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奪回春樹記憶之悲痛大作戰

第一卷 第三章 奪回春樹記憶之悲痛大作戰

頭痛。

說得具體點,有兩種痛;后腦有受到重擊的痛,頭的內部散發出難耐的疼痛。

這陣金屬聲般令人不悅的尖銳聲響,應該是耳鳴。

「春樹!汝醒了嗎?」

「哥哥!?」

嗚……聽到的聲音像進水時耳朵里有奇異的共鳴,更加刺激頭痛。

飄渺的意識瞬間醒轉。

咦?我剛剛在睡覺……嗎?

「思……」

張開雙眼,柔和的光線催促我醒來。

「春樹!」

「哥哥!」

嗚……耳中響起尖聲。

「不好意思,我現在耳鳴得很嚴重,可以不要大聲說話嗎……」

三名女孩圍著我。一名頭上別著華美……看似很重的發飾,一名戴著白色貓耳,一名綁著黑色發帶。

我應該是躺在床上。上頭是陌生的天花板。環顧四下,這是個熟悉的房間。

「呃……」

咦?

我想對她們說些什么,卻停了下來。

「啊……」

想說的話堵在喉頭……



「春樹,汝怎么了?」

「哥哥?」

發飾女孩與發帶女孩露出訝異的神情。

「春樹,你平常就呆,現在更呆。」

「煩死了!呃……」

戴著貓耳的少女說話狠毒,我反射性地回嘴……說到一半又停住了。

我本來想說什么?

我的右手自然伸往嘴邊,后背流下的汗冷得詭異……

「春樹?」

「哥哥?」

她們的表情轉為驚訝與不安。

春樹?

哥哥?

剛才沒覺得不對勁,但是……她們是誰?

為什么會出現在我面前?

為什么這樣叫我?

不對,這里是哪里……

「可以請問一下嗎?」

「汝為何如此客氣……」

「是啊,哥哥,你從剛才就一直怪怪的。」

從對話的感覺來看,她們應該是我認識的人……而且還蠻親近的……

「你們是誰……這里是哪里……我又是誰?」

「「「什么?」」」

***

涼爽的咖啡廳里開著冷氣,除了剛才的三個女孩,女服務生打扮的女性、剛邁入老年的男性也一起圍著我。

發帶女孩說明:從學校回家的她看見我倒在這個家附近,剛好和從家里出來的公主(是在講發飾女孩嗎?)一起把我送到房里。接著,我就醒了,直到現在。「他失去記憶了。」

聽了發帶女孩的解說,女服務生馬上回答。

「欵,阿春。」

女服務生望向我。

「什么?啊、是在叫我嗎?」

「思,最近你有沒有去海邊,被國籍不明的船只綁架?」

「思、涉姐。」

總覺得發帶女孩的表情有點僵硬。

「還是戴著墨鏡身穿黑西裝的外國人,給你看奇怪的機器……」

「涉姐!」

發帶女孩不讓稱為涉姐的女服務生繼續說下去。我不知道話中的意思,但知道她說的內容很危險。

「思,因為有天罰,我想春樹總有一天會失憶,沒想到真會如此。」

中老年的男性嘆道。

「那你現在掌握到什么程度了?」

「什么程度……」

該怎么回答才好……

我或許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男性有點慌亂地加注:

「啊、不好意思,你什么都不清楚,我就這樣問你,你感到疑惑是一定的。那我問你問題,你回答我。」

「啊、好……」

「首先,這里面你對誰有印象?誰都可以。」

男性說道,我環顧四方。

發飾女孩、發帶女孩、貓耳少女、女服務生,還有提問的中老年男性……

大家都期待地看著我。

我覺得每個人都不是第一次見到,但也不是有印象。醒來后看到她們時,好像覺得想起來了……

「都沒印象……可是,我也不覺得是第一次見面。」

聽聞我的回答,大家都垂頭喪氣。讓他們失望我很過意不去,但我是實話實說,這也沒辦法。

「思。」

男性把手放在下巴深思。

「那,大家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

「你的名字呢?」

「剛才大家一直叫我,所以我知道我叫『春樹』,可是這不是我自己想起來的。」

「原來如此,那大家有必要自我介紹。不過你講話這么客氣,我覺得很不習慣。」

男性說著,輕輕抓了自己的背。

「我先開始。我叫千歲真一郎,是你爺爺。如你所見,是這家咖啡廳的老板。你父母因為工作的關系,現在不在國內。所以我是你和你妹妹佐奈的監護人。」

「佐奈?」

「是我,哥哥。」

剛才的發帶女孩舉起右手。原來我有妹妹……跟爺爺一點都不像。

「我想各位都知道,雖然我們是兄妹,但沒有血緣關系。」

「沒有血緣關系?」

「是的,詳情……若哥哥無法恢復記憶,我會一一說明的。我希望哥哥注意這一點,我們沒有血緣關系,就算我身為妹妹,之后還是可以跟哥哥結婚,應該說我是哥哥的未婚妻。」

「末、未婚妻?」

「是的。」

說著,名喚佐奈的少女微微一笑。她的表情

絲毫不帶迷惘或不安。

「怎、怎……」

「怎……什么,哥哥?」

「怎么可能!」

我伸手一拍。

「呀!」

回過神來,我的身體擅自做出吐槽的動作。

「咦、我……?」

我以左手壓住伸出的右手,愣在原地。

「佐奈……妹妹,抱歉,我的身體自己就……」

「嗚嗚—,失憶還馬上反駁,哥哥是壞蛋;」

「看來,腦袋忘了,身體卻記得這層關系。」

發飾女孩理解地點頭。

「思,汝與佐奈每天都一直這樣裝傻與吐槽,可說是一對感情很好的兄妹。」

「不—!還有,叫我佐奈就行了,加上妹妹的話,哥哥就好像外人一樣,人家會覺得有點寂寞。」

佐奈鼓起雙頰,最后仍痛心訴說自己的寂寞。

「啊、喔……」

「奴家為卯花之佐久夜姬,汝稱奴家為卯花。」

發飾女孩輕輕挺起胸膛說道。她……她是在學古人說話嗎?大概吧。

「表面上奴家與汝是遠親,在干歲家借住受關照。然而,春樹,其實奴家與汝已有夫妻之實。」

「夫妻之實!?」

我驚聲喊道。卯花朝我飛奔而來,抓住我的

手臂靠著我。

「公公公公公主!」

氣憤難耐的佐奈站起身抗議道。卯花并不回應她,以自己的臉頰摩擦我的身體。

「春樹~,汝與奴家已雙唇重合多次,琉璃,汝說對不對?」

卯花的視線轉向貓耳少女,我也望向她。稱為琉璃的她,察覺卯花與我的目光,便點了點頭。

「思,公主姐姐和春樹,每天早上都會親親。」

「真、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不只早上,咱倆有空時更會親來親去。」

「哦,是這樣啊,那我得快點為你們安排雙人房才行。」

爺爺聞言深深點頭。

「那、那是為了中和哥哥的天罰,絕對不是愛的親吻!!」

用力拉!

「嗚哇!」

佐奈沖到我身邊,抓住我的手臂猛力一拉!

「好痛!佐奈,很痛耶!!」

「呵呵,阿春就是這么受歡迎。還有我妹妹葵也超喜歡你的,雖然她現在不在這里。」

女服務生露出由衷感到開心的笑容,為火上更添油薪。

「對了對了,我叫山吹涉,是這間店的店長。很可惜,我并不是你的女朋友。不過呢,如果你真的很希望,我也可以跟你約會啦!」

「啥!?」

我、我到底是何方神圣!?我是不是男公關啊!?

我求助的視線游移不定,與方才的貓耳毒舌少女對上。話說回來,現在沒有貓耳,拿下來了嗎?

「琉璃。」

才說了名字,她便別過視線。她的自我介紹想必已經結束,好無情的個性。

「各位,就先告一段落吧。旁觀是很有趣,但春樹應該會越來越混亂。」

「我已經很混亂了!」

「我想也是。逗他逗得太過度,害他一直無法恢復記憶就糟了。」

聽了爺爺的話,剛才露出笑容,沒有半點歉疚之意的卯花離開我的身體。另一邊,佐奈的身體也離開我的手臂,她仍鼓著臉頰。「公主,哥哥又不是小孩子的玩具,當然也不是大人的玩具。」

……她剛剛是不是說了什么超越尺度的話?

「還有,春樹,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所以先跟你說……」

一直露出溫柔笑容的爺爺,忽然變得嚴肅。

「你的命運極度不幸,走在路上會被狗咬,停下來會被恐嚇,帶著錢包就會弄丟,連一毛也不剩。而且幾乎是絕對如此。」

怎么回事!?

