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QUIEM SCORE 1

序章

REQUIEM SCORE 1 序章

天朝D版漫典 轉自 Lafrente(makeinu.weclub.info)

二零二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日本死亡之日。

這天發生了日本史上性質最惡劣的恐怖事件,被后人稱為“LOST CHRISTMAS”,只要經歷了這一天的人們,就不可能將其忘記。

十年后的現在,詳細情況依然未曾明了。

是誰?

為了什么?

曾經有過各種各樣的推測。事件發生之后,有許多武裝組織發表了對此事件的犯罪聲明,至于哪個是真的,無從判斷。真正的犯人,真正的動機,直到現在都沒人知道。

不過,還記得么?

距那天差不多兩個月之前的十一月一日,在六本木那座象征著成功的萬眾矚目的大廈前的森林中,墜下了一架來歷不明的直升機。

死亡,二十多人。

說次數少可能有些出言不遜,不過以首相為首的內閣官員盡數出席的追悼會絕對是不多的。這次遇難的人大多都是在政界商界有著強大影響力的富豪,因此這次的追悼會已經到了由首相念悼詞的程度了。

不過實際上,這次的事故在兩周之內并沒有引起廣泛的關注。當時隸屬于社會部的我,也僅僅認為這是一場普通的事故而已,完全沒有去追蹤采訪。

雖說不應該找借口,不過當時確實還有別的等待我去追蹤的事件。

當時各社都在圍繞著令人恐慌的因“Apocalypse Virus”(AP病毒)而引起的未知傳染病“鋼皮病”的取材而展開著激烈的競爭。

應該沒人會不知道吧,所謂“鋼皮病”就是人的一部分皮膚出現像金屬一樣的硬質化的病。雖沒有人死亡,不過有幾十位藝人的臉部出現銀色鋼皮化而停止了從藝活動,這個病也因此在社會上引起了高度的關注。

與這個以東京都為中心廣泛擴散的疾病相比,造成二十幾名死者的“六本木墜機事件”就顯得不那么重要了。畢竟,它與大多數人都沒有關系,僅僅是個事故而已。

就是到了現在,它也依然沒有引起多少關注。

那個圣誕節——這場事故的追悼會,成為了恐怖分子襲擊的目標。沒有人去思考這場恐怖襲擊與墜機事故的關系。直到事態變得覆水難收,大家才拼命去亡羊補牢。

十二月二十四日那天,從天王洲的Sefira基因制藥研究所到六本木墜機事件追悼會會場,同時發生連環爆炸。事后,在GHQ對此爆炸恐怖襲擊事件的調查中我們知道,有一百多人遇難。

死者當中,包括政府內閣全員、副首相、東京都知事、副知事、多數國會議員、東京都議會議員、商界的大人物等等。也就是說,能左右日本的大多數人都遇難了。

不過如果僅僅是這樣,也不會變成現在這種狀況。

國會議員并沒有全部死亡,日本的本體霞關也毫發無傷。花上一些時間,重選國會,重組內閣。這也是行得通的。

但是,接下來爆發的暴動卻給予了日本致命的一擊。

當月的年三十。

以發生了恐怖事件的六本木為中心的都內各處,爆發了GHQ稱之為“國內恐怖分子煽動的大規模武裝暴動”。當然了,前提是你得相信GHQ的說辭。

警視廳派出了全部的機動隊,乃至被稱為特殊急襲部隊的SAT去鎮壓。但是都失敗了。

至于自衛隊,雖然建制健全,但是他們的首領首相現在還職位空缺,要是想讓他們去鎮壓暴動和災害,就得需要管轄六本木港區的都知事的出動請求。不過都知事已經在之前的恐怖襲擊中遇難了。因此,現在就變成了無人領導的狀況。

在這樣的危難關頭之下,最先行動的是美國。

打著保護同在赤坂港區的美國大使館的旗號,他們出動了駐在橫田基地的軍隊。這支部隊是為了向關島移動,而碰巧在橫田基地暫駐的海軍部隊。

然后就演變成了這種狀況:哪個國家要是同意美國的武裝介入的話,美國就會優先保護它的大使館。以這個名目為理由,美國與各國締結了秘密條約。又因為大使館多數都集中在港區周邊,所以事態更加的對美國有利。于是情況就變成了在這些秘密條約之下,美國打著聯合國部隊的旗號在行動。雖然俄羅斯和中國等國家站出來公開反對美國,不過他們也僅僅是因為自己即將錯失占領日本的良機而感到惱怒而已。

