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咖啡杯采買記

第一卷 第二章 咖啡杯采買記

鏗!

「咦?」

這是春樹正要暍咖啡時發生的事。他右手上的重量忽然變輕,直撲臉部的溫熱蒸氣急遽離開。

他轉動眼珠觀察,發現咖啡杯的握把裂開,熱咖啡隨著杯子掉到他腿上……

「嗚哇、好燙!」

鏘!

「阿春!?」

咖啡灑在坐在柜臺的春樹腿上,之后杯子掉到地上,結束它短暫的一生。

「嗚!」

春樹站起身,把手放在腰帶扣環上,想馬上脫下長褲。然而,他發現視線一角有山吹涉,便停下動作。

「燙燙燙燙燙!」

不過滲進牛仔褲的咖啡,得花一段時間才會變涼。雖然不是不能撐過去,但燙傷這個代價也太大了。

「阿春,你在做什么!快把褲子脫掉!!」

「可、可是……!」

「你再慢吞吞的,就要燙傷了!」

「等、等一下,涉姐!!」

涉解開他的皮帶,強行拉下他的褲子……

「哇啊啊啊啊!」

她把褲子脫到膝蓋后,就用力往上拉!

春樹摔了個四腳朝天。她無情地剝下他的長褲,高舉在自己頭上。

「我拿到了!」

(注:黃金傳說中濱口優的名臺詞。)

「嗚哇哇哇哇!」

因涉用力脫下褲子,他的內褲也下滑了一半。春樹連忙拉下襯衫,遮住雙腿間。

「春樹、涉,你們在做什么?」

千歲真一郎由通往主屋的門后探出頭來,臉色一變。

一名少年倒在地上,遮住雙腿間;一名女性在他腳邊,舉起從他身上搶來的長褲。乍看之下真是超現實的景象。

「老板,你看!阿春的腳燙傷了!」

「涉、涉姐!不要啊啊啊!!」

涉也蹲跪下來,抓住春樹雙腿用力拉開,讓真一郎看通紅的雙腳。

真一郎額頭流下一滴冷汗。

「沒想到到了這個年紀,還會看到孫子這副模樣、聽到孫子尖叫……」

「你你你、你做什么!」

「啊!阿春,危險……」

春樹緊閉雙腿,連滾帶爬地逃離……

「好痛啊啊啊啊!!」

他雖想逃,破碎的咖啡杯阻擋了他的去路。

「阿春,不可以亂動!被碎片刺到就糟了!」

「是誰害我變成這樣的啊!?」

咖啡杯的碎片剌在衣服上,全身是咖啡的春樹喊道。

「真是的……」

真一郎嘆了口氣,覺得這兩個親身表演相聲的年輕人沒救了,便往放有掃地用品的柜子走去……

***

春樹沖澡后,被埋伏在浴室外的佐奈逮到,她強行檢查他的燙傷與刺傷。還好,都只是皮肉之傷,背上貼兩片OK繃便可了事。

「哥哥,我知道不幸無法避免,但這次你太冒失了,請不要讓情況變嚴重。」

佐奈嘆道。

「可是那時候……呃、思、好吧。」

春樹原想解釋,涉卻是關心自己才這么做,他也不好說些什么,便坦率地道歉。

「還有,爺爺說『包扎完過來咖啡廳』。」

「好啦。」

春樹重新穿好襯衫答道。他知道爺爺叫自己過去的原因,因為光是這一天,他就打破了四組咖啡杯與茶杯。就算春樹沒有過失,爺爺還是得說他兩句。

(沒讓卯花中和天罰確實不妙。)

早上,春樹和卯花的時間湊不上,時間能配合時又在佐奈或真一郎附近,因此無法接吻。

雖然卯花說在人前進行也無所謂,但春樹不想這么做。

結果,雖然只是小事,許多不幸加在一起,仍給真一郎與其他人添了麻煩。

(早知道就想盡辦法和卯花約好時間……)

