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兩位公主

第一卷 第六章 兩位公主

被陽善所制止的敵方士兵并沒有繼續去追利吉姆。騎在馬上的慧瞪著利吉姆消失的方向,而陽善則在翠蘭的面前跳下馬。

「有沒有受傷?公主殿下?」

迅速詢問著翠蘭的陽善一身皮革甲冑,并沒有穿著僧侶的衣服。他那顆白凈的光頭,與黑色的甲冑形成了奇妙的對比。

再加上事情的演變完全令人意想不到,讓翠蘭有種被施以幻術的感覺。

「陽善大人為什么你會在這里?」

翠蘭的聲音里,下意識地帶有懷疑的意味。

陽善在一瞬間,宛如被責罵的小孩般將視線向下移,然后往臉色蒼白地倒在地上的士兵走去。

剛才被利吉姆剌中側腹的士兵,從口中咳出了帶血的泡沫。

他雖然還在勉強地呼吸著,可惜已經沒救了。

比起深刺入側腹的長槍所造成的傷勢,更慘的是他在落馬之際,胸部被馬踩中了。如果是踩到手腳的話或許還有救,最糟糕的情況就是胸部被踩到。

被踩斷的胸骨恐怕已經刺入肺部了吧。

注意到翠蘭眼神的慧,下馬并走近士兵。

慧跪在士兵身旁,稍微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勢,而后突然站了起來,拔出插在士兵腹部的長槍。

咻就好像切開了水庫一般,血在瞬間噴了出來。

接著,慧將拔出來的長槍,從正上方用力地往下插進了那個士兵的胸膛。

士兵宛如想保護胸部一般,拾起了四肢和脖子。過了一瞬間,他的身體就僵硬了,手腳攤開橫躺在地。

他斷氣了。翠蘭以異常冷靜的情緒想著,并一直盯著從士兵側腹那不斷涌出染紅了綠色草地的鮮血。

「喂,翠蘭。」

雖然慧就在她身邊,但是不知為何,他的聲音好像是從非常遙遠的地方傳來。

她感覺自己好像和這位被殺的士兵一起從這個世界被抽離了。

「喂,翠蘭!!」

翠蘭被得不到回應而焦躁不已的慧抓住肩膀,她嚇了一跳。

這只是反射性的動作,并不帶有任何意思。

不過慧似乎有點受傷。他將視線移往已斷氣的士兵身上,接著又瞪著自己的手掌,然后握緊了拳頭。

「慧」

「沒受傷吧?」

「嗯。」

「可以騎馬嗎?」

不說其它多余的話,慧接二連三地提出問題。

待翠蘭點頭之后,他把韁繩交給她,催促她上馬。

慧用手輔助翠蘭,她連反抗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推上了馬鞍。

她抓著韁繩,朝向站在一旁的慧彎下身。

「看來你也沒事啊。」

「廢話。」

慧很簡潔地回應了翠蘭的喜悅。

翠蘭至今為止,并沒有特別擔心過慧的安危,畢竟他是經過訓練的武將,在翠蘭心中,他和行動不便的朱瓔是不同的。

但是,這種想法并不正確。

無論再怎么厲害,與人刀劍相向的時候總是會有喪命的危險,倒不如說,愈是厲害的人反而愈是危險。

翠蘭偷偷地望向倒在地上士兵們的遺體。

他們瞪大眼睛斷氣的臉,瞬間變成了慧的容顏,讓翠蘭在一瞬間背脊發涼。

「朱瓔也沒事吧?」

「對啊。」

「她現在在哪里?」

「和道宗大人在一起。」

突然之間,慧變得口齒不清。

看來他似乎有什么事情隱瞞著翠蘭,難不成那天晚上,他丟下朱瓔逃走了?

