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赤嶺攻防戰

第一卷 第二章 赤嶺攻防戰

隔天一早,翠蘭被人與馬匹慌亂踩踏的腳步聲吵醒。躺在她身旁的是一頭柔軟卷發蓋住臉龐的朱瓔,她正用不安的眼神看著翠蘭。

帳篷中,凝結的冷空氣依然昏暗,看來尚未日出。

「別擔心,朱瓔,我出去看看情形。」

翠蘭下了床,整理好衣服后走出帳篷。

東邊的天空已散發出黎明的淡淡光輝,平原卻依然沉浸在白色的晨霧中。她好不容易才將霧中走動的人與馬的影子看清楚。

如果隨意進入這一大片濃霧之中,說不定會被驚慌的馬匹踢中。

但是翠蘭依然焦急地跨出了腳步。

盡管開口閉口都是公主,道宗卻未向她報告隊伍中的異狀。

畢竟自己不是皇帝的親生女兒,所以也不能怪他沒尊重自己,但是畢竟自己也算是構成這支隊伍的「主因」,多少也該及時向她報告狀況吧

還是說,凡事都想知道的翠蘭很奇怪?所謂的公主,難道要像落入水里的花朵?抑或如風一般虛無飄渺地存在就行了嗎?

開什么玩笑!

翠蘭將松開的腰帶重新綁好,邁入霧中。此時她聽到了振翅聲,一個柔軟的東西擦過她的臉頰掉在地上。

撿起來一看,是一根偌大的咖啡色羽毛。

似乎有鳥類在霧中飛翔。

當翠蘭用手指轉動羽毛時,桑布扎由濃霧的另一端出現。

「公主殿下,您醒了啊。」

「這騷動是怎么回事?桑布扎大人。」

聽到翠蘭這么問,桑布扎聳了一下肩。

「好像是腳夫們偷了行李逃走了。」

「怎么可能」

「是真的。」當翠蘭叫出聲的同時,背后傳來慧的回答。

慧從霧中現身,臉色看起來比平時更加蒼白,不過他的皮膚原本就很白晰,所以這說不定只是翠蘭自己想太多。他那剪短的金發上沾附著水滴,散發出細致的光芒。

「剛才確認完畢了。宮女也逃走了四個人。」

慧的聲音中不帶任何感情。

「總之,已派使者到鄯州去了。無論他們要往哪兒逃,一定都得先回到鄯州的鎮上,因為他們需要先把帶走的行李換成金錢。」

「馬匹有被偷走嗎?」

「我們的大約被偷走了四匹,吐蕃的馬則沒事。」

「那幾位宮女是被腳夫帶走的嗎?」

「不是,是她們自己想逃走的。宮女們都在同一個帳篷內休息,要從中挑選自己喜歡的女人帶出來,還要不被其他宮女發現是不可能的。而且她們是靠自己的腳跑走的。」

「是這樣啊」

聽完慧的話,翠蘭點了點頭。

作為宮廷的女性員工,宮女的身分還分為好幾種。這次翠蘭所帶的宮女之中,絕大部分都是未曾見過公主容貌的官婢(宮廷的奴隸)。

這些官婢之中,包括了因為遭到連座處罰而被剝奪市民權的良家子女,還有被拐騙賣掉的地方豪族之女。盡管受過高等教育也熟知各項禮儀,不過她們到死也無法離開皇宮。

這次的吐蕃之行,雖然讓她們怨嘆不已,最后卻演變成了千載難逢的脫逃機會,這似乎也不值得稀奇。

同樣身為奴隸階級的腳夫就更不用說了。

「看來情勢似乎相當不穩定啊。」

聽到桑布扎蘊含著笑意的聲音,翠蘭松了一口氣。因為厭惡去吐蕃而逃亡一事,對吐蕃人而言自然是個侮辱。

但是,桑布扎的表情看來反而挺輕松的。

「請不用擔心,公主殿下,吐蕃也有侍女喔。」

桑布扎輕笑著從翠蘭他們身邊離開。

一行人自營地出發時,已經是中午的事了。現在人數銳減,隊伍大半是由士兵所構成。會逃走的人,都是因為不知道進入吐蕃后還會遇到什么狀況才會這么做的。昨天被卷入轎子翻倒事件而受傷的腳夫,幾乎都已經逃走了。