我以為這是老人的惡劣玩笑,但大家都一臉認真。難道……這是真的?

「哥哥,爺爺的話說對了一半……」

佐奈的視線與我對上,她露出苦笑開口說道

果然是玩笑話……我想也是。就算有點運氣不好,一出門就一定會遇上壞事,也太扯了…

「哥哥的不幸沒有這么單純,要是不多加注意,在家里也很危險。所以,請你不要做任何家事,例如料理或洗衣服。」

……啥?

「思,之前發生過好幾次,春樹幫倒忙,害家里差點燒起來……」

爺爺點頭同意佐奈說的話。

真、真的假的?

「思,春樹,別這么擔心。」

卯花露出樂天派的笑容,拍著我的肩膀。

「奴家是為了解決汝的個幸,才來到這個家的,有機會再與汝說詳情。汝只要放心地讓奴家親親即可。」

佐奈皺起雙眉,吞下想說的話。看來她無法回嘴。

「你是叫……卯花嗎?這到底是怎么……」

「詳情等咱倆獨處時再告訴汝。」

這大概是不能在大家面前說的事。對佐奈而言很諷刺,但她的態度說明,卯花此話不假。

「……好吧。」

「公主,春樹現在變得不太一樣,如果你們獨處,他說不定會變成人野狼襲擊你哦?」

「是啊—,阿春可不一定時時都是紳士呢。」

「討厭,但若春樹希望,奴家會好好回應的,畢竟這是妻子該做的事……」

聽聞爺爺與涉姐的話,卯花把手放在臉頰旁說道。

啪!

傳來東西折斷的聲音,我轉過頭一看,發現佐奈把桌緣捏碎了……

她背后……看起來像是燃起了紫色的斗氣。

「佐、佐奈?」

「哥哥,什么事?」

佐奈露出僵硬的笑容,好、好可怕!

「對了,哥哥,為什么你馬上就否定我的謊話,但是不吐槽公主的謊言呢?」

佐奈雖面帶微笑,但很明顯地,她的內心完

全沒有一絲笑意。嗚哇!我真是多嘴惹事!

「思、玩笑話就先擱著。」

爺爺冒出冷汗,跳出來打圓場。

「春樹,你的身體還好嗎?有沒有哪里痛?」

「呃、痛的地方?」

爺爺這么一說,我才發現,醒來時的激烈頭痛已經好了。我悄悄把手伸往后腦,那兒有個隆起的腫包,輕壓會痛。

「后腦好像有個腫包……按下去會痛。」

「思,可能是撞到頭了。情況不太妙,會頭痛嗎?」

「之前會痛,現在好了。」

「唔……」

爺爺望著墻上的時鐘,我也望了過去,短針已快到達七。再看看窗外,雖還有點明亮,但已有幾顆星辰在微暗的天空中閃耀。

「來不及去醫院掛號了。今晚你就慢慢休息,明天再去醫院。你知道醫院在哪嗎?」

「醫院?」

爺爺一說,我便努力回想。雖能想起街上的模樣,但醫院是哪棟建筑物呢……

「佐奈,明天沒事的話,替我帶春樹去醫院好嗎?」

「好的。」

爺爺從我的表情判斷,我想不起醫院在哪。聽了爺爺的話,佐奈點頭回答。

「如果還會頭痛,或是覺得不舒服,就馬上說。到時我會帶你去掛急診。」

「啊、好……」

「好,就談到這里。大家進去主屋吧,我得先關店。」

「啊!我得準備晚餐才行……」

聽了爺爺的話,大家站起身,各自動了起來。

想不到要做什么的我,便仍坐在桌前,望著窗外景色。

總覺得……胸口有點煩悶。

「春樹,汝怎么了?在這里會擋到真一郎與涉。」

「是卯花小姐啊。」

「叫奴家卯花即可。」

我抬起頭來,與站著的卯花交談。在她的視 線下,我環顧四周,看見爺爺與涉姐忙著收拾店里。

「汝看起來悶悶不樂。奴家明白汝的心情,但汝獨自煩惱亦無法改變狀況。若要煩惱,不如為惡作劇煩惱。」

「不……不是這樣的。我并不是在煩惱。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只是覺得胸口有點煩悶……」

