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SCORE 1

04 浮動 flux

REQUIEM SCORE 1 04 浮動 flux

雖然想著絕對不要出來,但是還是回到這破落的地下基地,涯一邊苦笑著一邊想著。今天穿的不是平時那件大衣,而是量身訂做的英國制造的西裝,同伴們看見涯這副模樣一定都會嚇一跳吧。

雖然覺得這副打扮不適合自己,但是也沒辦法,除了率領眾人之外,有時候也有必要穿這樣的衣服。有人這么說過。

走進作戰室,四分儀、鶇、還有綾瀨都在,一看到涯的打扮,四分儀一副看習慣了的樣子,不過兩名女生卻還是嚇得目瞪口呆。

“哇!涯,好適合你啊!真帥啊!”

鶇一邊這樣說著一邊跑過來。依舊穿著運動服,戴著貓耳形狀的接收器。

“今天有什么事嗎?開Party?”

“誰知道呢。”

四分儀走過來,問了句情況如何。只有四分儀知道將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樣的事。不過也只有四分儀一個人而已。不是不相信同伴,只是知道消息的人越少越好。雖然應該對所有人一視同仁,但是沒有必要讓他們知道完成的工作結果會如何。就算不知道這件事也可以做好各自的事情。

“對方很感興趣。進攻ANTIBODIES這件事情很嚴重。當然,他們感興趣的還有櫻滿集使用的‘新兵器’。”

“這是最重要的。”

四分儀滿意地點點頭。鶇對于他們所談論的事情表現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樣子,什么也沒說便一邊繞著圈一邊離開涯的身邊,走到綾瀨的身旁,盯著她的臉。

“哎呀~?綾姐,怎么啦?被涯穿西裝的模樣迷住了么?”

“笨……笨蛋!瞎說什么呢!才沒——”

正說著,注意到涯正在聽她們的談話,于是話還沒說完便吞了回去。

“那你為什么眼睛都看直了呀?”

“鶇!”

鶇哈哈哈的笑聲回蕩在作戰室里,綾瀨靈活地轉動著輪椅,在她身后追趕著。涯脫掉外套,松了松領帶,仿佛將自己的身體甩出去似的坐在房間角落里的沙發上,看著她們追逐。

不知道是有多少次被這種快樂拯救。在這每天都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日子里,如果能夠保持這種開心爛漫的心境也可以說是一種才能吧。

但是,這也只能保持到作戰室的大門再次被開啟為止。

面無表情的祈,以及一臉無奈的梟走了進來,一看到涯便旁若無人地徑直走到他身邊來。

“喲。”

祈的臉上表現出如此明顯的憤怒情緒還真是少見呢。也許她本人并不知道,但是很明顯地,她現在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

“為什么?涯。”

冰冷如刀的聲音。祈只有在唱歌的時候才會解放自己的心。不唱歌的時候,說話的時候也會隱藏自己真實的想法。

“怎么了?”

“集被白服抓走了。我原本打算去救他,但是卻被阻止了。為什么?”

綾瀨和鶇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梟看了祈一眼。看他的表情應該是被祈這樣嚴厲追問了很久吧。但是,應該沒辦法回答吧。因為他不知道答案當然沒辦法回答了。

“是么,被抓走了呀。”

四分儀轉過身往回走,走出了作戰室。接下來,他將為下次的作戰做好充分的準備。綾瀨和鶇隨后也走出了作戰室。

“涯。”

“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梟阻止你是我下的命令。”

“你猜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是啊。”

如果祈打算殺掉寒川谷尋的話,集一定會站出來阻止的。但是,寒川谷尋是不會相信“恐怖分子”的約定的。這是當然的啰。一說到葬儀社,有誰會相信他們的胡說八道呢。因為生活在這樣一個欺騙與被欺騙已經成為常事的世界里。

這樣的話,他就會向GHQ尋求保護吧。但是,那些所謂的同伴不會對一個情報提供者提供周全的保護。用完就扔。寒川谷尋如果是一個聰明男人的話,他應該很清楚這一點。

這樣的話,他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逃亡。但是逃亡需要資金。根據鶇的調查,寒川谷尋獨身一人。需要的只有錢。這時他手邊正好有可以作為交易的材料。那就是偷拍到葬儀社成員照片的存儲卡以及被當做是成員之一的櫻滿集。只要有這兩樣東西就能夠換取豐厚的情報費。

