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最終話

第一卷 最終話

如月悠斗和空中圓盤之戰結束后,從頭至尾完全看在眼里的小石川彌生回到了自己的家。

「為什么……家里的燈會亮著呢?」

彌生困惑地喃喃自語。當有人回到家里后,開燈是極為自然的舉動,但在彌生的家里卻不一樣。

彌生像是來到了別人的家一樣,畏畏縮縮地按下了門鈴。當門鈴聲響起后沒多久,玄關大門就打開了。眼前有位女性站在那里。

女性原本艷麗的長發如今已綁成了短發。身上穿的則是無袖襯衫和長裙。是位看來沉穩端莊的女性。

「媽媽……」彌生不自覺地叫出聲音。

「我好幾年沒回家了,回到家才發現里面竟然沒半個人,每個女傭也都辭職了。你還真是會給我添麻煩呢。」

劈頭就遭到否定的彌生卻未因此感到沮喪,而仍能專注地直視母親。

「您是說我是個只會添麻煩的小孩嗎?」

「沒錯,小孩只要乖乖聽父母的話就行了。聽懂了嗎?你應該聽我的話行動。我也是很希望你能得到幸福的。」

「您說我嗎?那么媽媽沒有想過要讓爸爸幸福這件事嗎?」

「或許吧。因為和那個人結婚,可能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那么,也就是說,我的存在也是一種錯誤羅?」

彌生的母親表情忽然變得有些慘白。

「不是那樣的!……對不起,也許我剛方說得不是很正確……我只是不希望你嘗到和我一樣的痛苦。身為一個母親,希望自己的獨生女能夠幸福,難道是件錯誤的事嗎!?」

這就是母親一直以來的藉口。她總是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壓在孩子身上,將孩子束縛在自己身邊。以前的彌生曾經深受其害。

但是如今不一樣了。彌生已不再是以前的彌生。

彌生的手中緊緊地握著悠斗寄放在自己這里的手帕。

此刻的彌生心中擁有如月悠斗給予自己的勇氣。只要有這份勇氣,彌生就能無所懼地向前看,并且正視現實勇敢跨出去。

——回頭想想,開學典禮那天,如月同學拍了自己的時候,自己或許就已向前跨了一步也說不定。

彌生像是下了某種決心般,堅定地點了點頭。

接著她所說出口的話幾乎令母親驚訝到無法應對。

「我要離開這個家。」

「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么嗎?一個小孩如果少了父母幫助,一個人是不可能有辦法活下去的。」

「您說的對,所以我更必須離家出走。我受不了再繼續當個聽命行事的娃娃,我要試試看憑自己的本事能夠走到哪一步。我知道您一定認為我根本是有勇無謀——但是,媽媽,如果我真的撐不下去,至少我還有這個可以回來的家,對嗎?媽媽,可以請您答應我這輩子第一次的任性要求嗎?」

母親回答的語氣中夾著嘆息。

「我知道了,那就隨便你吧。」

彌生的母親打開玄關大門,迎接彌生進到家中。

「聽好,彌生。媽媽經歷很大的痛苦才生下了你,這份緣分就跟臍帶一樣是不會斷的。不,即使被剪掉了,一定也還會有某個部分是連接著的。所謂的父母總是抱著這種任性的想法。所以你也要答應我一個任性的要求——偶爾要回來讓我看看你。」

無論相隔多遠,無論到了世界的哪個角落,只要有一個能夠回去的場所,人就能夠無所懼地踏上旅途。

「我回來了,媽媽。」

「歡迎回來,彌生。」

母女兩人只是交換簡短的字句,就使得至今夾在兩人之間的無形障壁消失了。彌生和母親臉上都帶著微笑注視著彼此。彌生踏著輕快的步伐,再次回到亮著燈的溫暖家里。緩緩地關上的門扉后方能夠聽見母女間溫柔而暖和的交談聲。