即便是這樣也無所謂。

如果利吉姆的同伴們適可而止的話,朱瓔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現在,只要有慧在自己身邊就已經足夠了。

「我掉進河里那天晚上,慧你們」

「這件事之后再說吧。」

慧用尖銳的語氣制止了翠蘭,然后用粗魯卻精準的動作套好了馬轡。

「要去哪里?」

雖然覺得這問題有點怪,翠蘭仍提了出來。

接著繼慧與陽善之后,士兵們陸續從森林里出現,將翠蘭與慧團團圍住。他們自始至終都不發一語,感覺好像在監視著翠蘭一樣。

「他們是誰?」

「吐谷渾的士兵。」

慧一邊牽著馬前進一邊這么回答。

「吐谷渾與吐蕃雖然是敵對關系,卻與唐締結同盟。我們那晚受到突襲之后,道宗大人便前去請求他們支援,所以這些士兵是來找你的。」

「那么,是要送我回赤嶺啰?」

翠蘭滿腹疑惑地問道。

就算利吉姆是吐蕃人,他們的攻擊也未免太不留情了。雖然他們是來找翠蘭的,但是在陽善出聲制止之前,他們的樣子根本就是想連翠蘭也一同殺掉。

她很想繼續追問慧這件事,慧背對著她的身影卻命令她別再問了。

翠蘭心想,這里頭似乎隱藏了什么內幕。

雖然她很擔心受到箭傷的利吉姆,但是在這里遺是先表現出順從的態度比較好吧?

「今天要在這附近搭建好的帳篷休息,雖然已經沒事了,不過還是會派使者去通知道宗大人,應該也會去告訴朱瓔,畢竟你行蹤不明已經超過十天了。」

從慧的聲音里,解讀不出任何一種感情。

但是,他絕對很想知道后來發生的所有事情。

不過在這里沒辦法說。

翠蘭與慧前進的途中,士兵們分散到前后左右四邊,排成了堅固的陣型,他們的動作看起來就好像是遣送俘虜的使者一樣。

事實上對于吐谷渾而言,要嫁到吐蕃的公主應該也算不上是敵人吧?

翠蘭抿緊了嘴,拾起頭來將視線朝向前方。

吐谷渾的帳篷架設在樹林深處。

他們的帳篷比吐蕃的還要大,形狀稍有不同,那應該是基本的搭建法。五座帳篷圍成了圓形,在中央還有一座比較起來稍微小一點的帳篷。

在帳篷旁邊,站著一名女子。

雖然是陌生的臉孔,卻看得出來是個漢人。這名女子將長發高高地盤上去,臉上撲著白粉與胭脂,身穿長裙并披著長條紗巾。

這是在長安相當常見的女性一般穿著。

只不過,這身打扮卻以草原和帳篷為背景,讓翠蘭想起了陽善穿著黑色甲冑的那種非現實感。

「歡迎,公主大人。我叫崔芙蓉。」

這名女子芙蓉對著已經下馬的翠蘭自我介紹,并迅速地伸出白晰的手。

「請往這邊,已經為您準備好更換的衣服了。」

那雙直視著翠蘭的眼睛十分細長,雖然稱不上艷麗卻具備了知性美,她的下巴細尖,皮膚白晰,而且身材很高挑。

她完美地具備了漢人審美觀里美女應具備的全部條件。

「芙蓉小姐是吐谷渾的?」

「總之,請您先更衣。」

芙蓉沒有回答問題,反而拉起了翠蘭的手腕。

翠蘭感到疑惑而往慧的方向看去,可是慧正在確認馬腳的狀態,并沒有抬起頭來。

此時陽善也忙著對士兵們下指示,他自在地說著翠蘭聽不懂的吐谷渾語言,不知從何時開始,在他身上有了這些轉變。

帳篷周圍有為數不少的士兵。

這個夸張的陣仗,真的只是為了尋找翠蘭一個人而做的準備嗎?

