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隱物語

六章 然后他們如是說

第一卷 神隱物語 六章 然后他們如是說

1

武巳一下就后悔了。

他最初沒能把空目發來聯絡的消息告訴俊也。因為剛一打進俊也家的電話,說有事,電話就被掛了。

“……‘高中’……那是什么?是說要來學校嗎?”

“我不知道,大概是……”

咔嚓。

武巳以為出了什么事又把電話打過去,這回接聽的是俊也的家人,對方說俊也剛才跑走了。

這樣一來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件事了。

他要“搶先”。

武巳又慌忙聯絡亞紀,立即遭到一頓痛罵。

“如果對村神說了當然會變成那樣,你難道不知道嗎!你白癡啊?”

“但是……”

“我知道了,之后就讓我來考慮吧。你已經什么都不用做了。在家里呆著別出來。好嗎?”

“可是……”

撲哧。

亞紀態度極為冷淡。完全不聽人說話。就算這邊再不對,因此而叫人別摻和也太不講理了。

“……‘已經什么都不用做了’…………也用不著說道這份上啊。”

一抱怨著一邊度過了晚餐時間,現在已經是七點半了。

因為話已說絕,亞紀是不會再來聯系武巳了。徒步十五分鐘。明明學校就在不遠,卻說什么也做不到,這真令人著急。

武巳在床上輾轉反側,過了那么長時間一直沒合眼。

想想看,現在的進展應該說都是托了武巳的福。盡管如此,卻受到這種對待怎么說也無法認同。

武巳遇到比自己厲害的對手強勢時就會無條件退縮。所以盡管自己也很傷腦筋,但在和亞紀直接說話的時候卻不會發現那樣很不合理。完全被看扁了。明明武巳派上了用場,亞紀卻還對他這么冷淡。

的確平時他或許是很沒用。

或許確實比不上亞紀。

但是武巳有權知道關于這件事的一切。

空目的短信發給的是武巳。

“…………”

武巳默默地站了起來。

他偷偷地下定決心,然后從床底下拽出了備用的鞋。管理人的房間就在正門口附近,偷偷溜走的時候絕對不能靠近那里。所以不能去取鞋,這樣的工夫大家都做過。如此一來便可從房間窗戶溜出去。武巳的房間雖然是在一樓,但二樓以上的學生也被允許使用一樓的房間。

“……什么,你要出門?真少見啊。”

看著武巳穿上鞋子,沖本這樣說道。沖本因為沒有趕上晚飯時間,現在正吃著路上在便利店買來的飯團。

武巳點點頭。

“拜托你了。”

“哦。”

沖本笑著目送他從窗戶跳到外邊。

天空和昨晚一樣,巨大的滿月正閃耀著銀輝。

近藤武巳的奇妙之夜,就這樣靜靜地開始了。

*

稜子和亞紀坐在黑轎車的后座,就這樣奔馳在羽間郊外。

坐在駕駛席上的是基城。他們三個都一臉緊張地目視前方。

明月高掛空中。

雖然知道云層那邊就是月亮,但卻沒想到滿月竟如此巨大。

總覺得月亮看上去有些不祥,稜子心想。

不過她沒有說出口。

取而代之,問了件完全無關的事。

“——晚上戴墨鏡,不危險嗎?”

現在的基城臉上戴著墨鏡。是黑衣加墨鏡的打扮。

“…………啊?”

兩人都沒說話。這問題有那么輕佻嗎?

稜子來回看著他們倆。

亞紀明顯是沒有睬她。果然很輕佻嗎,稜子歪著頭。亦或這是不能問的話。

“這是工作裝。”

帶著苦笑的一味,不過很親切,基城這樣回答道。

稜子慌忙加上說: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很合適的。”

這次基城苦笑起來。

“……謝了。”

看到對方露出苦笑,稜子不服地鼓起腮幫。

最初當基城取出墨鏡時,稜子坦率地想到他越來越像無賴了。但是,戴上之后這樣一看印象卻一下子發生了驟變。

看上去更加時髦了。就像電影里的黑衣人一樣。

“我沒有奉承你……”

稜子小聲嘟噥著。

亞紀嘆了口氣。

“我說啊,稜子。我們之后是要救阿恭喲?或許會很危險?這點,你知道嗎?”