天空與昨天正好相反,布滿了烏云。

被灰色云朵所遮蓋的天空雖然看不到閃電,但是飽含濕氣的強風吹拂著草原,周遭彌漫著即將要下雨的味道。

「好像會下雨呢。」

跟在翠蘭身后的慧,一個人嘟嚷著。

從后面跟上來與慧并排同行的桑布扎,卻用充滿自信的聲音否定了慧的猜測。

「不會下的,請放心。」

翠蘭從他們兩人的對話之中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將視線朝向與桑布扎同乘一匹馬的朱瓔。與她四目相接的朱瓔稍微側了一下頭,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她應該也想起了翠蘭祖父的事吧。

一旦下雨,商隊就無法移動,而翠蘭家的生意也會暫時變得清閑,因此翠蘭的祖父決定下雨的日子就在家里打牌,而這也包含著要招待留宿家中的商人之意。

實際上,翠蘭并不覺得祖父是真心想招待客人,他總是喜歡認真決勝負,不但毫不客氣地贏客人。有時為了獲勝還會要點小手段。

『喂,朱瓔,幫忙占卜一下吧。』

每當遇到要作決定的危急狀況時,祖父總會向朱瓔求救。

而見多了這種狀況的朱瓔,則會非常干脆地拒絕。

『來不及啰,老爺。決斷力也是實力的一種唷!』

每當聽到他們兩人套好的對話,桌前的商人們總會笑得合不攏嘴。而翠蘭最喜歡一邊聽著他們的聲音,一邊眺望外頭的雨煙。

當然,雨如果下太久也是很惱人的。翠蘭的工作是幫忙照顧商人們的馬匹,這種時候即使幫滿身大汗的它們洗澡,也幾乎干不了。也有些馬匹還會因運動不足而發胖,導致身體狀況變差。

即便如此,偶爾來場雨也能為身心帶來放松的機會。

「如果喀魯大人在的話,就可以確實判斷是否會下雨了。」

桑布扎沉穩的聲音,將翠蘭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我們的宰相大人,可是預測天氣的行家喔。」

「那就是魔術的真相嗎?」

翠蘭這么一問,桑布扎的臉色抹上了些許陰影。

「現在的天氣不適合談論魔術,待云散開、天氣晴朗之后再說吧。」

留下這句話的桑布扎策馬前進,到隊伍前方去了。

即便翠蘭想問慧,他也騎著馬退了下去。

為何大家都走了?翠蘭正覺得可疑的時候,由前方而來的道宗將馬騎到她身邊。

道宗向翠蘭致歉。他白色的胡須正隨風搖動著。

「今早由于臣的監督不周,讓大量的叛徒溜走了。前去追捕他們的命令下得太晚,導致連一個叛徒或是任何被盜走的物品都沒能取回來」

「這不是道宗大人的責任啦。」

翠蘭以不介意的口氣回答。

他應該道歉的對象是吐蕃王。

以及唐朝皇帝李世民。

也就是掌握了這支隊伍最前端與最后方的兩位領導者。

「昨天發生的事,堤-澀魯大人也已經知道了,道宗大人不用擔心會被吐蕃王責備;就算是皇上,應該也不會把自己挑錯人這件事怪罪到道宗大人身上。」

「誠恐地為臣的失誤」

道宗沒有對翠蘭的挖苦感到生氣,而是神情萎靡地將頭低下。

這一刻,翠蘭對這位踏入老年的武將感到相當過意不去。

雖然他的話總是尖酸刻薄,卻不是壞人。對于專司祭祀、禮法等的禮部省長官來說,他只是對禮儀舉止方面抱持著強烈的堅持。這個職位也可說是他的天職。

此外,他也擁有武將的一面。身為公主和親隊伍的隨行者,想必背負了很大的責任吧。所以會這么愛面子也是無可厚非。

「昨天我問過堤-澀魯大人了,那座山是日月山嗎?」

用這個問題代替饒恕的話語,翠蘭指向聳立在前方的山峰。

道宗有氣無力地笑著并瞇上雙眼。

「日月山吐蕃的人們好像都是這么叫的,不過,唐人們稱它為赤嶺。我在五年前,曾奉皇上之令越過那座山。」

「是為了戰爭嗎?」

對于翠蘭有點顧忌的問法,道宗揚起了下巴。

「沒錯。不過對手并非吐蕃,我們是前去討伐吐谷渾。」

「吐谷渾」

『河原并非吐蕃,而是吐谷渾的領地。』

昨夜道宗拼命強調的話,再度在翠蘭耳邊響起。

「吐谷渾是怎樣的國家呢?」

翠蘭不直接問為何在河源舉行婚禮對大唐帝國是屈辱,只是希望道宗能告訴她事情的梗概。唐周邊的小國多如繁星,想要詳細了解唐與每一國的關系是很困難的,但是她仍希望避免聽到道宗身為唐朝武將所說的片面之詞。

