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SCORE 1

05 訓練 a preparation

REQUIEM SCORE 1 05 訓練 a preparation

好幾次,涯看見集一邊走一邊把玩手上的圓珠筆。

金屬制的軸線上有三色按鈕。每次拿出來總是一邊盯著看一邊嘆氣。這樣東西與集的年紀極不相稱。

但是,并沒有詢問他。因為現在有更重要的事。

站在作戰室門前,輸入密碼。原本也使用了一些東西進行保護,但是物理性的安全系統不太牢固。所以更換為電腦系統,鶇創建的電腦系統可以說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安全系統。

門打開了,大家發出哇的聲音。掌聲熱烈,涯一邊抬起手回應他們,一邊向室內走去。集和祈,還有大云跟在他身后,依次走進來。

涯站在大型屏幕前,轉過身來。作戰室里聚集了一些主要干部。集在祈的催促下跟著她坐了下來,但是總覺得很不舒服的樣子,環顧著四周。祈就這樣看著集。溫柔的視線讓涯感到內心一片苦澀。

(真沒意義。)

涯搖搖頭,然后轉過身面向大家。

“都到齊了么?”

“是!”傳來一陣回答聲。

“諸位,辛苦了。多虧了大家的奮戰,我們總算從ANTIBODIES手中奪回我們的同伴城戶研二。”

這時,很多同伴點點頭。

“但是,真正的戰斗現在才開始。在此之前,我要向大家介紹一個人,他是我們的新同伴。櫻滿集。他是我們作戰的中心,‘罪惡王冠’的擁有者。”

涯說著用手指指著集,集害羞地低下了頭。

看到他這副模樣,涯發出一聲輕笑聲。

“……櫻滿集的加入以及城戶的奪回,讓我們葬儀社目前最大的目標——leukocyte的進攻行動成為了可能。”

阿爾瑪舉起了手。

“能行嗎?這家伙,是要在能夠從你們身體里取出武化基因組并使用的前提下才有作用吧?那種地方,要怎么做呢?”

“關于這一點,完全沒問題。已經做到了以集為中心的作戰計劃。”

無視集的驚訝,涯向鶇說道。

“作戰計劃。”

“是。”

從擴音器中傳來鶇的聲音,屏幕上顯示出堆積如山的窗口。數量多到讓大云發出碎碎念的聲音,阿爾瑪發出哇的驚呼聲。

“根據狀況的不同,方案分為一百四十三種。所有人,在計劃實施前要將這些全部背下來!聽清楚了么!”

“是!”再次傳來回應聲。回答得很好。但是,只有集還是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盯著屏幕看。一副對于自己是否真的能夠背下來完全沒信心的表情。但是,集的問題不只是這樣而已。或者說還有另外一個更關鍵的問題。”

“——綾瀨。”

“是,是!”

后方的綾瀨發出有些尖銳的聲音回答道,靈活地轉動著輪椅從同伴之間的縫隙中向前滑動。

“這家伙到昨天為止都還只是個學生。我不放心他的體力。為了能讓他跟上作戰節奏,你負責訓練他。知道了嗎?”

“我,我來負責嗎!?”

“是的。有什么不滿嗎?”

“沒,沒有……只是—一”

說著瞥了一眼集。

“我可以么?時間有限,我會盡我所能訓練他……”

“無所謂。”

綾瀨毫不掩飾地嘆了口氣。

也許是因為對此有些生氣,集發出聲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涯,放過我吧。”

原本打算笑著說自己肯定不行,最后說出來的卻是奇怪的理由。

“不管怎么說,我也不能給這樣的坐著輪椅的女生添麻煩呢。”

這句話讓大家都嚇了一跳,倒吸一口氣。這樣的,么?真是什么都不懂的男生呢。綾瀨迅速移動到集的面前,對此涯只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情看著。

“你還真是溫柔呢,櫻滿君。”

“啊——沒有,沒這回事……”

涯忍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憋紅了臉。真的以為別人說他溫柔么?真是個不會看氛圍的家伙呢。但是,讓綾瀨這么生氣呢。沒錯。綾瀨生氣了。

“算了。過來一下。”

綾瀨往后退了一點。

“抱歉,各位也往后退一點可以么?就這樣——謝謝。”

桌子被移開了,屏幕前騰出了一塊大約有拳擊比賽擂臺那么大的空間。

快上吧,不知被誰從后面推了一把,集不得不往前踉蹌了兩步。怎么回事?集看著涯詢問道,但是涯只是笑著沒有回答他。

與集面對面的綾瀨挑釁地伸出了手。

“準備好了么?我要上了。”

“什么!?”

