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聲3 約定

第一卷 尾聲3 約定

手寅邊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邊呼啊地打了個哈欠。

因為不久之前天人的生活空間轉移到了亞夜花的房間里,所以這里又再次能夠自由使用了。這里是個打盹兒的好地方。不過,弄壞的長沙發卻依然被放置著不管。

“和天人君談完了么?”

聽到了這個聲音。良太不知道什么時候挽著手臂站在了墻壁旁邊。

“嗯,結束了。很開心喔。”

決定了要將羽村梨玖收容在這個宿舍里。在血統上非常優秀而且稀少,作為個體來說也很適應不死者的血。放著不管的話會有少許危險,如果將她放置在這里就能對其進行監視,這對‘天枰之會’來說也正方便。

“可是,這還真是寬容大量呢。要是以前的你,明明對吸血鬼是不會抱有一絲的慈悲將其消滅掉的。”

“還真是意有所指的說法呢。我從很早以前就一直是洋溢著愛的神喔?”

“是自稱,呢。”

良太苦笑起來,然后表情稍微有些改變。

“那,我要談的不是那個吸血鬼,而是關于天人君的事。”

“什么?”

“——違反了重大的禁忌,可以是這么說吧?”

怎么?手寅這么說著歪起了頭。

“取消死亡,這可是最大級的協定違反吧?還是說,你是判斷將協定本身消滅掉就會無效了所以沒關系呢?不惜扣下永無止境的爭斗的扳機么。”

“唔……協定呢。”

她邊啊嗚地伸展起雙手邊以不變的語氣繼續說下去。

“我覺得在有必要的情況下使用力量不需要怎么有特別的禁止啊。”

“那么,真的有不惜違背理由去救那個頂多是個半天使的人的必要性么?你能說不是為了你的個人愿望,而是為維持這個城市的秩序?在那時候他還不是‘天枰之會’里的,而且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力量。讓他獨力一人也對付不了那個寂寞的吸血鬼孩子。”

“必要性啊……呃,天人君父親那個種族基本上和我比較容易連接起來。容易讓我的力量透過他們來使用。嘛,本來我就是以代行者為目的而創造出來的所以也是理所當然的嘛。而且,那個特性,天人君也繼承了。可以這么說……是我的道具呢。”

手寅態度悠然地說著,啪嚓地打了下響指。被烏爾莉卡折斷成兩半的長沙發像是逆再生般恢復了本來的形態。

“工具如果壞掉的話,理所當然就要修理對吧。你不這么認為么?不然的話以后就不能用了。”

良太稍微沉默了一會兒,然后呵呵地笑起來。

“原來如此,工具,工具么。如果不添上這種理由就不能讓你的方法正當化嘛。在我聽來也只是個借口罷了——嘛,沒所謂,‘永恒存在者’。要是你決定將自己如此定位,是別人怎么說都不會聽的呢。這次我就退讓吧。”

那么我就失陪了,他留下這句話就消失了氣息。

“……相較于得到的那個‘無價值’的名字,卻執著于事物的價值呢,那孩子。”

手寅再次打了一個呵欠。

‘我們呢,有時候也會很強。那個孩子也一定會堅強地成長起來。’

在昔日曾有某個人類抱著一個半天使的嬰兒說過這句話。

與他人產生聯系,會因人與人之間的相互幫助相互保護而漸漸變強。像個人類那般活著就是這么回事喔——這個是她的主張。

這對于手寅來說不太能理解。怎么想都不覺得有適合將人類這個存在以‘脆弱’之外的詞語來表現。

可是,她的兒子證明了作為人類的強度讓她看。

因此手寅救了他的命,將他放置在自己的庇護下。度過了有些危險的橋梁之后,他在今后大概還要遇到許多的苦難吧。

“……約定,我遵守了喔。”

她對著現在已經不在的朋友這么說道。

人的一生非常短暫。但是,正因如此才會彼此手牽著手,努力地去創造出些什么,培養起來,然后保護著。這和只留下悠久的生命和力量的神明們是很鮮明的對比吧。

我等或許也是會滅亡的存在——蔑視那些因力量的衰退而驚慌失措的同族們時有時候會這么想。

說不定摻入堅強地生存著的人類當中后會相容起來,總有一天就會完全消失。

“嘛,這樣就好了吧。”

如此嘟噥道,手寅閉上了眼睛。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