“那種事情之前就說過了…………”

呣,稜子撅起嘴來。

就算被那樣說過,因為稜子也這樣想了所以沒辦法吧。再說稜子自己也不想說那么離題的事。

連空目都曾夸獎稜子是“能想出怪主意的人才”。

雖然實際上或許并不是在夸獎她。

總之稜子一個人高興起來。她在這種時候轉換心情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

…………

亞紀給稜子打電話,是在約十分鐘前。

再往前時武巳的手機收到了空目的短信,而當基城得知這件事時,他便立即帶著亞紀和稜子兩個人前往學校。

“因為我們會開車去迎你,所以你要設法逃出來做好準備。”

聽從了亞紀這樣亂來的指示,稜子苦苦哀求室友終于逃了出來。一出走廊便被拉進了漆黑的轎車里。亞紀已經坐在那里了,再有十分鐘大概就能到學校了。女生宿舍的位置比男生宿舍離學校要更遠一些。

就這樣,汽車向著學校奔馳而去。

“…………那個,基城先生?”

因為有件事情很在意,所以稜子從車后座探出身子。

“……什么事。”

“果然……要消滅菖蒲嗎?”

“嗯,只有這點沒辦法了。”

基城如此回答。

“是嗎……”

果然是這樣,稜子嘆了口氣。雖然覺得對大家——特別是對空目——很過意不去,但稜子終究還是對菖蒲感到同情。

她明白菖蒲會帶走空目,那樣的話稜子無疑也會很傷心,但不知何故,很不可思議地,稜子就是無法討厭菖蒲。果然是因為最后看到了菖蒲的那個表情吧。

稜子至今未曾看過露出那種表情的人類。大概無論演技多么出色的女演員,也無法做出那么難過的表情吧。就好像之后要舍棄對自己來說所有重要的東西一樣——那名少女當時的表情就是那樣。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稜子心中仍未得出結論。

“日下部小姐,你已經對‘她’產生感情了嗎?”

“是的。”

稜子老實回答了基城的問題。隔著后視鏡,基城微笑道:

“你真是善良啊。但是放心吧,雖然這么說也有些奇怪。實際上我們現在完全沒有方法驅除‘它們’,也就是說無法確實地殺掉‘它們’。”

“——誒?”

聽到這以外的回答,稜子不由得反問。但是,想想看感覺在醫院時也稍微聽到過這種話。

基城說:

“實際上我們能做的只有驅散而已。將空目恭一這個人從‘她’的迫害下奪回,就只是那樣而已。如果直接向怪異出手的話,性命難保的會是人類這邊。”

“是那樣嗎?”

稜子歪著頭。總覺得似乎明白了。

“嗯。”

基城害羞似的說道。

“所以我能做到的,就只是請‘她’放棄空目君而已。我們不會做到消滅那種程度,更確切地說是無法消滅。我們能做到的只是將空目君平安地帶回到人類這邊,讓‘她’像之前那樣不與人類發生關系,就是這樣…………如何?稍微放心點了嗎?”

“……是的,嘛,稍微放心點了。”

稜子姑且這樣回答。雖然不是真能那么簡單就除掉,但她也不好意思對基層這番煞費苦心的話置之不理。

但是,這樣一來又有了新的問題。

“那個……那么,不是消滅而是驅散的話,要怎么做呢?”

稜子問道。

“啊,那個……”

基城正要回答時,之前一直無聊地看著窗外的亞紀突然開口道:

“對不起,停下車可以嗎?”

“——怎么了?”

基城訝異地問道。

“有熟人。”

亞紀一邊在這樣回答,一邊指給稜子看他們剛才追過的那個行人。

這名不停息地跑在人行道上的男子確實眼熟。

“………………武巳君。為什么?”

“他是這次事件的相關者嗎?”

“啊,是的。他是。”

“我知道了。”

這樣確認過后,基城二話沒說立即停了車。因為沒有其它來往車輛,所以他就這樣把車倒到了武巳旁邊。

亞紀打開車窗,探出頭來,說道:

“——近藤,你在搞什么啊?”

稜子也一起探出了頭。

“喂,武巳君。”

武巳停了下來,露出非常尷尬的表情。而且他同樣也非常疲憊,簡直搖搖欲墜。

“…………那……那車是?”