不管交出去的是祈和集當中的哪一個,都能夠確保抓住集。這很容易想得到。祈不是那種老老實實被推出去的軟弱女生。谷尋曾經潛入要塞販賣麻藥,也算是踏足里面的世界的男人。這樣的話,也就很容易明白比起祈,集更容易被推出去。如果不這么做的話,早就死在要塞里了。

這些都是正在按照原本預計發展的事情。

“怎么了?”

看著站立不動地俯視著自己的祈,那副樣子像極了那個“女人”,背上傳來一陣涼意。臉上毫無變化的表情格外地像。

“當然,這也是為了實現我們的計劃。”

祈歪了歪腦袋。

“攻占leukocyte(白細胞)。實現它有兩個‘關鍵’。一個是城戶研二的武化。另一個就是能夠使用武化的‘王’。”

“這個和集被抓走有什么關系?”

那是因為……,涯話還沒有說話,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閉上了嘴。

如果集還沒有決定下來是否加入葬儀社的話,那就創造出既定事實讓他不得不加入不就好了?就連被拍到照片這件事情其實也是個局。GHQ已經認為他是葬儀社的同伴了,并且他沒辦法回到過去的日常生活了。就是為了讓他明白這一點才讓他被抓住的。

但是,關于這一點,并不想告訴祈。

“這件事你沒必要知道。

涯站了起來,隨意地將外套披在肩上。

“接下來,我們將會攻占GHQ第四隔離所救出城戶研二和櫻滿集。”

“那——”

“祈,你留在這里待命。”

祈用力地握緊雙手。不自覺地表現出一副焦慮的樣子。祈如此明確地表現出自己的情感,這還是第一次。

“這次不需要你的力量。因為我并不打算讓集使用武化能力。你就在這里老老實實呆著等著我們回來吧。明白了么?”

“——是。”

涯注意到這次祈的回答比平時慢了0.5秒。

但是,他什么也沒說,走出了作戰室。梟得意洋洋地跟在他后面追了出去,但是卻被告知你這次也留在這里待命,便朝著四分儀做著準備正在待命的飛機庫走去,留下無法掩飾失望之情的少年兵一個人站在那里。

“櫻滿博士的兒子被逮捕了?”

從噓界少佐那里聽到意想不到的報告,莖道修一郎表現出久違的吃驚表情。究竟是從哪里泄露的關系呢。古因少佐的報告應該全部都消除了啊。果然,這個男人實在是太敏銳了,這樣想著,不由地在胡子下泄露出一絲苦笑。

“為什么呢?”

“懷疑他與葬儀社有關。我從我的一個情報提供者手中得到與葬儀社相關的重要資料,在那當中發現了櫻滿集的身影。”

據說噓界有上千耳目。剛才所說的事情應該就是來源于當中的一個耳目吧。原本以為找個和古因一樣沒有能力的男人替代他,會很容易對付呢,沒想到這個男人和他不一樣呢。

“你怎么看?”

“他是同伙。”

噓界斬釘截鐵地回答道。

“櫻滿集與葬儀社有關,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也可以看出他對作為首領的恙神涯感到反感,在他身上也完全感受不到恐怖分子常見的思想,所以他并不只是一個普通成員那么簡單。”

“也就是說?”

噓界面朝顯示器微微一笑。

“——這是個謎。”

感覺他正享受于這件事。曾聽說過,噓界特別喜好謎。對于他來說,不管是縱橫填字游戲、貪污事件、殺人事件、還是這次的事件,都是一樣的吧。

“少佐。這次事件包含著敏感問題。櫻滿集的母親,也就是櫻滿春夏是日本方面的技術顧問。可以說是日本方面的代表。如果讓入知道她的兒子是恐怖分子的話,不知道在日本人當中會引起怎么樣的反應呢。而且,對于開發基因組來說,她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所以,不允許ANTIBODIES處置櫻滿集。就算是在與GHQ相關的設施內造成事故死亡也是不行的。櫻滿春夏是一位洞察力很高的女性。如果她兒子有什么差池的話一定會懷疑和你有關。”

