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4話 最終決戰!?如月悠斗,踏上最終戰場!

第一卷 第4話 最終決戰!?如月悠斗,踏上最終戰場!

夜晚的霓虹燈照亮繁華的街頭,但空中圓盤也像是不服輸般地不斷閃爍著光輝,和自我意識強烈的安潔真是天生一對。

此時有三架緊急出動的戰機正迅速接近圓盤。

啊——不過一般來說,這種時候出現的防衛隊大概都撐不了多久——

空中圓盤所射出的光線毫不費力地貫穿了戰機。及時逃出戰機的飛行員在夜空中拉開降落傘。我記得好像看過類似這種場景的電影耶!

「喔——呵呵呵!其實安潔是不想要訴諸武力的,但事到如今手段已經不是重點了!就用這個力量把你們變成灰燼吧!」

安潔使用羽衣讓自己浮在空中,并且下令空中圓盤對我們展開攻擊。我們則是借用乳神羽衣的力量朝對方沖了過去。我緊緊地抓著乳神,一邊搓揉著她的胸部,一邊大聲對安潔叫陣。

「你的兵器怎么可能只把我們變成灰燼就能了事!整座城市都會被你夷平耶!」

轟隆隆隆隆!

圓盤對準我們射出了方才見識過的破壞光線。乳神立刻朝右方空繞了一圈來閃避對方的攻擊。我為了不被乳神甩落,只好加強抓住胸部的力道。

「噫!笨、笨蛋!不、不要抓那么用力啦!」

「為了不摔下去只好這樣了,我也沒辦法啊!」

安潔開始連續發射出破壞光線,劃過夜空的破壞光線宛如閃電般交錯著,簡直就像是在拍電影一樣。

我們也得反擊才行……可是,這種狀況下該怎么做?我光是搓揉乳神的胸部就已經無暇分心了——

嗯,等等……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用那招啊!?

「乳神大人,我們也要反擊才行!你不是可以射出那個光球嗎!」

「我知道啦!」

乳神的周圍陸續浮出好幾個光球。和當初遇見乳神時的光球是同一種。

「去吧!」

光球朝著安潔直射而去。

「哼,呵呵呵!安潔為了在地球創作動畫,可是讀了不少書喔!秘技·馬戲團回避!」

原以為具有自動追蹤功能的光球應會確實命中,但安潔卻以比光球更快的速度在夜空中自在地穿梭。每當光球只差一點就可以命中目標時,安潔便在瞬間脫逃,使得光球相互撞擊而朝四周彈開。

空中圓盤也立刻還擊,再次射出破壞光線。

若是像剛才一樣朝夜空射擊倒是還好,萬一光線落在街道上,一定會頓時陷入一片火海的!

「乳神大人!別管安潔了,先把那個大盤子打下來!」

光是躲在乳神背上發號施令實在是很難看……但我也只能藉由搓揉胸部帶給她力量了!

「噫啊啊!」

乳神發出比剛才更大的嬌喘聲,但浮現在周遭的光球同樣也較剛才大上好幾倍。

「去、去吧!」乳神勉強發出號令。

光球雖然成功命中了圓盤,但引爆的威力卻和沖天炮爆炸沒什么兩樣。看來兩者的規模還是差太多了。

我方所能造成的傷害為零,但對方的攻擊一旦命中我們,想必定是必死無疑。

轟隆!轟隆!轟隆!

可能是因為攻擊無法命中的緣故,這次圓盤換成了更細的破壞光線。

破壞光線如同機關槍般,漫無目標似地開始掃射。

「防御!快點防御!」

「我知道啦!……你、你不要一直動手指頭啦!」

乳神的羽衣宛如鞭子般,陸續將射過來的光線擊落。

原來如此,既然光線不是最粗的尺寸,所以更容易防守。

「乳神!這樣可以撐多久!?」

「你去問羽衣啦!」

不斷為我們阻擋光線的羽衣前端已經變得有些焦黑。但從一開始看見羽衣和破壞光線交戰的場面時,我就已經深刻了解到它所擁有的性能絕對不容小覷。如今也只能相信它了。

羽衣的顏色開始由焦黑轉成赤紅。并且不斷地像是承受痛苦般地抖動著。真令人不舍,但此刻也只能希望你撐下去了!