他對自己的判斷錯誤梢感到后悔,同時往咖啡廳走去。

***

「杯子不夠了?」

春樹來到咖啡廳,卯花、龍膽琉璃及山吹葵已坐在位置上,接著佐奈也到了。一問之下才知道,卯花與琉璃是真一郎叫來的,葵則是涉找來的。

「是啊,雖然給客人用的還很夠,但是今天一天就打破四組了,看起來有點空洞。」

說著,真一郎望向柜臺深處放置杯子的架子。原本杯子漂亮地點綴其中。現在,杯子間的間隔卻相當空洞,覺得有點寂寥。第一次上門的客人可能會覺得「本來就放成這樣」,但可能有常客心想「好像有點冷清」。不論如何,真一郎的審美觀不允許這種情形發生。

「所以,我想請你們去批發商店街挑選適宜的杯子買回來。」

真一郎擦著杯子,平淡地說道。

「爺爺叫我來不是要念我幾句的嗎?」

春樹松了口氣,宛如氣球漏氣似地嘆道,僵硬的神情也隨之緩和。

「如果是你的錯,當然會說你幾句。但我聽了涉說明,知道不是你的錯。而且,以每月平均

來看,你最近打破的杯子驟減,所以『春樹專用預備金』還剩不少,別太在意。」

「聽到有這種名稱的預備金,真是令我驚訝……」

「話說回來,本來應該是我或涉去買……但是等一下附近的幾位太太要來這里暍咖啡,所以不能關店。」

「就是啊,那些太太就是想來找老板,如果老板不在,以后重要的常客說不定會變少……」

涉在一旁插嘴說道。

(那些人到底是要來干嘛?)

春樹及卯花腦海中浮現相同的疑問,但沒說出口。

真一郎從口袋拿出錢包,交給佐奈。

「之前杯子也有點不夠,為了預備,幫我買十組回來。」

「不過,要買什么樣的杯子好呢……」

接過錢包的佐奈擔心地問道。

「不必拘泥于品牌,只要符合店里的氣氛,什么樣的杯子都行。只是,杯子總有一天會被打破……不,是會破掉,不要買太昂貴的回來。」

「那叫我來的原因是?要我在店里幫忙?」

葵微舉起手,對涉問道。

「不是哦,老板希望你也一起去買東西。」

「我也去買?」

「是啊。」

「去的人不只阿春,佐奈和公主也要去耶?我不去也沒關系吧……」

「為了保險起見。」

「「「保險起見?」」」

不只葵,春樹與佐奈都怪聲叫道。

「保險起見是指……?」

「有點難以啟齒。如果只有阿春和其他人去,我們會擔心他們能不能把杯子完好地帶回來。之所以找你一起去,是想增加平安回來的杯子數目。你行動時不要離他們太近。」

「涉姐……」

「姐姐……」

涉露出爽朗的笑容無情地說道。春樹沒信用的程度,在此達到最高點……

「所以,錢包里的錢夠大家半路喝個飲料,請大家路上小心。」

真一郎擅自下結論,接著問道:

「你記得怎么去批發商店街嗎?」

「在天狗橋車站對吧?」

「思,沒錯。佐奈、公主、琉璃、葵,采買和

春樹就交給你們了。」

春樹明白這是怎么同事,因此忍住「現在是怎樣?」這句話。交給奴家吧,奴家正好閑得發慌。」

「真麻煩,但是公主姐姐要去的話琉璃也要去。」

剛才不發一語聽著的卯花與琉璃率先起身。

「春樹,來吧,難得真一郎安排奴家與汝約會,可要好好度過甜蜜的時光才行。」

卯花沖到春樹身邊,勾起他的手臂,展露笑顏。

「啊—!」

「才不是咧!」

「哥哥,你怎么可以只跟公主牽手,我也要!!」

佐奈拉住春樹的另一只手,自己的手緊緊纏上。

「我說你們,很熱好嗎!!」

春樹左右晃著身子,強硬甩開卯花與佐奈。

「啊!哥—哥……」

「啊,春樹好壞心!」

卡擦!