噓界微微瞇起了眼睛,“我知道了。”,說完便切斷了通話。

他在隱瞞著什么,莖道有這樣一種感覺。但是,和櫻滿春夏一樣,噓界也是個優秀的男人,實現和平不可或缺的一個因素。總算除掉了把罪名嫁禍給楊少將的古因。操控韁繩有時候也需要在某種程度上給予別人自由吧。

“這件事情他會怎么處理呢——讓人見識一下你‘絞刑男’的本領吧。”

身體極其疲倦。就好像患了重感冒一樣。集靠在狹窄的房間里冰冷的墻壁上,精神恍惚地這樣想著。因為哭得太多了,以至于眼睛周圍都腫起來了。并不是因為害怕。哭泣不是因為這種理由。

而是因為遭到背叛。

明明那么相信他,自己卻完全被欺騙玩弄了。雖然谷尋忘記了,但是某種意義上來說,自己確實是拼了命地去救他。但是,卻遭到背叛。明明是朋友。

(原來如此……)

呵呵,不自覺地發出無奈地苦笑聲。

我把他當做朋友呢。雖然平時總是說搞不懂朋友這種東西呢,但是這只不過是耍帥而已。我也想努力和大家做朋友,所以才會這么辛苦。

一邊抱著膝蓋一邊咬著嘴唇。

想著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或者說根本不愿意去接受。

老實說,有些事情漸漸浮現在腦海中。

與EGOIST的祈相遇,以她為武器與令人畏懼的組織GHQ戰斗,自己就好像變成了漫畫里的英雄一樣。我并不是平凡得什么也做不到的人類,這種優越感油然而生。

但是,卻沒有變成真正的恐怖分子的勇氣,沒辦法接過涯伸過來的手。

覺得這就好像是某個地方的主題公園的加演節目之類的。但是,這不一樣。所以造成了現在的結果。祈曾經說過,恐怖分子沒有人權。也就是說,接下來將會進行的盤問,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吧。

拷問這個詞印在腦海里怎么也甩不掉。只要一想到自己將會被怎樣處置,身體就會止不住地顫抖,所以停止了思考。

什么是“王的力量”?要是遇到無法拔出武化的對手的話,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么?而且,不是十七歲以下的人也是無法取出來的——這種一無是處的王。

嗶的一聲電子音,接著響起鑰匙開門的聲音。毫不夸張地說,集的身體開始不住地顫抖。就好像是原本看不見的恐怖擁有了實體,緊緊抓住他的肩膀不斷搖晃的樣子。

門打開了,進來一名軍人模樣的男人,Stand up,他說道。不明白他說的是什么,于是一動不動地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接著,他掏出特殊警棒敲了敲集的腿。

“啊啊啊啊啊啊!”

由于感到疼痛和恐懼而發出尖銳的叫喊聲,接著,那個男人用戴著皮手套的手抽打著集的臉頰。男人的力氣很大,重重地敲打著集的頭部,集一陣眩暈。

“……你在做什么呢。”

聽見流利的日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眼睛里充滿了淚水,就好像在透過水箱看著這個世界一樣,毆打自己的軍人瞬間站立不動了。

之前見過的男人走進來了。那是在車站率領白服的男人。有特點的頭發四處散亂著,左眼下方有顆酷似眼淚的痣。額頭上垂著一小戳劉海,就好像上面粘著什么似的,他撥了撥劉海。

“這可麻煩了呢,使用暴力。他還只是個嫌疑犯而已,還沒有被確認為恐怖分子呢。你明白我說的了嗎?唔?聽得懂么?日語。”

軍人沒有回答,一臉困惑的表情。

接著走進來的男人用力地嘆了口氣,突然朝那軍入的臉上一記轉身直拳將他打飛了,用英語劈頭蓋臉地和他說了些什么。不一會兒,毆打集的男人逃似的沖出房間。

“接下來。”

