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SCORE 1

02 適者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REQUIEM SCORE 1 02 適者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這是,什么啊……?”

通過朱蒙的眼睛,綾瀨仰視著這個巨大的光樹。它的高度基本與白骨圣誕樹相同。難道是GHQ的新型武器嗎?她這么想著。熱反應數值不足,儀器標示染色體組共鳴值異常的高,已經影響了自己與END RAVE的共感連接。

“那個是什么東西?”

分散在朱蒙周圍的隊友問道。

“我也想知道啊。”

她回答。

“把殘存的敵人收拾了吧。白服的GOCE全都被消滅了。

綾瀨向大家轉達著鶇那里發來的資料。

“好,上吧!”周圍的士兵響應著,再次邁開腳步,向前進軍。綾瀨一邊負責殿后工作,一邊擔心起祈的狀況來。涯絕對不會棄之不顧的,應該已經救出來了吧。

這場戰斗,毫無疑問是葬儀社勝利了。雖然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攻擊,不過他們已經開始撤退了。已經失去了END RAVE的ANTIBODIES,根本稱不上是敵人。

(啊,消失了。)

巨大的光樹好像霧氣散去一般地消失了。眼前只剩下被殘陽和火焰染紅的街巷。這場戰斗雖然非常慘烈,但是卻因此切斷了GHQ對這里的支配,從這點上來看,這場勝利就擁有著巨大的意義。

比這還令綾瀨高興的是,自己沒有辜負涯的信賴。雖然不知道最后的兩臺機體是誰干掉的——不過還是在自己的努力下全殲了敵人的END RAVE。

(……涯,會不會表揚我呢)

只是想想那樣的場景,綾瀨就羞紅了臉。

但是,這樣的美夢在一瞬之間就破滅了。眼前的小巷中,剛剛沖進去的同伴頃刻間被大口徑的機槍打得血肉橫飛,很顯然,這是END RAVE才有的火力。綾瀨立即向開火處追蹤,可是突然間,左膝受到劇烈的打擊,朱蒙那巨大的機體險些摔倒。

“什么?!”

綾瀨全力地捕捉襲擊者的身影,卻怎么也看不清楚。突然,眼前閃過亡靈般的白色身影,僅僅是這一念頭剛剛閃現的時候,朱蒙的主攝像頭就被擊穿了。綾瀨的眼睛如同被灼燒一樣的劇痛,慘叫起來。

“切斷!”

鶇喊出聲的瞬間,綾瀨與朱蒙的連接就被切斷了。切斷的瞬間,綾瀨感到了肋骨被抽出般的劇痛,身體因此抽搐跳起。帶著頭盔的頭部撞到了操縱艙的蓋子上。

一時間意識模糊,也拜此所賜,身體的感覺開始恢復。劇痛還殘留在體內的綾瀨打開了操縱艙的蓋子。

“發生什么事了?”

“是敵人的增援。”

鶇回答說。頭盔帽遮的內側,顯示著SOUND ONLY的字樣。

“END RAVE五臺,其中一臺還是上周剛剛發布的新型機。”

“斯坦納?!”

綾瀨也看了它的發布會。與難看的GOCE相比,它的機身采取流線型設計,是一個銀白色的漂亮機體。各方面的性能都要比GOCE強得多,進化的程度就相當于螺旋槳飛機到噴氣式飛機一樣。比GOCE還要舊的朱蒙自然不是它的對手。

“可惡!”

綾瀨敲打著操縱艙的邊緣,因為懊惱,緊握的拳頭瑟瑟發抖。

“增援到達。”聽到羅溫大尉的報告之后,古因露出了懷疑、期待和憤怒摻雜在一起的表情。

自己從沒有請求過援軍,就是想請也不能請啊。自己不但獨斷地采取防疫行動,而且還損失了五臺END RAVE。并且沒有一絲的戰果,上軍事法庭是免不了的了。沒有消滅恐怖分子,但至少也得把他們偷去的“武化染色體組”奪回來吧,但是就連這個任務也沒完成。

“增援?到底是那支部隊?”