咖啡廳的門打開了,大家望去,發現琉璃開著門,轉頭朝店里說道:

「春樹,別慢吞吞的。」

「我?都是我的錯!?」

「當然,公主姐姐沒錯,你來佐奈也會跟過來。」

「琉璃,你好過分!」佐奈說道。

「好吧,那爺爺,我們走羅!」

「思,麻煩大家了。」

春樹一行人喧鬧地離開店里,較慢離開的葵望向涉:

「思,姐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我就說嘛,熱鬧點是好事,但阿春只會被公主她們牽著鼻子走。」

這對姐妹露出相同的苦笑。

「那你路上小心。」

「思,我走羅!」

***

搭上車,隨著電車搖晃,過了半小時,到達距目的地批發商店街最近的天狗橋站。離開冷氣很強的車廂,來到月臺上,熱氣毫不留情地包圍春樹一行人。

「好熱—」

「笨春樹,才這點小事,你叫什么叫。」

「琉璃,原諒他吧,人類會如此用言語再次確認天氣,且樂在其中。」

「其實沒有這么深的意義啦……」

大家出了剪票閘門,走了十分鐘,來到商店街。道路上方有著拱形遮棚,排列于左右的店家,門口擺著金屬器具、陶器、漆器等,各式各樣的家庭用品,氣氛熱鬧不已。

「這條街真有活力。」

「有昭和的味道呢。」卯花與葵說道。

或許是初次來到商店街,卯花與琉璃、葵都新奇地環顧四方。

「要買的是咖啡杯和茶杯十組對吧,我們快去買吧。」

在這種充斥易碎品與貴重物品的商店街上,如果自己身上的天罰啟動……一想到這,春樹便背脊一冷,連忙催其他人快去采買。

「男人真無聊,絲毫不懂買東西的樂趣。」

「啥?」

卯花雙手抱胸,輕輕搖頭,夸耀地嘆道。

「你也太悠閑了吧,爺爺在等耶!」

「哥哥,不要緊的,爺爺也說我們可以半路喝個飲料。既然來到平常沒機會來的地方,就好好到處參觀,如何呢?」

「春樹,你太猴急了,男人應該更沉穩一點。」

佐奈與琉璃都贊同卯花的看法。

「為什么炮火集中在我身上?」

「哎呀,這也沒辦法啊,對女孩而言,買東西是可排入前幾名的歡樂活動嘛!」

「就算不是買自己的東西也一樣?」

「當然羅!」

葵露出苦笑,幫大家打圓場。對春樹來說,他實在不明白這有什么好「當然」的。但就算他回嘴,一對四也沒有勝算,只好接受她們的意見。

「對了,既然機會難得,大家分頭行動,各自買杯子回來如何?」

卯花雙手一拍,臉上的表情仿佛訴說,自己提出了一個好點子。

「大家分頭行動?」

春樹驚訝地問道。其實其他人也露出不解的神情,只是沒這么明顯。

「思,要買十組,就一人各買兩組,回家后在真一郎的店一起看。」

「買回去再看……思,比一起買好再回去還有趣呢。」

「對吧!」

卯花以為春樹很難說服,沒想到他會同意,于是她點頭如此回答。

「蠻好玩的,那費用要怎么付呢?」佐奈問道。

「真一郎給的錢包里有多少錢?」

「稍等,我看看……」

佐奈從小提包里拿出真一郎的黑色錢包,確認里面的金額。

「有六張一萬日幣和四張一千日幣,剩下的是零錢。」

「那每人以一萬日幣為上限,春樹,如此是否符合行情?」

卯花望向春樹,要他回答。

「一組五千日幣?如果是在批發商店街買,應該可以更便宜……不過店里還有批發價兩三萬的杯子,這樣的預算應該可以。」

「什么—,有這么貴的杯子?」

葵聞言大吃一驚。

「我都不知道,說不定沒有好好對待。」

「別在意,我也弄破了幾組。只要不是故意的,爺爺不會介意的。」

「是、是沒錯啦,但是知道這么貴,不知道該怎么辦。」

春樹直言正色,葵只能苦笑。

「那就每人各買兩組,費用在一萬日幣以下,可乎?」

「思,我沒意……」

話還沒說完,春樹忽然想起一件事。他走在到處都是易碎物的商店街很危險,帶著現金也一樣危險。不是弄丟、被偷,就是被勒索……

「春樹,別擔心,奴家梢后會解決汝的問題。」

「啊、喔。」

「……」

卯花拍了拍春樹肩頭,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春樹察覺話中涵義,心中小鹿亂撞。直覺不錯的佐奈見了他倆的舉止,明白之后會發生什么事,露出復雜的表情,卻無話可說。