似乎想要岔開話題,武巳一邊顫動著肩膀大口喘氣一邊反問道。

“這個嗎?這是捉鬼特工隊的車。正在去消滅一只少女型怪物的途中。……你呢?”

“誒?我、我是————”

聽到亞紀這樣冷靜地質問,武巳的視線開始游移。

亞紀又催出他。

“我————什么啊?”

“————誒?啊……啊啊,對了,把我……也帶我去學校吧!”

武巳下定決心般地說道。亞紀大嘆了口氣。

“……我不是命令你在宿舍呆著別出來嗎?”

“亞紀,那樣有點可憐……”

“真傷腦筋……基城先生,你看怎么辦?”

亞紀問。基城從駕駛席上回過頭來說道:

“……沒辦法了。就讓他上車吧。既然來了,最好就是把相關者都聚集到一個地方。”

他在駕駛席上進行操作,打開了副駕駛的門鎖。亞紀一個眼神,武巳便立刻坐進了車里。車子靜靜地啟動了。

車內一時間只聽得到武巳的喘息聲。

“沒事吧?武巳君……”

稜子擔心地說道。武巳似乎在意著自己違反命令的事,只點頭不說話。

稜子覺得其實他不必煩惱,因為不講理的是亞紀。但武巳卻還是這樣。老實說稜子并不討厭武巳這種軟弱的地方。她覺得這樣很可愛。

“結果大家還是都來了。”

稜子說。

“果然結局變成了這樣……”

亞紀也放棄般地如此說道。離學校還有幾百米遠。

“快點,基城先生。村神大概早就到學校了。”

基城默默地點點頭。

亞紀也就此沉默下來。

稜子在考慮著要怎么簡潔地向武巳說明基城的事。

武巳則顫抖著肩膀大口喘息著。

車內被沉默籠罩。

找不到話可說,大家都像殉道者一樣沉默著。

不理會各自的想法,車子眼看著就到了學校。

2

村神俊也奔跑著。

雖然要翻過正門很容易,但為了避免碰見警衛他還是從后面的山上侵入到校園中——然后就這樣來回跑著尋找空目。

這所圣創學院大學附屬高中——通稱“圣學附屬”占地面積廣大。

雖然因為是晚上所以進不了建筑物,但那有限的占地面積也不是擺設。不能大聲呼喊,俊也只好默默地如風一般奔走。

學校十分安靜。

有著磚和混凝土的建筑物以及樹木的夜晚的學校。月光照亮了那幅景象,如廢墟般的靜謐擴散開來。

找不到空目的身影。不光如此,那里連個動的東西都看不到。

那里只橫垣著一個有如異世界般的靜謐領域。

無論跑到哪里,都是那一片青白色的昏暗。

月光的藍色暗影在不斷擴張。

“切——”

俊也輕聲咂舌,俊也終于停下腳步環顧周圍。

他輕輕地吸了口氣。

雖然呼吸多少有些急促,但還不到紊亂的程度。證據便是他做了兩三次深呼吸便恢復了平靜。接到武巳的電話后他立即跑出家門,在學校附近下了公交。那之后又跑了一公里以上,對于這樣的他來說現在這樣已經很令人驚奇了。

周圍的櫻花樹一望無際。

月光降注下來,數木、校舍,以及俊也的影子都落在地上。

這里也沒看到空目的身影。

“…………”