隔天一早,小石川家的開放式廚房里,彌生正邊調整著烤箱的火力,邊期待著等會即將出爐的餅干。

彌生將剛烤好的餅干一片一片細心地裝入包裝袋,最后用一條紅色緞帶將袋子綁起來。三袋餅干中只有一袋是用藍色緞帶綁起來的,看起來就像是刻意做的記號。

「哎啊,你在烤餅干啊?」

彌生的母親走進廚房。

「對啊,我想要送給班上同學。也有媽媽的份,請在路上吃吧。」

彌生把綁著紅色緞帶的其中一包交給母親。母親雖然接了過來,但臉上的表情卻相對陰郁。

「對不起,我又得為了工作回到那邊去了。」

「沒關系,我原本就知道媽媽的工作很忙。」

「我向彌生說了那么任性的要求,結果竟然是我要先離開這個家……」

「如果我想見媽媽,我就會主動地過去找您。還有我每周都會請女傭回到家里看看,請您放心。」

「……我真是個差勁的母親——雖然工作上不輸給男人,賺的錢也足夠蓋一棟豪華的房子,但卻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其實無法取代父親的角色。」

「媽媽,你想扮演爸爸的角色嗎?」

「是啊。嗯,沒錯,我曾經有想過喔。」

母親像是在說服自己一樣不斷重復相似的話語。

「對了,有一包餅干的緞帶顏色不一樣耶……是要送給特別的對象的嗎?」

「唉唷,您會趕不上飛機的起飛時間啦!」

彌生半推半拉地送母親到玄關,看著母親的背影目送她離開。此時的彌生似乎稍微了解到,真正感到寂寞的到底是誰。

彌生再次回到開放式廚房,并且回想著母親所說的話。

——沒錯,這是要送給最特別的人的。

彌生像是拿著重要的寶物一樣,慎重其事地將藍色緞帶包裝捧在手上。

*

夏日祭結束后的隔天。

我和乳神還有可憐一起到校后,碰見了正在討論昨天祭典騷動的學生們。向他們打聽后得到的結果是,大家似乎把昨天發生的事當成我和彌生小倆口在打情罵俏。不過UFO和后來出現的空中圓盤仍然造成了混亂。看來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去收拾。

我強忍著呵欠,和乳神一起踏入二年A班的教室里。

當我一坐下來,隔壁座位的彌生便主動地向打招呼。

「早安,如月同學。」

眼前就有一件尚未收拾的事。

「喔,早啊!彌生!」

彌生的頭發整齊地梳理過,制服也換成了最合身的尺寸。她的臉看得出稍微化過妝。曾經將自己封閉在一人世界中的女孩,如今已能好好地面對人群。

晨間朝會開始的時間逐漸接近,晚到的同學也陸續急忙地沖進教室。里面也包括了矢崎惠。

彌生小心翼翼地打開書包,從里面拿出一包包裝精美的小袋子,然后朝著矢崎的座位走去。

從那件事之后,矢崎的周圍連一個朋友都沒有。不過原本待在矢崎身旁的人也都只是些想獲得好處的人,會變成這樣子也是莫可奈何。

看見放在桌上的小袋子,矢崎忍不住瞪著彌生。

「干嘛啦!想打落水狗嗎!?我才不想接受你的施舍呢!」

「……對不起。呃……我不是想藉由這點東西請你原諒我……但這是我很努力烤出來的餅干。」

我想矢崎八成會把餅干撒在彌生面前,藉此讓自己郁悶的心情稍微獲得解脫吧。但她卻只是解開綁在包裝上的緞帶,甘美的香氣立刻從袋中冒了出來。

「啊,好~香的味道喔。矢崎,你在吃什么——?」

「好好喔~是餅干,還是自己烤的耶!」

「給我一片嘛。哇,有種剛出爐的松脆口感耶!」

班上的女同學們紛紛被香氣吸引,而聚集到矢崎的位子周圍。餅干很快就被大家給消化完畢。

不曉得是否屈服在熱烈的氣氛下,矢崎也拿了一片餅干塞到嘴里。

「……什么嘛,還滿好吃的啊。」

接著,矢崎竟老實地低下頭,向彌生說了聲「對不起」。

彌生也向矢崎道歉,并接受了她的道歉。周圍的女生們似乎也被融洽的氣氛所感染,所有的人都相視而笑。里面甚至有人感動地哭了起來。

「對了!我有件事超在意的耶!就是小石川的指甲彩繪畫得好漂亮喔!護甲的長度也剛剛好!還有涂在小指的花好自然喔!」

「真的嗎?……我是第一次涂指甲彩繪,不知道這樣到底好不好看……,謝謝你的贊美,我很開心。」

「啊哈哈——第一次就能涂得這么漂亮!也太厲害了吧!你的手果然很巧呢!既然小石川這么厲害,那我下次就要拜托你幫我涂羅!我會記得帶UV燈來的!啊,不過教室的插座不能隨便用對吧?啊哈哈——!」