「那三小時之后,在方才車站的剪票口前集合。其實奴家想好好享受采買的樂趣,但真一郎在等大家。」

「是、是啊,那就麻煩大家了。」

佐奈從真一郎的皮夾里抽出鈔票,各拿一萬日幣給大家。

「交給琉璃吧,琉璃一定會拿到最好看的杯子。」

「不是『拿』,是『買』,記得付錢。」

「哼,春樹,別小看琉璃,這點小事琉璃當然知道。」

「那就開始采買吧,解散!」卯花發號施令。

「「「好—!」」」

***

春樹與卯花在很少人去的小路碰頭,他接受她的吻,暫時抑制天罰。

「呼……」

他倆的雙唇分離,回過神來,春樹全身是汗……這一定不只是因為天氣熱。

「已經接吻好幾次了,汝還不習慣乎?真純情。」

「少、少羅嗦!」

春樹雙頰通紅,卯花如同以往逗弄他。

「這條街都是易碎物,一看便知危險。保險起見,汝帶著它吧。」

說著,卯花由懷中取出扇子交給春樹。

「思,不好意思。」

他接過扇子,插在后口袋。

「思,是奴家提議大家分頭采買的,若非如此,奴家亦無法與汝獨處,真是左右為難。」

「所以你才那樣提議嗎?如果你忘了我,自己逛得很開心,我就得賒帳了。」

「呵呵,汝現在可以好好享受采買的樂趣了,春樹,晚點見。」

「喔、好……」

卯花露出開心的笑容,小跑步離開小巷。雖然語氣有「沒有其他辦法」的感覺,但其實她很期待采買。

「好,我也快點去買杯子,再找地方納涼。」

春樹等了一會兒,也離開小路開始逛街。

(不過,買普通的杯子就太無趣了,這是個讓其他人人吃一驚的好機會,不是嗎?)

「……好!」

啪!

春樹雙手拍打臉頰,為自己加油打氣。

「我要找到這條商店街最珍奇的杯子,讓大家大開眼界!」

***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春樹在餐具店、品牌店、舊用品店逛來找去,就是找不到特別的杯子。這也難怪,因為看起來不錯的超過預算,價錢符合的又是很常見的一般商品,也就是「還可以」的杯子。

其實,真一郎認為「還可以」的杯子就行了……或者說,他希望大家買「還可以」的杯組回來……

「機會難得,真想買到讓大家眼睛一亮的杯子……」

他由口袋拿出手機,看了時間,發現離集合時間剩不到二十分鐘。就算春樹再怎么有毅力,既不能停下時間,也不能使時光倒退。

「沒辦法,只好選擇普通商品中還不錯的了……」

他的視線離開手機,拾起頭,看見眼前有間舊用品店。要買普通商品也得花些時間,他得快點去餐具店或品牌店才行……

「思,遲到五分鐘也沒關系吧……」

春樹半放棄半期待,打開舊用品店的門走進去。

「歡迎光臨!」

「啊、您好……」

看起來很和善的老婆婆深深低頭致意。她對春樹這種初次見面的年輕人也低頭致意,可知她的人品一定很好。

閑靜的店里擺設著各種老舊用品,其中一角放置著餐具。春樹拿起架上的杯子,一一檢視。

外行人也看得出,每個杯子都飄散著一股高級的氣氛。他看了價格,發現限定的預算別說一組,連碟子都買不起。

「這真的沒辦法……」

他不經意望向架子下方,看見一些雖不高級、卻別有風味的杯子隨意擺放在那。春樹拿起來查看價格,發現這些商品比剛才的杯子少了一位數。

(只能買這種的了……)

春樹開始好好挑選商品。其中沒有不好的商品……卻都是和風或漢風的茶杯,若用在真一郎的咖啡廳,又覺得有點不適合。

然而,已經沒有時間去別問店了。

(要找到適合的才行……)