我下意識地將右手伸到胸前。

「從剛剛開始,我就覺得好像想講什么……但是說不出來。如果說得出口,說不定可以慢慢回想起來。」

「原來如此。然而,現在得先用晚飯。若肚子餓著,腦袋也無法好好工作。之后再與大家討論吧。」

「也是。」

卯花露出令我放心的笑容。她身上有和爺爺一樣見多識廣的感覺,應該說她深不可測。年紀看起來雖然和我差不多,但說不定比我年長

「卯花小姐……不,卯花,你幾歲?」

「思?汝問奴家年齡?」

「思。」

「竟然問女性年齡,真不識趣。」

她表現出拒絕回答的神情與態度。

「呃、我只是覺得你很成熟……如果你不開心,那我跟你道歉,對不起。」

我坦率地低頭致歉。

「沒事,奴家只是開開玩笑。」

卯花惡作劇地笑道。

「現在汝裝成熟的部分不再,實在是很坦率。抬頭挺胸想吃了奴家的汝也可愛得不得了,坦率的汝也很可愛。」

卯花說著,雙手撫上我雙頰。

「奴家比汝年長許多,咱倆是無法在一起的,別愛上奴家。」

無法在一起?我并沒有和卯花交往的意思。不過,無法在一起……是指什么?

「好了好了,你們氣氛正好,我卻過來打擾,真抱歉。可是你們擋到我拖地羅—」

拖把突然伸向我和卯花的腳邊。

「哦,不好意思。汝看,汝害咱倆被罵了。」

「也是……涉姐,對不起。」

我對涉姐低頭致歉。

「咦?阿春,不必為了這種小事道歉啊!」

「春樹這么坦率,奴家不知該如何對待。」

「是啊—,真的好可愛—」

卯花與涉姐對看,一起露出苦笑。

我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

吃過晚飯,我們又來到咖啡廳。

這里已經關門了,沒有開很多燈,有點微暗。原本現在還是咖啡廳的營業時間,但爺爺有事外出,涉姐也有無法抽身的事,于是臨時休息。

店里有剛才出現的佐奈、卯花、琉璃,還多了似曾相識的女孩和男孩。他們是葵和虎太郎,據說和我同屆。

「我聽了很多阿春的倒霉事,沒想到你竟然會失憶……有一種『終于來了』的感覺。」

坐在隔間座位沙發上的虎太郎,沒有半點歉疚之意,笑著說出極度失禮的話。不過我完全沒有不高興,他和失憶前的我可能就是這樣講話的吧。

「我聽姐姐說了,但是一看到人……阿春不記得我,我覺得好震驚。」

葵露出有點哀傷的神情,幽幽訴說。

「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大家。」

「啊、不會!你沒有錯,不要道歉。我才要跟你道歉,說得好像是在怪你一樣,對不起。」

她揮動雙手,露出苦笑。

「現在是怎樣,為什么叫大家聚集在這里?我們又不是醫生,又沒辦法醫好阿春的失憶癥。」

「奴家明白。但春樹說有話堵在他胸口,覺得很煩悶。」

卯花雙手抱胸,說明找大家來的原因。

「不久前,佐奈裝傻,春樹一如往常吐槽,應該是反射動作。」

「哦,有這種事啊。」

「人家沒有要裝傻的意思啦……」

葵和虎太郎感到意外,他們身旁的佐奈悄聲說道。

「請虎太郎與葵來此,是因為奴家希望汝等說些話,讓春樹不禁想吐槽,或反射地做出反應。春樹的煩悶,或許就是呼之欲出的記憶。要是找到關鍵,說不定……」

「可以恢復記憶……是嗎?」

「思。」

卯花深深點頭,回應葵的疑問。

「庵是最適合的人選。在這么重要的時刻,他偏偏不在家。」

「沒辦法,因為他戴眼鏡嘛。」

「是啊,因為他戴眼鏡嘛……」

「「「啊……」」」

聽了葵和虎太郎的對話,我的嘴巴自己動了起來,跟著說了一句話。

「阿春,你剛剛……」

「我也不知道,嘴巴自己動了……」

為什么他戴眼鏡就沒辦法?還有,庵是誰啊。

「啊哈哈哈哈!是嗎,原來是這樣啊!」

「思,正是如此。」

我與葵愣在原地,虎太郎卻像明白了什么一樣地大笑出聲,他身旁的卯花點頭。

「我也看過幾本書,不管罹患什么病癥,還是會反射性地進行某些動作。」

「啊、思,我知道公主想做什么了,這一定是讓春樹恢復記憶的關鍵。」

「是啊。」

虎太郎、葵及佐奈都知道卯花要大家眾在一起的用意了。

「琉璃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不過只要做一些事,讓春樹大喊就行了嗎?」

「正是如此。」

「才、才不是這樣咧!」

琉璃勉強地裝傻,卯花也順勢裝傻,我再次反射性地吐槽。

「啊……」

「不愧是真正的吐槽大師啊!」

虎太郎露出壞心眼的笑容說道。「真正的」是什么意思?