「吐谷渾是游牧民族的國家。」

胡須隨著微風搖晃的道宗開始講述。

「百年前,聽聞它是支配了從這一帶到赤嶺那端被稱為青海的地區的大國,甚至連通往西域的玄關口陽關都在其勢力范圍內。但是后來逐漸衰退,如今已退化成一個小國。會演變成如此,全因三代前的國王殺了與隋朝同盟的兄長并奪取王位,甚至還將兄長之妻的隋公主據為已有。」

「與兄長的妻子再婚嗎?」

「是的。身為弟弟。無論兄長的生死,本來就應該對兄嫂心存敬意才是,然而他卻將其納為已有,因此聽說公主的父親隋文帝非常震怒。」

接下來道宗停了下來,看得出他稍有猶豫。

翠蘭明白道宗躊躇的理由。

正如他所說,在漢人的觀念里,嫁過來的女子就是家族的一分子,所以就算是與丈夫死別,也不應該與流有該家族血脈的人再婚,這等同于近親相好,是被視為違背人倫的行為。

但是游牧民族卻有著這樣的習慣,當繼承父兄的財產之際,會將除了生母之外其余的女子全部接收,成為自己的妃子和小妾。

這也是漢人討厭游牧民族的理由之一。

然而在十四年前,這種禽獸不如且被眾人所鄙棄的行為,現任唐朝皇帝李世民也曾做過。他將弟弟元吉的正室楊氏變成自己的愛妾。

「惹火隋文帝的吐谷渾王后來怎么了?」

翠蘭催促他繼續講下去,道宗似乎松了一口氣地繼續說道:

「五年前,他被向唐朝表示臣服之意的兒子順殿下殺了。」

「也就是說,那位順殿下取下父親的首級自立為王啰?」

「這個嘛吐谷渾內部分為親唐派與反唐派,即位后的順殿下,不久后也被殺害了。現在的國王是順殿下之子諾曷缽殿下。」

「那位諾曷缽殿下是與唐朝敵對的嗎?」

翠蘭問完,道宗以不悅的表情搖搖頭。

「諾曷缽殿下是唐的同盟者。他的父王順殿下也曾長期待在漢人的土地,還曾經受封輔佐皇帝,因此身為他兒子的諾曷缽殿下不可能與唐朝敵對。」

「但是,吐谷渾內部還是有反唐派存在對吧?」

「對,問題就出在這里。」

道宗的聲音轉為強硬。

「吐谷渾先王順殿下宣告即位當時,對于他與大唐帝國結盟不滿的弟弟尊王,也自封為吐谷渾王。」

「意思是指,有兩個吐谷渾啰?」

「正是如此。待尊王過世后,其子馬札多哥可汗也繼承了其父的腳步。」

「而『河源』是馬札多哥可汗所統治的土地對吧?」

總算講到重點了。翠蘭點了好幾次頭,在心中玩味著這個終于引導出來的答案。

恐怕這個由馬札多哥可汗所統治的吐谷渾,是將吐蕃作為后盾吧。

然而唐朝卻只認同由諾曷缽統領的吐谷渾,并不承認馬札多哥可汗。

大唐帝國絕對不能承認馬札多哥可汗。說它是大國也好,小國也罷,吐谷渾的領土所在之處只要稍微再向外延伸一點,就會抵達西域了。

倘若吐谷渾的領土全部歸馬札多哥可汗所有,日后大唐帝國恐怕就無法與吐蕃爭奪西域的利益了。

沒錯在松州被吐蕃擊潰時也是如此。李世民在覬覦攻下西域的機會。

那時正好是鎮壓住隋末時期的內亂,國力達到鼎盛之時,李世民冀望能將從大食與天竺得來的利益,全部存進國庫內。

為此,他想要攻打高昌國。那是距離大唐帝國前進西域的玄關口玉門關非常近、并且對唐朝采取反抗態度的綠洲王國。

兩年前的李世民為了完成這個目的亟欲出兵。

吐蕃侵略松州這件事,對他而言只是件芝麻小事。

然而,又無法就這樣舍棄松州。

殺了皇兄篡位的李世民,最害怕的莫過于被蓋上沒有資格當皇帝的烙印。大唐帝國的人民會認可他為皇帝,是因為他乃平定內亂的英雄,也是回復了唐朝國力的政治家。

李世民唯有在戰爭中不斷獲勝,才能顯示自己的正當性。

為了出兵西域還是奪回松州而煩惱不已的李世民,吐蕃此時提出與公主和親的要求,對他而言正是場及時雨,更何況對方還愿意稱臣。

于是,翠蘭被選中了。

這是基于唐朝的社會規范「結婚最重要的是門當戶對」。

既然覺得吐蕃是臣下,那直接說因為我也是臣下之女不就好了?

