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聲1 愿望

第一卷 尾聲1 愿望

路過便利店時,稍稍窺視了店里的時鐘。原來早就過了午夜時分。

照一般的基準而言,作為拜訪女孩子房間的時間來說是有點非常識吧。但是。

來到公寓前的我停下了腳步。目的地的房間窗戶上掛著窗簾,也沒有電器照明。我按下了內線電話,不過沒有應答。

——自那起事件以來,已經過了數日。

校舍的崩壞,以豆腐渣工程造成的事故為理由處理了。在找到替代教室之前全校停課、因此被縮短了的暑假也得到了彌補,全部高等部的學生都有收到這樣的聯絡通知。成島則被告知受到了退學處分這樣的待遇。那品行早已廣為人知,所以沒有人表示懷疑。總有一天,所有人都會忘了他吧。

扭了扭房間門上的把手,是鎖著的。感覺到有點煩躁的我,向胳膊傾注了力量。

廉價的構造,這樣的房門沒鑰匙也能打開。

“……真是好的不學學壞的。”

突然聽到了諷刺的聲音。

黑暗之中看到了少女抱膝而坐的姿態。散發著紅色光芒的瞳孔宣告著她是非人的存在。自從上次對話事件以來一直如此吧。

“修理費我會支付的。總之,打擾了喲。”

眼睛稍微適應了這樣的黑暗。除了放置在一旁的桌子以外,什么都沒有——沒有書架沒有電視也沒有日歷海報,十分冷清的房間。

“有什么事?名塚天人,專門來笑話我的嗎?”

“不,只是單純的事件報告。嗯、那個,手寅小姐她——啊、手寅小姐是《天秤會》的負責人——出來善后,問題就結束了。對羽村梨玖的處罰沒有什么特別的。只是,從今往后的行動需要謹慎。因為認知修正結界的關系,包含目擊者國府田珠子在內的所有人記憶都被消除了。照這個勁頭,你可以繼續快快樂樂地過上校園生活了吧。——之類的。”

“怎么樣都無所謂,我沒有興趣。”

歪了歪嘴唇,以自嘲的口氣說道。

“那、你特地來到這里的要求是什么?要我反省還是道歉?”

“不是的,非要說的話,不得不道歉的人是我。”

我低下了頭。

“對不起,我察覺得太遲了。如果再稍微早一點發現的話,就能夠思考其他的解決方法。”

她一瞬間稍微有那么一點啞然了。接著用不知所措的口吻詢問。

“……什么嘛、這是。什么意思啊?”

“依次會說的——首先,很奇怪一點、你是會被太陽光燒傷的吧。”

有陽光弱點的不死者是有很多,我學習過這一點。如果是她的話恐怕是直射陽光有著致命危險的那一類吧。但是——

“剛發生事故的時候,如果是這樣的體質也情有可原。但是作為人類生活了整整兩年,照理來說不應該一直沒變。”

“……”

“然后,第二點。你經常跌倒擦傷了手和膝蓋吧。但是,那個傷很好的愈合了。人類變化為其他種族時身體也會產生質變,比如那個成島一樣的吸血鬼,因而明白了。你作為人類時的治療能力水平卻反而飛躍性地提高了很多。但是,你說過的吧,你是依附在梨玖尸體上存在。但是卻只留下了愈合的能力?”

她沒有任何反應。

“我從中明白到的事實有兩個。你不是憑依在尸體上,而是人類轉化型的‘非人者’。而且,你變成這樣子是最近發生的事。可能就是沒有去上學的那幾天之間吧。”

烏爾莉卡察覺到死人氣息,就是剛好在那個時候。

我慢慢地開口說出了這句話。

“——你啊,是梨玖吧?”