「春樹,如何,想起什么了嗎?」

卯花滿意地對我問道。

「我覺得……積在胸口的煩悶感好像快跑出來了……」

「還沒要出來嗎?」

「思、是啊……」

不過,他們做這種事,煩悶感就會跑出來嗎?

「好,接著換葵。」

「咦?呃—換我!?思—,我想不到耶,虎太郎,你有沒有什么點子?」

「不、不要把問題丟給我啦!欽—,有什么方法嗎……」

但是大家都很熱心,我不忍心打斷他們。

「對了,葵,汝可否去換上女服務生制服?」

「咦?」

對卯花突如其來的話語,葵感到困惑。

「思,奴家忽然提議,無法馬上準備嗎?」

「不會,為了讓我隨時都能幫忙,制服都放在店里……不過,為什么要穿?」

「呵呵,穿上那件制服,凸的地方更凸,凹的地方更凹,裙子的長短更適中,可說是掌握了男性心理而做的。」

「是這樣嗎?」

「可、可能是這樣吧……」

「干嘛問我。」

葵露出困惑的表情,望向佐奈、虎太郎。

「其實,春樹曾色心大起,眼神淫亂地看著葵哦!」

「什么—!?」

我失憶前是這么好色的人嗎?

但見了卯花樂在其中的笑容,我不認為她說的是事實。

「什么—!有這種事!!」

「哥哥哥、哥哥!你怎么可以用那種眼光看店員?我真是錯看你了!!」

逼近我的不是受害者葵,而是佐奈。

「等一下!這是卯花為了煽動我而說的謊話,卯花,對吧。」

我與佐奈的目光集中在卯花身上。

「哦,你看到底褲的那一天,露出前所未有的開朗笑容,還雙手握拳擺在胸前,做出勝利姿勢呢!」

「因為春樹是色狼。」

聽了卯花說的話,琉璃陳述了肯定的意見。

「哥哥—!!」

「她說謊!她誣賴我!!」

「佐奈,別這么生氣。春樹也是男人,像葵這種前凸后翹的女子,穿著那么煽情的制服,露出底褲與雙腿,他會起色心也不足為奇。」

「是啊,沒辦法……喂!卯花,你這樣算是在幫我說話嗎!還有,你的眼神怎么這么像大叔!!」

「這樣啊—,阿春也是男人呢!」

「受害者不要隨便同意好嗎!」

「那我去換上制服吧?如果看了我的底褲,你能恢復記憶,你愛怎么看就怎么看。」

她到底懂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啊?竟然這么干脆,要去換衣服……也就是說,她同意被我視好!

「不行不行,你應該拒絕!」

「就就就、就是啊!我不能讓重要的店員成為哥哥毒牙下的犧牲品!!」

「誰有毒牙啊!」

佐奈切入我與葵之間。我累積了一點經驗,知道這種時候她不會說什么正經話。

「如果!如果哥哥說一定要看,就由我去穿!!」

我就知道!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啦!」

「現在無法阻止哥哥的性沖動,所以,只能由我來當活祭品了!來吧,哥哥,想襲擊我就來吧!或許這樣可以讓你恢復記憶,這個借口真是太好用了,你這卑鄙小人!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告你的,但要請你負責。所以,我馬上去換衣服!!」

「給我站住!」

佐奈完全不讓我插嘴,說完她想說的,便起身往里頭走。

為什么佐奈要為無謂的事這么努力呢!?

「啊、佐奈!現在制服只有我和姐姐用的單一尺寸而已,如果你穿,胸圍和腰圍可能不合……」

佐奈聞言倏然停下腳步。

「思—,若胸圍不夠,穿上那件制服也會魅力折半,春樹的色心也無法蘇醒。」

聽了卯花的話,佐奈癱軟在地。

「啊啊啊、哥哥!請等我三年,不,兩年就好!我一定會變得跟葵還有涉姐一樣胸大腰細!!」

她緊抓著我,流淚說著讓我不知所措的話。

「你是要我失憶兩三年嗎!!」

「拜托!我們已經一起生活超過十年了,你就再多等兩三年吧!」

她干嘛這么拼命啊!?