「乳神!我們攻擊那個射出光線的洞!空中圓盤應該沒辦法朝著本身的內側攻擊才對!」

乳神將羽衣像是盾一樣地展開來,一邊承受著圓盤的破壞光線攻擊,一邊朝圓盤本體沖了過去。

「才不讓你們順心如意呢!」

意圖阻止我們的安潔也沖了過來。排成空中圓盤、安潔、我和乳神的一列順序。

……上吧。

「乳神大人,空中圓盤就交給你了!」

我松開了抓著乳神胸部的手。

「……咦?」表情僵硬的安潔對我的行動發出疑惑聲。

當我一放開乳神的胸部,便不再受到羽衣的保護,而像是戰機射出的飛彈般直接撞在安潔的身上。

就如我的作戰計劃,乳神順利地從射出光線的洞進入了圓盤內部。

但我的目的不只是這樣而已。

我要抓著安潔,一起砸向圓盤。要不是羽衣如此堅固且支撐到現在,我就不可能有辦法實行如此大膽的作戰。

「好~痛喔。討厭!你做什么啦!」

「我當然知道會痛羅。你應該感謝自己現在還活著!」

「——唔,你該不會是打那個的算盤!」

安潔難掩驚訝的神色。

「總算被我搶到了……你的羽衣!」

我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搶奪安潔的羽衣。如今安潔的羽衣纏繞在我的右手,雖然它不斷蜷動地想回到主人的身邊,但我絕不會讓你離開我的手!或許是我的意念傳到了羽衣上,它就像是煮熟的面條般變得一動也不動。

「總算剩下我們兩個人羅。」

「你以為沒有羽衣,安潔就沒辦法戰斗嗎?」

「我可不敢這么想,所以這次真的要分個勝負了嗎?」

一對一。雖然我背負著無法使用右手的不利條件,但沒有理由躲避這場決斗。

「我不玩了。安潔的手可不能用來施行暴力,打你的話安潔的指甲彩繪也可能會斷掉,我想不打——話說回來,你知道這里是哪里嗎?」

……哪里?

原來我以為只是個昏暗的房間,但隨著眼睛逐漸習慣,我才發現這里是個可媲美體育館大小的寬闊區域。而眼前還整齊地排放著有三只腳的東西,既像是機械,又像是人型機器人。

「這、這是什么鬼東西啊!」

「這里是第三收納庫。這些排排站的都是安潔的玩具……不過現在都在沉睡中就是了。」

玩具?我怎么看都不像是玩具這么簡單的玩意兒。根本就是兵器吧。

嗯?可是安潔說,這些機器都還在沉睡中。

「什么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啊。不管是哪種機器,如果沒有供給它們電源,就不會行動不是嗎?」

「我不是指那個——我想問的是,你既然有這么大量的兵器,應該隨時都能輕松地把我跟乳神解決掉……就算要順便侵略地球也不是什么難事才對啊。」

「安潔沒那個興趣,更何況,安潔也辦不到。」

安潔把手放在自己身旁的機器人身上。

「機器的性能再優秀,充其量腦子里都是空的,什么忙都幫不上。」

「你是指頭腦嗎?但你可以在里面裝些什么就行啦……例如找其他的零件之類的。」

「沒錯,就是需要其他的東西——例如只要將能提供控制兵器的適當思考能力的配件裝入就行了……你應該很清楚那是什么吧?」

由于我的思考時間拉得太長,等得有些不耐煩的安潔竟開始抖起了腳,最后終于還是按捺不住地發飆。

「——就是UFO啦!而且那名字不是你取的嗎!」

「咦!?UFO還有這種用法喔!」

「啊!——唔,算了,沒錯!還有那種用法啦!」

「我可以順便再問一個問題嗎?」

「……問什么?」

「UFO到底是什么?」

「你有辦法回答你自己是什么嗎?」

「啊?我可不是想跟你打禪機耶——少轉移話題,快回答。」

「什么嘛,口氣那么沖……安潔可是你的敵人耶,安潔有非得告訴你不可的義務嗎?」

「……拜托,告欣我啦……請你告訴我好嗎?」

我竟然對著身為敵人的安潔低聲下氣。

「你還真容易低頭呢——話說回來,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話,去問那個乳神大人不就行了?」

「……因為就算去問乳神,她也不會回答我啊——我想安潔應該知道些什么才對。還有為什么你要叫乳神大人背叛者?」

背叛者一詞正如字面意義所示,表示乳神原本也是跟安潔一樣站在UFO那一邊的人。

「沒錯,安潔是不會說謊的——那個人的的確確背叛了安潔,也背叛了安潔所居住的星球,胸部星!」

……

…………

………………胸部星?

