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隱物語

五章 日常

第一卷 神隱物語 五章 日常

1

“……那么有事就來聯系我。”

基城要求兩名少女絕對不可說出關于“機關”的事,然后便打的將她們送走。這些事發生在昨天,更確切地說應該是今晨拂曉時分。

基城在那之后只微微小睡了一會兒。不過在這座屬內陣會醫院的無窗的房子里,時間只不過是數字而已。

申請的資料由情報部一一送來。有從附近收集到的傳說之類,還有被視為此次事件相關人員的資料、親屬的資料,甚至家族的相關資料,數量相當龐大。其中有剛才那兩位少女的全套成績單復印件,甚至于至今為止的病例及病例副本,相關檔案一應俱全。這不會引發侵犯個人隱私的糾紛。如果有那個心,甚至能列出她們從小學起身體的逐步成長。要是那個剛強的木戶野看到這些會怎么說呢?恐怕她還不知道自己母親那邊直到三代前都一直被稱為“犬神血統”。

“……呼…………”

會想著這種事還真不像自己的風格,基城不禁苦笑起來。或許自己是累了,他想。

他很清楚這些資料是必要的。比如說如果在住院記錄中有精神病院的話,對于那個人的異障親和性就要多加留心了。而在成績通知單中會記錄學生的性格和品行,有時也會記錄事件與事故。這是了解學生背景的重要因素。雖然只是作為參考,但有時智力發展也會成為重要情報。因為沒有符合的項目,他們還向警察調查了兩位少女的情況。如果需要也會查對新聞報道,甚至派調查員到她們老家調查。比如說……有“附身血統”的亞紀,依剛才的戴爾塔測試結果而定,應該會被列為今后的重要監控對象。

幸運的是,結果兩人都是“潛在型陽性”…………

總之,這種關系到“異常存在”的事件,必須要從廣泛的視角加以呈現。如果看漏了什么,就會導致非常凄慘的事件。必須查明一切可能性,排除危險。完全沒有同情的余地。

基城拿來兩張傳真紙。這是前往修善寺的哥哥發來的,那里是“機關”情報末端設施之一。

“虧她們能搞到這個……”

最初送到這份文件時,基城聽說它是從兩名女高中生手中得來的,于是立即感到不寒而栗,再也沒了開玩笑的意思。

那是當地的傳說書籍以及都市傳說的研究專著的復印件。

雖然單論哪個都不奇怪,但它們不能合在一起。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只要知道就能喚來怪異的“真正的”禁忌物語。而這本《現代都市傳說考》就是“機關”作為目標積極回收的問題書籍。

恐怕……這本書就是此次事件的原因。有可能連另一則傳說也是“真的”。這本書中的“神隱”有很大幾率就是這次的“敵人”。雖然像這樣由書本傳播很少見,但卻會出現爆炸性的規模,不能大意。

《現代都市傳說考》是面向發燒友的稀有書籍,因為幾乎都是個人藏書所以至今仍沒有回收完畢。

尤其是作者大迫榮一郎,他的作品成為目標的幾率異常高,聽說最近已受到了“機關”的監視。實際上在他所著的研究書籍中每冊都有兩項以上的話題混有招致怪異的線索,幾率很高。如果這是無心而為那真是太了不起了。大概“他”已經發現了。

基城面前擺著幾冊書。

這些都是從情報部借來的“特秘”種——即,被歸類為只有通過心理咨詢和催眠暗示排除了異障親和性的人才能閱讀的書。當然,這都是危險品,若在民間發現就要立即回收。

——說起來這類故事在全世界都能找到。在歐洲也有很多妖精抓走小孩的童話故事(反過來也能找到人類抓走妖精小孩的故事),看不見的“妖精市場”(注:Goblin Market,英國女詩人克里斯蒂娜·羅塞蒂著有同名詩作),以及妖精在跳舞時所形成的圓圈,一旦進入就會消失不見,如果再算上屬于“仙環”類的異界傳說的話,那么這些“神隱”系的故事數目就會更加龐大了,甚至能構成一個種類。使人類消失的怪異,真實存在于世界各地。

大迫榮一郎《神隱考》

——有時在世界上相距甚遠的地方會流傳出主題完全相同的傳說。比如說,被扔到地上后解開咒語,這樣的故事在我們日本有《田螺兒子》(關于這個故事,參考維基相關詞條" target="_blank">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4%B0%E8%9E%BA%E5%AF%8C%E7%BF%81)在歐洲則有格林童話《青蛙王子》。還有《米福·粟福》(又稱“糠福與米福”,故事詳情見)和《灰姑娘》。另外有關買夢賣夢的故事在全世界都能找到,以“骨頭”揭發自己被害為主題的故事也有很多。雖然有些能證明其主題是由亞洲傳播的,但是在像筆者這樣的空想之徒看來,就會認為這樣的事件確實存在過,這些故事正是證明這種存在不均勻地分布于全世界的證據,想到這里我無法不感到高興。