“…………”

“空什么的人格從一開始本來就不存在。那是你假裝出來的。”

沒有得到回答。我也沒有再說下去了。

一時之間沉默支配了這個場所。然后,她開口了。

“啊哈哈,我認輸了,被發現了呢。”

這不是那個傲慢的空,而是我所知道的開朗活潑的梨玖的語氣。

“梨玖……”

“嗯,大致上是對的。我不是憑依羽村梨玖尸體的靈魂,而是原人類的吸血鬼。”

她露出熟悉的笑容。

“嘛,這時候就只能全部坦白了啦。——呃,天哥哥已經知道成島學長的真面目了呢。我認識那個人,正確來說是認識到像是那個人那樣的存在是在兩年前的事故那時。”

全家人去市外的游樂園游玩后的歸家路上。事故不是任何人的責任,是車子不幸地發生了打滑。梨玖父親所駕駛的小車越過了馬路的中線,碰撞上對面線路的摩托車,車子失去控制撞上了電燈柱上嚴重損壞了。

奇跡性地并沒有受到太嚴重傷勢的梨玖從車里爬了出來,在那里看到了頭部受到嚴重損傷的成島。但是讓人驚訝的事情是,無論怎么看都是受到嚴重傷勢的他居然面對著梨玖笑,而且,還在轉眼之間在她的注視下恢復了傷勢。

“我就是在那時候才知道了這個超越人類認識水平的世界。嘛,那種事很快就覺得沒所謂就是了。理所當然的,家人的死亡對于我來說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梨玖毫不在意地說著。

“啊,順帶一說,當時還是人類的我會留有記憶,是由于那場事故是在實尋市外面,結界的范圍之外所發生的。——在那之后,我暫時被托付在親戚的家里。但是,人際關系卻處得很不順利,被人欺負什么的。呀,那時候過得真的很不好過呢。還想過就那么一死了之算了呢。”

雖然如此,梨玖卻是以倒不如說是看上去很快樂的表情繼續說下去。

“成島學長是曙光上學園里的學長這件事單純只是偶然罷了,因為是生活范圍里所遇到的,之后也經常能見到他。嘛,這里后來就正如天哥哥所看到的那樣了。因為從愛好來看我和他也談不來,而且比起別的來說,他還是最能讓我回想起最壞的記憶的人。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后,新學期開始不久,成島學長向我提了一個建議。而且,那還是與我所期望的事情相一致喔。”

“建議?”

“啊,我不是指成為吸血鬼喔。那只是一個手段,付出的代價。是為了實現愿望所必要的。順帶一說,一般普通人類能夠轉變成功的幾率并不大,很多時候都會就那樣腐爛掉了。幸運的是我的適應性貌似很高呢。”

她還從成島那里得知了這個城市的特殊性和‘天枰之會’,還有我可能也并不是純粹的人類這些事。

“成島學長在以前曾經搞出過不少事,所以他不能那么公然地行動。因此需要看上去像是我所主導著的這種偽裝。指的就是‘羽村梨玖已經在事故里死亡,尸體被什么東西所憑依了’這種故事呢。要是我轉變成吸血鬼這件事被暴露出來了,理所當然的,‘讓其誕生的‘父親’究竟是誰呢?’,事情就會變成這樣子了,這樣就不妙了吧?但是結果最后我還是失敗了。因為天哥哥的緣故,我和成島學長的關系破裂了呢。”

是她在屋頂庇護了我的那時候。她邊苦笑著邊說道。

“都是天哥哥不好喔。說什么還有其他的生存方式這樣帥氣的話,讓我有了猶豫。決心都動搖起來了。”

我嘆了口氣。

“結果,你所希望的,究竟是什么呢?”

梨玖看上去像是感到吃驚一樣瞪大了眼睛。

“誒,還要我說出來啊。天哥哥你沒發覺到嗎?還是說戲弄我?”

真沒辦法呢,她這么嘀咕說著,慢慢地開口說。以平靜的聲音。

“我的愿望呢,是讓再次相逢的青梅足馬永遠成為我自己的東西。——就是說,我想要你喔,天哥哥。”

這是預料中的回答。盡管如此,我還是找不到什么話可說。

“成為吸血鬼的話就能制造出‘孩子’。若是那個對象對于自己有著強烈的思念,轉化成吸血鬼之后其從屬關系就會非常堅固。就算是成為非人者之后,也應該會維持著強烈的羈絆。所以,我轉化了之后,就利用了成島學長那些同伴,搞出來這場鬧劇。我是公主,天哥哥則是騎士。天哥哥越是擔憂著我情況就越順利。——被成島學長奪走,天哥哥英勇地前來救我就到達這出戲的高潮了,應該是這樣子才對的啊。都是因為小珠的緣故,使得預定打亂了。”

“……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總算是從口中說出了這個對我來說避忌著的問題。但盡管如此也不能不說出口。

“普通地相逢,說不定也能正常地交往起來。你的身體變成那樣子之后,覺得自己還會對我有這份執著嗎?”