聽到古因的詢問,羅溫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是……本應該回國了的第二中隊……”

那個怪物的部隊嗎!——沒有出聲,古因在心里喊道。這個部隊的中隊長達利魯·楊少尉是楊少將的兒子。也有傳言說是養子。十七歲就擁有超凡的END RAVE駕駛技術,性格有著眼中的缺陷,之前因為殘暴的行為和虐待俘虜,被懲罰了數次。

比起這個鬼之子的到來。還有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楊少將一定知道自己的這個行為了吧。雖然自己一直憎恨著莖道,但是卻從沒想過要忤逆楊少將。

這時,一個士兵貼貼撞撞地沖進指揮車,“俘虜逃跑了!”古因覺得腳下被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現在連與恐怖份子交涉基因兵器的籌碼都沒有了。

“少佐。”

一位通信兵報告道。“怎么回事!”古因大吼回去。通信兵被嚇得大吸一口氣,之后還是忠實地做好了自己的工作:

“請看看這個。這是關押俘虜的裝甲車旁邊的GOCE所記錄的影像,里面有個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

古因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焦急。羅溫大尉轉過來說:“這是塞恩少佐的機體。”

“就是這個。”通信兵說完,讓出自己的座位。屏幕上定格著機體被擊破的瞬間的影像,然后播放了僅僅數秒的事發錄像。

“這是什么啊?”古因不禁眉頭。

單憑錄像來看的話,似乎是一個人拿著巨大的劍將那兩臺END RAVE一刀斬成兩段。不過錄像中,只有那個人的影像被嚴重的干擾了,所以無法認清他的真面目。

(難道是反END RAVE的武器……?)

看起來,這并不是END RAVE用的,而是人用的。雖然之前也有像是來福槍或者火箭筒之類的人用的反END RAVE的武器存在,不過比人類大好幾倍的武器絕對是不存在的。況且根本就沒有用步兵來對付END RAVE的這種作戰思想,有的話也都是帶著炸彈的自殺式的襲擊而已。

“……大尉,你知道這是什么嗎?”

羅溫扶了一下眼鏡,再次仔細地看了看。“不知道”

“沒見過,或許是從NEU那邊買來的新型武器也說不定。”

“你難道不認為這是他們購買的遠東垃圾嗎?”

“遠東的武器沒有做過利于實戰的實用試驗。暫且不論俄羅斯和中國的END RAVE的情況,咱們國家的東西是不容易入手的。他們以破壞為名而購入武器的可能性很高,畢竟還是有一些國家對我們統治日本非常不滿的。他們或許會用實驗數據跟這些國家交易。”

這段話不難理解。地中海戰爭之后,沿岸的國家重新組建了EU——NEU。為了鞏固經濟基礎,他們開始強行地掠奪外國的資源、土地和人口。在經濟戰爭這一塊,不用說,他們最大的敵人一定就是美國。

“——我進來了哦!”

隨著這突然地一聲叫喊,古因和羅溫回過頭,立刻嚇了一跳。

喜歡顛來顛去的金發青年一臉輕浮地站在那里。敬禮的手都沒有放下,怎么看都輕浮得可以。

“楊少尉?!”

羅溫如此驚訝是可以理解的。一般END RAVE的駕駛員是沒有理由來到前線的,否則還有什么遠程操控的必要啊。如果駕駛員遇到不測的話,END RAVE不就成了擺設了嗎?而且還有被繳獲的危險。所以一般情況下,一臺END RAVE旁邊必須配有一輛遙控戰車守護著。

可是,達利魯·楊卻來到了前線。“為什么這么做?”羅溫問道。

笑嘻嘻的達利魯用手捋了捋眼前的頭發。

“我想做點有意思的事情啊,所以稍稍繞了一下路。算我一個吧,好不好?”

“少尉不是應該回國取新型機嗎?”

古因以此為由繼續追問。他不認為達利魯會這么快回來,按常理來說的話,他至少也得去上半年。

“我都說啦,我已經把它好好地取回來了喲。和新的操縱設備一起拿過來了。聽說昨天本部遇襲了?拜這所賜,東京灣被封鎖了。我只能費盡周折走陸路啊!……來這里還真是費勁呢啊。”

看到達利魯的眼神,古因嚇了一跳,頓感一身的寒氣。從達利魯這幾個動作古因就看出來他果真是無論婦孺,只要妨礙了自己就格殺勿論的男人。

“……少尉,這件事情你父親知道么?”