他焦急、避免打破而小心地一一拿起觀看。

「思?」

春樹拿起其中一個和風的茶杯時,動作怱然

停止……

***

「好,大家一起看吧!」

「好緊張喔!」卯花、佐奈說道。

「琉璃的很棒哦,大家不要嚇到!」

春樹一行人回到咖啡廳,便馬上進入休息室,坐在桌前。

剛才過來的幾位太太已經回去了,店里沒有客人。真一郎與涉明白大家的疑惑,于是露出苦笑地端上冷飲請大家合。

「首先……好,從佐奈開始吧!」

率先開口的是卯花,她自然地掌控全場。

「思—,從我開始嗎?我買的杯子太常見了,不是很有趣耶……」

佐奈露出羞赧的笑容,從袋子里拿出泡泡袋包著的杯子,仔細撕開泡泡袋,出現的是……

「哦,花樣很漂亮呢!」

「思,很適合店里的氣氛,很棒耶!」

「很像柿子的顏色,好像很好吃。」

卯花、葵、琉璃都感嘆不已。佐奈買的是以白色為底,帶著深橘色線條的沉穩茶杯與碟子

「是WW的嗎?」

春樹把碟子翻過來,查看品牌。

「是啊,雖然這是非常普遍的品牌,但這個花樣在日本不常見,所以我選了這一組。另一個是……」

佐奈又從袋子里取出泡泡袋里的杯子,從泡泡袋里拿出的,是同一個品牌的基本款咖啡杯與碟子。

「考慮到預算,所以我選了同牌子的基本款。」

「佐奈真可靠。」

「兩組都很符合店里的感覺,真一郎爺爺應該很高興。」

「思,很像佐奈會選的杯組,奴家也喜歡橘色的杯子。」

「嘿嘿,謝謝大家的贊美。」

佐奈露出滿足的笑容,接受大家的稱贊。

「接下來……」

「換我好嗎?」

葵客氣地舉手說道。

「奴家可以,汝不要緊嗎?」

「思,如果在公主或琉璃、阿春之后,大家好像會有所期待呢!」

她迅速從袋子里拿出兩個紙盒。

「嘿唷!」

葵謹慎地打開緊扣的蓋子,從一個盒子里拿出淡黃色的茶杯,并從另一個盒子里取出淺綠色的咖啡杯。

「哦,觸感很好耶!」

春樹以手指輕輕滑過杯子表面。他看了碟子底部,發現印著高級廠牌的標記。

「你買RC的……這不足超過預算了嗎?」

「其實這是NG商品,顏色不太均勻。」

經她一說,大家拿起黃色及綠色的杯子觀看

「你這么一說,好像真的不均勻耶……」

「對啊,如果廠商說『本來就這樣』,我們也只會覺得『這樣啊』。」

春樹與佐奈把杯子放在桌上,覺得奇怪地說道。

「就是啊,如果旁邊沒有正常的商品,這么輕微的缺陷根本就看不出來,所以我想,應該可以買這兩組。」

「這家廠商的品質管理原本就很嚴格,就算是NG商品,也算不錯。」佐奈說道。

「思,要不要用就交給爺爺判斷,葵還真會采買。」

「是啊,可以用一萬日幣買到此等杯組,實在了不起。」

「嘿嘿,謝謝,聽大家這么說我就放心了。」

葵露出開心的笑容。

「再來……」

「看琉璃的。」

說著,琉璃把袋子擺到桌上。

「哦,最無法預料的出現了。」

「你有意見嗎?」

對春樹的玩笑話,琉璃瞪了回去。

「我才沒意見,只是非常期待你會買什么東西回來。」

「這樣啊,那你就好好看看吧!」

琉璃從袋子里拿出由好幾張紙包住的杯子。

她以有點危險的手勢撕開包裝,里面出現畫有可愛白貓的茶杯與黑貓的咖啡杯。

「哇—!好可愛的杯子!」

「怎么樣?」

聽聞葵的贊美,琉璃挺起胸膛。

「思,是很可愛的杯子,我也很喜歡上面的花樣,不過……」

佐奈露出困擾的笑容,看丫春樹一眼。

「是啊,很像琉璃會買的東西,也很適合琉璃,可是或許有點不適合店里。」

「是嗎?」

琉璃不解地歪著頭,先盯著春樹,接著望向卯花。

「是啊,琉璃,如果貓咪圖案的襯衫穿在真一郎身上,汝覺得適合嗎?」

琉璃交互看著自己挑選的杯子,及柜臺里擦著杯子的真一郎。

「琉璃覺得很適合,很可愛。」

(是嗎?)