“難道說,溫柔的櫻滿君怕自己會輸給我嗎?”

集不禁有些惱火。不知道,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脫下制服的外套,彎著腰身體向前屈,與綾瀨面對面。他這一副外行人的姿勢讓大家哄堂大笑。就在集完全不知道大家為什么要笑,看向四周的瞬間,綾瀨突然沖向他的胸前,抓住他的手腕,轉動她的輪椅,讓車輪子纏住他的腳。

把手腕轉到集的身后。將他的背脊往下壓,讓他的身體像蝦子一樣往后仰,哇哇哇哇,集發出一陣含糊不清地悲鳴聲。

全場的人都沸騰了。恐怕連集自己也只有使用武化基因能力時候的印象吧。但是也只有在使用能力的時候,身體能力才跟著提升,平時也只不過是個高中生而已。但是,這樣是不行的。

綾瀨甩著馬尾辮,梆梆地拍著手。

“明白了么?這個輪椅就是我的腳。不要有什么奇怪的顧慮,我也不會留情面的。為了不讓自己喪命,你最好給我努力一點。”

集痛苦的發出聲音,好難受,然后失去了呼吸。

“好像成功發射了呢。”

莖道盯著屏幕上顯示的俄羅斯發射火箭的錄像,聽到噓界的聲音,回過身來。他看起來就像是連帶著連淚痕都看得一清二楚的小丑假面一樣。

“所有的事情都按照局長預想那樣進行呢。”

“并不是這樣。”

轉動椅子,與臉上浮現淺淺笑意的噓界對視著。

“我沒有想到城戶研二會被救走。當時你就在那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戈爾迪所長拒絕ANTIBODIES介入。第四個隔離所遭到襲擊的同時,通訊線路也遭到了破壞,所以沒辦法向局長您請求指示——”

“不需要借口。確實是失敗了。

“是的。”

噓界深深地鞠躬。逃跑的不只是城戶研二。還有很多犯人生死不明。這當中包括櫻滿集。還有,隔離所里也有人員傷亡,二十多名實驗品也失蹤了。

不用說,這些責任應該由隔離所的負責人戈爾迪少佐來承擔。雖然我也聽說過他是個只擅長向上級獻媚的無能男人,但是沒想到竟然會失去十架END RAVEo雖然怒火沒有遷怒于作為ANTIBODIES莖道,但是還是可以得出少將的焦慮。

而且,櫻滿春夏的精神狀態也很令人堪憂。不管是否知道兒子的行蹤,她都沒辦法集中精力在研究上,也許會導致工程的延遲。

噓界與第四隔離所襲擊事件有關,似乎有所隱瞞的樣子,但是,這個男人的秘密主張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莖道很清楚,強行逼問他,他是不會回答的。

“……算了。匯報情況。”

“是。葬儀社的人似乎和利布民族有過接觸呢。”

利布民族——對于一直由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戰勝國掌握著主導權的聯合國體制感到不滿的一些國家從聯合國脫離出來,組成了新的國際聯合組織。他們對于那些自稱為先進國的國家所做的一切事情采取對立態度。

“對方都是什么國家?”

“沒有特定的國家。通過俄羅斯商會的引薦,似乎與北非的尼羅河同盟以及南非的喜望峰聯合組織有所接觸。我們已經掌握到近日他們將會在北陸的某個港口進行一筆大買賣的情報。”

“這樣啊。”

“恐怕他們是打算經由俄羅斯帶進一大批武器。也有傳聞說在日本的經濟界也有葬儀社的支援者,真是厲害呢。”

但是,也許這也是個很好的機會。不管哪方面都需要實際運轉試驗。

“繼續暗中偵查具體的日程。”

“收到。”

這時,噓界發出竊笑聲的聲音。

“怎么了?”