他無言地握緊拳頭。

俊也很到焦躁。

這一部分是因為至今一直沒有找到空目,同時他自從進入校內以來一直感到有一種奇妙的異樣感也是一大原因。那難以形容的奇妙感覺從剛才開始就讓俊也感到煩躁。

一開始他沒發現。

盡管沒發現,卻為那異樣感和不快感所擾,變得十分焦躁。但是一經站定——在將意識投向周圍的瞬間,俊也便知道了那時怎么回事。

沒有聲音。

這里充滿了異樣的安靜,這樣側耳傾聽周圍,并尋找氣息便立刻能明白。在這一帶,除了自己以外再沒有能出聲的東西。就連櫻樹的葉子也一聲不發。

這與夜晚的寧靜又有不同。

所謂夜晚并不是無聲。空氣的聲音、動物的聲音、蟲子的聲音……除了人所發出的聲音外,夜晚充滿了另一種喧囂。特別是在這樣的山中。

盡管如此——這里卻完全沒有聲音。那是讓人耳朵發痛的、真正的無聲。夜晚的空氣緊張起來,仿佛是月光將聲音全部吸收。

有什么很奇怪。

有什么很不自然。

但是俊也回答不出到底是什么不自然。

所謂學校的夜晚就是這樣的嗎?他想著,皺起了眉。然后盡管懷有疑問,但另一方面確信這是異常的自己也注意到了。充溢與此的靜謐就算搞錯了也絕不是那種能使人心平復的靜謐。

這是“冰冷的靜寂”。

它是煽動起不安、使人心凍結、只能那樣稱呼的東西——它冰冷地、靜靜地、支配著周圍這一帶。

沒有找到空目。心情十分焦躁。

“要是帶手機來就好了嗎……?”

俊也獨自嘟噥道。

為了搶占先機,他沒有想到會在這里落后下來。一直覺得麻煩的手機,難道要在這里報復自己嗎。不快點的話,武巳或其他人就會追來了。

俊也跑起來。

他還沒傻到要死乞白賴地得到不存在的東西。而且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考慮那種無謂的事了。要盡快,哪怕一刻也好,找出空目并解決這件事。

是的。

要趕快。

一個人。

不牽扯進誰來。

“…………”

俊也無言地奔跑在校園里。

已經圍著學校跑過一圈了。室外已經想不到還有什么沒找過的地方了。而他無法進入建筑物中。這點空目也一樣。所以只能認為是走兩岔了,所以俊也再度奔跑于校內。

但是總覺得在心中某處他已經發現。

就算這樣跑下去,或許也無法找到空目。

單純的人類,在這無法靠赤手空拳解決的世界中,或許會消失……吧…………

俊也無視這些預感,繼續跑著。

*

站在正門前的一瞬間,包圍亞紀的是夜晚的學校中那異樣的寧靜。

靜得讓人耳鳴。作為聲音接受器官的耳朵,或許在無聲的環境中往往會無法保持正常。

感受莫名的不安,亞紀一個人說道:

“真靜啊……”

“真是安靜啊。”

從黑車上下來的黑衣基城就像MIB(Man in Black)一樣。

黑衣人。

在與UFO相關的人類周圍出沒的黑衣怪人。他那樣子就像電影中的一幕,然而與其說是令人感到帥氣,到不如說這活活生生的真實存在使人非常毛骨悚然。

“……太過安靜了。這有可能是‘靜錐區(Cone of Silence)’。不可大意。”

一邊警戒著周圍,基城提出了這樣的看法。因為亞紀以為夜晚的學校本來就該是這樣,所以聽到基城說真的有異常時感到很意外。

“靜……是什么來著了?”

“是‘靜錐區(Cone of Silence)’。指在與UFO接近接觸的事件中被報告出的無聲區域。”

突然說道UFO,亞紀有些驚慌失措。黑衣人什么的或許也未必是玩笑。

“它被稱為‘靜錐區’。據說遇到UFO的人都被覆蓋在那一領域中。

它還有其他幾個特異現象——特別是當遭遇到時間跳躍之類的異常空間時——在某些場合也報告有相似的現象,進入了‘不普通的場所’的人會有這種經歷,他們突然聽不到一切雜音,感到那個地方非常安靜……當然因為有某些未知的情況,我無法斷言‘這個’就是那樣。”

一邊說著基城饒有興趣地環視周圍。

是那樣嗎?雖然聽他這樣一說,也覺得周圍明明有這么多樹葉卻不發出一點聲音有些毛骨悚然。

目力所及的前方站著稜子。

“誒,第一次看到呢。學校關上了大門。”

就這樣她格外高興地說道。精力旺盛得好像是個萬年狂躁癥者。

旁邊是武巳。

“嗯,真的啊。和給人的印象好不一樣呢。”

他游哉地說道。

亞紀只告訴武巳基城是“做驅魔者行當的人”。雖然連自己都覺得這種說明太亂七八糟了,但武巳似乎有想到什么。

“誒,是‘Ghost Hunter’嗎。我在電視上看到過。”

他說。亞紀以為那是電影之類的,不過似乎不對。

“——你不知道嗎?就是在有吵鬧鬼的現場中,帶著攝像機傳感器計算機等埋伏著的家伙。我看到的好像是英國人?”