大迫榮一郎《傳說與童話考》

——在被稱為“都市傳說”且就此采集來的許多談話中,能夠發現一些明顯是古已有之的主題。某些都市傳說系的民俗學傾向于為其添加某種真實性并避免明顯的虛構,這實際上可說是非常令人感興趣的現象。因為這證明了那些用舊了的主題即便置于現在也仍然會有某種真實性。它就好像是從遙遠的往昔便一直生活在現實中一樣。舉例來說主題—二—一五(二百一十三頁)所采集的故事就和現代的“神隱”相通。

大迫榮一郎《現代都市傳說考》

…………

全都是些令人吃驚的說法。關于“異常存在”的正確知識,至今依然為“機關”嚴格保密。雖然不知道他是通過怎樣的經歷得出這些推論——或者說是幻想,但一個民間研究者會察覺到這一地步就很了不得了。至少,他寫的沒有一件不對。

或許本人完全只是隨心所欲地暢想而已。不然的話就是作者有妄想癥,他不過是突然有了這種幻想而已。

但是重要的不是本人的意志,而是讀者是否相信。縱使本人不信,只要有一個人相信就有可能將此作為事實爆炸性地傳開。“機關”最怕這點。

一般市民要比想象得更加聰明和愚蠢。“機關”廣泛監視著新聞媒體和書報出版,并對其施加壓力,但這并沒有引起任何過激反應。

有時,會有像這樣發覺的人。“機關”經常搜尋那種人所發出的情報。就這樣無論基城這些實行部隊是否行動,情報部都在不眠不休地挑選著有害情報。就是現在,在日本某處也會有黑衣的“機關”人員被派遣至知情者那里,威脅其要周密小心不可外傳。

目的只有一個。將“異常存在”的蔓延扼殺于萌芽中。

為了斬斷危險傳說的根源,黑衣人監視那些對象,并與之接觸,致力于使其拋棄證據忘掉一切。

然后如果拒絕的話——某天晚上他們就會帶走對象,消去此人的記憶。視情況而定有時也會采取更加復雜的“處理”。

那兩個少女早晚也會被消除記憶。

“監視”、“脅迫”以及“處理”,以此來保持這個世界的平穩。受“暗部”支持,這個社會得以成立。

這是早已明了的現實。

但是他卻感到一絲寂寞。

“…………我要怎么樣啊。”

基城自嘲似地笑了。

的確那兩名少女是令人深感興趣的存在。聰明——或者是溫柔——而且冷靜。雖然在加入“機關”時就已經斷絕關系了,不過基城自己的女兒現在也差不多同她們一般大了,正讀私立高中。雖然由于工作無法相見,但如果自己的女兒也能被教育得那般聰明,基城會很高興的。

但是————

但是,所以說他要怎么樣?

他沒有忘記職務。

聰明不會使她們的權利有任何增加。

之所以會向她們說明“異常存在”的事情,只是為了讓她們能夠認同并防止外傳的權宜之策。實際上,基城只說了為了達到這個效果的最低限度情報。那些記憶等事情結束后早晚都要被“處理”。這是毋庸置疑的既定事項。

不告訴她們必要之外的情報。

她們似乎還不知道,在圣大附屬高中,從事發當時就有少女幽靈出沒的傳說,幽靈的外貌酷似那名叫菖蒲的少女。

而且在這次事件中被視為“焦點”的空目恭一在十年前也曾被卷入同樣的“事件”中,在這之后的十多年里情報部一直追蹤著他的動向。

這些基城都沒有對她們說。因為沒有必要說。

“機關”因為其秘密性,所以只被稱為“機關”。如其所示,不,是正因為如此“機關”才擁有大量不能外傳的秘密。“異常存在”確有其物。另外——比如說以基城為首的實行部隊,通稱“Hunter Agent(獵人特工)”,其全員都是由入了鬼籍、所謂不該存在的人組成…………

當然這些話他都沒有說。這些全是應當保密的。

沒問題。

什么錯誤也沒犯。

之后就是基本的任務模式了。索敵(Search)&破壞(destroy)。情報部找出目標,基城立即奔赴“處理”。完全和平時一樣。

是的,沒有任何問題。雖然稍微產生了些感情。

一如往常。

什么問題,也沒有。

2

近藤武巳正在上第一節課。

“…………嗚。”

他的表情松弛。理由很簡單,因為他的腦袋放松了。

一大早的,腦子完全聽不進英語。武巳用手托腮,這樣想到。而星期六的早晨就更是如此。明明再熬幾個小時就能解放,所以要特意集中精神努力學習根本做不到。

老師的聲音好遙遠。意識老是要飛走。武巳拼命想著功課之外的事,以此來保持清醒。

今天早晨,武巳有點睡眠不足。

昨天發生了太多事情,使他無法入睡。

但是應該有著同樣經歷的俊也卻沒有那樣,他依舊是一臉平靜,讓武巳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樣的神經啊,武巳打從心底感到羨慕。毫無疑問,他們之間的神經粗細肯定有著巨大差異,就像鉻鎳合金線和高壓線一樣。