「你的手這么巧,是不是以前經常做料理啊?」

「你也很會做點心嗎?」

「不要太難的話我還勉強做得出來啦……」

「那下次我帶多一點飾品用黏土、串珠還有玻璃珠來,大家一起來做甜點模型吧!」

「贊成贊成——!我要做*馬卡龍——!」(譯注:法式甜點的一種。)

「請問……什么是馬卡龍?」

「看來比起做模型,應該先去嘗嘗味道才行呢。」

「那大家一起去有賣美味馬卡龍的店吧!」

「好的,我很樂意參加。」

和過去截然不同的彌生與女同學們重新建立起新的友誼,她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為了補充餅干,彌生又再次回到座位上。

嗯~聞到香味后連我都餓了起來呢。

看見我露出一副貪吃的表情,彌生便從書包里取出一個綁有藍色緞帶的袋子,放在我的桌上。

「這是給如月同學的謝禮。」

「給我的謝禮?」

「是的。多虧如月同學帶給我勇氣,我才能夠勇敢地面對現實。」

「我只有搓揉你的胸部而已,那份勇氣是彌生本來就擁有的東西。現在你知道如何運用它之后,我想你已經變成無敵狀態羅。」

「嘻嘻,我也希望真的是那樣。其實我已經決定搬出來一個人住了,大概會利用暑假期間離開現在的家,搬到新家后再重新開始。」

「那家伙為什么又跑出來了?」

「是我本人啦。因為我想測試原原本本的自己能夠做到什么程度。」

「真不錯呢。要搬家的時候記得告訴我一聲,我會去幫忙搬行李的。」

「不行!我已經下定決心要一個人努力看看了……可是萬一真的需要如月同學的幫忙時,我還可以拜托你嗎?」

「當然,隨傳隨到!」

接著彌生將我寄放在她那里的手帕交還給我。

我慎重其事地接過手帕,并且小心翼翼地收進自己的書包里。

「謝謝羅,彌生。因為我知道有人在等著我回來……托你的福,我才能打贏那個空中圓盤。」

「只要知道一個人在為自己擔心著,無論是誰都一定會取得勝利回來的。和如月同學相遇后,我更深刻地體認到這一點。」

話畢,彌生便拿著書包走回女生群中。

——好!呀呼~!拿到女生親手做的餅干羅!

我將藍色緞帶解開,里頭便冒出陣陣剛烤好不久的香氣,真讓人食指大動。

「我瞧瞧。也給我一片你手上的仙貝吧。」

乳神一口就吃掉了彌生為我所烤的餅干。

「乳神大人,那個不是仙貝,是餅干啦。拜托你也稍微區分一下吧。」

「……嗚、嗚嗚。」

吃下彌生手作餅干的乳神突然開始流淚。

「怎、怎么了!彌生親手做的餅干有那么好吃嗎!?」

「好、好、好——好咸喔!這、這是什么味道啊!」

「咸?該不會彌生把砂糖跟鹽巴搞錯了吧?這么基本的常識……我來試試看。」

咔哩咔哩!嘴里明顯出現無法溶解的固體所產生的味道。嗯,毫無疑問是*S·I·O沒錯。如果用英文來說就是S·A·L·T!(譯注:SIO是鹽巴的日文發音。)

「彌、彌生!?你是不是把要給我的餅干和要給別人的搞錯了啊!」

聽見我的呼喊并轉過頭來的彌生,臉上表情竟是——

竟然對我吐舌頭。

這是明知故犯!吃太多鹽可是會致命的耶!唔,彌生會這么做,難道是對我有什么不滿嗎……但是怎么想都想不到我做過什么會讓她記恨的事……除了夏日祭的那件事以外。

「嗚、嗚!水~快給我水~」

「啊!收到!我現在立刻去買!」

我跑出教室,朝著自動販賣機沖刺。但我跑著跑著,臉上卻不自覺地露出笑容。除了彌生的惡作劇外,乳神貪吃的模樣也是我的笑點之一。

販賣飲料的自動販賣機放在連接高中部和國中部的走廊上。當我準備投幣買飲料時,怱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如月學長!請你看看這個!我拍的照片有刊在上面喔!」