一行人的心里浮現同樣的話語,但沒人說出口。

「……這樣啊,若汝覺得如此,或許真是如此。用不用就交給真一郎判斷。」

「也是,如果不是要在店里用,這兩個杯子應該很受女性歡迎。」

「是啊,如果有人送我,我真的會很高興。」

葵與佐奈說道

「這是夸獎嗎?」

琉璃望向春樹。

「思,你可以覺得高興。」

「這樣啊。」

琉璃再度夸耀地挺起胸膛。

「如果真一郎不在店里用,就給佐奈和葵用。」

「對耶!可以在店里放我專用的杯子,琉璃,謝謝。」

「琉璃,謝謝你。」

「思,盡量用。」

聽聞葵與佐奈致謝,琉璃笑容滿面。

「壓軸交給春樹,接著換奴家。」

「咦!?要我最后一個?」

「思,奴家選的要說不有趣,確實不有趣。」

「哦,真意外。」

春樹與佐奈雖未發言,他們心中所想的與葵說的卻一樣。

卯花把袋子放到桌上,從中取出木盒。這木盒看似十分高級,質地很好,有點年代了。

她迅速解開固定蓋子的繩子,打開盒子,里頭收納著很有古早味的老杯子。外行人看了也覺得很高級,不知道究竟要多少錢。

「喂、卯花……」

「何事?」

「這個杯子真的在預算內嗎?」

春樹僵硬地問道。

「當然,汝可以看收據。」

卯花由口袋拿出紙片,放在桌上。看了上面的金額,不只春樹,佐奈、葵也睜大雙眼。

「兩、兩組不到三千……?」

「是啊,零錢都還在。」

說著,卯花把七干日幣與幾枚硬幣放在桌上「不、不敢相信……」

「就是啊,這么高級,而且狀況很好的杯子,兩組竟然不到三干圓……」

春樹與佐奈拿起杯子,盯著檢查。

「思,就算是我這個外行人來看,也覺得這是售價幾萬日幣也不奇怪的珍品……公主,你找到大寶物了!」

「思,我也覺得這真的是珍品。」

「公主姐姐果然厲害。」

「呵呵,過獎過獎。」

葵、佐奈及琉璃都對卯花投以欽佩的眼神,卯花十分得意。未料,只有春樹以懷疑的視線望向她。卯花察覺他的目光,逃避似地轉過頭去。此時,春樹確定她動了手腳……

「卯花,你……」

「春樹,甭擔心,奴家沒有做出違反良善風俗、造成他人困擾的事。」

「真的嗎?」

「疑心病太重的男性會遭大家厭惡,話說回來,該讓大家看汝買的杯子了。」

「我、我的喔……」

聽聞卯花所言,春樹忘了懷疑,反而感到退縮。

「別太期待,真要說的話,我買的杯子跟琉璃的差不多……」

「琉璃的?」

春樹認命地把袋子拿到桌上,從中拿出紙包住的杯子。

他打開包裝,出現畫有天女模樣女性的碗及畫有白狐的碗。

一行人盯著碗上的圖。

「哦,好漂亮的畫……」葵說道。

「思,看起來是外行人畫的,不過很美,所以我被吸引了。這是碗,雖然不是杯子,但也不是不能用,我想有兩組風格這么特殊的應該也沒關系吧。」

「圖上的人的穿著,是不是很像公主的衣服?」

「咦?」

佐奈一說,春樹仔細看了看圖案,確實很像卯花的天神服裝。這么一想,也覺得畫中人物很像卯花……

「誠然如此,汝是因為此畫很像奴家,才無意識買下,非耶?」

「啥!」

春樹聞言慌張地抬頭,他看見卯花露出極度不懷好意的笑容,望著自己。

「什!不、不是!」

「奴家知道,春樹真純情。」

「哥—哥……」

佐奈的視線緊緊盯著春樹……

「我就說不是了!佐奈,你不要每次都受卯花煽動!」

「阿春,這是你最需要自覺的部分。」

「葵,別告訴他,春樹得如此才可愛。」

「真熱鬧。」

「啊、爺爺,我們太吵了嗎?」佐奈問道。

「沒有客人時,怎么吵都沒關系哦!」

真一郎收拾完畢,來到大家聚集的桌旁,看了看擺在桌上的所有杯子。

「哦,都是些很有個性的杯子呢,這下架上也會熱鬧許多……思?」