“當然了喔,天哥哥。”

她露出像是稍微有些為難,像是在說你怎么還是不明白呢那樣的表情。

“因為,我很清楚自己重要的人死亡時的痛苦。要是能實現愿望的話即使是怎樣的犧牲都沒所謂。利用什么也好,讓誰受到傷害也好,甚至是自己變得不再是人類……我只要能得到天哥哥的話,那就行了喔。”

梨玖微微一笑。

“如果能擁有永恒的家人,我的世界就會變化。我已經不要再承受孤獨了。”

“…………”

孤獨……么。

這時候,我稍微有些明白生存了數百年的成島之所以會對梨玖有興趣的理由了。恐怕是因為他們追求著相似的東西吧。

那個時候梨玖違抗了成島幫助了我。選擇了放棄能共度永遠的存在而回頭。在那個時候就注定梨玖和成島已經無法再往前走了。

我在人類之中成長起來,正如外表所相應的并沒有累積什么人生經驗。所以,我不認為自己能夠推測到別人的內心的想法。我覺得,成島‘啊啊,那么,這樣就好了吧。’或許會有這種想法。

他說過自己本身是人類,那時候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就早已逝世了吧。和自己一起度過共同時間的人們,都無一例外地走了。

他戰斗,生存下去,就是因為有什么目的吧。自己給予了對方力量,和自己同樣害怕孤獨的少女,被她拒絕了和自己在一起。那么——這樣不就好了嗎?如果產生出了這樣的感情……就覺得自己能理解他消失的時候為什么會帶著那種表情了。

“啊,對了對了,說起來,天哥哥,你有一點搞錯了。”

“誒——?”

瞬間,梨玖的表情為之一變。

“這個我是裝出來的?不要逗我笑了!你怎么能隨便一廂情愿地這么理解呢?”

這是傲慢地嘲笑一切的空的表情。看到我啞口無言,空竊笑了起來。

“其實我完完全全就沒有要演戲的意思。唔,感覺就像是人格替換吧。總之,這可是名副其實的另一個我。”

“另一個人什么的……”

“是在人家死去,在親戚家已經住不下去的那個時期呢,很好想象啊。如果我的心能比起現在還堅強,是那種能夠毫不在意他人地將負面感情表露出來的那種性格,不就能更輕松得多么。然后,我就試著面對鏡子練習。一次一次又一次地。之后,不覺間另一個我就在內心里扎根下來了。天哥哥所喜歡的那個敵人陣營的女干部,我所模仿的就是那個形象。”

啊啊,我漏出了這么一聲。是在亞夜花房間里所看到的DVD里面那個。

“嘛,雖然我并不太會在人們的面前展露,但是另一個的我已經能讓我有了勇氣。拜此所賜我本來的性格也穩定下來了呢。”

我像什么話都說不出來的傻子一樣站著。如今我到底還能說些什么呢。

梨玖歪頭感到疑惑。

“咦?為什么天哥哥你的表情那么難看呢?這可是我的真話喔?”

“——!我——”

梨玖迅速地站了起來,將手指貼在我的嘴上打斷了我的話。

“開玩笑啦。我知道的。天哥哥就是這樣的人。看到別人痛苦自己也會加倍的感到難受呢。——那么就讓請我稍微利用一下你的這份溫柔吧。”

我真是狡猾呢,如此嘟噥了一句,她輕輕地將身體靠在我身上。

“我,已經完全地轉化了,無法再恢復成人類了。在被治療的時候問過萬那學姐了。”

她將紅唇,還有尖銳的犬齒悄悄地靠近我的脖子。

“所以啊,吶,天哥哥。請你保護這個弱小而悲慘的我。永遠地一直、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喔。”

“…………”

即使是輕微的聲音都像是會破壞掉什么東西般的寂靜。

這番話是她衷心的,從靈魂之中所發出來的吧。我覺得這家伙確實是有很多虛偽之處,利用了許多人,但她對于我的感情卻沒有絲毫的虛假。

究竟過去了多少時間呢。感覺像是數秒,也像是數小時。

——不久后我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抱歉。我做不到。”

這是不行的。誰也——就算是梨玖自己也沒能得到拯救。

梨玖一時之間一語不發。然后,她離開了我的身體抬起了頭。

“嗯。我真正地明白到了。”