“哦?應該是不知道吧。無線電也封鎖了,啊,不過如果你們妨礙我的話,我就告訴爸爸哦。你們這是擅自行動吧?我那個爸爸是絕對不會認可這樣的傻事的哦。”

達利魯“哈哈哈”地笑了一聲,接著說道:

“我并不討厭這個行動哦。我最喜歡狩獵了。尤其是目標是人類的話,就更喜歡了!啊,作為見面禮,我把他們那臺朱蒙擊潰了哦。真不明白,就那種貨色怎么把你們為難成這樣。”

說完,達利魯走出了指揮車。

“追上去。”古因給了羅溫一個眼色。羅溫本身的工作就是支援END RAVE駕駛員,用的是新型機的話,能從外面阻止達利魯暴走的人也只有羅溫了。

羅溫只是聽說過,而從沒見過新型機,所以羅溫高興地跟著達利魯走出了指揮車。

(接下來……)

情況似乎可以說有了一點好轉了。

雖然已經弄跑了俘虜,不可能與恐怖分子們交涉了。但是,至少已經知道這里就是他們的老巢,即使不是本部,但也絕對是個關鍵的據點。從他們出動了END RAVE這一點就能看出來。因為既然出動了END RAVE的話,就一定得有藏匿它的地方。

要按達利魯所說,打敗我們數臺GOCE的那個舊型的朱蒙已經化成廢鐵了。

加上我們還有新型的“斯坦納”。操作它的人還是被封為“狂犬”的達利魯。在他手下,還有四臺第二中隊的GOCE。戰斗力的差距已經完全的反過來了。將這一帶“除染”的時機已經十分成熟。

(反正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古因向部下下達了把這兒的住民全部抓到一起的命令。我也來,模仿一下楊少尉的做法吧。

“這就是‘武化’的力量嗎?”

硝煙彌漫的大街上,四分儀推著眼鏡,臉上浮現出微笑。“啊啊!”涯生硬地回答道。戰斗還在零零碎碎地繼續著。從鶇那里收到了朱蒙已經被擊破的消息。本以為兩周以后他們才會投入新型的END RAVE,這還真是預料之外的情況。不過綾瀨的平安是不幸中的萬幸。既然新的END RAVE過來了,那么也一定有優秀的駕駛員跟來。

原來如此,四分儀點頭道。

“敵人已經超出我們的戰術范圍了,要是不用‘那個’的話,所有的戰術都是沒用的啊。”

“就是這么回事。”

突然前面一陣騷動,涯看過去,發現小巷中肩扛著祈的大云正拖著集向這邊走來。“放開我!”集在那大喊大叫。還沒有向大云說明情況。大云覺得他跟祈在一起很可疑,而把他抓來。

大云把祈放下。集的領口依然被抓著,膽怯地抬頭看著涯。

(這就是王?)

涯忍不住笑了一聲,示意大云和四分儀退下。

兩人剛走出去,“那個,這是怎么回事啊!”集馬上喊了起來。“為什么我會做那樣的事情?!從祈的身體里拿出了一把劍——為什么GHQ要把這里的人全給、殺、殺了啊?!”

涯感到體內一陣怒火涌動。為什么?這也是你問的?涯手插在大衣口袋中,高高地挺立著,俯視著集。

“……你就是原因。”

“咦——?”

涯咋舌,“你得到的這個力量就是原因。”

這么解釋了一遍。

“你那個可以拿出‘武化’的右手,就是這場戰斗爆發的原因。”

“我的……右、手?”

集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右手。這只手上,還留有著標記。

“讓你拿著逃走的那個圓筒,是Sefira基因制藥研究所成功培養的三分基因武器之一。它可以瞬間解析人類染色體的內含子序列,然后以武化的形式實體化。”

“武、武化?”

“是具象化的理想—一就像你用的那把劍。那是祈的武化。是她心的形狀。你可以將人心具象化,隨意地取出。侵犯神之領域的武化技術的頂點。這就是你的手中的力量,‘王的能力’。”

集像是喪家犬一樣的瑟瑟發抖。

“這、這么夸張的東西,你自己留著不就好了嗎!為什么要給我——”

涯怒發沖冠,只感到一陣暈眩。他一把抓住集的衣領,呼出的氣息如火焰般灼熱。

“你以為我想這樣嗎?!它是被你奪走的!她又選擇了你!為什么!?為什么不是我!”