“沒什么。我只是在想,這個世界充滿了未解之謎,完全不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什么。”

“指的是什么事?”

“抱歉。這是我個人的私事——先告辭了。”

噓界敬了個禮,再次從喉嚨深處發出竊笑聲,走出了莖道的辦公室。

不好對付的家伙呢。莖道把椅子轉回去,再次播放了衛星發射的最后時刻的影像,饒有興趣地望著。

洗完澡的集一邊想著已經撐不下去了,一邊搖搖晃晃地在走廊上走著。

來這里已經一周了。

每天,從早上開始就要跑步、做俯臥撐、鍛煉腹肌、兔子跳,真是累到想吐,特別是從昨天開始增加了格斗技能、刀術、以及手槍射擊的訓練。因此,基礎訓練的時間和量都減少了,但是還是一樣辛苦。

最開始的兩天,完全沒辦法吞咽食物。一整天都覺得肌肉酸痛,在這種狀態下仍然要堅持訓練,只能用地獄來形容此刻的感受。

筱宮綾瀨真的一點不留情面。

“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到,戰斗的時候橫豎都是要死,不如現在就死了算了?”

她厭惡地說道,跑馬拉松的時候也是一點不留情面。

哈啊,喘著大氣的集,忽然感覺有歌聲,于是抬起頭來。

并不是幻覺。

是祈的聲音。話說回來,來到這里之后都沒有和她見過面。這樣想著,更加想見她了。像被燈火吸引的飛蛾一樣,集用手撐著墻壁以支撐搖搖欲墜的身體朝走廊走去。終于,在一扇巨大的窗戶前,一個像是辦公室的休息場所之類的地方,發現了祈的身影。

她穿著平常那件像倒過來的百合花一樣的衣服,手撐著窗戶唱著歌。

月光照耀下的她感覺像幻影一樣,有種短暫易逝的美,美到讓集無法呼吸。就和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一樣——這樣想著的時候.歌聲停止了。感覺到有人靠近,祈轉過身來。

“好、好呀……”

伸出手打招呼的集低聲說道。感覺到自己的肌肉纖維還有好幾根是斷裂的。

應該可以走到她旁邊吧,集困惑著。不知道為什么,祈的表情好像很僵硬的樣子。并不是生氣的表情,卻有種異樣的感覺。

“……你為什么過來?”

傳來祈生硬的詢問聲,集有點嚇到,眨了眨眼。

“那個,因為……聽到了你的歌聲……抱歉,我打攪到你了么?”

“沒有。”

祈皺了皺眉。

“為什么要按照涯說的做呢?”

“啊,那個……”

集哈哈地干笑了兩聲。

要問為什么——當然是因為祈在這里。在這個不相信任何人,甚至是連自己也不相信的世界里,只想呆在拼了性命去救自己,把自己看得很重要的祈的身邊。想要解放日本什么的,不能原諒GHQ的做法什么的,這些都不是集這么做的動機。只要有祈在身邊,自己的住所在哪里都無所謂。

“那個……我反過來問問你呢。”集緊張地咽了咽口水。

“祈,為什么會加入葬儀社呢?祈很會唱歌呢,對吧?EGOIST人氣很高,班上的同學沒有誰不認識的,所以就算不當恐怖分子,不是也可以用別的方法來訴求日本的解放么……?因為,從很久以前不就有傳言說可以用歌聲讓人們行動起來么。”

祈沒有回答,好像很難受似的緊閉著嘴唇,抱住自己的身體,或者說像是拒絕集一樣用手臂環抱住自己的身體。

“那個……所以說,如果——只是如果……”

集緊張到心都揪成了一團。

“……如果我說,和我一起逃出葬儀社吧,你,會跟著我么?”

對于集來說,這是代表著一生一世的話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近乎于告白。

然而——祈搖搖頭。

“……不可以。”

集緊緊地捏著自己的衣服,力氣大到要將它捏碎一樣。

“涯,賦予了我名字。”

祈低下了頭。

“沒有名字,沒有自己,一無所有的我,是他賦予了我名字。賦予了我整個世界。所以……所以,不可以……”

“啊?但、但是,你不是說過——”

集露出僵硬的笑臉,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我的了’,還有‘可以一直在我身邊么’這樣的話么……啊?那,為什么你會那么做——”

但是,祈只是搖搖頭,往后退了幾步便跑開了。

“祈!”