……如此說來似乎確有其事。不過,那大概是由學者組成的團體吧?

“——那么,進去吧。”

基城的話令她回過神來。

“啊……是。”

亞紀禁止自己隨意陷入思考模式。現在不是那種時候。

和基城一起走近校門。正想著要怎么做時,基城卻自然地打開了門。門沒鎖。

對著驚訝不已的諸位,基城說道:

“……啊,是這個嗎。我們已經做好準備讓警備員保持沉默了。今晚無論在這里做什么都不會有人出來。”

他說了非常不得了的事。似乎基城所屬的“機關”有著超乎想象的巨大權限。

基城打開了夠一個人進入的縫隙,然后一下子溜了進去。

接著他從柵欄對面招招手。

“來,快點。”

大家面面相覷下定決心。一個個都進了大門內。

基城再次將手搭到門上。

他盡量不發出聲音,將門照原樣關上了。

3

圣學附屬的用地大致可分為兩部分。

正門在南邊。從那里西側是校舍區,東側是附屬設施區。

即便刨出運動場、游泳池,設施區的占地面積也是壓倒性地大。社團活動樓、武道館、圖書資料館……在這樣的設施之間點綴著如小公園一樣的空地。作為擴充設施的預留用地,那里安置了長椅等,甚至是純粹的空地也被學生有益地使用著。這番景象與西側那擠得滿滿的校舍群形成了鮮明對比。

櫻花在這屬于設施區的東側比較多。

不知是出于什么意圖,這里無謂地種植了大量櫻花樹。

在武巳的帶領下,大家一同走在將謝的櫻花樹的林蔭道中。無數花瓣紛紛飛散,被月光照亮的櫻花將天地染成純白。

好漂亮啊,武巳想。

但是,那過于美麗的景象已經超出了虛幻的程度,甚至孕育出一種瘋狂的凄厲。

《盛開的櫻花林下》。

想起坂口安吾那篇小說。那使觀者全都感到一絲膽寒的美麗,靜靜地覆蓋了世界。

心里莫名地冷靜不下來,大家無視這點都默默地走著。櫻花下。空目或許就在那里。只有空目的短信是唯一的線索。

“櫻”

武巳的確記得。

在社團活動樓的后面,在那櫻花下,有空目愛用的長椅。聽到空目提起櫻花,大家都想到了那里。

但是——

“…………奇怪了……為什么……?”

武巳沒辦法了。

無論在社團活動樓旁邊要多少圈也找不到那個長椅。

哪里都沒有。

亞紀和稜子也扭著頭。應該就在這一帶啊。

社團活動樓的后面。

大家都的確記得是在那里。但說到正確的位置,就怎么也叫不準了。無論怎么找,也找不到那個地方。來回一走,卻發現他們一直在同樣的地方圍著櫻花樹下來回轉圈。

記憶莫名地變得曖昧,這讓大家感到不知所措。

就好像那個地方從記憶力,從現實中啪地脫落了一樣。

基城什么也沒說。

但是對于仿佛受到迷惑的大家的反應并不感到懷疑似的,他點了點頭。

大家拼命尋找著那個地方。

然后在拼命尋找時——頂多只碰見了之前來到校內搜索的俊也而已。

*

聽到腳步聲,武巳望了過去,突然與俊也四目相對。

“武巳嗎…………”

一開口,俊也就陰沉著臉這樣說道。

他似乎是聽到有人聲才來到這里的。如此一來似乎俊也這邊也沒找到空目。

聽到說話聲,稜子探出頭來。

“……怎么了?找到魔王大人了嗎?”

然后看到大家一一現身,俊也不禁睜大了眼睛。

“…………怎么回事?”