“好、好痛苦。”

集掙扎著拍打著涯的手腕。“干脆就這樣殺了他”這種想法一閃而過的瞬間。

“住手。”

聽到這個聲音之后,涯停住了動作。不知什么時候,祈已經醒了。她坐起身,雙眼不帶任何感情地看著涯。那樣冰冷的眼神,足以把涯心頭的怒火冷卻了。

涯自嘲著放開手。集跌坐在地,不停地咳嗽。涯轉身背對著他。

“那個時候,為了你和祈都能生還,那是最好的選擇。但是,既然你得到了這個力量,你就要給我知道,你已經不是昨天之前的你了。櫻滿集,擺在你眼前就兩條路,是順應世界改變自己而活下去,還是被世界淘汰而死亡。GHQ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不愿被抓的話,就戰斗吧。

集呆在原地。

涯哼笑了一聲,又看向祈。

“……我對你太失望了,祈。”

“對不起……”

祈低著頭,小聲地道歉。集似乎想說什么,不過看到涯一直瞪著自己,就把話咽了回去。

這時,耳機響了,傳出了鶇的聲音。

“涯!白服把區內的入都抓起來當人質了,說讓我們投降!如果不從,就全都殺光。”

“不要去管人質了。”

四分儀了解到狀況之后,沒有一絲猶豫地說道。大家驚訝地對他怒目而視,涯就知道四分儀一定會說這樣的話。

“如果我們投降,那一切的努力就沒有意義了,而救援的風險也不可預知。以現在戰斗力的差距,我們可能會全滅。既然已經救出了祈,雖然與計劃有些不同,可我們還是讓‘武化染色體組’啟動了。”

四分儀看向集,其他人一臉莫名地看著他。集懷疑周圍的人會不會殺掉自己,恐懼地縮著脖子。

“再加上他們還投入了新型的END RAVE斯坦納。它駕駛員還是達利魯·楊少尉。是這樣吧?鶇。”

“嗯……”

屏幕中的鶇點了點頭。

涯在心里表示贊同。如果是被稱為“狂犬達利魯”“殺人魔達利魯”——如果是那個人的話,就應該有能力擊破綾瀨的朱蒙。不過,由于昨天的騷亂,現在東京灣應該是處于封鎖狀態。涯事先得知,斯坦納的配給因被視為增強武力而與臨時統治條約相抵觸,所以只能在暗中運進日本。所以應該就沒有使用海路,而改用陸路運輸。這樣一來,它的操縱艙也一定運到這里來了吧。

“……在古因少佐的指揮車上,裝有那家伙特別中意的大型激光炮吧?”

“是的。”四分儀點頭道。

“這個男人可真是個落后時代的巨炮主義啊。不過這個大炮的威力極大,如果命中的話,一炮就能消滅數臺GOCE機體。當然了,前提得是一定得命中。”

確實,這個大炮的炮座旋轉速度很慢,與END RAVE相比,它就是個沒用的龐然大物。但是如果用于據點進攻和示威行為的話,它的威力可就能充分地發揮出來了。如果我們現身的話,他們一定會使用這個武器的。

(真是再理想不過了。)

涯心里暗喜。

“怎么了,涯?”

“……我們當然會進行救援。”

四分儀眼鏡后面的雙眼瞇了起來。

“你是認真的嗎?”

涯點頭承認。

“鶇,接通全體成員的通信。”

“明白……好了,涯。”

“——全體注意!我們現在要去殲滅ANTIBODIES,救出區內居民!另外,通過這次的作戰,要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葬儀社的存在!為了日本的解放,大家行動吧!”

瞬間爆發出排山倒海的歡呼聲,地下基地都震動起來。涯關閉了無線電,看向集。

“你也要參加這次的行動。”

“不、不可能的啊!”集的悲鳴。“為什么我必須要幫助恐怖分子啊!我的母親可是在Sefira基因制藥研究所工作的啊!”

“你不參加的話大家都會死,即使這樣也可以?”

“有這種可能嗎!GHQ不是保護大家不受病毒侵害了嗎,不是代替軟弱的政治家讓日本變得富裕了嗎?!”

