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錄入:七夜

掃圖:198978

發布于:輕之國度-輕小說論壇http://www.lightnovel.cn

——————————————————————————

——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本文特別嚴禁轉載至SF輕小說頻道



不知是何處傳來的鳥囀。

翠蘭跪在石造地板上聆聽著那叫聲。

是在偌大的奢華庭園中鳴唱?抑或是從哪戶的鳥籠之中傳出?正當翠蘭沉思之際,來自窗外的初夏陽光,將窗邊鳥兒的身影映照在華美的地板上。

翠蘭不禁將視線往上移。

但下一瞬間,她立刻驚覺不妙。

她視線所及的并非小鳥,而是身穿龍紋黃袍的皇帝李世民。

「請原諒我的無禮」

謝罪之詞脫口而出的翠蘭發覺此舉更加不敬。

從進入房間到坐在椅子上,李世民依舊一言不發。參與政治的重臣與武將就另當別論,在皇帝開口前,翠蘭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等待。

李世民似乎無意計較小姑娘的無禮,不一會兒便開口了:

「無妨。起身,來朕身邊。」

「遵命。」

翠蘭恭敬地回話并俐落起身,卻在跨出腳的那一刻踩到穿不慣的裙襬,狼狽地向前傾了一下。

近來流行的裙襬也未免太長了。

盡管如此,翠蘭仍努力地假裝鎮靜,靜靜地步向李世民身邊。

雖然皇帝吩咐到他身邊,但是若靠近到伸手可及之處仍屬不敬。翠蘭在數步之遙處停住,并再度跪下。

「好了,不用跪了。朕想看看妳的容貌。」

早在開口之前,李世民的眼神便不安分地在翠蘭的全身四處游移。

倘若是別的男人做出這般舉動,翠蘭恐怕早已二話不說打下去并離開房間。但對方是大唐帝國的皇帝,而且雖說有著身分上的差異,不過對翠蘭而言,他畢竟也還是有著血緣關系的叔父。

翠蘭的父親李淑鵬和李世民同為唐朝第一任皇帝李淵之子。單論年齡而言,稍長兩歲的淑鵬為兄,不過他是身分較低的側室之子,與正室皇后所生的世民地位完全不同。

即便父親擁有再高貴的血脈,其子嗣的身分高低卻被母方所左右。

基于這點,淑鵬毫無疑問的只是庶民。然而李世民登基前便將淑鵬置于身邊,登基后更厚封中書侍郎的官職。

盡管如此,翠蘭也只不過是名官宦子女罷了。況且平日她是住在經商的祖父母家中,根本沒有進出皇城的機會,就連像今天這樣進入皇帝宮殿里的私人居所也是頭一遭。

為何我會被召喚入宮呢?

翠蘭覺得難以理解,開始揣測起李世民的意圖。

從皇帝的體格到儀容,她每一處都仔細地打量著。

經歷過無數戰爭的武將、殺害皇兄篡位的奪權者,然后變成一位難得一見的執政者。

被各式各樣傳聞所包圍的皇帝,體態比翠蘭想象中好。真要說的話,是屬于比較豐滿的類型,但全無些許松弛之處,反而讓人感覺到充斥在那層皮膚下的力量。

而那股力量,亦從他的雙眼流露出來。

「朕的容貌很有趣嗎?」

李世民忽然用略帶揶揄的口吻問道。

翠蘭嚇了一跳,但仍不慌不忙地回答:

「我認為至少比我的臉有趣多了。」

面對翠蘭落落大方的回答,手拄在椅子扶手上撐著臉的李世民笑了。

「不,朕覺得你比較有趣喔。雖然會讓人聯想到你身穿胡服、騎馬拉弓的英姿,不過你也很適合這身華麗的女裝。」

「您過獎了。」

「我聽過不少關于你的傳言。」

剎那間,李世民的笑容消失在雙眼深處,進而換上了觀察者的表情。

「聽說我的侄女無論使劍或射箭的技巧都很卓越,就算整列士兵也不是對手。近來有很多女子喜歡裝扮成男人的模樣,但卻無人能做得如你一般。」

這是在責備我嗎?翠蘭心想。但李世民的表情毫無慍色。

「你父親淑鵬,想必非常以你為傲吧?」

「這個嘛」

「有什么原因讓你無法回答嗎?」

「著實難以啟齒。」

翠蘭以堅定的態度拒答,李世民見狀便用鼻子悶哼了一聲。即使翠蘭佯裝不知情,然而實際上李世民明白翠蘭不語的原因。

「是關于元吉的事吧?」

在一陣沉默之后,李世民爽快地說了出來。

翠蘭的親生父親,名叫李元吉。

元吉乃唐朝建國者李淵的正室皇后寶氏所生的三個兒子之一。

擁有廣大領土的大唐帝國在距今二十年前建國。

太原留守李淵,在前代皇帝隋煬帝執政失當,導致國家動蕩之際趁機崛起。他逮住了留滯長安的隋煬帝之孫代王煬侑,最后命令煬侑將帝位傳給他。

唐朝建國當時,元吉十六歲。

和現在的翠蘭同年。

當時在太原留守的父親十分寵愛他。舉兵之后,他即被任命為太原太守,封為齊王。元吉自然愈發傲慢之心,忠心諫言的臣子全遭處死,身邊充斥的盡是巧言令色的佞臣。

距今十二年前

元吉與長兄建成一同在玄武門遭到殺害。

討伐皇兄建成的,正是現任皇帝李世民。

單從結果來看,這是不折不扣的謀反之罪;然而,若綜觀李世民對唐朝開國的貢獻以及將周遭人們的反應考慮在內,會造成如此情勢,絕不能全怪罪于李世民一人。

皇太子建成慘遭殺害之際,么弟元吉也一同送命了。過去元吉曾集結了建成的臣子并使其口徑一致,不斷要求兄長前去討伐李世民。

元吉恐怕是很厭惡二哥世民吧?他不直接針對李世民本人,而是數次惡意攻擊深受李世民信賴的臣子。

其中一則事件發生在十七年前。

那時翠蘭之父李淑鵬跟隨著李世民遠赴虎牢縣。

待在長安無所事事的元吉,將與淑鵬有婚約在身的翠蘭之母強行帶入自己的宅邸。

無法得知這是出自于對侍奉世民的異母兄弟的嫌惡,還是純粹覬覦擁有佳人美名的翠蘭之母。

趁著元吉外出之際被救出來的翠蘭之母,立即就與淑鵬成婚了。

隔年翠蘭出生后,周遭的人們都皺起了眉頭。

究竟哪一位才是翠蘭的親生父親呢?

這個誰都無法斷言的疑問,只有翠蘭的雙親知道答案。

翠蘭的親生父親,是李元吉

那個身上流有大唐帝國建國者李淵的血脈,受極萬民怨恨的男人。

當提起玄武門事變時,人們為皇太子建成的不幸遭遇落淚。

提到元吉時卻正好相反。

因為他而遍嘗苦難的晉陽人民不說,曾被其囂張行徑所踐踏的長安人民也無不松一口氣。絕對沒有人會哀悼他的早逝。

「在口無遮攔的人們之間有許多流言,但你是李淑鵬的女兒。」

李世民以冷靜的口氣作結。他渾身散發著身為支配者的威嚴壓迫感,仿佛意味著已不需要其它多余的解釋或話語。

接著,李世民改以輕松的語氣問道:

「怎么樣?你愿意成為朕的女兒嫁給吐蕃王嗎?」

「吐蕃王」

翠蘭反射性地重復了一次。當她再次錯愕自己的用詞的同時,也在頭腦的一隅思考著這樣也算不敬吧?然而現在這種情形,早巳超出翠蘭臨時惡補來的禮儀所能反應的范疇了,會如此地對李世民發問,全是因為受到了突如其來的沖擊。

吐蕃是位于大唐帝國西方的新興王國。

在早先的漢朝與其后在亂世中爭奪霸權的武將們,沒有人會提到此地。這里只有一些小國瓜分著尚未開發的土地,再加上擁有三邊皆被高山所包圍的地理環境,此處更稱不上是交通要塞。

在古地圖里,現今的吐蕃王國所在地仍是一片荒蕪。

只有尋求稀世珍寶的商人才會前往那里。

在漢人們為了擴大勢力版圖而相互爭戰之際,吐蕃也默默地成就了自己的霸權。兩國定為王都的國家中心點,各距千里之遙,而在吐蕃與大唐帝國之間也散布著零星小國,使得兩國直接相連的國境并不多。

盡管如此

「你知道前陣子吐蕃軍隊攻進我國的領土嗎?」

「是的。聽說在松州展開了激烈的攻防戰」

「我軍敗了。」

李世民再度干脆地回應。另一方面,靠在椅子扶把上的手則更傾斜了,就像是陷入了深思一般。

「勝負底定后,吐蕃馬上就撤兵了。他們不需要像松州那樣的山村,但是希望能迎娶一位公主(皇帝之女)作為王妃。也就是說,他們無意以國與國的對等關系爭奪領土,而是希望可以成為我的女婿,并且被認定為我唐朝的臣屬國。」