那個男人一邊甩著剛才打人的那只手,一邊向集走過來。不知為何,集忽然想起來蟒蛇。并不是因為臉長得相似。但是不知為何就是有這種感覺。有種他很容易讓人服從他的感覺,這種感覺令人害怕。

“讓我再次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噓界·巴魯茲·誠。同伴們都稱呼我為噓界少佐,或者是更簡練一點稱呼我為少佐——啊啊,有些嘴巴惡毒的同事們還會稱我為‘絞刑男’。”

“被吊起來的男人”——或者是“倒吊別人的男人”吧。不管是哪個稱呼都只會讓人感到不祥。

“我們開始吧。這里不是很適合談話。”

集被迫站了起來。想著就算反抗也是沒用的,而且聽話一點免得再被打。要帶著手銬么,這樣想著的時候,“這邊走。”噓界說完便站了起來走了出去,集也只能跟在他身后。

身邊除了他以外,并沒有其他監視自己的人。雖然配備槍支的軍人到處都是,但是這里既然是GHQ的設施,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被帶走的時侯就已經知道這里并不是二十四區。看樣子應該是東京好幾個設施當中的一個吧。

完全沒有要逃出去的想法。就算是沒戴著手銬也不會想。只是,祈不在這里。讓自己成為英雄的祈不在這里。

“櫻滿集君。我有事情要問你。

噓界一邊走一邊說道。

“與腿部貼合的內褲或者緊身褲。也可以稱作是裹腿褲或者平腳褲的四字單詞——你覺得是什么呢?”

抬高的手上拿著的是平板型終端機,上面顯示的是縱橫填字游戲。現在這種情況是在詢問字謎的答案么?這種無法理解的行為,讓集感到微微涼意。

“……我不知道……。”

“那,這個呢?”

集倒吸一口涼氣。

在畫面上不斷滑動著手指切換影像,顯示出在六本木發生的那場戰斗的痕跡。被劈成兩半的END RAVE,由于激光兵器造成渾身是洞穴的指揮官,然后是——尸體。

這些畫面一個接一個地顯現在眼前,然后再消失。

“真是慘烈呢。第二、第三中隊幾乎是全滅——究竟是使用了怎樣的兵器才會造成這么慘烈的傷亡呢。”

終端機搖晃著。無法忍受眼前的畫面,集移開了視線。

“啊!”

噓界突然大叫。

“是打底褲!”(日語中打底褲寫作レギンス,四字。)

終端機的畫面再次切換為縱橫字謎游戲,噓界快速地將單詞輸入進去。屏幕上顯示出“恭喜你”的字樣。可以看見終端機上反射出他滿足的笑容。

“呵呵……。我最討厭字謎游戲里的空格了。實在沒辦法忍受。所以呢,我也要感謝你的幫助,讓我把空格填滿了呢。”

“請讓我回家吧……我……和他們毫無關系……”

集知道就算這么說也是不可能會被放走的,但還是說了。但是,這并不是謊言。因為集拒絕了葬儀社的入社邀請。雖然與他們有過接觸,但是并不是內部人員。

“你說謊。”

噓界冷淡地說道。接著在平板終端機上滑動手指,屏幕上不斷顯示出一張張照片。這些照片拍到了葬儀社的成員。鶇和綾瀨都在里面。還有祈也被拍到了。最后,排在最上面的那張照片上顯示的是,涯正向集伸出手。

集屏住了呼吸。

“這是我從寒川君那里收到的禮物呢。你的感想如何?”

憤怒之情一點一點地涌上心頭。明明救了他的性命,他卻拿這個來回報他——真想狠狠揍他一頓。為了金錢連同班同學都可以出賣,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谷尋……”

不自覺地發出喃喃自語的聲音,這時,看見終端機里反射出的噓界似乎笑了。但是不懂他為什么會笑。也許只是錯覺吧。

但是,噓界開口說道。

“為什么呢?你是日本方面的技術顧問櫻滿春夏博士的獨子吧?為什么你會和恙神涯那種恐怖分子在一起,并且他還親密地伸出手來?看起來不像是遭到綁架索要贖金的樣子呢。”

“這種問題……請你去問涯吧。”

“我們也很想。所以才會像現在這樣尋求你的協助呢。”

“協助、么?”