這個熟悉的讓人覺得安心的笑容。雖然如此,她卻看起來還是非常寂寞。

“我,很多東西都搞錯了呢。”

◆ ◆ ◆

狹小的房間正中央,我獨自成大字躺著。

“……啊~啊,果然還是不行呢。”

漂亮地被甩了吶。嘛,最初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了。怎么說呢,只是附加的告白一樣的東西罷了。這可是我看上的男人,可不會接受這樣的我的。雖然有點笨,但我看人的眼光很是有自信的。

“嗯,算了吧……”

有點想哭。未能實現的愿望、那個人的建議,單純這樣來拜訪我就已經足夠了。要是在此之上還有什么奢望可是會遭到報應的。

所以今天就全部結束了。還是我自己讓它結束的。

如今的我因為再生能力有著飛躍性的提高,大概連呼吸都不需要了吧。也就是說不會簡簡單單就死掉。

無論怎么思考,最終,也只剩下用陽光灼燒自己身體這一個辦法了。雖然不想要那么痛苦,沒有其他的選擇也沒有辦法了。陽光能將我的身體完全燒盡,這樣也不會給任何人添麻煩。

至于消失的地方決定選在倒塌的校舍頂。早上的話施工工人都不在,而且,對我來說這也是一個適合結束一切的地方。看如此清晰的星星就知道今天將會是晴朗的一天。只要在黎明之前去那里躺著,之后就是隨意地結束了吧。

說起來,成島學長也是在那里去世的。我和他大概是同一類吧。就是知道了這一點,我才利用了他的孤獨。為了得到天哥哥、什么的。如果在那個世界相遇的話,我想要謝罪。或許,這也是不被允許的吧。

然后還有一個人。我的“摯友”,那孩子。請原諒一句話都不說就消失的我。無論如何,希望你今后能有一個幸福的人生。

起身之后為了尋找靴子,回顧了室內。也算是與房間告別吧,之后我打開了門。

但是,就在這時——

“啊……”

傳來小小的聲音。不知為何,黎明前的公寓走廊有一個人影。

“…………”

“…………”

“……來這里做什么?小珠。”

互相凝望了數秒之后,我開口道。

“啊,為了見你而來的。”

珠子如此回答。說的也是,這里是我家面前。

“在這個時間?”

“我、我的家那里、隔壁的鄰居早上起得早呢。這個、起來烤蛋糕還有……所以說、我呢、也醒過來了、所以早起了……這個……”

事件那一天,她很幸運地沒有受到什么傷害。接受了檢查之后就回家睡了,然后……目擊的所有的非日常事情,全部忘記了。

實際上事件之后曾數次來訪,不過對于獨守在家的我來說和她見面是一件很忌諱的事情。

與她有沒有記憶沒關,單純只是不想見她而已。

舊公寓的通道傳來聲響。我暫且招待珠子進門。

“那個、學校、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啊。真可怕,大概是發生了些什么事呢。”

“到底有什么事?我現在正要出門。”

一邊關門一邊冷冷地說道,珠子看上去明顯在畏怯著。

是啊,那天只是有點特殊而已,這才是這孩子的本來面目。

“……稍、稍微,有點話想要和你說。”

“什么?”

“在我家里、對名冢學長說的話、還記得嗎?”

這是當然的。‘從沒有想過是朋友’這句話、確實是說過。為什么她會記得——稍微想了下。在這之后,偷聽對話的我人格突然轉變、也不是什么超常現象。還會記得是理所當然的。

“我、很生氣喔。在那之后、我什么都不記得了,為何會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也不知道。學校放假之后也沒有機會和小梨談談了、這個——”

啊啊,為病患謝罪而前來解釋的嗎。我們之間明明是沒有必要的。

而且我馬上就要消失了。嘗試修復關系也沒有意義啊、小珠。

“我、我呢、那個……”

珠子帶著有些膽怯的表情,抬起頭說道。

“我可是、不打算、道歉的哦。”

“……”

“或許你不想聽、那些過分的話、之類的。但是、那是我最真摯的心情。早就應該傳達給你的。”

我沒有任何反應。真是意外呢。居然、那個明明沒有學校事件記憶的珠子,會說出這樣的話。

“如果不好好傳達的話,是不能繼續前進的。我呢、非常討厭小梨。我們完全不是朋友。這并不是謊言。——但是、這不是全部。我呢……那個、我、我是——”