只有武巳追來還好說,但連亞紀、稜子,甚至是不認識的男人都來了,對此俊也感到非常驚訝。

“……在向你問候啊。”

亞紀以諷刺語氣答道。

人手越多越好。是我請他們來幫忙的,武巳向俊也說明了狀況。

“陛下在短信上寫了‘櫻’吧。那么,陛下所說的櫻花一定就是指那個長椅咯?雖然剛才過,卻完全沒有找到。地點也完全想不起來了……”

似乎忘記了那個長椅,俊也苦著臉聽著他說:

“你說想不起來…………”

然后一時間眼望虛空,不久他搖搖頭。

“真的。記憶莫名其妙地變得模糊不清。明明能想起空目坐在長椅上的事,卻無法想到自己是在哪里看到的……雖然我有自信只要看到就能知道了。”

“是嗎?果然是一樣。”

俊也的說法和其他三人一樣。果然那個地方被隱藏起來了。武巳如此確信。

但是俊也的興趣已經轉移到了別處。

“——然后呢?”

這個話題到此結束吧,俊也移開視線。

“怎么了?”

“…………那是誰?”

俊也以警戒的目光看著基城。

他這里唯一的大人,也是唯一的外來者。他是什么人,為何在此,俊也明顯忍不住在推測。

基城毫不決意,微微笑著。

“這個人是除靈者。”

亞紀說。

“我這邊就靠他了。他似乎會無償地幫助我們。他知道驅散那個少女幽靈的方法。”

“是的,我叫基城。你是村神君吧?請多指教。”

“……你好。”

姑且友好地互相打了招呼。但是他們雖然說了話,卻沒有互相點頭。

俊也的眼神依舊警戒著,大概是錯覺吧,在武巳看來二人似乎微微擺開架勢,互相拉開了距離。大概是俊也身上的那股緊張氣息造成了這種錯覺吧。

沉默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亞紀重又問道:

“……就是這樣。那么,村神。你那邊依靠的人怎么樣了?”

村神沉默不語。似乎正在考慮要如何回答。武巳也是一樣。他不知道到底要這么樣述說和那個神野見面的經歷。

武巳回想起來。那全都是些無法理解的對話和現象。這時武巳想到了某件事。

那只鈴。

鈴,

一瞬間,武巳耳中回響起鈴聲。

“…………誒?”

武巳側耳傾聽。

在滿溢著月光和櫻花的寂靜中,那鈴聲透露出微微凜然。

那道鈴聲,不是“聽到了”,而是“回響著”。

“我聽到了————鈴聲。”

武巳搖搖晃晃地走出一步。大家不再說話,一臉驚訝地盯著武巳。

“——怎么了?武巳君…………”

稜子戰戰兢兢地問道。

武巳轉過身,側耳傾聽尋找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鈴,

又聽到了。

“…………這邊。”

武巳走在被櫻花樹包圍、微微敞亮些的那一帶。大家望著他,表情不大舒服,完全沒有要從那里移動的意思。

聲音似乎是來自某一方向的回音。雖然虛無縹緲,但只要傾聽便能輕易找出方向。

“是鈴聲啊。你們沒聽到嗎?”

武巳說。

鈴,

誰也沒有反應。這回輪到武巳露出不舒服的表情了。

“難道…………大家都聽不到嗎?”

稜子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嗯。”

武巳仿佛被潑了冷水一樣,后背嗖地冒起了寒氣。

鈴,

“…………還是能聽到啊——”

武巳自己都聽出來自己的聲音帶著哭腔。他轉身要跑回大家所站的地方。這時俊也阻止了他。

“是那個!找出來,近藤!”

“……誒!”

“就是那個靈能者的鈴!要是他不是騙子的話,空目應該就在那聲音的前方。”

“啊…………”

嚇得一時忘了思考。想想看確實是那樣。

其他人都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武巳抖著手從衣袋里取出鈴鐺。那從手機上垂下來的鈴鐺沒有任何變化。依舊連“叮鈴”的聲音也發不出來。但是不知怎么,武巳就是知道那聲音的原因是在這鈴上。

“……為、為什么是我?和他談話的人不是村神嗎!”

武巳發出狼狽的聲音。

“但接受鈴鐺的人是你!大概,最先拿到的人就是物主了!”

俊也這樣回答道。武巳再也無話可說了。

鈴,

鈴聲更響了。

“————村神……聽起來,感覺更近了!要怎么辦啊?”

“我哪知道!看不到的話就這么直接抓住它吧!”

“那太亂來了……!”