“是的。手銬取下來吧,就這樣散散步怎么樣?況且,你也不想一直都是這種對待方式吧。”

“這樣好么?只要你一天不說出葬儀社的謎題,你就不能離開這里哦。話雖如此——”

“——老實說,我并不認為你是恐怖分子當中的一員哦。在你身上完全看不到那些同伙態度上的共通點呢。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呢……難道不是這樣么?”

是的,話沒說完集便閉上了嘴。或許這是個圈套呢。

“這里,有些特別的東西想讓你看看呢。”

從類似于大廳的地方走出來,已經有車等在那里了。外面戒備森嚴。全副武裝的白服軍人在四周警戒著,就連GOCE也配備了軍人。空中響起爆炸聲,直升飛機盤旋在上空。

“因為正在緊急警戒中呢。”

噓界露出淺淺的微笑。

“因為必須加強關在最后一層某個囚犯的警戒呢。”

“警戒……”

“詳細情形一會再告訴你哦。在此之前先辦完重要的事吧。”

集被推上了車。這不是護送車。是一般的——不,比一般的車更豪華一些。究竟要帶我去哪里呢?集不由地感到不安,但是,不管是去哪里,或者是會發生什么都沒辦法了,一種死心的想法油然而生。

車子大概走了五分鐘吧。好像并沒有走出這棟樓的樣子,只是在同一棟樓內不同的地方走動而已。可能是醫院吧。墻壁上畫著顯眼的紅色十字符號。一從車上走下來,噓界便說道,你在這里看到的東西不要宣揚出去,說完便向前走去。

集忽然有種如果不從這里逃出去的話就會被他高高吊起的感覺。但是確實如他所說。不管逃到什么地方都會馬上被抓回來的。想要從這么戒備森嚴的地方逃走簡直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找,這里都沒有十七歲以下的人。

走進這座建筑物,果真是醫院。散發著一種獨特的臭味。但是,并沒有像是患者的人。來來往往的人好像都是一些醫院相關人員。

“這里是為了AP病毒患者而建立的隔離病房。第四隔離所原本是為了這個病房而建造的。”

“原來如此……”

老實說,這些事都和我無關。集現在唯一關心的是,接下來自己會被怎么處置,會被盤問什么。這個男人在想什么呢。話說回來,AP病毒只要接種疫苗應該就不會感染了。

姑且不論十年前是如何,難以置信時至今日還有這樣的建筑物。

“就是這里。”

噓界站在像是水族館或者博物館之類的地方才會建造的橫向寬度無限延伸的用作間隔用的玻璃前面,回過頭看著集。

“看這邊。”

集戰戰兢兢地望向玻璃的另一面。

集大吃一驚,不自覺地往后退了一步。

(這是怎么回事!?)

玻璃的另一面猶如體育館那樣寬敞,集就好像是從二樓的窗口向里面望去一樣。

在那里面,擺放著幾十張為病人準備的病床,病床之前保持著一定的間距。

在這當中好像有什么東西闖入眼簾。是“什么”呢?雖然只是一眼,但是卻是讓人明顯感覺到異樣的東西。被礦物侵蝕的人類,這樣說更恰當吧。

集為了確認自己所看到的景象,再次鼓起勇氣向窗戶靠近。

沒有看錯。雖然每張病床上的病人患病程度不同,但是都是一些身體正在被礦物侵蝕的人躺在那里。不同性別,不同年齡,身體連接著各種各樣的管子和機械設備,有一些從頭到腳穿著防護服的人來回走動。在那當中,也有一些人只是輕輕地握著礦物人的手而已。

“這、這是怎么……回事……”

“啊啊,你是第一次見到吧。進化到第四階段癥狀的Apocalypse Virus(AP病毒)患者。”

“什么!?但,但是只要打了疫苗,不是就能夠避免感染病毒么……”

“是的。但是很遺憾,這并不能100%確保不受感染。也有少數人是不慎感染病毒,或者是因為體質排斥疫苗而引發AP病。請看這里。”

噓界指向當中一位患者。看起來像是一名少年,可以看出,臉的一半已經礦物化了,并且全身上下有一半左右的地方正在進化當中。

“見過那名少年嗎?”