集追在祈的身后,完全不顧疼痛的身體。但是沒有追上,不一會兒便失去了她的蹤影。盡管如此,集仍然沒有放棄。

到哪里去了呢?

前面拐角處透出燈光,集在那里發現了祈的身影。松了一口氣,正準備叫住她的瞬間,集的全身開始僵硬。涯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隨意地披著外套裸著上半身的涯出現了,邀請祈進去。

涯似乎說了些什么,祈微微低頭頷首,然后涯摟著她的肩膀走進了房間。門關上了,燈光也消失了。

(難道說……和涯……!?)

集用力地咬著嘴唇,用力到仿佛要滲出血來,從褲子口袋中拿出那只筆,緊緊地握著。腦中響起按下去的聲音。內心深處想這樣做。想給他,想給涯應有的懲罰。懷著這樣的念頭,手指也不住地顫抖著。

“……可惡啊。”

但是,辦不到。集很冷靜,他很清楚,就算這么做了,祈也不會選自己的。或者反過來說。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人知道,如果自己這么做了,只會讓別人看不起自己。

“——你喜歡祈吧?憂愁先生。”黑暗中響起這樣的聲音。集匆忙將筆放回口袋里。筱宮綾瀨慢慢地靠過來。

“那兩個人,每個月有兩三次像這樣,兩個人過夜呢。我想,大家都知道的,只是裝作沒看見而已。”

仿佛有些厭惡的語氣,集回過神來。

“筱宮才是呢,這樣可以么?”

“啊?什么意思?”

“因為……你很喜歡他吧?涯。”

綾瀨倒吸一口氣,臉漲得通紅,在微暗的常夜燈下也能看得很清楚。

“我、我才沒有喜歡他呢!我只是,很尊敬他啦!”

“尊敬么……”

看著唉聲嘆氣的集,綾瀨皺了皺眉。

“什么?”

“我問你呢……為什么大家都這么信任涯呢?因為,自己有可能會死掉呢,對吧?唔,不是有可能。是真的會死掉吧。但是,為什么那么信任涯,追隨他呢?”

“這個……沒辦法三言兩語就說清楚呢。”

說話的時候,完全感覺不出綾瀨有一絲絲動搖,她又回到了平時那個魔鬼教官的模樣。

“理由是因人而異的呢。有些人是為了向涯報恩,有些人則是對日本解放這個目標產生了共鳴,也有用錢雇來的職業雇傭兵。你要問我們為什么會那么信任涯?當然,因為涯作為指揮官也是非常優秀的呢。既然投身于戰場自然會有生死。但是,總有一天會實現目標。成績是最好證明吧?你有留下過什么成績么?”

集無法反駁。

綾瀨的話,就和你有留下過什么這句話一樣的意思吧。什么也沒有。總是看別人的臉色行事,總是看周遭的氛圍,只要解決好當下的事情就可以了,帶著這樣的想法度日,對于這樣的自己,完全沒有留下可以讓別人相信自己的成績和足跡。

(祈說不會跟著我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逃走之后打算怎么辦呢?完全沒有考慮這些事。回家之后能夠悠悠閑閑地過日子?不可能。自己和祈的名字應該已經被記錄在GHQ的名單里了。不擅長逃亡,也不會工作的自己什么也做不到。祈一定是看透了這點。

(恙神涯啊……)

現在才體會到他和自己不同,他的存在感是多么地強烈,這樣想著,集不禁嘆了口氣。不會實現的。也不可能實現。

“……真是的。”

唉,綾瀨嘆了口氣,輕輕地握著拳頭,咚的一聲打中了集的腹部.,

“打起精神來!你現在沒有什么成績也是理所當然的吧?不久之前你還是個高中生而已啊。但是,你不是有‘罪惡王冠’的能力么,比其他什么都沒有的人要領先一步吧。實際上,在六本木和第四隔離所的時候,你不是也干掉了好幾架GOCE么?成績這種東西,如果沒有的話,自己創造出來不就好了?”