「哎唷!你先把眼淚和鼻涕擦掉啦—二:」

「嗚嗚,哥哥你這個小氣鬼、色魔、色狼、笨蛋、偷窺狂……」

「你不要把我說得這么難聽好嗎!」

聽了我的話,佐奈垂頭喪氣地起身拿取面紙

「啊哈哈哈!好像變回原來的阿春了說!」

「真的耶,你的記憶恢復了嗎?」

我跟著佐奈的步調走,不斷下意識地吐槽,虎太郎和葵發覺此事說道。

「我想想看……」

煩悶感仍然停駐在心頭。我試著回想父母的長相……

「我想起平時的氣氛,但想不起父母的長相,應該是還沒好吧。」

「大家都不知道官方有沒有設定你爸媽的長相,要回想起來太難了,你試著回想庵好了。」

……官方是怎么回事?

先不管這個,經葵一說,我試著回想庵的長相……

「庵、庵啊……」

這次也想不出來。但不知為何,我腦海浮現了紅框眼鏡。

「思—,我試著回想這個叫庵的人,不知道為什么只想到紅框眼鏡……」

「阿春,你進步很多,這已經代表你百分之九十九想起庵了!」

虎太郎歡鬧地回答。

……真的假的?

「公主姐姐。」

「如何?」

一直默默看著一切的琉璃,拉了卯花衣服下擺叫道。

「只要做出讓春樹想起往事的事就行了嗎?」

「是啊…。哦,汝有點子嗎?」

「有。」

琉璃點頭,她臉上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

「春樹。」

琉璃離開卯花身邊,向我靠近。

一陣惡寒竄過脊背……難道……我的本能察覺不好的預感?

「琉璃……妹妹,那個,你想做什么?」

「琉璃和春樹的身體接觸。」

說著,她抓起我的右手,擺在自己面前。

我自然而然地冒出冷汗。現在若不阻止琉璃,會發生可怕的事…我的本能這么告訴我,同時身體的警鈐大作。

「琉璃妹妹,你可以具體告訴我,你想做什么嗎……」

「別羅哩羅嗦的,安靜讓琉璃咬。」

「讓、讓你咬?」

噗嗤!

在我明白話中含意前,她便張開大口咬住我的手臂!?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以復加的痛感竄過我的腦髓,這股疼痛已超越了疼痛的界限!她的身軀嬌小如同少女,下顎的力道卻更甚成人!?

「好痛啊啊啊啊啊!」

「琉璃!?」

除了卯花,大家都面帶訝異。

「思喔盎,養以捱婀啊?」

「你、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啦!!」

「她應該是說『怎么樣,想起來了嗎?』」

卯花冷靜地說明。

「別在那翻譯,快阻止這家伙啊!」

「由宜無勿惡呀我,勿由宜!」

嘎嘎嘎嘎!

「嗚啊啊啊啊啊啊!!」

琉璃加重下顎的力道。

「要被咬斷了!要被咬斷!!」

「她說『琉璃不是這家伙,是琉璃』。」

「快、快阻止她啊!拜托!!」

「因汝不回答琉璃的問題,她才繼續咬著不放。」

問題?是指『怎么樣,想起來了嗎?』嗎!?

「小姐,我痛得什么都沒辦法想啦!算我求你,不要咬啦!!」

「思,確是如此。琉璃,停手吧。」

「襖。」

「嗚啊啊啊啊啊!不要邊咬邊點頭啦!」

聽了卯花的話,琉璃松口不再咬我。我沾滿口水的手上,留下琉璃的齒痕,無處不滲出血來……

「嗚喔喔喔……」

「就算失憶,味道還是一樣差。」

我抓著右手蹲跪在地,琉璃卻說這么過分的話。

「哥、哥哥,你還好嗎?」

佐奈擔心地幫我拿手帕來。

「才不好。為、為什么琉璃要做這種事……」

我接過手帕,擦著右手上的口水,怨恨地望著琉璃。她卻完全不放在心上。

「汝沒想起來嗎?平時琉璃咬汝,是家常便飯啊!」

卯花代琉璃回答。

「真的假的!?」

我每天都得承受這種痛楚!?