胸部是指我最喜歡的女性胸部嗎?原來那是一個星球?叫做胸部星?

「你、你是在開玩笑吧!宇宙里面真的有胸部星這種星球喔!」

「因你們稱之為UFO的物體而繁榮的星球,就是胸部星。也因為UFO的存在,胸部星人才能擁有遠比地球人還要優秀的知性和肉體。我們要運用這個力量支配全宇宙!」

住在胸部星的人就叫做『胸部星人』啊。

原來乳神也是胸部星人。這樣一來我就能了解她為何擁有一對傲視群峰的神乳了。

「但是,乳神從很久以前就在地球上了耶——相較之下,安潔你來到地球根本還沒過多久嘛。」

「沒錯。因為安潔來到地球的目的并不一樣——安潔的目的是要侵略地球,讓地球成為隸屬胸部星的星球。當安潔在地球上進行調查時,意外發現了你——如月悠斗,以及你所擁有的特殊能力。」

「你是指我的豐胸能力對吧?」

「對。你的豐胸能力和胸部星人……還有安潔是一樣的。只有極少部分的人類才擁有這樣的能力。但你卻能使用這份能力,甚至還跟背叛者乳神聯手,現在仔細一想這段過程就不難理解了。」

「不過你還真愛亂搞呢,像是開了XYZ公司之類的。」

「XYZ是安潔為了興趣兼實際利益所開設的公司。護膚美容是最容易將適合UFO的宿主,也就是年輕女孩集合起來的手段……」

「就為了這種目的……害那么多女孩因此受到心靈創傷……」

「安潔怎么料得到會發生這種事呢——我沒時間一一去了解UFO的宿主的感情世界啊。」

「你讓UFO寄生在彌生還有瑛子身上,難道一點都不覺得有錯嗎?」

「當然羅!」安潔不加猶豫地斷言。「把你跟乳神耍得團團轉,對安潔來說是件很有趣的事呢。而且你知道嗎?安潔之所以會選擇她們作為UFO的宿主,也是為了要就近打倒你跟背叛者。」

為了打倒我?就因為這種無聊透頂的理由,竟然就利用瑛子還有彌生!

你害得她們內心因此扭曲,心靈受到創傷,你知道她們有多痛苦嗎!

「……你這家伙從來沒有考慮過別人的心情嗎!」

「考慮那種事又沒意義。對安潔來說,這個星球的人不過是道具而已。我不知道道具的心情,也沒有知道的必要!」

「人類才不是你的道具!你休想再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人類!」

「……你罵得再大聲也沒用的!安潔長時間以來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我盡量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事物,才能爬到現在的位子!」

「我錯看你了!原來你的想法那么齷齪!我最喜歡的安潔寶貝絕對不會做出把人利用完就一丟掉的事!像你這種把人當成道具看待的人,其實自己還不是被叫做UFO的道具利用嗎!」

「吵死人了。少在那邊教訓安潔了!即使你不懂安潔的想法也沒關系!羽衣!」

當羽衣一回到安潔的右手上,她立刻對羽衣吹了口氣,羽衣便開始失控般地暴動了起來。

羽衣忽然伸長,轉瞬間就將我的身體緊緊纏住。

「嗚,可惡!」

我試著要將羽衣扯破,但之前近距離看過乳神的羽衣后,我就已經知道那不是靠人類的力氣可以破壞的東西。

但我并沒有放棄抵抗。如果在這里就放棄了,那么就不可能阻止得了安潔的計劃了。

滋滋……

我忽然感受到一陣微小的震動。應該是乳神已經在空中圓盤的內部展開了攻擊的關系。

「原來如此,所以你才會不斷找話題和安潔說話。只要能藉由對話來爭取時間,就能讓情勢轉為對你們有利——但是已經沒用了。」

安潔踩在我的背上。羽衣將我緊緊捆綁住,加上腳踝踩在背股上的痛楚使我難以忍受。我可沒有這種興趣啊!