翠蘭沒好氣地想著。

另一方面,她也能理解為何李世民不愿惹惱吐蕃的原因。

那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糾紛。翠蘭本身也是因為不想惹李世民生氣才愿意偽裝成公主,因為李世民擁有將翠蘭全家冠上莫須有之罪的權力。

「倘若在河源舉行婚禮的話,就代表我大唐帝國承認了馬札多哥可汗所統治的吐谷渾,對嗎?」

翠蘭認真地詢問道宗。

留著山羊胡的老將陷入了思索,在短暫的沉默后,搖了搖頭。

「其實并沒有這么嚴重。」

「那您昨天說的并不對啰?」

「是的。后來臣思考了一下,聽說馬札多哥可汗的母親是吐蕃王的姊姊。利用這層關系的話,或許就可以把吐谷渾的國名問題從這件事里剔除了,畢竟對丈夫的姊姊盡到應有的禮數,對漢人而言也是種美德。」

這種虛假的美德有用嗎?想反問的翠蘭,努力地不將這句話說出口。

微風吹動的發絲輕拂著翠蘭的臉頰。

被風吹到冷得回過神的翠蘭一抬頭,瞬時有一道朱紅色的光如箭矢般射入眼睛。

不知從何時開始,道路變得非常傾斜,原本應該還很遠的山峰已經離他們很近。盡管陷入相連山峰間的太陽已失去了上午的熱度,卻依舊散發出讓人無法直視的光芒。

翠蘭身邊的風景正變換成深沉的色彩。

日正當中的溽暑如今隱藏到影子里,傍晚時分的寒氣靜靜地從馬蹄下竄起。

待翠蘭發現時,背著佛鑫的陽善正在取下她的馬轡。

翠蘭對她在馬上打起盹的行為感到不好意思,立即開口道歉:

「抱歉讓您費心了。」

陽善搖搖頭,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沒這回事。這么說有點失禮,但是公主殿下看起來真的很累的樣子,其實我也累了,昨晚為了照顧傷者們到處奔走,結果天亮時一看,大家居然都逃走了!」

「就是說啊!你的心力全都白費了。」

翠蘭也以苦笑回應陽善充滿笑意的牢騷。

她最初并沒有考慮讓僧人同行,是吐蕃的宰相喀魯向她提出建議的。吐蕃并沒有佛教,然而他建議如果想要有心靈的支柱,最好向皇上拜托,讓僧侶加入和親的隊伍之中。

雖然他講得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翠蘭與大多數的唐人一樣,同樣會去廟里拜拜,對僧人也抱持著尊敬之意。如果佛教就此由自己的人生中消失就太可悲了,因此翠蘭考慮向李世民提出讓僧人同行的要求。

但是另一方面,她認為同行者少一點比較好。

因為被命令一同前往吐蕃的人們,想必會表現出相同的激烈不滿,而且,她總覺得喀魯只是在哄她罷了。

「我不需要僧人同行。」

聽到翠蘭這樣回答,喀魯問她為什么?

翠蘭稍微想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擠出毫無破綻的回答。

「吐蕃應該也有各位尊信的神明吧?我決定信那位神。」

聽到這個答案,喀魯退讓了,他在口頭上表示同意。

過了幾天,當翠蘭得知依然會有僧人一同前往吐蕃時,不知為何感到有點挫敗。

不過現在她卻覺得有陽善等人同行實在太好了。

這個隊伍中并沒有醫生。

僧人雖然并非醫生,卻比一般人擁有更廣泛的知識。

盡管大部分的人都逃走了,但是受傷的宮女與腳夫有獲得妥善的治療,讓翠蘭感到十分放心。

「腳夫他們的傷勢如何?」

「很幸運地,并沒有人骨折,也沒有人受到內傷,大家都算平安,還有力氣將供應的食物通通吃個精光。」

「這樣嗎?太好了。」

翠蘭放心地松了一口氣,感到不可思議的陽善瞇起了眼睛。

「說到這兒,那位腳夫究竟講了些什么?」

「啊,您是指腳被抓住的事嗎?」

昨天聽到陽善說的話時,翠蘭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是橫躺著或是在水中就算了,走在草原正中央居然也會被誰抓住腳就算真的有人被抓住腳,應該也不會被其他人注意到,而這個被抓住腳的人,恐怕會因此被后面走來的人或馬踩扁吧。