“那是為了養肥了再吃而已。”

“唉?”集呆住了。

“作為疫苗的報酬,他們收取了巨額的金錢。當然了,都是以禮金為名目來收的,還包括了稅金。你知道這個國家的人們到底交了多少稅嗎?誰拖欠稅金的話,就不給他注射疫苗,這點你知道嗎?被放逐到這里的人們,難道他們不應該作為普通的日本人而受到幫助嗎?”

周圍笑聲四起。

“你可真是天真吶,櫻滿集。確實這個國家的GNP有所上升,屬于V字回升。但是國民真的富有了嗎?根本不可能,賺到的錢都被GHQ吸走了。就讓你看看他們是怎么處置對于自己沒有用的人的吧。”

涯手在屏幕上一劃,映出一處十字路口的影像。雖然聽不見聲音,但看到一個被白服抓住的女性正在哭訴些什么,然后士兵用槍托狠狠地擊打她,之后,開槍打死了。

集吃驚得說不出話來。

“怎么會……GHQ在做這樣的事情……”

“他們確實在做。”

“我、我知道了,那個人是恐怖分子吧!是這樣的吧!?”

“就算是這樣,難道連審都不審就都殺掉嗎?”

“那是……”

“話說回來,他們就可以這么做。”

涯否定了自己剛才的話,集更加的混亂了。

“他們有那樣的權利。因為他們是‘白服’。”

“白、服?”

“特殊病毒災害對策局ANTIBODIES。擁有可以獨自判斷感染者的合法權力的殺人部隊。看誰不順眼,就認定他們為傳染者然后殺掉。這就是GHQ的關鍵部門ANTIBODIES的真面目。”

集神情恍惚地跌坐在地上。

“我現在有消滅他們的對策,能把人質瞬間救出,并且作為見面禮,這個戰術就像是魔法一般哦。不過,必須要使用你的‘王的能力’。怎么樣?櫻滿集,你是想眼睜睜地看著我們被他們殺光還是想與那些罪惡的殺人機器戰斗、救出我們大家?”

集屏住呼吸,認真地向四周看過去,最后看向祈—一我會幫助你們的。低語道。

涯把腰間的手槍連著槍套一起取下來,交給了四分儀。

“你去賭博,還真是少見呢。”

涯輕笑。

確實,這是一場賭博。只要集失敗的話,葬儀社就會全滅。或許四分儀這邊還有可能逃跑,不過大部分的同伴都會當場命喪黃泉。

這一點,同伴也都知道。他們依然按照涯吩咐的去做的原因,不是因為信任集,而是他們更加信任到現在為止一直都會帶來成功的恙神涯的“神力”。

但是,這個賭博是必要的。

既然集已經得到了“王的能力”,就沒有任何的退路了。如果不讓他背負上區內居民的生命而開始戰斗的話,之后的一切作戰就都沒有用了。所以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那么,如果活著再相見吧。”

“啊啊。”

涯背對著四分儀,走上樓梯。走出大門之后,看到古因和人質都等在高臺下面的十字路口處。為了本次作戰的目標,涯暫時讓大云和阿爾瑪就地待命準備隨時戰斗,如果發生緊急情況的話,他們會當場被擊敗。

走出來的話,世界就會被鮮血染遍。——涯這么想著,不禁笑了。或許是稍微有一些感傷吧。

站在高臺的前端,眼中的世界如同盆景一般。在頂部裝有巨大的激光炮的古因的指揮車周圍,都有GOCE警戒著。斯坦納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就好像真的巨人一樣,坐在高速公路上。沒有看到移動操縱艙的車,一定藏在什么地方吧。這些都在意料之中。

“——古因少佐!”

涯大吼道。用的是日語。士兵和END RAVE的槍口一齊對向涯。涯看到古因正看向自己,那驚訝的表情即使離這么遠也看得清清楚楚。

“還是初次見面啊!我是葬儀社的頭目——恙神涯!”

“葬儀社?!”古因也用日語回答道。“這就是你們組織的名字嗎?!”

“是的!我們為被世界淘汰的人吟唱安魂曲!這個世界經常逼迫人們去選擇,做出正確的選擇的人才能接著生存下去,這個世界就是適者生存!而我們就是能夠生存下去的人,所以我們叫‘葬儀杜’!”