啊啊……嗯。那些話你已經說過了。小珠是不記得了吧、但是接下來的臺詞我是知道的。

這樣啊。總算是明白了。就算沒有了記憶,珠子就是珠子。我鄙視、利用、嫉妒、疏遠她——然后知道了,無論如何都會來幫助我的、勇敢的孩子。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

這時,我注意到了。現在,這個時機來拜訪的話——

“那個啊,小珠。”

躲著目光、珠子醬將一半的肩膀藏身在門后,什、什么?這樣說著。

“難道,和天哥哥聯絡了?”

“哎?啊,啊,嗯。現在的話,應該沒問題,剛才也用手機聯絡,所以——啊,對了,被拜托了傳話。”

“傳話?”

“那個呢、‘要是做錯了事,還是可以改過的喔’這么說的。——小梨?”

見我一臉呆住的樣子,珠子瞪大了眼睛。

‘改過’——這樣的話語,完全出乎我的預料之外。

只顧奪取眼前的而失去了太多,卻始終只會這樣思考。這樣的事情想也沒有想過。

當然,那個人察覺到這一切了吧。完全接受了我的情感、察覺到了想要結束一切的我的想法——但是、這樣、天哥哥還是保護了我。

“……這樣啊。說的也是。”

因為我還是存在于這里,什么都沒有結束。

“那、那個、所以說、繼續剛才的話——!”

面對再次鼓起勇氣開口的小珠,我用一只手指制止了。

“——先聽聽我說吧。”

輕輕閉上了雙眼,記憶漸漸浮現。

“兩年以前、事故之后的事情。春假的問題因為葬禮等各種各樣的事情告一段落。在新的學期,我去了學校。然后,大家相互競爭似的安慰我。老師也格外費心思照顧我,這個班級真的有很多好人呢。但是,我卻覺得大家的同情很煩躁。大家都消失就好了。”

即使我精神地露出笑容,我還是沒能從那些“想同情我的想法”里解放出來。我累了,逐漸類似于憎惡的心情變得充滿內心。

當然他們是帶著善意來關心我的,我也自覺到自己接受他們那些善意的方式已經歪曲。但是這樣的感情還是控制不住。

“所以,我才利用了小珠你。”

糖果店老板的女兒,害羞怕生的歸國子女轉校生。

我表出現和她關系很好的樣子,還與到那時為止的朋友保持了距離。

對我來說必要的是她那‘不太清楚我的事情,所以不會對我抱有過剩的同情心’這種屬性,而不是他的人格。不過,也有著她這種怕生的性格接近起來比較方便,能讓這個成了嫉妒感情聚集體的我多少抱有了些優越感的這么一面存在。

“但是,在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卻變得無法壓抑住糾結的感情呢。在這個世界上有著‘擁有的’和‘沒有的’這兩種人類,你知道么?小珠是‘擁有的’人,而我則是‘沒有的’人。”

珠子看起來一臉意外地直眨眼。

“誒?可是,小梨你學習又好,又開朗……”

“小珠你——家人還在嗎?”

我制止住“啊”地這么張開口,打算繼續說些什么的珠子。

“你沒有誤會。小珠你沒有什么不好。我只是自作主張去羨慕,嫉妒你。和天哥哥交談的時候你也說過呢。被人帶著憐憫和優越感對待很可憐。當然的呢。我就因而覺得只要讓你變得凄慘就行了。想著讓你受到傷害就行,做出像是故意地傳達這種感覺般的事。”

胸口很痛。很想惡心想吐。但是我必須要在這里將所有一切坦白出來。

“雖然知道做錯了,但感情卻止不住。嫉妒無論如何都消除不了。確實我們并不是什么朋友。小珠會生氣是對的。會討厭我也是對的。”

“小梨,我是——”

“你別說!”

我大叫出聲。

“請讓我說道最后吧。我,知道了自己是最差勁的。做過的事情無法消除,我對你道歉,真的很對不起。而且,也明白到就算是你也是個值得我尊敬的人。所以我有個請求,雖然很厚顏無恥,雖然我沒有資格能說這種話——”

我還記得,那天珠子所說過的那句話。

這次要從我的口中傳達出去。嗯,必須得要傳達出去才行。

“———我想和你成為朋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