「好了,讓我想想該怎么料理你……雖然我還滿想再陪你玩玩的,但是考慮到至今不斷地阻擾安潔的行動,所以安潔決定要先好好向你道謝!」

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你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看到他人受傷對吧?既然如此,安潔就要在你面前好好地凌虐背叛者乳神讓你仔細看看——光是想到這里就讓安潔興奮起來了呢。」

「你這家伙的個性真是有夠差勁的!」

「隨你說!反正只不過是喪家之犬在吠罷了啊!」

安潔將我丟在原地,逕自離開去尋找乳神。她走到墻壁附近的一個像是面板的東西面前,并且開始操作了起來。

「好了,那個背叛者究竟去了哪里呢……」

「——你在找我嗎?」

墻壁忽然露出龜裂,隨后便崩裂開來。乳神跨過瓦礫堆走了進來。

在黑暗中依然顯眼的金色頭發,還有那雙宛如古代湖畔的翠綠色的雙眼。

「怎么了?虧我特地趕過來找你,有必要那么驚訝嗎?」

她的身上依然穿著那套強調胸部的和服,纏繞在肩膀上的也是半透明質料的布。乍看之下外表就宛如七福神中的弁財天,又像是只能在童話故事中看見的仙女。  

我立刻就認出了她的身分。

她正是我追求已久的究極胸部的擁有者——乳神!

「——背叛胸部星的罪人,你知道胸部星被你害得多慘嗎……!」

「那顆星球果然還持續囚禁著亡靈啊……」

「你以為是誰害的!」

「我背叛了那顆星球,這的確是事實。因此我更不希望地球重蹈覆轍——我一定會阻止胸部星的侵略計劃,因為這顆星球上沒有任何人需要UFO!」

「你根本不懂UFO的厲害!」

「它只能讓人沉溺在虛假的力量里!」

我仔細聽著兩人的對話。

乳神果然和胸部星有關系。

而且她似乎還曾經是相當重要的人物。

胸部星因為乳神的離去,應該受到了不小的沖擊。

而之所以如此需要乳神的理由——我只能想得到一個。

那就是只有乳神才擁有的封印能力。

如果和她為敵,想必會成為非常棘手的狀況,但我不懂為何她會遭到同伴的排斥。

正因為乳神負責封印,才不像我能凈化……凈化……等一下,這么說來,為什么我能夠凈化UFO?而且我原本的豐胸能力又和安潔相似。

看來我似乎——和胸部星有著某些關連。

「你打算把我帶回那顆星球嗎?」

「安潔沒有接到那樣的命令——你已經是過去的遺物了!而且胸部星也已經不一樣了!如今你的存在只會成為阻礙而已!」

此時又是一陣劇烈晃動襲來。

「這個震動——你做了什么!」

「我不清楚這艘船的構造,所以干脆把所有東西都切斷。」

聽見乳神這么說,安潔顯得相當焦躁。

「你這么做——那這艘戰艦不就會墜毀嗎!而且安潔跟你們人都還在里面耶!?」

我相當同意她的說法。

轟隆隆隆!

我所躺的地板突然傾斜,原本的墻壁反而成了站立的地方。

「羽衣,快回來!」聽見安潔的命令,原本纏住我的羽衣便立刻解開束縛,回到了安潔的手上。

我總算恢復自由之身了……她們兩個人好好喔,都有一條羽衣——

此時墻壁再度傾斜,角度之大幾乎成了現成的溜滑梯。為了不掉下去,我拚命地沿著斜面向上跑。

——不過似乎已經撐不下去了。

「嗚啊啊啊啊啊啊!」

我從幾乎成了垂直角度的墻壁上直接向下滑落,以這個速度摔下去撞地板的話,可不是痛幾下就可以了事的。

「如月悠斗!抓緊我!」

就在要下落的時候,我看到眼前的乳神,并立刻緊緊地抱住她的背。

「要沖出去羅!」

羽衣的力量讓我們從重力中獲得解放。

「你說要跑,到底要怎么跑嘛!」

「像這樣!把墻劈開,羽衣!」

羽衣迅雷不及掩耳地伸長,直直地朝墻壁砍去。

乳神真的開出了一條逃生路。

眼前已經可以看見在璀璨星空中閃耀的星星。

原來如此,即使迷路,只要筆直地前進,一定可以到達終點。原來還有這種方法。

還有,我也因此知道在墜落中的空中圓盤里飛行其實是件相當恐怖的事。

「乳神大人!前面,看前面!」

朝我們的方向飛來的瓦礫和機器人被羽衣逐一擊退。

太厲害了,羽衣大人!我完全迷上你了!