集盯著他看了一會,但是仍然不知道是誰。

“他是寒川潤。寒川谷尋君的弟弟。”

“啊……”

“那名患者就是他為我們工作的理由。很遺憾,這里的治療并不是免費的。為了能夠用最先進的設備進行治療,需要支付高額的治療費,不管是這里還是一般的醫院都是一樣的。很遺憾,他沒有能夠支付如此高額的治療費的經濟能力。他們也沒有父母呢。”

“怎么會……”

從來沒有聽谷尋提起過這件事。恐怕學校里也沒有一個入知道這件事吧。還有他父母的事情也沒人知道吧。在自己的時代說起父母的時候大多數都是在發牢騷抱怨吧。這種時候,谷尋只是笑笑,一言不發。老實說,集還覺得那種時候的谷尋還真是個掃興的家伙呢。但是,事實并不是這樣的。

“十年前,隨著AP病毒的傳播以及在六本木和天王洲發生的恐怖行動-LOST CHRISTMAS,一度讓這個國家走向滅亡。成功研制出疫苗抑制了AP病毒的擴散,這件事情也成功地讓國家恢復了些許平靜,但是,還是出現了像寒川君弟弟這樣的犧牲者。是的。LOST CHRISTMAS還沒有終結。還在繼續著。我們至今仍然在戰斗著。”

噓界用力嘆口氣。

“所以我們決不允許。那些破壞我們拼命保護的平靜,讓日本再次陷入混沌的恐怖分子。日本的解放?把GHQ趕出去,然后他們準備怎么做呢?在這個遭受到大氣污染的國家里是沒辦法制造出疫苗的吧?他們難道想讓日本人滅亡嗎?”

這些事情集應該都毫不知情。也沒有深入思考過。

“櫻滿集君。你為什么要幫助那樣的人呢?是有什么不滿嗎?”

“不滿什么的——”

但是,集回想起了在要塞發生的事情,ANTIBODIES做過的事情。回想起古因少佐對祈做過的事情,然后搖了搖頭。

“那,為什么要殺害要塞里的人們!你們燒死了那么多并不是恐怖分子的普通人!這些又怎么解釋!”

“不是恐怖分子?為什么你會這么認為?”

“因為……涯是這么說的……”

“只是這樣而已嗎?”

集咬了咬嘴唇。被他這么一說,確實是只是這樣而已。其他的事情并沒有切實的證據。

“原來如此。要塞的居民也許并沒有自稱是葬儀社的恐怖分子的正式成員。但是,他們是協助者。他們過著從葬儀社那里接受物資或者金錢援助的生活。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種地方怎么可能生活得下去呢?他們一直呆在那里不出來,也不工作,是沒辦法活下去的。所以作為援助的回報,他們以各種方式協助恐怖分子。寒川君似乎也過得很辛苦呢。依靠販賣麻藥終于取得了那些人的信任。再者,要塞的居民拒絕了每個日本人必須定期接種疫苗的義務。”

“不對!就算不拒絕也不會給他們接種疫苗吧!不繳納稅金的人是不能注射疫苗的吧!?”

“這也是恙神涯告訴你的嗎?不是這樣的呢。AP病毒并不是日本才有的問題。不會因為不繳納稅金就不給他們接種疫苗。被害妄想癥到這種地步也算是一種信仰吧。盡管如此,我們并沒有強制給他們接種疫苗。要問為什么,那是因為我們尊重人權,尊重人自己的意愿。”

集有種世界開始搖晃崩塌的感覺。不明白。有什么東西怎么都想不明白。

“所、所以就可以隨意殺害嗎——”

“我們的士兵也死傷慘重。為了幫助日本人而遠離家鄉,漂洋過海來到這里,但是卻被原本打算幫助的對方殺掉了……士兵的家人們聽到這個噩耗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這個……那個……”

“他們終究是恐怖分子。為了實現大義,就應該不惜犧牲自己的同胞。所以我問你,你知道他們正在計劃著什么嗎?”