真一郎露出笑容欣賞著杯子……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春樹買回來的杯子上,并露出訝異的神情:

「這是……買這個舊碗回來的是誰啊?」

「是我……」

「哦,還真不可思議。」

真一郎雙手抱胸,一臉得意地點頭。

「爺爺,你怎么自己點起頭來,這個碗有什么玄機嗎?」

「春樹啊,這個碗是我爺爺……就是你曾曾祖父做的,他很重視它們。」

「「「什么?」」」

大伙兒驚訝地喊道。

「可能是因為戰爭時的混亂,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春樹,沒想到會被你買回來。」

「爺爺的爺爺很重視它……是這么舊的碗啊!」

「這世上果真有不可思議的緣分。」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天女與白狐兩個碗上。

「這些都是從我爺爺以他爺爺說的故事為藍本,而畫出來的圖。」

「這是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故事喔!」

「這是以千歲家的祖先實際遇見的女神及白狐為基準畫的。」

「春樹的祖先遇見的?」

聽見真一郎的話,琉璃抬起頭說道。

「思,這是我小時候聽說的故事,可能有點不記得。」

「這樣啊……」

琉璃的視線回到畫著白狐的碗上,不發一語地盯著它。

「春樹,雖然對你不好意思,但這兩個碗很舊,又是外行人做的,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破掉,店里不能用。」

「這樣啊,那我可以拿走嗎?」

「可以。」

「謝謝爺爺。」

春樹向真一郎道謝后,望著一直盯著碗看的琉璃。

「欽,琉璃,你想要這兩個碗嗎?」

「咦?」

春樹一叫,她拾起頭來。

「如果你想要這兩個碗,就送給你。」

「……可以嗎?」

對琉璃而言,這是難得的客氣態度。

「思。」

琉璃分別看了看碗、春樹與真一郎,再以雙手拿起兩個碗,珍視地抱著它們起身。

「因為春樹說要送給琉璃,琉璃才收下的。就算你要琉璃還你,琉璃也不還哦!」

「思,沒關系,碗到了琉璃手上,也會很高興的。」

「是、是嗎?說得也是。琉璃忽然有急事。」

她朝通往主屋的門跑去。開門前,她停下腳步,望向春樹。

「琉璃還是道謝一下好了,春樹,真一郎,謝謝。」

「思,不客氣。」

「有緣才會到你手上,要好好珍惜哦!」春樹與真一郎相繼說道。

「思,琉璃會的,再見……」

啪。

門關上了,琉璃往主屋去。

「琉璃非常開心呢!」

佐奈高興地笑道。

「是啊,不過……阿春,這樣好嗎?那是你祖先做的碗耶?」

「是啊,其實應該好好收藏才對……難道這么做不好嗎?」

葵一問,春樹露出困擾的表情看著真一郎,但真一郎露出與佐奈一樣高興的笑容。

「當然好啊,與其放在毫不關心的春樹身邊,不如送給想要的琉璃,她能好好珍惜碗,碗也會很幸福。」

「也是啦,對。」

「阿春也是,對身邊的女孩再體貼點,一定會更搶手的。」

剛才一直默默擦著桌子的涉,挖苦地對春樹說道。

「思,沒錯。但若春樹把琉璃當作真命天女,奴家也無話可說。」

「啥!」

卯花滿意地點頭。

「你說什么傻話!」

「難、難道哥哥喜歡年幼的!?」

佐奈半起身,腳步往后踉嗆。

「佐奈,你沒聽到我說的嗎?」

「這種特殊癖好……我知道了。我一直以為哥哥喜歡的是公主或葵這種前凸后翹型的,但是今天起,我不會再做擴胸運動,并且把目標改成哥哥喜歡的飛機場體型!所以,請哥哥不要對琉璃下手,這是犯罪!!」