面對陷入沉思的翠蘭,陽善開始發表高見。

「我覺得是幻術,因為我聽說吐蕃有被稱為魔術師的人」

「嗯,我也有聽說魔術師這件事。」

「雖然不太了解詳情,不過我想應該是像道士或方士一樣,能操弄鬼神或使用妖術的人吧。如果是這種人的話,要抓住腳夫的腳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抓住腳夫的腳要做什么?為了讓宮女和腳夫他們受傷嗎?」

「這我也」

陽善一時語塞。

翠蘭也對自己居然想從他身上得到答案一舉感到不好意思。

魔術這個罕見的名詞是屬于吐蕃人的,不過他們并不想提這件事。就算假定吐蕃王身邊的人對與公主和親一事抱持不同意見,對陽善而言,也只不過是在某個未知國度所發生的事情罷了。

陽善退下之后,這次換慧的馬與翠蘭并行了。

「你和那個白和尚在講啥?」

面對慧唐突的提問,翠蘭投以嚴厲的視線。

「他不叫白和尚,要叫他陽善大人。」

「真煩哪,我最討厭和尚了,總是說些自以為是的話,什么忙也幫不上。」

「陽善大人可是幫了很多昨天意外受傷的人喔!」

「然后那些人夾著尾巴跑了,根本不算幫到忙。」

慧啐了一聲,將眼光移向前方的山峰棱線。

「話說回來,前面好像開始扎營了,今天似乎是要在山腰架帳篷。」

「如果能跨過這座山就好了。」

「那樣的話,應該就會在下坡路的山腰上扎營吧。」

言外之意就是反正結果都一樣。聽到這句話的翠蘭的雙頰漲紅了。

突然,她感到有道如剌般銳利的眼神注視著她,因而抬起頭來。

視線是從正面山坡上的棱線中射來。

翠蘭抬起手遮住夕陽,尋找視線的主人。

但是夕陽依舊令人目眩,她無法直視那個方向。因強光而滲出的眼淚,讓眼前的山脊和走在前頭的馬兒尾巴都變得模糊了。

「怎么了?翠蘭。」

翠蘭沒有回答一臉擔心的慧,反而揮鞭策馬前進。

昨天她感覺到有人在看她這件事,算是當作自己多心。

但是這次的視線并不是自己想太多。

雖然不清楚這個視線下隱藏了什么樣的意圖,不過確實有活生生的人在注視著她。

隨著馬鞭揮下,馬匹重重地邁開腳步向前狂奔。

伴隨著馬蹄聲,一陣煙塵揚起。

「等一下,翠蘭!」

不顧慧的阻止,她騎著馬沖向棱線那端,隊伍里的人無一不對翠蘭投以訝異的眼神,而久未體驗的疾風吹撫著她的頸項。

轉瞬之間,翠蘭忘卻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她想要就這樣一直奔馳下去。

而此時,神秘的視線也消失了。

如今在山峰棱線之間的,只有火紅的巨大夕陽。追過來的慧與停下馬的翠蘭并排,小聲地嘀咕著。

太陽比預期中還早下山,一行人就按照預定在山腰度過夜晚。

雖然人數比前一天少了許多,但是和昨夜相比,顯得格外安穩的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吐蕃的仆役們開始架起帳篷,唐朝的士兵們各自準備鋪設地鋪;有空的人則幫忙生火,在大鍋里燒水煮湯。