集慢慢地搖了搖頭。

“是要襲擊這里吧。”

集屏住了呼吸。

“從某個耳目那里得到的情報呢。他們正在計劃著奪回某個人物。外面戒備森嚴就是為了防范他們。”

(意思是——)

“啊啊,很遺憾,我所說的人物指的不是你。抱歉呀,讓你充滿期待了吧。”

集兩頰發熱,就好像要燃燒起來了一樣。噓界說得沒鐠,集確實充滿期待,集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愧,同時也非常的氣憤。

“他們的目標是,城戶研二。光聽這個名字,有沒有印象?”

“好像是引發了爆炸恐怖行動……”

“沒錯。幾年前,城戶研二雖然還只是個少年,但是他卻是獨自一人讓Sky Tree發生爆炸且崩壞,殺害幾百人性命的天才轟炸機。理由是,GHQ排出了在Sky Tree內的使用的毒電波。在Tree執勤的GHQ職員也死掉了,但是他殺掉的基本上都是日本人。那樣大型的塔倒塌下來,可以想象會有多少人受到傷害吧?按理說應該對城戶研二執行死刑,但是他只有十二歲,所以就關押在第四隔離所里,接受改造教育。恙神涯打算奪回城戶研二。還沒有詢問他奪回天才炸彈魔是想用來做什么。但是,那可是爆炸恐怖行動呢。盡管如此,你仍然覺得恙神涯是打算救人嗎?”

“……這種事……我不知道……”

這是事實。已經不知道應該相信誰,相信什么了。按理說,GHQ應該已經處理掉那些第四階段以上的感染者,但是卻在這里采用最新的醫療設備,對那些患者進行著治療。然而,說是要解放日本的葬儀社卻要救走那個不知為何要用毒電波殺害日本人,連Sky Tree都要一起毀滅的犯人。而且,自認為是朋友的谷尋把自己出賣給GHQ的理由是——為了給弟弟治療。

噓界靠近窗戶,然后豎起指頭。

“聽好了?絕對不可以相信那些叫你相信他的人。100%都是在說謊。”

并不是不相信。只是很厭惡,對于只能隨波逐流的自己,以及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有厭惡。只是這樣而已。

“接下來,櫻滿集君。拜托你了。”

噓界從外套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只像是三色圓珠筆的筆。

“這個是特殊的發信器。下次恙神涯接近你,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希望你能按下這支筆。按照藍、藍、紅的順序。記住了嗎?藍、藍、紅。這樣的話,我們會給予他應有的懲罰。不管是在什么地方。”

咕,有種喉嚨被勒住的感覺。

集只是死死盯著噓界手中那只散發著暗淡光芒的筆。

只擺放著床的冷冷清清的房間里,祈似乎抱著冬眠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樣子。

心中有種無法言表的低落情緒揮之不去。

回想起那個時候,只能目送著GHQ將集帶走。一想到集現在正在做什么時,不禁打了個寒顫。

想大聲叫出來,而不是歌唱。

“我問你哦,冬眠……為什么我會覺得這么冷呢……?”

盡管被緊緊抱住,冬眠也無法回答。

“要怎么做,才能讓這寒冷消失呢……”

輕輕地撫摸著冬眠,觸碰到它修理過的腳。那里有道傷痕。從二十四區逃亡的時候受到損害,逃到映研活動室的時候已經完全動不了了,于是把它交給集,最后鶇把它修好了。

“集……”

一回想起集把飯團遞過來的時候的事情,心里就開始發熱。變得暖暖的。

“……集在身邊的話,祈就不會覺得冷了么……?”