瀨良墊著腳將一張報紙塞到我面前。這并非新聞社所制作的報紙,而是報社所發行的正式報紙。上頭用特大彩色版面刊載了一張空中圓盤飄浮在夜空中的照片。

「……什么!?」

「你看,我沒有亂說吧!經由這張照片證實宇宙人的存在之后,我要再次訪問學長!如月學長的確是來自胸部星的胸部星人沒錯吧!?」

「不是啦,我才不是!」

「……『我』不是?也就是說,還有其他的胸部星人羅!請告訴我到底是誰!」

胸部星人就在電視里啦!

安潔·羅德現在仍然經常上電視并繼續著美容護膚的工作。但她手上的節目不僅變少,連護膚美容公司的規模也變小了。看來那場騷動還是讓她受了不小的沖擊。

我雖然想試著對瀨良解釋這一切,但因為他是個只相信自己的相機所拍到的事物的人,所以也就作罷。

……其實是我怕麻煩啦!

「啊!你要去哪里啊!如月學長!」

「聽好了,你要好好記住!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外星人其實沒那么稀奇啦!」

「什么意思啊!請你再講詳細一點啊!」

「想知道的話就自己去查吧!」

尚未搞懂我話中含意的瀨良拿著筆和筆記本追了過來。

「學長為什么要逃跑!你果然隱瞞著什么秘密對吧!」

「我跑是因為你在追我啦!」

真是的,我的周圍怎么都是些怪人啊!

……怎么有種話反射到自己身上的感覺!

瀨良總算沒有追到高中部的校舍來。好不容易回到教室,把買到的礦泉水交給乳神后,她立刻打開蓋子把水一飲而盡。

「……她真的是個很不可思議的人耶。」

雖然外表看起來只是個平凡的女孩。

眼前的乳神究竟跟胸部星有著什么過節,我至今仍不清楚。

但是,此刻我覺得即使不知道也沒關系。

只要乳神哪天想說,她應該就會告訴我才對。

「…………怎么了?我的臉上沾著什么嗎?」

「沒有啊。」

我一邊回答,一邊輕輕地彈了一下乳神的額頭。

*

第一學期的結業式結束,學生們總算恢復了自由之身。

在離開學園的返家路上,我和乳神還有可憐三人并肩而行。

刺眼的陽光漸次地增強,湛藍的晴空中飄浮著一片純白而巨大的雷云,讓人感覺盛夏即將報到。

「太棒羅!期待已久的暑假來羅!喂喂,要去哪里玩?海邊嗎?河川嗎?還是要爬山?」

「……你這么開心沒問題嗎?老哥,你不是還要去補習嗎?」

「我的頭腦確實不好,成績也是從后面數比較快!但是我絕對不會參加補習的!也就是說,今年夏天全都是自由時間!」

「你想鬼點子的功力倒是得到爸爸的真傳了呢。」

「別那么夸我嘛,可憐。」

「隨便你啦。雖然是暑假,但是其實也沒什么時間玩,因為暑假期間如月神社可是很忙的呢。這個你應該很清楚吧!?」

「可不只是這樣而已喔,如月悠斗。你還有其他必須完成的任務,你可不要忘記了喔?」

「交給我啦!反正就是要我搓揉胸部就對了吧!」

「真是的,我一點都感覺不到老哥的成長耶。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別想太多了,如月可憐。那是另外一回事,我想是沒有問題的。」

「被乳神大人這么一說,我總覺得好像可以接受了。」

「——唉唷,兩位小姐,何必瞞著我講悄悄話呢,難道是什么秘密嗎?」

「我在和乳神談之后想做什么都隨便你的事。」

「隨便我!?既然如此,那就先去海邊玩吧!今年夏天我一定要朝拜一下乳神的泳裝模樣!然后還要……」

我們不斷地討論著夏天的活動,一邊走在返家的路上。

在我的心中,今年夏天與UFO的戰斗鐘聲也才剛剛敲響而已。

U.F.O.未確認飛行File.1  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