我們總算平安地逃了出來。而空中圓盤雖然不斷從好幾個地方冒出黑煙,但似乎還能夠保持一定的高度。

「……真是驚險,我還以為可能無法得救了呢。如月悠斗,別再做這種危險的行動了.」

「呵,反正結果皆大歡喜不就好了嗎?」

「說得也是。」

雖然我還在乳神的背上,但如果能這樣來個夜間的游覽飛行好像也不賴。

「把安潔的戰艦弄成這樣,你們以為能夠平安離開這里嗎!?」

忽然傳來安潔怒氣沖沖的聲音。這家伙真是不死心……雖然我不討厭死纏爛打的家伙就是了。

安潔從緩緩下墜的圓盤中飛了出來,直接朝著圓盤的頂端前進。

「現在安潔要用的手段可是違反了安潔的美學,畢竟安潔為了讓地球成為胸部星,可是很努力地避免破壞它喔。但是如果是要收拾你們兩個,那么即使毀掉一兩個大陸也不算什么!」

圓盤中心部位的洞再次開啟。難道她要用光線攻擊嗎!?

「你知道在這種狀態下攻擊的話會變成什么狀況嗎!」乳神大叫。

「只要能解決掉你們就夠本了!嘗嘗這最大出力的破壞光線吧!」

安潔的思考回路成了失控特快車,看來她無論用任何手段都要殺了我們。但是眼前的光線如果直擊街道的話,受災狀況絕對可想而知。

羽衣已經無法再抵擋光線的攻擊了。如果閃開的話,遭殃的就會變成我們后方的街道。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如月悠斗……momomo……」

我看著說話顯得吞吞吐吐的乳神,忽然想起我第一次搓揉乳神胸部時的情景。

「過來……搓揉我的胸部——把如月悠斗你想要拯救城市的意志透過搓揉傳達給我。」

「我的意志?」

這次不再是為個人,而是為了拯救更多的人嗎?

一旦胸部星用來侵略地球的UFO在地球上散布開來,我相信一定會出現許多被寄生的人,對侵略者來說當然是再好不過的結果。因為那曾經讓彌生變得不再是彌生的UFO,能夠讓更多人失去自我的意志。

「乳神。」我義正嚴詞地開了口。「我——絕對不會失去自我。同樣的,我也不希望人們因UFO而失去自我。」

我從背后緊緊地抱住乳神。

「我的想法和你一樣。」乳神如此回應。

安潔肯定UFO的重要性,但無論是瑛子或彌生,即使沒有UFO所產生的扭曲力量,她們同樣能以自己的力量向前進。這就是人類的不同之處!

「讓我試試看。」

「……如月悠斗。」

「沒錯,我就是悠斗。我的名字叫如月悠斗!我要以一個深愛胸部的人類身分,讓對方知道人類并不需要UFO這種東西!」

來吧,現在就是行動的時刻!

我猛力地扒開乳神的和服,使勁地開始搓揉胸部。在搓揉的同時,我也不忘真心地祈求。我想守護這座城市,還有每一個人。我專心一致地搓揉著乳神的胸部,周遭也開始浮現許多光球,并且匯聚在同一點上。

還不夠,還不夠!

「消失吧!」

安潔高聲嘶吼,空中圓盤也同時擊射出最大出力的破壞光線。

要上羅!

見識深愛胸部的我才能使用的史上最強必殺技!

名字就是!

「乳神胸部光束——!」

當乳神發出尖銳貫耳的叫聲時,一支巨大的光箭從她的胸部射出,筆直地和破壞光線正面沖撞。

兩股力量的較勁。

……不,原本對方就已是半毀的狀態。如果能在完整無缺的性能下發射,想必破壞光線的威力應該更可觀。

「乳神,加油!」

我持續地搓揉著乳神的胸部,光束的威力也再次提升,乳神的嘴則始終保持著無法閉合的狀態。再一下,只要再忍耐一下就行了!