「桑布扎大人真是一位奇妙的人呢。」

陽善遞給翠蘭一碗盛了湯的碗,并小心翼翼地說道。

「哪里讓您覺得奇妙?」

接過碗的翠蘭回問陽善。

今晚他們選擇圍在爐火邊,喊著腰痛的朱瓔則在帳篷里休息,雖然翠蘭想要照顧她,不過朱瓔表示想一個人靜一下。

再者,總是很啰唆的道宗建議翠蘭今晚與大家同席。

說不定是因為他被傍晚突然騎馬狂奔的翠蘭嚇到了吧。

而道宗現在正與吐蕃的大臣們在同一個帳篷里討論事情。

也就是說,現在沒有人盯在一旁監督。

或許是因此而放松的關系,所以陽善的口吻也輕松了起來。

「桑布扎大人問了我各式各樣的問題,看來他好像很在意腳夫所說的話,不過我還是無法相信魔術這類的事。」

「不過,地方不同,住的人也不一樣喔。」

往翠蘭身邊靠的慧,一邊站著喝湯一邊插嘴。

「住在漢土的人們所不知道的幻術或鬼神也是存在的吧?」

慧掛在腰間的長劍前端輕輕頂到了陽善的肩膀,擁有端正容貌的青年僧侶皺了一下眉頭,稍微往旁邊移動。

「啊,抱歉。」

明明就是故意做出這種討厭的行為,慧卻裝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道歉。

陽善則以微笑接受了他的道歉。

「說到這里,公主殿下傍晚時分是打算要往哪兒去呢?」

「那時候有人在山頂上。」

翠蘭壓低聲音回答。

聽到答案的陽善,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恕我直言,那時離山頂遺很遠,在那種距離下不可能看得到人。難不成公主殿下也會使用某種幻術嗎?」

「不,我什么都不會,可是我有感覺到對方的氣息。」

「您是說氣息嗎?但是在距離很遠的條件下,位在山頂的人也一樣吧。也就是說有可能他并沒有看到公主殿下和隊伍,只是單純站在那里而已吧?也有可能是被風吹動的夏草或是野獸之類的在那里。」

「說得也是。」

「可是,游牧民族的視力很好。」

相對于表示同意的翠蘭,慧在一旁提出反駁。

「他們沒有文字,所以不看書籍。相反的,他們必須保護廣闊草地上的家畜不受野獸侵害,因此他們擁有能看清遠方事物的優越視力。」

「這樣的話,可能是吐谷渾的人民吧。」

聽到翠蘭小聲地說,陽善露出了笑容。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毋需擔心了,因為吐谷渾是臣服于大唐帝國的國家。」