古因大笑。其他士兵也想被傳染了一樣,大笑起來。

“你是白癡嗎?”

古因一揮手,指揮車上的激光炮開始旋轉,指向涯。

“真是強詞奪理!其他人到哪去了?你想拖延時間是沒有用的!這一帶都被我們封鎖了!”

真是虛張聲勢,涯心中暗笑。以ANTIBODIES的人數,想包圍這么大的六本木是不可能的。

“快做出選擇吧!我數到十,這段時間你要是不投降的話,我會把你以及你的同伙還有這的居民全都消滅掉。你們都被認定為4+級別的感染者了!我們隨時都可以進行除染處理!快做出選擇吧!被世界逼迫的,可是你啊!——十。”

面對著古因的倒計時,涯一臉泰然地露出笑容。

在快要沖進廢墟的時候,車停了下來。集站在座位被施有都市迷彩的駕駛員指揮車前,還沒有完全地下定決心。

雖說拿出武化之后并不會死這一點讓他稍微安心一些,“但問題不在這里。”他喊道。

抽出對象者的武化是必須直視他的眼睛、手放在他的胸前才可以的。也就是說,自己一定會被對方看到臉。雖然似乎對象之后會忘記取出武化前后的記憶,這也沒有什么問題。不過,直視對方眼睛這個行為對集來說本來就十分有難度。

但是,不去做的話,大家都會死。

集一次又一次緊握著浮現出標記的右手。這只手上,具有不得了的力量。這一點到現在自己還是感到難以置信。雖然自己還有取出祈的武化時的記憶,不過取出之后因為太投入,記憶就有些模糊了。好像要飛起來一樣,一切就像做夢一樣。

自己現在就在這里站著,接下來要做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情。

真要做嗎?

無數次的自問自答之后,集向車內窺視一下之后,回過頭來看著

祈。

“開始倒計時了,要行動了,集。”

“唉,但是——”

祈伸出纖細的手,抓住集的手腕。

“我相信你。你會成功的。絕對。”

祈輕聲細語,看到了自己真正的面目。自己還真是單純呢。“這是在幫助別人。”集心里對自己說,大家都被GHQ給騙了,就算是沒有被感染,他們也會把這個歪曲成事實,以為了不傳染給其他人為理由,而將他們全部消滅。包括這里的所有人,還有祈。

“沒問題的。”

祈握著集的手,把它引向自己的胸前。

“我現在就是你的了——接過去吧。”

集耳邊又回響起了翻繩游戲時祈的聲音,“櫻滿集是膽小鬼嗎?”

(——拿出自信來吧!)

集直視祈的雙眼,把手伸向祈的胸前。那一霎那,兩重螺旋從右手解放,圓錐狀地向四周展開,在那中間,出現了一把大劍——武化之劍。

(成功了!)

握住劍柄,一口氣將其抽出。祈的身體抽搐了一下。集把失去意識的祈放在地上之后,向著駕駛員指揮車飛速跑去。

只要握著這把劍的時候,就會不可思議地感到自己有一股做什么都會成功的力量。連飛向天空這種事都能辦到,這么一想,身體就飛了起來。腳下出現了光芒的圓盤,可以踩上去。

“——九!”

通過耳機,涯聽到了古因少佐的聲音。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空中,集用力揮舞武化之劍。刀刃一下將裝甲車斬成兩段。落淚一般,火星四起。隨著巨響,車體沿著斷面傾倒。

“——八!”

落地之后,集把劍插在地上。從斷裂處向車內看去,“看一眼你就會發現目標的。”涯之前這么告訴自己。在藍白火星紛飛的車內,幾名士兵倒在地上。不過看起來還沒死。

“——七!”

(發現了!)

車廂內并列著的駕駛艙中。有一臺與其他的都不一樣。集靠近過去,越過艙罩,隔著帽檐,與里面的男子四目相對。他就是達利魯!與自己年齡相仿的駕駛員,沒錯。

“——六!”

集把手伸向達利魯的胸口,達利魯身體向后仰,胸口出現二重螺旋,同時艙罩碎裂,中心閃現出手槍一樣的東西。這就是涯所說的,達利魯·楊的武化:萬花鏡。

“——五!”

將武化手槍拿在手中,集飛奔出指揮車,必須跑到能看到涯的地方,否則就不能完成這一擊。

“——四!”