「公主大人?怎么了嗎?」

芙蓉以不耐煩的語氣問道。

「沒事,看來好像給吐谷渾的各位添麻煩了」

「唉呀,吐谷渾的這些士兵,只不過是一群能騎馬跑幾圈就感到很幸福的笨家伙們罷了,并非值得公主大人感謝的高貴人士。」

芙蓉說完,再度催促翠蘭。

翠蘭只好乖乖地跟著她。

「芙蓉小姐您」

「請小心您的腳步。」

翠蘭還沒問完,芙蓉便搶先一步說話。

這個女人正當這么想的瞬間,翠蘭被打進地面的樁子拌到腳了。

「真是的,公主大人,才剛說完請您小心的。」

芙蓉以帶著笑意的語氣念著翠蘭,音調里帶有很明顯的嘲諷意味。

進入中間那座帳篷之后,里頭放著一個箱型睡床;床上掛著老舊的紡織品,旁邊并排放著翠蘭猜想應該是要她換上的衣服;下頭則鋪著床單,宛如囚犯的房間一樣死氣沉沉。

不過衣服卻是新的,而且很漂亮,應該是隊伍從長安運來的行李中剩下的吧。整套衣服包括了使用柔軟的上等絹絲做成的長裙及短袖上衣,遺有長條紗巾與皮革短靴。

「好了,公主殿下,請您更衣吧。」

芙蓉將衣服給正在環視帳篷四周的翠蘭看,然后一副理所當然似地開始為她換裝。

雖然讓芙蓉用涂著鮮紅指甲油的手指把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并非樂事,她又無法冷淡地拒絕由吐谷渾王派來協助的女性。再者,由于翠蘭實在太疲倦了,一開始反而還對芙蓉為她更衣一事蠻感激的。

只不過,翠蘭馬上就發現她感激的想法是錯的。

芙蓉的動作異常地緩慢,更助長了翠蘭的疲倦。

翠蘭回頭偷看芙蓉為何如此慢,卻發現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翠蘭的肌膚,好似在一個一個檢查她身上的傷痕。

「芙蓉小姐,你很好奇我的傷痕嗎?」

翠蘭以不悅的口氣問道。芙蓉呆了一下,旋即露出竊笑。

「不,我對舊傷沒有興趣。只不過,公主大人之前與吐蕃的野獸在一起對不對?我擔心您如玉的肌膚上是否有留下被野獸咬傷的痕跡。」

聽到這句話的翠蘭,不禁雙頰發燙。

她不確定這是因為不好意思還是由于憤怒。

芙蓉拿起了梳子,裝蒜地看著翠蘭。

「那么,公主大人,我接下來為您梳頭。」

「不用了,我自己來。」

芙蓉以充滿著輕視的眼神盯著伸出手想取梳子的翠蘭。

「唉呀,居然說出這種話,公主大人您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呀?」

「話說回來,芙蓉小姐您為何會在吐谷渾呢?」

翠蘭抓住機會反問回去。

芙蓉凝視著翠蘭的臉,她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去,視線里充滿了強烈的憎惡。

「我不想回答您。」

在短暫的沉默之后,芙蓉的表情又變得輕松起來。

「我已經不是大唐帝國的臣民了,但是看在同鄉的情誼上,還是愿意提供協助,只可惜公主大人只注意到士兵,對我似乎連一點感謝的表示都沒有啊。」

「因為芙蓉小姐并沒有表明自己的身分。」

芙蓉的嘴角往上揚,露出笑容。

「倘若知道太多詳情,恐怕無法活著回去唷!」

「什么意思?」

「那么,接下來該請您用膳了。」

芙蓉笑著回避了翠蘭的問題,這是相當無禮的行為。雖然從剛才就一直任由著她擺布,但是以這種態度對待公主實屬不敬。

而且芙蓉很明顯地是在侮蔑翠蘭。

會有這種態度,難道是因為她知道翠蘭不是李世民的親生女兒?還是因為她對唐這個國家有所怨恨呢?

「想知道的話,請去找慧大人談吧。」

語畢,芙蓉離開了帳篷。

「等一下!!」

翠蘭想要去追她。

當她一掀開門口的布簾,左右兩旁的士兵立刻以槍柄架在翠蘭面前,他們沉默地擋住了翠蘭的去路,并以眼神示意她不準出去。

「芙蓉小姐!!這是什么意思」

聽到翠蘭的怒吼,芙蓉停下腳步回頭看。

「唉呀,他們是護衛公主大人的士兵嘛。畢竟不確定當初擄走公主大人的吐蕃野獸是否還會再出現,就請您稍為安靜一下吧。為了公主大人,我們的國王可是二話不說就接受了協助搜索的工作呢,不過相信他內心一定感到相當困擾吧。」