一說完,陽善便神色匆匆地離開了營火。

目送陽善的背影,慧在批評之中混著嘆息聲。

「白和尚果真是個怪人啊。」

翠蘭一邊露出苦笑,一邊盯著熊熊燃燒的柴火。

被紅色火焰所包圍的薪柴,不時飄散出細長的白煙,如同紅玉般閃閃發光。翠蘭在不知不覺中被晶瑩剔透的紅色、以及點亮周圍的金色吸引住。

就在此時

火焰中心有什么東西在動。

在有生命的物體絕對無法生存的灼熱空間里,「那個東西」正在蠢蠢欲動。

一開始看起來像是個不太自然的黑色小樹枝。

但是,漸漸地可以看出那是個人的形狀。

可以站在手掌上大小的迷你人影「那個」的四肢激烈地擺動著,像在跳舞。

除了翠蘭之外,沒有人注意到這個異象。

「慧!」

翠蘭用近乎哭喊似的聲音呼喊著慧。

然而她卻沒有發現,她無意識遮住嘴巴的雙手蓋住了自己的聲音。

翠蘭想站起來逃離發生在眼前的怪異現象,可是她的雙腳就像是被釘在地面上一樣,動彈不得。

在火焰中心跳舞的人影,急速地變大。

「快過來!」

慧抓住翠蘭的手臂,用盡全身的力量拉走她。

緊接著

舞動的人影增大到仿佛要沖破天際。

里頭裝著湯的大鍋不斷往上冒,最后被往上竄起的雙手彈開飛向空中;燒得火紅的薪柴也四處飛散,掉落在營火周圍的人們頭上。

大家驚慌失措地不斷叫喊,爭先恐后地想逃離這個突發意外。

「朱瓔在帳篷里!」

「不行!!別抬頭!」

慧用斗篷緊緊包住翠蘭的頭以及她腦海中的疑問,下一瞬間,他幾乎是用扛的將翠蘭扛離那個現場。

這段時間讓人感覺好像有一輩子那么長。

當翠蘭被放到巖石后面,重新將視線投向發生異變的地點時,她發現自己已經在離營地很遠的地方。

黑影舞者已經消失。

散落在地上的薪火在黑暗中閃閃發亮。

紛亂走動的士兵們聲音此起彼落;從帳篷中沖出來的武將不知道異變發生的原因,慌張地要求了解狀況;而藉由其它的營火,也映照出在混亂中茫然佇立的宮女身影。

「回去吧,慧。不去救朱瓔的話」

「等一下,翠蘭!」

慧攔腰抓住搖晃著身體想站起來的翠蘭,并粗暴地將她拉了回來。

就在翠蘭心中燃起反抗之心的瞬間

忽然有好幾座帳篷著火了,士兵們的口中再度發出驚叫聲。

但是士兵們并沒有前去滅火,反而像在驅趕什么東西似地揮舞著手腳,其中也有人拔出劍在空中亂砍。

可是士兵們的周圍并沒有任何東西。

盡管如此,卻有邊抓著胸口邊慘叫倒下的士兵出現。

也有試圖騎馬逃離營區的人,卻在還來不及跑遠,就從未裝馬鞍的馬背上跌落,一動也不動了。

「怎么回事」

「把頭低下!!」

慧怒斥著壓下翠蘭的頭。

她反抗著那股力量,從巖石后方探出身子。

這回是真的有人在棱線那方。

這么想的瞬間,有一群騎馬的人伴隨著撼動大地的轟隆聲,從斜坡上沖了下來。

這群人既無旗幟,也沒有排成任何隊形,但是他們并沒有因此而阻礙到相互的前進動作,全速沖入營區。

這場突如其來的奇襲,讓原本就處于慌亂狀態的士兵們更加無法應付。

大家亂成一團左閃右逃,完全沒有盡到護衛的責任,幾乎全都作鳥獸散了。

而騎馬的那群人則在慌亂的士兵們之間縱橫穿梭。

薪柴的余火在馬蹄的踩踏下,余灰四處飛散。他們不時讓馬匹巨大的臀部互相碰撞,而原來應該生性膽小的馬匹們,立即安靜地聽從鞍上主人的指示。

他們每個人都很熟練馴馬的技巧。

「看來他們并非盜賊之流啊。」

慧自言自語著。

頭被壓低的翠蘭,以嘶啞的聲音問慧:

「不是盜賊是什么」

「如果知道的話,就不用躲在這種地方了。」

慧立刻反駁翠蘭急昏頭的發問。

緊接著,夜晚的平原上響起了如絲綢撕裂般的細微慘叫聲。

「不是我」斷斷續續的聲音穿過了喧鬧聲傳到翠蘭這邊。

「朱瓔!」

翠蘭揮開慧的手,從巖石后方跳了出去。

即使翠蘭感覺到慧想從后面抓住她的手卻撲了個空,她并不予理會。

那群人離開了營區,直奔山頂。

翠蘭看到了在他們之中

不對,不是看到,而是她感覺到。

朱瓔被抓上馬帶走了

在這種地方如果被不知名的人擄走,恐怕再也無法見到活蹦亂跳的朱瓔了。

總之得去把朱瓔搶回來!翠蘭焦急地想著。

她跑回營區,抓住身邊一匹馬的韁繩,一口氣躍上馬背。

雖然沒有安上馬鞍,不過只要有韁繩的話就有辦法騎。

以掌代鞭給予馬肩一擊后,受到驚嚇的馬兒立即順從翠蘭的指示,開始追趕抓走朱瓔的那群人。

想要追上早已跑遠的馬群并非難事,因為落單的馬為了追上同伴會拼命地跑。

問題在于任憑馬兒追趕的翠蘭,究竟該如何應付這無法預料的狀況呢?

如果馬匹不幸被石頭絆倒的話,她就會有從馬背上被拋到前方的危險。

如果和馬一起摔倒的話,也會被馬匹直接壓在下方。

不過翠蘭并沒有一邊確認路況一邊前進的時間。前方的馬群宛若飛行般地快速前進,感覺好像只要稍一松懈,他們就會立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們一口氣街上斜坡、越過山背的馬群,離開了道路,奔入左手邊的巖石地帶。

翠蘭也駕馬跟在后面。

左右聳立著高大巖壁的捷徑被巨大的巖石遮蔽,因此月光照不進來。想要穿過這片漆黑之地著實需要異于常人的勇氣,不過現在可沒有時間猶豫不決了。翠蘭奮力拋開恐懼感,穿過捷徑。