即便如此武巳還是戰戰兢兢地伸出雙手,向著聲音發出的地方走近。

鈴————鈴————

聲音更近。

“嗚……”

不知何故腳突然縮成一團。莫名的不安緊緊勒住了心臟。自己雖然想要前進,但卻好像做夢一樣兩腿無力跑也跑不走。如果不是從那里聽到鈴聲,武巳絕對不會往那邊走。

但是,他聽到了。武巳拼命邁步前進。就像在真正的夢中一樣,身體似乎在水中拼命掙扎。一點也無法前進。只有焦躁爆炸似地膨脹起來。

那一瞬間——

世界顛倒過來了。

全身突然恢復了現實感。景色旋轉著,雖然是同剛才所見的景象一模一樣——但又全然不同——景象被替換過來。雖然心臟還像警鐘一樣砰砰跳著,但全部都已經過去了。顫抖和心跳也很快平息下來。

武巳知道這種感覺。那脫離現實的異常感覺,對武巳來說十分遙遠,但也非常熟悉。

武巳吸了口氣。要體會那種感覺就得這么做。

是的,這是————

這是夢的覺醒。

*

和剛才一樣,這里是稍微敞亮些的櫻花的廣場。

頭上被櫻花覆蓋,地面也被櫻花瓣染成了白色。

花瓣從樹上紛紛飄落。

花瓣融入先前的白色之中,使大地上的白色領域進一步擴大。

藍色的長椅就在那里。

長椅上坐著一對男女。

男的是黑色的。拿著手機。

女是胭脂色的。正唱著歌。

歌聲朗朗響起。

——人是現實

妖為夢幻

心是境界

血為終結。

該有的東西,去往應在的地方。

赤色的天空向往赤色的大地。

日月注定要回歸大地。那么就盼望著回歸吧。

孩子注定要回到父母身邊。那么就祈禱著歸還吧。

境界分開,夢醒來,現實降臨,子歸還。

肉體的羈絆從夢中引出現實——

歌突然停住了。

武巳一下子回過神來。

菖蒲正看著武巳。那眼中既有驚愕,也有安心、放棄…………還有其他那些武巳沒有窺知到的種種感情都在徘徊。

空目抬起頭來。認出是武巳后,嘟噥道:

“趕上了嗎…………”

啪嚓,關上了手機。

空目微微抿起嘴。

然后——這在空目來說是既不合理的新鮮事——他突然安心地嘆了口氣。

“……抱歉啊。”

就這一句話,武巳便明白了。

武巳他們到這里來并沒有搞錯。

空目并不想要消失。

“陛下…………”

眼淚盈眶而出。

那被喚作感動的無可表達的感情涌上心頭。

莫名的激動驅使著武巳。

然而那感情的洪流卻在看到空目身旁那個引起整件事情的元兇少女后,一口氣在武巳心中逆流,爆發而出。

下一刻,武巳抓起菖蒲。

“你這家伙、你這家伙……!”

“對不起!對不起…………!”

他猛地揪起菖蒲的前襟。少女發出“咿”的短促悲鳴,別過頭去不看那仿佛要將她摔倒一樣瞪著眼的武巳。

“對不起,對不起……”

菖蒲一邊哭著一邊道歉。她怎么看都只是個柔弱的少女而已。但是就算這樣武巳還是止不住憤怒。

——這家伙竟然陷害空目。

要是再晚一點,空目就會消失不見了。

武巳對這點突然有了實感。突然作為現實有了形體的危機感,讓武巳全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武巳叫道:

“為什么————偏偏是空目!為什么要是我的朋友!為什么要是我們的同伴!為什么……為什么這么厲害的人,必須得消失不可…………!”

在無意識中,他向提起菖蒲的雙手注入力量。菖蒲的臉痛苦地扭曲了。但即便如此她還是不停道歉。她從受壓迫的喉嚨里擠出嘶啞的聲音,反復說道“對不起”。不停地請求原諒。

然而武巳的雙手卻更加用力。

“……放手吧,近藤。”

空目抓住他的手腕。

“……別攔我!”

“這樣啊。”

空目冷冰冰地說道。

“……那么,就這樣下去,你打算要怎么做呢?打她嗎?還是要累死她?”