她用袖口遮住了嘴角,試圖掩飾滿懷的笑意。

「對了,他也可以回報說,公主大人已經因意外而身亡了唷!」

「芙蓉小姐!!」

芙蓉不再回應翠蘭的呼喊,就這么擺蕩著長裙的裙擺離去。

翠蘭想要從后頭追過去,卻被士兵們粗暴地推了回去。表情兇惡的士兵們用槍柄敲擊地面,并用下巴示意她回到帳篷中。

在短暫的時間內,翠蘭思考著打倒這些士兵的方法。

從帳篷的陰影處現身的慧,粗魯地用手將士兵們左右推開,并指示翠蘭回到帳篷里。

「到底是怎么了。慧?」

聽從了青梅竹馬的話,回到帳篷之中的翠蘭對他詢問。

慧又再次走到門口,掀起布簾偷看一下外頭的狀況然后開口。

「那場騷動之后我與道宗大人談過,然后向諾曷缽王尋求協助,雖然隊伍里的士兵很幸運地沒有人死亡,但是大家都受了傷,無法移動。」

翠蘭皺著眉,咬住嘴唇看著站在那里向她說明的慧。

「那樣還是說不通。你向諾曷缽王報告了什么?不但沒有士兵到下游找我們,而且從樹林里竄出來的士兵一開始還想殺了利吉姆耶。」

「那個男的稱自己為利吉姆嗎?」

剎那間,慧的藍眼睛瞇了起來,他的動作總帶著一股獨特的氣勢。

翠蘭有點被這股氣勢壓制,吞吞吐吐地說道:

「對對啊。他說他是吐蕃的臣子,叫利吉姆」

「那個男的是吐蕃王。」

「咦?什么?」

「那個男的是吐蕃王,貢松-貢贊!」

面對錯愕的翠蘭,慧又重復了一次。

然而,他的聲音無法清楚地傳入翠蘭的耳里,隨著慧的話,在翠蘭的腦海中浮起的利吉姆容顏,旋轉著回到了意識的表層。

「騙人」

「是真的。我聽桑布扎說的。」

「桑布扎大人說的?」

「對。翠蘭掉進河里那晚,桑布扎也追上了我們,然后我從他那里得知了那群賊人是吐蕃王和他的部下,所以想趁著問題鬧大之前先處理好。」

「但是還是很奇怪。」

翠蘭用拳頭壓住自己的唇,有氣無力地表示。

「因為他講過好幾次『吐蕃王』這個字,就像是在提自己以外的人一樣他還說是被國王命令的。」

「那個『吐蕃王』恐怕是指松贊-千布王吧?那是貢松-貢贊的父親,也是將吐蕃建設成大國的偉大國王。」

「有兩位吐蕃王嗎?」

「不,只有一位。松贊-千布王在兩年前退位,似乎是把王位讓給了兒子,不過外頭好像還是比較認識松贊-千布王。」

「皇上知道這件事嗎?」

面對翠蘭結結巴巴的問題,慧露出了些許困惑的表情回答:

「不曉得,我也不清楚皇上知不知道這件事,可是就算是吐蕃王,應該也不會隱瞞王位繼承的事,然后要求與公主和親吧?這樣等于是在欺騙大唐帝國的皇帝。」

「也對。」

李世民恐怕是知情的吧。不過他沒說的是翠蘭結婚對象的年齡,或是他擁有怎樣的性格。大概是他覺得這些問題不是很重要吧。

對李世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讓吐蕃王娶到公主這件事。

而且,翠蘭也沒問過他。

她覺得在實際與吐蕃王見面之前,去調查別人太失禮了。不對,說不定翠蘭只是想利用『失禮』這個借口,來壓抑住自己的不安罷了。

「貢松-貢贊和他父親似乎處得不好,現在他父親住在瓊結這個地方,可是他卻好像要在名為邏些的地方建城。」

「那」

翠蘭自言自語,不知道接下去該問些什么。利吉姆是吐蕃王的這個事實,徹底地撼動了她,讓她幾乎完全無法思考。

「怎么辦,慧」

「就這樣,別再回和親隊伍里去了。」

慧以肯定的語氣說。

等到翠蘭回過神來,不知何時被慧抓住了右手。

「慧,放手」

「我偏不要。」

慧輕佻地回答。

但是他的表情是認真的。

「我在五年前和翠蘭的父親有過約定。」

慧逐漸加深了手指的力道,翠蘭覺得他的力氣已經穿過肌肉,抓住了自己的骨頭。

「你們做了什么約定?是和我有關的事嗎?」

「除此之外,還會有什么事。」

慧粗暴地將翠蘭拉了過來。

翠蘭在快要被他抱入懷中之前,努力地將腳步穩住。

慧抓住自己手腕的手是如此冰冷。

而他的手指輕輕地顫抖了一下。

「你們做了什么約定?」

「他說如果我能立下戰功回來,就可以向你求婚」

聽到慧以沙啞的聲音所說出的話,讓翠蘭張大了嘴巴。

「父親大人是說你可以和我結婚嗎」

「不對,是允許我可以向你求婚。但是,等我打完仗回來的時候,已經決定要將你嫁給吐蕃王了。」

「那是」

想不出接下來能說些什么的翠蘭,啞口無言地看著慧。

雖然對他很不好意思,不過她實在不相信慧的話。

十三年前,慧被帶回翠蘭的祖父母家中,喪失了求生意志的他躲在馬廄里抱著膝蓋瑟縮著,是翠蘭將食物用湯匙一口一口喂他吃的。

她為他擦拭沾到嘴邊的粥,而且一直耐心地與他說話。

還會在晚上把棉被抱來馬廄里,緊緊抱著他一起進入夢鄉。

那個時候翠蘭還很年幼,卻拼了命地在幫助慧,當時慧終于對她微笑的那份喜悅,至今仍留存在她心中,慧對翠蘭而言就像是家人一樣。

「慧,我」

翠蘭說不出話來,慧舉起她的手腕,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他的手依然顫抖著。

為了抑制住顫抖,他加上了另一只手。

「哈哈哈,我好像不相信桑布扎的話。」

「桑布扎大人說了什么?」

「他說你還活著,可是我真的無法相信他的話,我以為你絕對回不來了,所以反而可以很冷靜」

「慧」

「就這樣一起逃走吧,翠蘭。」

「逃去哪兒?」

「那就逃去西域附近如何?」

露出淺笑的慧建議著。

「總之請你答應,這里」

慧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幾乎在同一時間,門口的布簾無聲無息地被掀起,拿著餐點的芙蓉走進了帳篷。

「我送餐點來了。」

芙蓉機械性地說著這句話,但是那冷淡的語調與稍微瞥了翠蘭一下的眼神,多少還是帶著嘲笑與輕蔑。

恐怕她剛才躲在帳篷外頭偷聽到了對話的一部分吧?

裝在器皿里的餐點沒有冒出半點熱氣,看來是冷的。

「請您用膳吧。」

芙蓉依然用冷漠的語調說著。

無可奈何的翠蘭只好將手伸向餐點,慧立刻將她的手拉了回來。

「怎么了,慧?」

慧沒有回答滿臉疑惑的翠蘭,而是拿起器皿聞了一下之后,就把東西朝芙蓉扔去,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粗魯舉動,就連原本冷靜的芙蓉也忍不住發出小小的慘叫聲跌坐在地上。

慧對著她發出了毫不留情的怒吼:

「把毒端給客人是吐谷渾的禮儀嗎」

用手掩著頭,趴在地上的芙蓉立刻抬起頭來,眼眶含淚地瞪著慧。

「你懂吐谷渾的禮儀嗎」

「如果用唐的禮儀來看,就更不可饒恕了。」

慧一邊要芙蓉站起來一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將她拉了起來。

「別這樣,慧!!別這么兇!」

翠蘭壓住慧的手努力想制止他。

慧不僅不打算放開芙蓉,反而還用力地將她的手腕往上拉。

芙蓉因為疼痛難耐而低聲呻吟。

「我不是叫你住手了嗎」

「那家伙可是想殺了你耶!」

「殺了我?為什么?」

翠蘭驚訝地喃喃自語,這時出現了第四者的聲音回答了她的疑問。

「因為你的存在對吐谷渾而言是個麻煩。」

從布簾那端現身的,是一臉沮喪的陽善。

在他身后還出現了一位從頭到腳都包著黑色斗篷、身材嬌小的人物。那位人物看起來像是只有七、八歲的小孩,因為黑斗篷的關系,無法判別其年齡與性別。

「可以請您放開芙蓉嗎?慧大人。」

陽善以沙啞的聲音拜托著,慧小聲地啐了一下,粗魯地把芙蓉往地上推。

他對慧點了個頭,接著轉向了翠蘭的方向。

「請先坐下吧,公主殿下,接下來會是一段很長的故事。」

翠蘭聽話地點點頭,在床上坐了下來。

雖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危機感,不過對方似乎愿意解釋清楚,翠蘭不愿放過這個機會。