「可是我并非公主。」

「我們是近親的事實是不變的。」

面對翠蘭的否決,李世民同樣以否決回應。

「你知道現今人心的傾向嗎?沒有人想破壞終于到來的太平盛世。由高官乃至貧民,都認為婚姻理當重視門當戶對。」

「陛下。我沒有考慮過結婚這件事。」

翠蘭半帶懇求地訴說著。

因為遭到凌辱才生下翠蘭,所以母親極度憎恨她。

雖然有著父親的庇護,翠蘭母親的憎惡逐漸發展為殺意。為恐危及生命,因此翠蘭被送到以和西域交易為業的母親娘家。

現在的翠蘭,是商人世家的孩子。

而且還是個粗魯而特立獨行的女孩。

除了身穿男裝從商,也會騎馬、拉弓使劍,甚至出外打獵。而且她比一般男性堅強,更向堪稱當代第一的武師學習武術。

不曾有男性喜歡上翠蘭,而翠蘭本身更沒有對誰有過傾慕之情。

在她腦海中,只充滿著家族事業、家人與習武之事而已。

「總之,希望能讓我重新考慮一下」

「這可是攸關外交的問題。」

無視于翠蘭的話,李世民繼續說下去。

「盡管吐蕃希望的人選是公主,只可惜我那些多少還有些風骨的女兒們都已嫁人了。」

「但是陛下,我并不是公主。」

翠蘭又強調了一次。

就算對方是敵人,翠蘭也不想成為欺騙吐蕃的幫兇。

更何況,如果結婚對象是像自己這樣的女孩,對吐蕃王也過意不去翠蘭是真心這么認為。

只見李世民用拳頭重擊扶手,面紅耳赤地怒道:

「如果這個女孩讓吐蕃王掃興的話就不行!最好是會騎馬、熟悉武藝、身體強壯而且意志堅強的女孩。吐蕃位于山上,三不五時都刮著強風。這女孩一定不能敗給經年累月的強風,而且必須能承擔搭起兩國間友誼橋梁的重責大任才行!」

李世民停了下來,凝視著翠蘭。

「我之前也說過,以前曾經聽過你的傳聞,所以前些日子我命敬德邀你到狩獵場。妳的身手當真相當了得啊!」

原來如此。翠蘭恍然大悟。

前幾天與父親交情很深的武將尉遲敬德帶翠蘭去參加由皇帝主辦的狩獵活動時,翠蘭就已經起疑了。雖然敬德算是指導她武術的導師,但是翠蘭其實很討厭在人前揮刀舞劍,她的父親對這點也持相同看法。

盡管如此,那天兩人卻急急忙忙地將翠蘭送出門。

不對還記得父親那天一直喋喋不休地囑咐她,別做會引人注意的事。不過,父親平時就是如此,所以她將其當成耳邊風。

「可以問您幾個問題嗎?陛下。」

「盡管問吧。」

「如果拒絕,我的父親會因此而受罰嗎?」

「我并沒有考慮這種結果。」

李世民毫不猶豫地回答了。

已經沒有退路,翠蘭在心中也有所覺悟了。

無論提出多少問題,李世民都可以不由分說地直接下令。

要我以公主的身分嫁到吐蕃

而且,這無疑已經是最后通牒了。

正因如此,反而會希望能感覺到是由自己做主的實感。

倘若是自己決定的事,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都能忍耐得住吧。

「你愿意嫁到吐蕃嗎,翠蘭?」

她再一次被詢問,這次翠蘭選擇回答:「是」。

「請問是立刻過去嗎?」

「兩年后。」

「為何還要兩年呢?」

「吐蕃是游牧民族的國度,為了公主的前往,他們想要建城。在那之前,妳可以住在掖庭宮(注:掖庭宮為嬪妃們的住處)。」

「請問是否可以回家呢?」

「你是朕的女兒了,想要見家人的話隨時都可以讓你見到;有需要的東西就盡管開口。沒錯就算是沒必要的東西,只要你想要的都可以,明白了嗎?」

翠蘭稍微想了一下。

要在異國生活,絕對需要的東西是什么呢?

「吐蕃人會說漢語嗎?」

李世民帶著笑意松了一口氣。

「立即為她安排吐蕃語的老師!」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