「啊,好熱!這就是如月悠斗的力量嗎!?我的身心好像都跟著燃燒了起來啊啊啊!我、我不行了!」

乳神光束成功地將空中圓盤所射出的破壞光線推了回去。

「~~~~~~~~~~~~啊!」

乳神絞盡聲音般的吶喊一出,一道特大號的光束立刻跟著射出并沖散破壞光線,直接擊中了空中圓盤的本體。

只見空中圓盤的高度逐漸降低……最后終于墜落在夜晚的海中。

「怎、怎么會這樣……怎么可能會這個樣子!」

安潔似乎也沒有完全躲過胸部光束的攻擊,她的浴衣到處都是焦黑的痕跡。

「看到了吧,安潔!這就是乳神大人的力量!不需要依靠UFO,是我們自己所擁有的力量!」

「吵、吵死人了!安潔才不會認同你們那種半調子的力量呢!咦?咦咦?」

安潔的羽衣似乎也受到方才光束的波及而喪失了浮力,只見安潔的身體和羽衣就這樣一起朝著夜晚的街道墜落而下。

我立刻伸出右手抓住安潔的手腕,而乳神則緊抓著我的左手。我和安潔就這樣被乳神吊在空中持續地飄浮,最后降落的地點——是如月神社。

安潔脫力地像個小女孩般坐在石階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為什么,為什么……安潔是你們的敵人耶!為什么要救安潔!」

「幫助有難的人不需要理由啊。」

「嗯,他就是這樣的男生。」乳神說。

安瀠拿起殘破的羽衣擦拭眼淚,然后忽然像是不曾哭過似地站了起來。

「……哼、哼!安潔可沒有求你們救我喔——不要忘了安潔永遠是你們的敵人!」

安潔將羽衣攬在身上,搖搖晃晃地飛了起來。雖然好幾次都差點摔下來。但最后還是漸漸地消失在夜空中。

「啊啊。」我疲累地趴倒在石階上。「我的能量已經用光了。」

「我也是。」

乳神也跟著端坐在我的身旁,并且讓我躺在她的膝蓋上。我們的身后是如月神社的鳥居,從那頭射入的月光照在乳神身上,和她那身仙女般的裝扮相輔相成,十分地美麗。

我安心地閉上雙眼沉沉睡去。

最后映入我的眼簾的仍是乳神的胸部。

——胸部!

鏘!我猛然地睜開眼!此時的情緒已經亢奮到最高點。

「我不想要躺膝蓋,我想要躺在胸部上!」

「把、把胸部當枕頭嗎?你到底在說什么啊,如月悠斗……」

「我的意思是,我想要睡在又柔又~軟的胸部上!」

「別、別說傻話了,笨蛋!而且你不是已經很累了嗎!?」

「沒問題!只要有胸部枕頭就能讓我元氣百倍!」

「真搞不懂你耶……不過從如月悠斗的表情看來,似乎不太妙。」

「啊,竟然跑掉了!」

我拿出氣魄拚命地追趕因我的要求而受驚逃跑的乳神。

我們兩人就在如月神社的外庭里不斷地繞著圓圈,像個小孩般地追逐了好一陣子。

來自『U』悠斗和『F』不死鳥的贈禮!

關于『O』胸部的問答專欄!!

其4『持續邁向下一個舞臺!』

宗男:「你能使出傳說中的胸部光束了嗎!」

悠斗:「對啊!威力真是太強了,老爸!」

宗男:「我已經沒有東西可以教你了!」

悠斗:「才沒那回事呢!熟知胸部,跨越障礙之后,我相信還有更多事物正在等著我!」

宗男:「胸部中的確隱藏著無限的可能性啊!」

悠斗:「請老爸繼續鍛鏈我!」

宗男:「原來你邊有更上一層樓的雄心壯志啊!」

悠斗:「我要揉遍全世界的胸部!」

乳神:「你的心意我秸予肯定,不過……」

可憐:「你以為我會容許你這么做嗎?」

僵佳:「哎啊啊,真是傷腦筋的孩子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宗男:「再見了,悠斗!」

悠斗:「哪有父親先逃跑的道理啊!」

宗男:「我的兒子啊,努力地活下來吧~」

-To Be Continued?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