接下來陽善又點了點頭,然后開始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

「誠如各位所見,我只是一介僧人,父親則是擔任地方官吏。去年,我的妹妹也與公主殿下一樣,被命令嫁給游牧民族的國王。」

「陽善大人的妹妹?」

「是的。我妹妹被假扮成公主,然后成為吐谷渾王諾曷缽的王妃。」

「我不知道這件事。」

看到翠蘭驚訝的樣子,陽善對她輕輕地笑著。

「這不僅限于公主,大多數的漢人應該都不知道這件事,就連我也是在她來到吐谷渾之后才知道這件事的。」

「為何要將你妹妹假扮成公主呢?」

雖然翠蘭覺得應該靜靜地聽完陽善的話,可是她實在沒辦法不問。當初之所以會選中翠蘭,李世民的解釋是因為她符合會騎馬與堅強這兩個條件,她想知道這個條件是否也適用于其他女性。

「我的妹妹很擅長漢土的傳統歌謠。」

陽善給了一個很明確的答案。

「吐谷渾王向皇上要求想找一位對漢土文化造詣很深的女孩。當然,無論他所希望的是何種女孩,最后還是得由皇上親自挑選出來才行。」

「然后,陽善大人的妹妹就被選中了嗎?」

「是的。因為我妹妹的歌聲被比喻成迦陵頻伽(注:迦陵頻伽為一種歌聲很美妙的鳥兒),所以不幸地以皇太子選妃的名義被召去。她被命令當天就動身下嫁,不但連整理行李的時間都沒有,甚至不給她與家人道別的機會。只帶幾個隨從就被送去吐谷渾和親了。」

「一切都是吐蕃的錯!」

坐在地鋪上的芙蓉,兩手握拳敲向地面。

「原本唐并沒有要與吐蕃來往的!!就連公主和親這件事應該也曾拒絕過,這是因為與唐同盟的吐谷渾和吐蕃之間是敵對關系!!但是沒想到吐蕃居然對松州出兵,靠武力取得了和親的權利!」

「若將公主獻給吐蕃的話,吐谷渾也就必須承認和親一事。」

代替因憤怒而說不出話來的芙蓉,陽善補充。

「而那也是因為想比吐蕃早一步,所以才會決定當天就準備下嫁。這位芙蓉是我妹妹的表姐,她以媵人的身分與我妹妹一同來到吐谷渾,雖然她因父親過世而來我家投靠,事實上是個家世顯赫的千金小姐。」

「家世顯赫的干金小姐會被拜托來殺人嗎?」

慧低聲表達不滿。

瞬間,芙蓉滿臉慍色。

「住嘴!!像你這種人怎么會懂!」

「芙蓉小姐,我也不懂。為什么你會想殺了我?」

翠蘭這么一問,芙蓉滿臉憤恨地哽咽了起來。

「若不阻撓公主下嫁到吐蕃的話,吐谷渾的存續不就會有危險了嗎?對唐而言,吐谷渾的存在意義就是為了防范吐蕃的侵略,如果唐與吐蕃結盟之后,本來就時常起糾紛的吐谷渾內部,勢必將會產生更大的騷動。」

但是芙蓉卻帶著絕望的表情大笑了起來。

「對我而言吐谷渾變得怎樣都無所謂,可是如果國王死掉就麻煩了。」

「為什么說這種話?」

「游牧民族不是會毫不在乎地將繼母或兄弟之妻變成自己的妻子嗎!!就算可以忍受和自己不屬意的對象結婚,我卻無法做出這種禽獸般的行為!」

哇的一聲,芙蓉哭了出來。

陽善跪下來,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肩膀。

翠蘭也能理解芙蓉所說的話。

國王死后,下一個國王會將先王的妻妾們納為所有。這個游牧民族的風俗習慣,讓翠蘭本能地感到厭惡。如果是與其他人結婚或許可以忍受,但是與自己的繼父或丈夫的兄弟再婚,只會令人感到嫌惡。

「可是,就算唐與吐蕃結盟了,吐谷渾也不至于立刻陷入危機之中吧?」

聽到翠蘭提出的疑問,芙蓉拾起了被眼淚沾濕的臉笑了笑。

「在聽到皇上的命令那一刻之前,無論是我還是她,也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被送給蠻族國王,然而才過了沒幾天,就被趕著從長安出發」

「國王死后,不能提出希望回國的請求嗎?」

翠蘭的問題引來芙蓉的嘆氣。

「真是一位無知的公主大人。從以前就沒有任何一位皇帝曾許可嫁給游牧民族的公主回國。首先,雖然她被賦予了弘化公主之名,但是她根本是個假公主,這種人今后的命運,皇上是不可能去掛心的。」