「若汝認為是假,看看自己全身吧,到處都是咬痕。」

聽卯花一說,我看了另一只手。上面確實有快痊愈的明顯牙印。

「是、是真的……?」

發現確鑿的證據,我只能愣在原地……

「真是的,汝自己說『快咬、快咬』地強迫琉璃,汝竟都忘了……」

「琉璃覺得很羞恥。」

卯花與琉璃點頭說道。

我、我是變態嗎!?

「哥、哥哥!?你竟然有這種癖好……」

「阿春,我不是要評論你的癖好,但是你竟然要一個小女孩咬你全身……這實在是犯罪!」

佐奈與葵的視線,彷佛有名怪人站在她們面前……

「我、我不信!我才沒有這種興趣”」

沒錯,我一定要相信自己,我沒有這種癖好!!

「可是,你身上真的有咬痕耶!」

「哥哥……你還是自首吧,人生還能重來。」

「相信我好嗎!」

怎么每個人都這樣!沒人支持我嗎!?

「呵,藥效太過也不好,咱們騙汝的。」

卯花切人我與佐奈、葵之間。

「春樹,汝安心吧,汝沒有怪癖好。那些牙印是因某種緣故不得不存在的。」

「「「咦?」」」

我們尖聲怪叫地望著卯花。

「為什么你……要這樣騙大家?」

「那是良藥,只是有點太強。」

「良藥?」

「思,其中一個目的是,給予汝精神上的沖擊。」

我一片空白的腦袋,開始慢慢恢復正常思考。什么良藥……這種程度已經超越烈藥,變成毒藥了!

「開、開什么玩笑!我差點就被抓去關了好嗎!!」

「春樹,真對不住。奴家沒想到汝如此沒信用。咱們只想稍微嚇汝一跳,不知道會演變成報警的局面。」

「信、信用?」

「是啊,若佐奈與葵相信汝,便不會鬧這么大,非耶?」

她……說得沒錯。

卯花一說,我望向佐奈與葵。

「啊、啊哈哈,我說的話也是良藥啊,我知道阿春你沒有這種興趣啦!」

「是、是啊,哥哥,不管發生什么事,我都會打從心底相信你的!」

她倆露出尷尬的笑容解釋。

「才—怪!你們剛剛的眼神是認真的!!」

「汝安分些,沒信用的汝才是最糟的。如此,汝恢復記憶了嗎?」

卯花絲毫不歉疚地笑問。

「啊……別說恢復記憶,我腦袋一片空白,剛才想起來的都快一起忘了。」

眾人大大嘆氣。

其實,我照葵她們方才說的,欲回想起庵,連眼鏡都想不起來了。

「琉璃再咬你,你就會想起來了。」

「啥?」

我循聲望去,看見琉璃張開大口,朝我飛奔過來。

「饒、饒了我吧!我記憶恢復前,身心會先崩潰……」

噗嗤!

我伸出左手,想保護身體,其上卻傳來劇痛

「嗚哇啊啊啊啊啊!這樣我怎么想得起來!!」

「用意易養以捱。」

「她說,『用毅力想起來』。」

「這怎么可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欽,看阿春被整我是很樂啦,但我們這些外行人怎么可能治好他的失憶呢?」

現在說這話時機已晚,虎太郎仍斜眼看著滿身是傷的我,說出非常有道理的意見。

「我也這么想。」

「其實我……也一樣。」

「那你們干嘛不一開始就阻止啊……」

我對虎太郎、葵、佐奈投以怨恨的目光,大家卻都別過頭去。

「沒辦法,已經這么晚了,奴家只好用這一招恢復汝的記憶。」

卯花訕然露出無懼的笑容。

「有這種方法干嘛不先用!」

「絕招要留到最后一刻,此外……」

她伸出雙手,托起我的下巴。

「讓大家看到,奴家也會感到羞怯。」

我總覺得卯花雙頰轉紅,她的態度卻意外地使我內心一顫。

「你、你想干嘛?」

「別害怕,方才把汝當玩物,奴家一并道歉。奴家不會加害于汝……」

「什……」

她成熟艷澤的瞳眸一望,我的身體便無法動彈。她的臉越來越靠近……

「思……」

「唔……」

卯花的唇貼上我的唇。

閉起的雙眼出現在眼前……雙唇傳來卯花的體溫與柔軟……

大家是不是都愣住了?我耳中沒聽見半句話語。

我大腿內側與背脊竄過電流。

這不是不快感或惡寒……而是索求更多、有所期待的狂亂感覺。

如果我們的唇就一直這么重合……我體內是否會有某處失控?