翠蘭不知道自己究竟騎了多久。

當身上開始冒汗之際,耳邊傳來了伴隨著夜風、如同漩渦般的水流聲。

抓走朱瓔的馬群,穿過巖石地帶的捷徑在河邊停了下來。從水聲聽來,那是一條相當湍急的河流。

而在巖石地帶的左右,則是茂密的灌木林。

在不遠處下馬的翠蘭,解開自己的腰帶將馬的兩只前腳綁在一起。這么做不會讓馬無法站立,也不用擔心它會隨意跑掉,雖然這會令馬感到難受,但總不能讓它跑到敵人那邊去。

處理好馬匹的翠蘭,藏身在樹叢后方窺視敵人。

身穿異國服裝的六、七名男子熟練地下馬。

「替公主殿下升火!」

其中一名男子以冷靜的口吻命令其他人。

憑著這一句話,翠蘭知道他們來自哪里了。

男子剛才說的是吐蕃話。

「坦凱魯,把所有的毛皮都蓋上去,為公主準備座位!」

「不知道她要不要來點酒呢?唐朝的服裝看起來好像很冷。」

在迅速準備升火的男子旁邊,那名叫做坦凱魯的男性一邊鋪著毛皮一邊問道。

「這樣啊」抱著朱瓔的男子,自言自語地說著。

沒多久,小小的營火升了起來,映照出朱瓔蒼白發抖的身影。

「朱瓔」

翠蘭咬著唇,目光如炬地盯著那群男子。

他們穿著寬松袖子的襯衣與皮制上衣,以及到小腿肚的皮制長靴,其中也有人披著毛皮。從他們的服裝來看,果然是吐蕃人。

翠蘭其實并不清楚吐蕃人的裝扮。

但是他們的打扮與桑布札所展示的傳統服裝非常類似。

不過就算知道他們是吐蕃人也沒什么用,現在最需要的是劍,翠蘭對于自己居然空手追著他們而來感到無比懊悔。

可能的話,真希望立刻沖出去把朱瓔救回來。

可是手上連把劍都沒有,她不認為自己有辦法同時打倒這么多人。

他們每個人看起來都武功高強的樣子。雖然體型各不相同,卻沒有一個人有多余的贅肉。整體而言,他們都很高大,而且動作靈敏。

雖說如此,也不能一直這樣從容不迫地觀察對方。

翠蘭看不出他們的目的何在。

等到朱瓔發生什么事的話就太遲了。

翠蘭挺直焦躁不安的身軀。

就在這時,從身后有只手伸過來掩住了她的嘴巴。

「完了。」翠蘭全身冒出冷汗。

「噓,安靜。翠蘭,是我。」

耳邊傳來慧壓低的聲音。

又驚又喜的翠蘭安心地癱坐下來。重新打起精神,轉過身去的她,看到的是慧充滿憤怒的瞼。

「為什么要這么亂來」

「我只是來救朱瓔而已!!」

「妳打算一個人對付七個人嗎?」

「有慧在的話就不是一個人啦。」

翠蘭用歪理強辯著,并再次將視線投向男子們那邊。

河邊的營火與地鋪已經整頓好了,站在中央的男子正在與朱瓔說話。

「大唐帝國的公主殿下,首先為我們的冒犯向您致歉。」

男子以怪腔怪調的漢語對他抱在懷里的朱瓔說道。

「請您毋需擔心,我們不會傷害您的。」

「看來他們并不打算傷害她喔。」

慧拉起翠蘭的手腕,要她回去。

但是翠蘭揮開他的手,否定慧樂觀的想法。

吐蕃男子向朱瓔提出「希望您不要逃走」的忠告,并將她的腳放到地上。

此時,無力的朱瓔癱軟在地上。

「朱瓔!」

翠蘭一邊叫喊著一邊由巖石后方沖出去。

「笨蛋!!」

慧氣急敗壞地喊著,也跟著沖了出去。

想當然爾,男子們的視線全都投向了翠蘭與慧,不對,大部分的視線都集中在慧身上。大概是因為他配著劍,一副武將裝扮的關系吧。

位于中央的男子再度抱起朱瓔,絲毫無半點不安地問道:

「你們是公主殿下的臣子吧?」

「你又是誰」

翠蘭怒火中燒地反問回去,眼光急忙地掃過聚在一起的男子們。

這群人之中個子最小的是誰?

年紀最輕、無法在戰場上自立的人是哪一個?

他們每個人都纏著皮制的腰帶,上頭配了大小兩把劍。現在的翠蘭需要武器。

慧察覺到了她的意圖,向前踏了半步。

「利吉姆殿下,這兩個家伙是胡人吧?」

另一個男人以半身掩護住抱著朱瓔的男子利吉姆并開口說話,他手中握著彎曲的短劍,接著另一位男子也站到前面來了。

「沒錯。唐朝的軍隊里并沒有女性武將。」

聽到了這名男子的迅速報告,利吉姆露出了不軌的笑容。

在營火的照耀下,他那潔白的牙齒在黑暗中發亮。

「她是公主殿下的侍女。」

利吉姆從容不迫地下了判斷,并詢問懷中的朱瓔:

「沒錯吧?公主殿下。」

「是的。」

朱瓔以非常細小的聲音回答抱著自己的男人。

「有什么事的話就請找我,請不要對他們出手」

「能否請您命令他們兩人不要輕舉妄動呢?」

「好的。別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