接著,芙蓉的聲音變得更沉了。

「將自己亡弟的王妃奪來,而且還對之寵愛有加的皇上,是不可能會了解我們的心情的。可以想見,他會以嫁過去的人本來就該遵從對方的風俗道德作為借口,隨便打發掉我們想回國的愿望。原本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找來的假公主」

芙蓉瞬間將視線轉向翠蘭,露出了懷疑的表情。

那個眼神就像在問翠蘭:你也是假公主嗎?

翠蘭沒有將眼神移開,也沒有顯現出肯定的態度,只是心不在焉地看著芙蓉的眼神。

就好像她還沒有感覺到芙蓉懷疑的是什么一樣

「這件事,諾曷缽王也知道嗎?」

「當然。」

芙蓉不知為何充滿怨氣地點頭。

「但是他不會干涉的。他只是靜靜地聽完了我的話,然后再派給我不會說漢語的士兵,就算現在這個計謀被大唐帝國知道了,我想他也會裝做不知情吧。」

「這么卑鄙的」

「是啊,與皇上是同類嘛。」

芙蓉以輕蔑的語氣說道。

「總而言之,我無法認同這場婚姻,我要奪走公主大人的性命,然后把一切的責任推給吐蕃。吐蕃那里也是有人想阻止這種與大唐帝國不平等的同盟關系。」

「可是」翠蘭邊說邊望向掉在地鋪上的器皿。

「可是在食物里下毒,算不上是種好方法吧?」

翠蘭話才剛說完,突然聽到一陣宛如物體摩擦一般的竊笑聲。

她四處張望想找出是誰發出來的聲音,才發現是那個站在入口附近,披著黑色斗篷的神秘人物發出來的。

好像是注意到了翠蘭的視線一般,那名男子應該是男的吧停住笑聲,取而代之的是嘶啞刺耳的說話聲。

「正如公主大人所說的,不能用毒殺呢。」

「而且啊」穿黑斗篷的人提高了聲音。

「馬上就被慧大人識破的毒,是生長在這附近的毒草吧。」

「你是?」

「唉呀,失禮了,我還沒打招呼呢。我叫做石燕,雖然是人稱的魔術師,不過我并非吐谷渾的人,我的出生地可是在西域的偏僻鄉下喔。」

「那你為何要協助吐谷渾?」

聽到翠蘭的問題,穿著黑斗篷的人石燕發出了喀喀喀的笑聲。

「為了錢嘛。這可是最重要的事情唷!」

「是你抓住了腳夫的腳嗎?」

「沒錯。從長安過來的路上,陽善大人對腳夫與宮女撒了謊,讓他們對于前往吐蕃之事心生恐懼,而接下來那件事便正中了他們的恐懼。有很多人因為害怕而逃走的關系,所以壞事的目擊者便減少了。」

石燕以毫不在乎態度,繼續公開實情。

「破壞營火,讓帳篷燒起來的是陽善大人;至于讓士兵起幻覺的人是我,我們還針對那鍋湯要了一點小把戲呢,公主大人您有看到嗎?」

「那個舞動的黑色人影嗎?」

「呵呵,很不錯的花招對不對?」

石燕一笑著繼續說下去。

「雖然最終目的是要殺了公主大人,可是若在隊伍里下手的話就沒有意義了,必須要讓這件事看起來像是吐蕃所犯下的,這才是重點所在。雖然把腳夫趕走,再讓士兵失去正確的判斷力在我們的預料之中」

「沒想到卻臨時有人插了進來?」

翠蘭故意冷笑了一下。

不過石燕卻很高興地回應她。

「正如您所說的,不過那個時候,我們并不清楚他們是哪里來的。」

接著石燕突然將眼神轉向慧身上。

「這邊這位護衛官大人似乎知道。他央求公主大人希望能帶著她逃跑,您不覺得這正是個意想不到的背叛嗎?因為這樣,芙蓉小姐才會迫不及待地在食物里下了毒。」

翠蘭正想問這是怎么回事,但是在發問之前,她先將事情在腦子里整理了一遍。

石燕的說詞里充滿了太多矛盾。

「你們想要殺了我對吧?既然如此,為何還要把慧當成同伴?」

「因為陽善大人表示不能殺了公主。取得公主大人的信任,再將她從隊伍里帶出來雖然也是陽善大人要扮演的角色,不過他似乎投入真感情了,所以就決定不如讓公主大人在途中與她的愛人私奔逃走算了。」