“——————”

被他這樣一說,武巳稍微冷靜了些。雖然任由怒氣驅策他抓住了菖蒲,但是實際上并沒想過要拿她怎么樣。“打她嗎?還是要累死她?”……聽到這樣刺激性的話語,反倒覺得武巳哪一個都不會實行。

“咕……”

武巳的表情扭曲,從菖蒲身上放開了手。被放開的菖蒲咳嗽起來。空目看著這些,終于將手從武巳腕上拿開。

武巳恨恨地抬頭看著空目。

“陛下……”

“抱歉啊。這是我希望的事情的結果。要恨就恨我吧。”

空目這樣說道。說著,憋了一眼正在咳嗽的菖蒲。

“……這是實驗。我想把‘神隱’反過來拉回這邊。她直到最后都在反對哦————是的,我的確太天真了。對那些有著稍許可能的對策,都遭到了菖蒲的拼命抵抗……加之只有六十個小時的時間就會消失。真沒想到‘浸透’會這么快。”

空目淡淡地分析著眼看就會消失的自己的狀況。

“雖然不打算輕易就消失掉————但是,哎,我大概怎么都好吧?”

武巳已經無話可說了。這個男人對自己的死太過淡然了。

空目仰望天空。

“我到底,在希望著什么呢…………”

那副模樣,在武巳看來就好像是為沒有消失而感到惋惜一樣。

*

“…………哎呀哎呀,趕上了嗎。”

聽到基城這句話,稜子終于回過神來。

說不出話。

她無法理解剛才所看到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對面出現了之前一直找不到的長椅,空目和菖蒲都在那里。

武巳做了什么,然后便天旋地轉,等回過神時,視覺、記憶……籠罩著那一切的迷霧就都散去了。

怎么回事啊?稜子整理著剛才的記憶。

武巳突然說什么“聽到鈴聲了”,然后便開始和俊也說起稜子他們無法理解的話來,期間武巳將手伸向了空無一物的地方————

然后便成了現在這樣。

“什么?……剛才那是…………”

亞紀和俊也都目瞪口呆。

那是奇術,不然就是魔法,只能這樣認為。

“那個啊,就是‘神隱’。”

基城說道。

“羽間自古就有神隱傳說。雖然發生的具體年代不詳,但至少似乎直到昭和初期都有實際發生過。之后大約有五十年,神隱事件突然中斷了…………嗯,大概那個少女就是那個吧。不然的話就是其中一人……”

對面武巳正抓著菖蒲的前襟。但是基城卻毫不介意繼續說明著。

稜子受到兩方面影響慌張起來。

“……誒?誒?”

“嗯,這真是非常難得的情況。至少據我所知沒有前例……從‘神隱’中獲救,遇到了‘隱神’,還有那個‘鈴’……而且這全都發生在一個晚上。真是的……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夜啊。”

“那個……基城先生?”

“神隱的傳說,附屬高中的幽靈少女,11年前的神隱世界……一切全都在這里連上了。情報部那些人的辛勞也算是有了回報吧。現在開始就是我的工作了。”

亞紀質問道:

“……連上了?你到底是在說什么…………”

“那是……哎呀,之后在說明吧。”

基城想說什么,但又沒說。稜子感到他的聲音在微微發抖。基城現在十分緊張。靠說話來安定心神。

“那個……”

沒事吧?正要這么說,稜子突然大吃一驚。基城自然地從懷中取出了大型手槍。就這么舉起槍,將槍口對準了菖蒲。

“啊…………”

終于來了嗎……!這么想著,稜子感到一陣心痛。

基城靜靜地說道:

“開始排除。各位——請不要動。”

剎那間基城的表情變得十分冷峻。

稜子不由得閉上眼睛。

瞬間————她聽到了毆打什么的沉重聲音,以及遲些響起的壓縮空氣的聲音。

“咕……”

男子發出了含糊的聲音。

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稜子看到基城的手槍落地,他正按著左手……而擺開架勢的俊也正站在眼前。二人的表情都很僵硬。

“……誒?誒?”

稜子混亂。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

基城盡管痛的皺起臉來,但依然微笑著。

“……突然就踢過來,好過分啊。你到底要干什么…………?”

俊也表情緊繃沒有說話。他用銳利的目光緊盯著基城的一舉一動。露骨的警戒心一覽無遺。

稜子問道:

“……怎么了?村神君…………”

俊也沒有回答,他盯著基城,說道:

“你……剛才瞄準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