祈就這樣抱著冬眠站了起來,低聲說了一句,討厭寒冷。

涯在文件上簽了字之后便走進了會見室,然后坐在椅子上等著集的到來。

同伴們已經做好準備在待命了。

已經解除封鎖的東京灣上停靠著經過改造的油輪,設施的周圍也配備了偽裝成移動式販賣車之類的武裝卡車。

不一會兒,透明阻隔墻那面的門打開了,集走了進來。一副憔悴的模樣,但是看起來似乎沒有被嚴刑拷問的樣子。不過這也只是推測而已,無法百分百確認。只要考慮到政治問題,應該不會采取暴力行為吧。

集被催促著坐了下來。

似乎正在沉思,完全沒有看這邊的樣子,于是涯開口說了一句,好呀集君。

集抬起了頭,他的眼睛慢慢地瞪大。

總算注意到了呢。今天的涯把平時總是自然垂下的頭發扎了起來,并染上了顏色,還貼了胡子,但是臉部輪廓并沒有改變。

“初次見面。我是受到你母親的委托前來為你辯護的律師梅森。”

涯向正準備開口說話的集伸出了手,阻止他說下去。

“那么,我們快點開始吧。”

涯這樣說道,其實也是向塞在耳朵里的通信器的對方說的。

“收到!開始侵入主系統。”

鶇的聲音響起。

涯一邊對露出訝異表情的集假笑,一邊將簽好字的文件交給警衛。

“這邊對時間的控制可是很嚴格的呢。所以要快點。”

“三分鐘——嗯,給我兩分鐘就好。”

警衛檢查過文件之后便向對面的警衛點頭示意,然后都走了出去。但是這并不表示完全安全了。因為對面還有這邊都安裝了監視攝像頭,會收錄到兩個人的表情和聲音。

“……已經可以開始說話了吧?”

覺得過了兩分鐘之后,涯這樣說道。

“攝像頭和麥克風都已經關閉。隨時可以開始。”

好了。

涯收起假笑。

“……全員待命。”

明白,一個接一個地回答道。收到的都是心情愉悅和干勁滿滿的回答。涯松了松領帶,呼地松了口氣,取下通信機放在桌上。

“真是活該。”

集的眼睛里浮現出憤怒的眼神。真是個壞心眼的人呢。非常地壞。

“這里的人對你和善嗎?”

“……你把我當傻子么?”

“我可沒那閑工夫。”

集輕輕一笑。

“我知道的呢。你們是來救人的吧?救城戶研二。”

哎呀?

“為什么你會知道?”

“不只是我知道。你們的目標早就暴露了!”

原來如此。所以才配備了那么多警衛。

“這并不是什么大問題呢。你以為這樣我就會著急了么?這件事在我預料之中。——鶇。計劃變更為A-2。”

“收到。通知全部人員。計劃由A-1變更為A-2。”

涯朝集露出笑臉。

“這下沒問題了吧。”

集的臉上露出夾雜著吃驚和憤怒的復雜表情,兩頰微微顫抖。涯看著他的表情,原本打算說,讓你失去了一個駁倒我的機會真是遺憾呢,最終沒有說出口。

“接下來大云他們會發起攻擊。你從這里出去之后就往地下單獨牢房的方向跑。潛入的同伴現在正在進行解救城戶的準備工作。你和城戶匯合后,取出他的武化。然后逃脫——”

“等等!說什么攻擊——這里還有醫院啊!?”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因為……?是醫院啊!?那里有正在接受治療的進化到第四階段的鋼皮病人啊!谷尋的弟弟也在那里!竟然要攻擊這里,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你被灌輸了怎樣的思想。”

集一時語塞。

“是誰?是所長戈爾迪么?好像不是呢。那到底是誰?”

“……是誰都無所謂吧。”集瞥了涯一眼。“比起這件事,更重要的是這里是醫院……”

“不是醫院。”

啊,集眨了眨眼發出驚呼聲。

“那里并不是什么醫院。是實驗室。治療?別說傻話了。并沒有什么進化到第四階段的‘鋼皮病’治療法。全身上下慢慢地礦物化,精神逐漸變得異常,只能等死而已。寒川谷尋被欺騙了。”

“但、但是……”

集的目光閃爍。越來越不明白究竟什么才是真的——一副這樣的表情。

(到時間了。)

仿佛地震般的聲音響起,讓整個建筑物搖搖欲墜,燈光滅了。但是馬上又亮起紅色燈光,把四周照得令人害怕。之前安置的炸彈爆炸了。

“——作戰開始。”

涯向所有人宣告。沒有時間了。

“快決定,集。是采取行動,還是止步不前。”

集握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