“筱宮……”

“啊,叫我綾瀨就行了,大家都是這么叫的……總、總之呢,如果想要別人認同你的話就要付出相應的努力。明白了么?明白的話你就快點回去睡。我明天也會很嚴厲地訓練你的,有信心做好么?”

“是、是!”

集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一動不動地這樣回答道。滲入身體的條件反射真是可怕呢,集一邊想著一邊露出苦笑。

涯摟著祈的肩膀,相互依偎地走著。回到房間后的涯把外套脫掉,然后像體力不支倒下一樣橫躺在床上。

然后對著站在床邊的祈抬起手臂。

“……像平常那樣,麻煩你了。”

這樣說道。

祈神色凝重地點點頭,解開衣扣,挽起花朵般的衣袖,露出手臂,背靠在椅子上。

床上發出嘎吱的聲音。

祈彎著腰,涯抓住了她雪白的手。

“……請溫柔一點。”

祈輕輕地點頭,然后抽開手。

熟練地用浸滿酒精的脫脂棉球輕輕擦拭著涯的手臂內側,枕邊擺放著器材,從那里延伸出一根管子,將管子尖端的針頭插入血管。用膠帶固定,再用一根針頭插入另一根血管,之后,從器材延伸出來的另外一根管子則刺入祈自己的手腕。

裝有開關且發出空氣跑出來的咕嘟咕嘟的聲音的活塞被打開后,祈的血液順著連接著她的手腕的管子流進了裝置,這是為了抑制從祈血液中抽出來的AP病毒活性抑制物質發生抗拒反應而設置的裝置,血液通過這個裝置后再與自己的血液混合,盯著自己的手腕,涯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

就這樣,大概過了五個小時,類似于透析的裝置繼續運轉。同伴們都誤會了他與祈的關系,但是涯對此并沒有否認。原本,在同伴之間并沒有禁止男女之情,但是不管是自己還是祈,都不可以卷入這樣的兒女情長中。

(真巧呢。)

之前,在走廊看到了集的身影。如果他也和其他同伴一樣誤會了自己與祈是那種關系的話,今后行動起來就容易得多。就算祈不在這里,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就這點來說,今天這件事發生的時點也許是最合適不過了。

突然望一眼祈,她低著頭好像正在沉思的樣子。

“……集那家伙誤會了我們的關系,你很難受呢?”

突然被問到,祈嚇了一跳,抬起了頭,然后輕輕地晃了晃腦袋。

“我不知道……”

是呢。你自己都不明白呢。你怎么會明白呢?你被集吸引住了,這不就是你現在的心情么——涯原本打算這么說的,最后還是硬生生地把話咽了回去。

(這家伙是無罪的……)

難受到有些想要嘔吐,涯難忍地吐了一口氣。

(有罪的是那些利用真名的人。那些充滿欲望的大人們。所以,真名,這次我——)

真無趣。

時至今日,仍然沉浸在過去的傷痛中無法自拔,對于這樣的自己嗤之以鼻。涯閉上了雙眼。握緊了掛在胸口的十字架。

“……唱歌給我聽吧,祈。”

“嗯。”

祈輕聲回答,寂靜的房間里回蕩著她的歌聲。

兩天后,涯到達面對著日本海的北陸的某個港口。上周,與以非洲為中心的利布民族交涉成功,他們提供的物資將會送達至港口。比起太平洋航線,這里的警備略微松懈一些。盡管如此,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事情不得不看運氣,不過,由于鶇故意泄露假情報,此刻GHQ正在進行以太平洋航路為重點警備的臨檢工作吧。

“涯先生,沒想到會這么冷呢。’

響起與此刻氛圍不符的輕快的聲音,帽子里露出梟嘻嘻笑的臉龐,這次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參加作戰。老實說,梟在本部做點雜物就可以,但是這是他自己提出殷切的希望,沒辦法置之不理。如果只是搬運點貨物,在沒有戰斗任務的情況下也沒有什么負擔,涯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才帶他來的。

“現在暖和了吧?”