但是也不能把美國的介入單純地看成是侵害我們的主權。當時,日本的國家機能幾乎喪失,政府已經無力抵抗暴亂。這是不爭的事實。警察和自衛隊只會單純的嘴上呼吁,卻完全拿不出實際的行動。

隸屬于東部方面自衛隊的一支陸軍從本隊叛逃,他們的主力部隊——GHQ稱其為“反亂部隊”——出動了數臺練馬的朝霞駐地的裝甲車,在兩個小時之后與六本木的美軍交火。

雖說規模不大,但這也是繼太平洋戰爭以來第一次與外國軍隊在陸地上進行作戰。

雖說沒有投入裝甲車,不過美軍和叛亂部隊也都使用了火箭發射器和反坦克火箭炮這樣的重武器。

這場戰斗在幾小時之內便有了結果,叛亂部隊全軍覆沒,美軍方面也有不小的傷亡。之后,由于這個事件,日本在二戰之后時隔八十四年再次置于聯合國——在美國統治之下的聯合國,的管理之中。

理由是:無法統治和管理強大軍隊的國家,聯合國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實質已經是無政府狀態的日本接受了這個決定。因為決定里面有一條是:聯合國一直統治到日本新內閣建立為止。

當然了,也有人反對。

一部分的政治團體和地方知事憤怒地聲稱這就是被美國占領,他們強烈的抗議,其中還有的干脆宣布轄區獨立。

但是,哪股反抗勢力都沒有堅持太長時間。

結果是,日本國民基本都接受了日本被美國統治這一事實。

很大的理由是他們認為只有美國才有能力對付Apocalypse Virus。

大家都知道AP病毒是通過空氣傳染。不過由于這種病毒可以擬態體內其他無害細菌基因,所以發病之前你是不會知道自己已經感染此病毒了的。

令人遺憾的是,你無法通過接種疫苗而驅趕掉這種病毒,只能靠定期接種疫苗從而抑制“鋼皮病“的發作。

第二年,二零三零年的一月,美國將這一事實和日本接受聯合國統治的援助請求一起公布。還不忘加上一句“如果不接受聯合國的統治的話,我們將不會投放夠量的疫苗。”作為威脅。

雖然我們有“這只是新內閣組建之前的措施”這個最低的心理防,線,而認為現在的日本就應當接受聯合國的暫時統治。

但是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句話古今通用。

結果,直到十年后的今天,日本還是處在聯合國的統治之下。這比二戰結束之后的那次聯合國統治還長。

實際上,現在的日本人已經厭倦了那個時候只會開會、明哲保身、詭計多端的政治和政治家。反而是聯合國部隊的迅捷以及強大行動力的這種新鮮魅力給他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日本政府之所以在LOST CHRISTMAS之后半年還沒有組建好新的內閣,很大的原因是坊間滋生了“已經不需要其他的日本政府了”的這種思想風潮。

因為無論如何,這樣就沒有任何值得苦惱的地方了。

地方分權活動依舊進行,就算是日本政府崩潰,百姓依舊毫不在意的繼續生活。本來政府掌權人就像流水一樣的頻繁更換,誰都是一樣的。二十一世紀初的日本人看破了這點。

每月都要接種一次AP病毒的疫苗,導致開銷劇增。不過對此表示感謝的人占大多數,畢竟這樣可以讓人安心許多。

世界衛生組織也給出這樣的見解:如果把這個事情交給日本政府的話,光是認可疫苗就要花上幾年時間,這期間就會有大半日本人感染病毒,當中的半數就會發病。

像一汪死水的日本經濟也開始吹起新風。人們把這個看成是日本新生的預兆。

但是暫時統治的部隊的簡稱,卻和二戰之后占領日本的部隊聯合國軍總司令部的簡稱一樣,都是“GHQ”。這也是個讓人哭笑不得的笑話。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不知道日本曾經和美國有過戰爭,所以這個稱呼對大多數日本人來說沒有什么意義。不過對知道歷史的人們來說,“GHQ”與“占領軍”的意思其實是一樣的。

特意起這個名字,我們不能認為它沒有意義吧。否則,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人反抗美國的統治呢。