「可是」翠蘭低聲提出反駁。

「沒有我的尸體不是會很麻煩嗎?」

「是啊,如果公主逃走的話,我們就得準備假尸體了。」

「哪會這么剛好讓你們找到一具尸體?」

「什么啊,這很簡單的。沒有的話就做一具不就得了。」

「要殺一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嗎」

「而且還得是漢人的女子呢。雖然要找到一個和公主身高差不多的女孩有點困難,不過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石燕喘了口氣說。

「原本陽善大人是反對這個計劃的,說要珍惜人命、顧全大局什么的,實在是個很沒志氣的人啊。不過嘛,如果讓他陷入進退兩難的狀況的話,或許他就能下定決心了,畢竟可以和曾經相愛、后來卻放棄的芙蓉小姐再一次重逢嘛。」

「住口,石燕!」

陽善怒吼起來。

他的臉色蒼白,緊握的拳頭顫抖不已。那個樣子和過去的他多少有點不同,可以看出他世俗的一面。

「我沒有必要接受你的侮辱。」

「容我說句話,陽善大人。您之所以會對我所采取的方法有所遲疑,是因為您的意見與我們有出入,倘若按照芙蓉小姐最初的要求,接受殺了公主大人的命令,那么公主大人早就在快要抵達赤嶺的那晚就一命嗚呼了。」

「少騙人了!」

陽善以一句話反駁石燕的抱怨。

「那時你對那群吐蕃人的闖入也束手無策不是嗎?說什么只要讓隊伍的人數減少,就能輕松收拾得一干二凈,結果還不是失敗了。還說就算在干里之外也能找出他們在哪里,卻到了今天早上才發現掉進河里的公主大人!」

「這都多虧了委托人的優柔寡斷啊。」

「真不該雇用像你這樣的人。」

陽善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石燕則繼續反駁。

「如果您要解雇我的話,我很樂意唷!不過前提是您自己能收拾得了殘局的話喔。」

石燕再度發出了呵呵的笑聲,然后在瞬間靠近翠蘭。

「好了,您決定如何,公主大人?您是想要舍棄新娘的身分與慧大人一同逃走?還是化為草原里的一堆土呢?請從中擇一吧。」

「如果我兩邊都不要的話呢?」

「呵呵呵,看來您并不想和愛人一起逃走啊。也就是說他當玩樂的伙伴還可以,當丈夫卻不夠格的意思啰。那我就要強迫您選后者了。」

石燕發出了略帶惋惜之聲。他的語氣之中毫無閃爍,也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殺氣。

就如同他隱藏在黑斗篷下的真面目一般,言詞中也隱藏了利刃,他恐怕是個在必要之時會立刻行動的男人吧。相信就算要他割斷翠蘭的喉嚨,他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今天早上想把我拉進溫泉里的也是你嗎?」

「啊,那只是打個招呼而已啦,因為你們兩位相處融洽的模樣有點令人忌妒啊!原本只是想來點有趣的表演,沒想到卻被吐蕃魔術師的護身符阻礙了。真是的,這塊地的『精靈』性質并不是很好。」

「如果把我和『他』一起殺掉的話,你們想要栽贓就很簡單了,對吧?」

聽到翠蘭的話,雖然只有一瞬間,石燕的全身顯露出怒氣。

「如果知道和公主大人在一起的是吐蕃王的話,早就想別的法子了!雖然慧大人已經對陽善大人表明希望能得到公主大人,他卻沒有向我們提這件事。」

「是在外頭聽到才發現的嗎?」

「沒錯。如果早一點知道的話,我們就能以萬全的準備讓那個國王斷氣了。那個不務正業的國王是獨生子,再加上有點作戰的才能,所以才沒有和他那被稱作大王的父王發生問題,也因為有這個兒子的關系,吐蕃才得以成為那樣的大國喔。」

「接著」石燕的語氣變了。

「我已經大致說明完了,您決定好了嗎?」

「這樣嗎。」

翠蘭深呼吸一口,以冷靜的聲音回答:

「能不能再讓我考慮一下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