由于不合季節的寒流來襲,所以今天早上這附近似乎有霜降。

“是的!綾瀨小姐和鶇小姐送了我懷爐呢!你也要一個么?”

“不用了。”

于是梟點點頭把懷爐放回了口袋里,雙手相互摩挲著,并用嘴向里吹氣。接著,慢吞吞地說道。

“集先生,沒事吧……”

“唔?你很在意么?”

梟點點頭。

此刻集應該正在接受綾瀨的最終測試吧。

老實說,涯認為,短短幾日之內,集是沒辦法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戰士的。真正想鍛煉的是他的精神。

體力方面的支援,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是,精神方面的卻沒辦法給予。如果能在他的思想里放入一根鋼筋,只要沒有折斷,生存的概率也就能提高了。

取出來的武化能否發揮威力,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使用者的情緒。如果集的心碎了,沒有意志的話,他頭上戴著的王冠也就跟著破碎了。

“我、之前曾經在祈小姐想要去救集先生的時候,阻止了她,讓GHQ把集先生帶走了。”

“這是我下的命令。”

“我也知道,只是,還是做了不好的事情吧。”

“是么?”

涯捏住梟的鼻子。

啊,梟發出少女般的尖叫聲,然后縮了縮脖子。

“真是的!——回去以后我要和集先生道歉。雖然這么做也許只是能讓自己安心一點,不過,就這么辦吧!”

“是么?”

涯微笑著點點頭。也許這樣也不賴。說不定,他和集很合得來呢。

“啊,好像到了呢!”

梟雀躍地指著海面。

涯順著他指的方向望過去。海面宛如山丘一樣起伏不斷,不一會兒,像是發生爆裂一樣,巨大的黑色潛水貨物船從海面浮上來,將深藍色的海面割開來。

像是一只鯨魚。

看著它的威容,涯的心情激動。

聯合組織運送過來的貨物有NEU制造的END RAVE十架、大量的輕型重型武器、以及從締結契約的另一方——中東民間軍事公司五十人公司派來的雇傭兵。

(這下就能贏了。)

已經堅信作戰會勝利,涯暗自偷笑。哇啊,梟發出叫聲,然后往前跳了一下。

——這時。

原本是陰天的天空中閃起白光。

(那是什么!?)

這樣想著的一瞬間——

“涯先生!”

在涯聽見梟的呼喊聲的時候,已經被卷入了破裂的暴風中,飛了起來。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火光和熱氣撲面而來,涯用盡全力站了起來,抓住梟的胳膊四處尋找著可以遮蔽的地方。但是,怎么都找不到。

“涯……先生……”

火焰中,涯停下了腳步,望著梟。只是看一眼就知道已經沒救了。活著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呢。腹部可以清楚的看到折斷的骨盆和脊骨。

“梟……”

“太……好了……你沒事……呢……”

“是啊。”

梟露出孱弱的微笑。

“拜托你……讓我輕松……一點……”

涯用力咬著嘴唇。但是,已經沒辦法救治了。雖然這很殘酷。從腰間拔出大型手槍,取下梟的帽子。頭發松散,后腦勺已經開始出現金屬結晶,梟對此感到難為情,試圖隱藏它不讓涯看見。但是,已經沒有必要隱藏了。

“可以……幫我……向集先生……道個歉么……?”

“……我會的。”

“謝……謝……涯先生……”

涯將槍口對準了梟的后腦勺,扣動了扳機。在干巴巴的轟隆聲響起的同時,子彈結束了梟的性命,他后腦勺上的金屬結晶也隨之消失了,這樣,他應該可以得到永遠的安息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涯粗暴地把槍扔在千瘡百孔的地上,抬頭望著被熊熊烈火映得通紅的天空怒吼著。

“——輸出3%發射完畢。目標破壞率110%。誤差率0.7米。”

對于操作員的報告,莖道修一郎滿意地點點頭。

不愧是“絞刑男”。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掌握到支援葬儀社的同伙們的動向。正好拿來當leukocyte試射試驗的靶子。

“欲超越吾之人,皆為走向滅亡之民——汝等,未人此地者。舍棄所有的希望吧。”

莖道修一郎盯著衛星軌道上“星星”的畫面,靜靜地露出微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