從這方向想。

最后來尋找一下夢幻般的蛀牙治療法吧。蛀牙最大的悲哀,在于一生只長一次的恒齒壞了就無法再生。難道沒辦法可以取回失去的牙齒嗎?查了一下牙齒的生長過程,原來是胎兒時期有一團細胞名為齒胚,會分化成琺瑯器和齒乳頭;琺瑯器會分化成琺瑯質,而齒乳頭則分化成象牙質和齒髓。我一直以為牙齒是從內向外長,由齒髓長出象牙質再長出琺瑯質的,看來完全錯了。但這也是好消息。目前已經有人在研究能變化成各種細胞的胚胎干細胞※。若能用它做成齒胚、再埋入牙齦,就有可能長出新牙了!

據安田醫師說,也有人依照其他原理在摸索使牙齒再生的技術。例如從骨頭制造牙齒等構想,目前已經能做出象牙質了,所以還差一步。

【治療蛀牙不像治療皮肉之傷那么容易,因為琺瑯質無法再生。既然如此,讓它能夠再生就行了!其實已經有人在做類似的研究了,請好好加油吧!】

這次研究也讓我們知道,已經有許多人在認真探索治療蛀牙的各種可能性。黎明已經不遠了。就讓我們好好刷牙,等待有朝一日方便得就像貼塊OK繃一樣,輕輕松松就能治好蛀牙吧。

※抗菌劑

稱為三種抗菌劑(3-MIX),涂在護齒套內,然后咬緊護齒套讓它們涂在牙齒上。

※淀粉類物質

正確地說是一種聚葡糖。聚葡糖是葡萄糖聚合而成的物質之總稱。淀粉和構成植物纖維的纖維素都是聚葡糖之一。

※直鏈淀粉

淀粉是由直鏈淀粉(占百分之二十~二十五)及支鏈淀粉(占百分之七十五~八十)構成。前者可溶于熱水,后者在熱水中則形成糊狀。白米飯的黏牙感和麻糬的黏性都是由支鏈淀粉產生的。

※胚胎干細胞

生物體雖然是由各種細胞構成,但同一生物的所有細胞之DNA都一樣。雖然細胞一旦決定要成為何種細胞后就不能再變了(稱為「分化」),但若能回到決定形態前的狀態,就可以根據來自DNA的訊息變化為任何細胞。此種細胞稱為胚胎干細胞,目前已能從受精卵做出。若能從一般細胞做出的話,再生醫療就能邁進一大步。

第10考 刷牙

古埃及人是咬散樹枝前端

拿這玩意兒刷牙的!

才講完看牙醫,又來講刷牙,沒戲唱了是吧?簡直是青菜豆腐上完了又端來豆腐青菜嘛!雖然可能有人會這么罵,但總覺得打鐵要是不趁熱,好不容易學到的事情也會忘掉,請各位理解。

「牙齒與口腔健康守護會」的安田登老師告訴我們,刷牙的作用除了清掉齒垢,還可以按摩牙齦、預防牙周病。至于,牙膏只不過讓牙齒刷了之后看起來會比較光亮,以及對防止口臭有一些幫助而已。牙膏如果含過多研磨劑,反而會磨傷琺瑯質;清涼劑過多,又只是讓人覺得「我已經刷好牙了」而自我滿足。所以其實不用牙膏也無所謂,總之只要把每顆牙齒都好好用心地磨干凈,時間大約十分鐘,就可以啦。但要磨上這么久,我光聽都快昏倒了。

愛因斯坦被人問及什么是相對論※時,曾經回答道:「把手放在灼熱的火爐上一分鐘,你覺得像過了一個小時:但和可愛女孩聊天一小時,你會覺得只過了一分鐘而已。」真是至理名言啊。要我刷牙刷上十分鐘,感覺比過完一輩子還要久啊。

從前人家叫我刷牙要刷上三分鐘,我不記得曾經做到過。現在要我刷十分鐘,豈不等于對我宣告「一輩子都難逃蛀牙的命運」嗎?話說回來,人類真的能正確刷牙做到這種地步嗎?

說起刷牙的歷史,就是講講牙刷和牙膏的歷史。首先是牙刷。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地方的人是在餐前用麻的纖維卷在指頭上擦牙齒。從用餐前進行此事看來,他們只是希望牙齒美觀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