「你的妄想也到達犯罪的程度啦!!」

***

當夜,洗完澡的春樹回到房間,打開窗戶,

以晚風乘涼。

叩叩。

「春樹,汝在嗎?」

卯花不等春樹回應,便打開門。

「何事,競使房間一片漆黑……難道是要誘惑奴家?」

「你說什么傻話,不關燈蟲子會飛進來的。」

春樹坐在窗邊,卯花走到他身旁坐下。

「哦,月夜真美。」

「是啊!」

他們仰望著窗外的夜空,就快滿月的月娘升到頂端,使四周的星辰為之失色。

「人類的世界改變許多,月兒卻一如往昔。」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啊。琉璃睡了嗎?」

「思,枕邊還放著汝送的碗。」

在月光照耀下,春樹與卯花的容顏雖然微暗,卻能分辨神情。

「她應該很高興吧。」

「呵呵,汝也知道啊,汝真是擅長攻陷女孩兒的情圣。」

「你可以不要這么說嗎?」

傍晚,他把碗放在桌上時,琉璃一直盯著碗……尤其是畫有白狐的碗。聽聞爺爺說完故事后,琉璃的視線更沒離開過。

「琉璃是不是想到什么事了?不論是誰,看到她那么執著地盯著碗,總是會察覺。」

「是啊,琉璃看起來雖小,其實已活了百年以上的光陰。她應該是對講述故事者心里有底。

「這樣啊……」

之后,他倆便一言不發地仰望月娘。

「一百年前的回憶啊……我不懂這份心情。總之,努力買回來的碗有去處,真是太好了。」

「或許是千歲家傳承的天罰、碗與琉璃的緣分引導汝至舊用品店也未可知。」

「啊—,我的心情好復雜。」

「定是如此。托汝的福,琉璃今晚一定有個好夢,奴家要向汝道謝。」

「不用啦,道什么謝,只是單純的偶然罷了。」

「呵呵,害羞什么?」

「少羅嗦!」

春樹別過臉,以藏起害羞之情;沉默再度來訪。

「對了,卯花,你買的杯子一定超過一萬圓吧?你是怎么辦到的?」

「奴家說好幾次了,還拿了收據回來,如此汝仍懷疑奴家?」

卯花鼓起臉頰,但春樹毫不退卻。

「當然啊,別看我這樣,從小爺爺就給我看很多陶瓷器,我可是有一定的眼光的。」

「哦—,耳濡目染熟習的孩子最難對付……」

「難道你用了神力?」

「是啊。」

卯花露出苦笑。

「奴家并沒有做壞事,只是把可便宜買到的廢棄用品復原罷了。」

「復原?」

「讓它恢復到損壞前,還是新品的模樣。」

「辦得到嗎?」

「那是無機物,且不大,奴家尚有辦法。」

「哦……」

春樹明白原理,也知道卯花沒有惹麻煩,便拍拍胸口,放下心來。

「不對啊?那你也可以把我弄破的杯子復原吧?」

「當然,完全不費事。」

卯花露出惡作劇似的訕笑。

「你早跟我說嘛……」

「若太濫用,或許會造成因果倒錯。況且,汝再不出外走走,身體會生銹的。」

「很煩耶你。」

「呵呵呵,今天過得真開心。」

卯花滿意地笑著仰望月兒。春樹也不再吐槽,抬頭看著月亮。

(算了,因為卯花一時興起,才能送琉璃東西,這樣也不錯。)

月光溫柔地照著春樹與卯花,也照著熟睡的琉璃及她枕邊的碗……

END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