「呵呵。」

卯花的笑透過嘴唇傳來。

忽然,雙唇感到寒冷,卯花離開了我。

剛才卯花的溫度傳遍全身,現在卻已感受不到……前所未有的寂寥在心中擴散。

「別露出如此寂寞的神情,汝想奴家再親吻汝嗎?」

啊!

卯花的話喚醒我的理智。

「你、你干嘛!」

「公、公主!!」

「公主!你做什么!?」

「哦,卯花同學真是意外地大膽呢!」

大家也回過神來,佐奈、葵、虎太郎一起喊道。

「春樹,如何,記憶恢復了嗎?」

「記憶……?」

我回過神來,剛才積在胸口的郁悶之情完全消失,現在只有異樣快速的鼓動盤踞在內心。對了,庵的長相……

我馬上想起戴著紅框眼鏡、身材高挑的短發男子。

我想起來了!

「汝似乎想起來了。」

卯花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啊、思……我應該……想起來了。」

「咦—!哥哥,真的嗎!?」

「真、真的嗎!?那,阿春,你的名字怎么寫?」

佐奈和葵驚訝不已,往前采出身子。

「思—,春樹。春夏秋冬的春,樹木的樹。」

「那、那我的名字呢……」

「佐奈,人字旁的佐,奈良的奈。」

「真、真的恢復了!」

「好厲害!不過為什么……」

葵和佐奈的表情忽然閃過一絲怒氣。怎、怎么回事!?

「對了,為什么公主一吻,你就恢復記憶了?」

「我也想問。」

「你們問我也沒用啊……」

她倆瞪著我,我轉向卯花求助,這卻是錯誤的舉動……

「呀—,汝怎可如此無情,咱倆每天親吻,奴家心想,這說不定是汝恢復的關鍵……」

卯花哀傷地低頭。

「你、你別在這種時候展露演技!」

「啊—,好過分,說奴家是演技!奴家要哭了——」

天啊!這么惡劣的神竟然讓我心跳加速,我到底是怎么了!!

「阿春啊,這是怎么回事,可不可以詳細說明一下啊……?」

「哥哥,我有事想跟你討論。」

葵和佐奈露出可怕的笑容,擋在我和卯花之間。

「你、你們剛剛不是說都很相信我嗎!」

「這是兩碼事!」

「我相信啊,相信所以不敢相信啊!」

「你們根本就自打嘴巴嘛!」

「哈—,既然阿春恢復記憶,那我走了。」

忍住呵欠的虎太郎裝作沒事地起身,朝大門走去。

「等等,虎太郎!你想丟下我嗎!!」

「你以為現在幾點了,我陪你到現在,你就該感謝我了。思,不過今天很好玩,就不跟你計較了。」

「站住—!救我啊—!!」

「我干嘛去淌渾水啊,再見啦!」

「虎太郎—!」

卡擦……

大門關上的聲音無情地響起。

「來吧,阿春,你到底抓住公主什么把柄,強迫她每天跟你親親?還不快給我招!」

「什么啦!?怎么會變成這樣!?」

「哥—哥……我哪一點不好、公主哪一點好?今天一定要給我說個明白!」

「等一下!這不是現在該說的吧!!」

然而,見了她倆非比尋常的目光,我知道跟她們說再多都沒用。

「卯花,救、救我啊!不,請你救我!!」

***

「公主姐姐。」

「思?」

琉璃揉著半張的雙眼,找奴家說話。

「春樹真的因為公主姐姐的親親,才恢復記憶的嗎?」

「呵呵,當然不是。奴家用了神力。」

奴家露出笑容,暗自歡喜。

「其實,春樹失憶是奴家造成的。」

「是公主姐姐?」

開端是奴家想嘗試作菜。

奴家把平底鍋放在爐子上,平底鍋卻忽然飛出窗外。

之后,奴家聽見悶響與佐奈的尖叫,沖出去一看,發現春樹倒在平底鍋旁。

是奴家害的……

「思,此為意外。奴家明白只要用神力,就能馬上恢復春樹的記憶。但不明白天罰會造成何等影響,故不想使用神力。若能不用神力便治好,便再好不過……」

未料,最后仍不見春樹恢復記憶的征兆。

「奴家原本不想把事情鬧大,此事為奴家造成,奴家得治好春樹,故……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