從那些為奪回日本主權而進行恐怖行動的人們的聲明中,可以讀出,他們很大程度上都是在反對GHQ這個稱呼。

反過來看,GHQ這個名稱本身就給他們的恐怖活動找了一個很大的借口。

雖然并不能因此就說他們的行為是正當的,但是GHQ從事的活動許多都帶有很大的謎團。這一點也是個不爭的事實。

這些活動之中,謎團最大的就是“特殊病毒災害對策局”——通稱ANTIBODIES。他們為了格擋病毒而穿著厚重的防護服,因此在坊間有“白服”這種俚語式的稱呼。他們表面上是定期檢查診斷疫苗投放情況的醫療機關,但是總能聽到關于他們的奇怪的傳言。

其中之一就是他們的武裝。他們都裝配著看似非常不必要的重型武裝。檢疫的時候有人形機器人END RAVE隨行不說,周圍還有配有自動步槍的士兵守備。到底是為了什么呢?ANTIBODIES可是醫療機關啊。是為了抑制AP病毒而行動的一伙人啊。把他們當成恐怖襲擊目標的話,那就是與全體日本人為敵啊,根本就沒有任何進行恐怖襲擊的意義。他們卻裝配了這么多武器,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反應過激。

直到最近,我一直都這么認為。

不過,不對。

我錯了。

二零三九年五月二十日。差不多一周以前,我潛入了日本死亡儀式會場所在的六本木封鎖區進行采訪。

早就是自由職業的我,寫過的報道從沒有登上過任何大報紙。在發行電子化的現在,沒有哪家的報紙可以逃過GHQ的檢查。關于LOST CHRISTMAS的報道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檢查的對象。

現在我發表聲音的渠道不是通過網絡,而是靠個人印刷的“傳單”。不過我這次的采訪可不是為了那種游擊戰一般的小玩意兒,我是為了將來出書而采訪。

六本木封鎖區是禁止進入的。

理由是,十年前的爆炸襲擊中,恐怖分子用活性化之后的AP病毒充當生物武器。為了消除病毒感染,所以得封鎖起來。

可以確定的是,那個生物武器的威力足夠消除疫苗的效力。但是就算這樣,這十年間居住于六本木封鎖區的人也不在少數。住民中很多都是罪犯和黑社會,不愿受GHQ管制的人也不占少數。

據說里面還有恐怖分子的藏身之處,加之GHQ一直對其放任不管,更使得這個封鎖區迷霧重重。

在瓦礫和破敗的街巷之間,不斷地飄蕩著相同的歌曲,是名叫EGOIST的樂隊的音樂。

在這個名叫祈的少女的奇妙而哀切的歌聲之中,仿佛心靈都跟著振奮起來。“歌聲中似乎蘊含著什么”——這位少女也成為了話題的歌手。

令人想不到的是,EGOIST從沒有在電視中出現過,他們的歌也從沒有在電視或廣播中播放過。他們主要的活動場所就是地下動畫投稿網站,即使這樣,他們歌聲的傳播速度也絲毫不亞于AP病毒,猛烈地擴散,緊緊抓住聽眾的心。

正當現在處于GHQ的占領之下,甚至還有人說EGOIST是美空云雀轉世。至于美空云雀,她是在二戰之后用歌聲振奮人心的傳說級的歌手。

不過看過祈本人的我卻持有不同的意見。與其說她是美空云雀,我看她更像是艾迪特·皮雅芙。

(中略)

在知道了GHQ的真面目的現在,一切發生過的事情都顯得是那么可疑。

就連那個LOST CHRISTMAS也是如此。

十年前美國所采取的行動手法似乎有些高明過頭了,就好像他們早就知道這件事要發生一樣。

那些從自衛隊叛逃出來的軍人的履歷,也都有尚不清楚的地方,履歷上說他們都是沒家庭沒親人的絕對單身,這就好像是后天偽造的一樣。

我現在不禁這么想:

LOST CHRISTMAS或許就是美國的一場陰謀。

雖然還沒有確鑿的證據。

不過要是這是真的的話,許多不明的線索就都能連接起來了。

似乎是沒有把這些事情寫到書上的時間了。

在那之后我又去過幾次六本木封鎖區,我確認那時的記憶并不是幻覺。

但是當時與我一同成為人質的那些人,我卻一個都沒見到。據說他們有的行蹤不明,有的因事故身亡。

我還沒有天真到連這種托詞都能相信的程度。

恐怕他們都被謀殺了。兇手就是ANTIBODIES。

我的底細也一定被他們知道了,因此我決定把這篇報道發到網上。

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于天下,日本人民也會因此而覺醒。——我由衷的這么祈愿著。

——節選自《EASTER REPORT》作者不詳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