集在倒塌的柱子對面看到了涯。他站在高出一截的高速公路上,冷靜地聽著倒計時。威風凜凜的臉上連一絲恐懼也看不出來。

憧憬。

集在那一瞬間對涯抱有了一絲憧憬,他也想成為這樣的人。并不是想成為恐怖分子,只是想成為像他那樣的充滿自信的人。

“——三!”

集短槍準備,瞄準目標—一涯。

“——二!”

手指發力。

“——一!”

“上啊,集!”

被涯的喊聲鼓勵,集瞄準著涯扣動扳機。“萬花筒”的槍口部分迅速展開、旋轉、發光。

“——零!”

古因喊聲剛落,周圍就被光芒包圍,繼而,爆炸四起。就像魔法一樣,ANTIBODIES的裝甲車、END RAVE、士兵有的燃燒,有的融化。灼熱的風瞬間吹遍了瓦礫之間。

這就是“王的能力”的恩賜。別人有可能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集看得清清楚楚。“萬花筒”射出的球體在涯的胸前如鮮花般綻放,激光命中在上面的瞬間,就像花粉擴散一樣被反射出去,返回去的激光連續反射著,就像萬花筒內的光一樣。最后它們都正好只命中了ANTIBODIES,他們一瞬間就全滅了。

回過神來的集,再度看見的,在眼前一瞬間就結束了的戰場上,一切都化為灰燼,只能看見涯威風凜凜的模樣。

歡呼聲四起,四周一片歡騰,區內的居民和葬儀社的成員一遍一遍地歡呼著涯的名字。涯回應著他們,高舉起雙手。只有他,才是這片廢墟王圍的圍王。

集胸口感到陣陣刺痛,心里感到無比難受。

確實戰術是他指定的,可是沒有我的話,他不早就讓激光消滅了嗎?

想到這里,集怒從心起,緊咬嘴唇。

祈又唱起了歌。就像葬儀社的名字那樣,她為了這次戰斗中死去的人而悼唱。不分敵我,只是溫柔地、悲傷地唱著歌。

涯一邊催促著收容傷員的工作,一邊走向駕駛員指揮車。區內的人民還在喊著涯的名字,涯低下頭,沖他們一一揮手。帶著貓耳狀的電子儀器的鶇興奮地靠過來。

“厲害啊!厲害啊,涯!這個、真的是我的東西了嗎?”

“啊啊,是的。”

“呀!——”

鶇歡呼雀躍。對她來說,這套控制系統就是最好的玩具。

“——綾瀨。”

涯對鶇身邊的輪椅少女說。綾瀨栗色的馬尾辮嚇了一跳,抖動了一下。

“那個,以后就是你的了。”

涯指著繳獲來的新型END RAVE斯坦納說。綾瀨的臉上閃過喜悅的光輝,但是她馬上又低下頭。

“怎么了?”

“可是,我……失去了朱蒙……”

“不要放在心上。你用那個舊型機體摧毀了多少GOCE啊?沒有你的優異表現,達利魯·楊也不可能對咱們有這么大的興趣。不如說,你做得很好。”

“是、是的!”

“不要客氣,盡管使用這個斯坦納吧。用著那個被時代所拋棄的朱蒙都能立那么多戰功,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啊。”

“是、是的!啊……不、不是……。實在不敢當……”

綾瀨的臉一下子紅了,坐立不安地揉著手。鶇一下出現在她的肩頭,“綾姐的心跳數,絕贊上升中~~~”

“鶇!”

“呀!”鶇笑著跑掉了,綾瀨操縱著輪椅在后面追著她。

用余光看著她們嬉鬧的樣子,涯走向坐在斷成兩截的指揮車旁邊的集。祈坐在指揮車的上面,依然在唱歌。

涯站在集面前,“你做得很好。”集無精打采地抬起頭,但是眼神中剛才的光芒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膽怯和困惑。

“今天,你超越了你自己。這是值得驕傲的。”

涯指向那些慶祝平安無事的居民。

“那些就是被你拯救的人們。來吧,集——加入我們吧。請相信我。”

太陽落進了六本木的廢墟之海,世界陷入黑暗。涯面向集,伸出手。這一次,輪到你來接過我的手了。他這么想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