那人是叫,神野陰之……

武巳不禁渾身發抖。

竟有人在與那個自稱為靈能者的人會面、談話,并且有過那種經歷后,還能表現得如此泰然自若——這種膽量在武巳看來實在難以置信。

怎么想都無法接受。

昨天,在那之后結束了談話,神野仿佛變戲法一樣在他們眼前消失。其后,武巳和俊也走出店外,迎接他們的是一輪當空閃耀的圓月。

時鐘顯示時間為九點。進店的時候是六點左右,因此他們在店里呆了將近三個小時。

但是武巳卻覺得至多只過了一小時左右。

這讓他體會到了一點浦島太郎的心情。并不是搞錯了。在遇到那個神野后他完全無法這樣說。那個男的絕對不普通。

“…………絕對有問題。”

武巳嘟噥道。

他甚至想過要再去那家店里確認。

但是,越深想就越沒有動力。

并不是因為害怕。當然可怕的事情終歸還是可怕,只是這種情況的可怕會更加委婉。

那家店,一定再也找不到了。

那樣的話,就會變得更加可怕。

“…………嗚嗯。”

店名怎么也想不起來。印有店鋪地圖的火柴也不知跑哪去了。大概,它也是這一類東西。這幾天來武巳完全陷入了無抵抗主義。

今早雖然也和大家見了面,但老實說他完全不想開口。

至于俊也,他似乎沒有要從頭說明的打算。想著要不要先下手,但結果武巳也什么都沒說。他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所以沒有告訴他人。

不可思議的是,亞紀和稜子也什么都沒來問。雖然早晨打過招呼,但關于那件事卻似乎沒有特別要說的話。

“早晨好。”

“……嗯,早晨好。”

“昨天,怎么樣?”

“……嗯……沒什么。你那邊呢?”

“啊……哎呀,沒什么特別的。”

“是嗎……”

今天早晨他們就這樣分開了。

兩人都不提及那件事,雖然武巳也覺得這種態度有些奇怪,但他認為這可能是由于自己這邊沒有收獲所以感到難為情。也或許是真發生了什么,但因為怕詢問她們會引起多余的麻煩,所以他也就避而不談了。

彼此都沒有收獲。就當是這樣吧。

武巳希望能再多考慮一會兒。

然而卻響起了干澀的“咔咔”聲。

那是粉筆摩擦黑板所發出的單調聲音。如同催眠般引人入睡。老師所寫的似乎是英語語法,因為寫的東西無聊甚至連聲音也好像變得無聊了。

什么也不想,只是記筆記。之后也不會看。大家都知道,這種東西就算記住了,在考試中也派不上用場,就跟一頁單詞表一樣。

所以武巳盡情沉浸于思考中。

“…………”

結果,空目就這樣消失了。

當然,也沒有聯絡。不過缺席一天左右不成問題,這是他們學校的特點,但如果休息兩三天的話還是會向家里聯絡。只是,即便那樣也不會有任何改變,這一點顯而易見。

空目現在身在何方,做著什么,武巳完全想象不到。但是如果空目是在“異界”徘徊,就和那晚武巳所體驗過的一樣的話——那么他可以斷言,那不會是好事。

神野說過。被“神隱”抓住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這話無疑昭示出空目的死亡,因此俊也聽的時候露出了馬上要撲向神野的表情。那顯然是不祥的預言,所以俊也的反應也是正常。

只是……

老實說,武巳對于空目陷入危機的狀況并沒有實感。平時的空目太過超然,無論發生什么都不為所動。武巳怎么也想象不出那個空目會被暴露于危機之下,并驚慌失措。

雖然很對不起俊也,但武巳對這件事抱有毫無根據的樂觀。

“……在干什么呢。”

武巳的興趣轉到了現在的空目身上。

他不認為空目被帶到“異界”后會坐以待斃。冷靜的空目一定會采取某種行動。

“——陛下的話會做什么呢?”

武巳想。

“——陛下為什么要去‘異界’呢?”

如果是自愿被抓,那就該有目的。

“——陛下要怎么才能從‘異界’逃出來呢?”

如果不想被抓,那空目大概會思考逃脫方法。

“——對于陛下,我們要怎么做才能幫到他呢?”

如果空目要以自己的力量從“異界”逃脫,那么“這邊”或許也能幫些忙。

武巳思考著。

“——陛下,到底要做什么呢?”

…………

思考隨即停止了。

“……誒,一定是那樣。反正像我這樣的笨蛋絕對不可能想象出陛下的思考,我哪有那么厲害的本事…………”

武巳對自己的極限感到絕望,他抬頭看向天花板…………感覺以前似乎也說過這樣的話,于是他想到了一件事。

‘……近藤。不可以就這樣停止思考。’

那是空目帶著略顯無奈的語氣說出的話。

‘——你盡可以說自己是笨蛋。那么想也沒什么不好。但是……不要以此為理由而停止思考。因為真正的笨蛋就是由此誕生的。’

從前,當武巳如口頭禪般說自己是笨蛋時,空目突然對他這樣說道。

‘——好了,近藤。那些認為自己聰明的家伙,雖然有方向性的差別但頭腦確實好。因為他們在那樣想的同時也就真成了那樣。他們使自己思考。他們常常會通過思考引導出他們所追求的聰明頭腦。他們至少比別人更勤于思考。

……好了,從這里開始才是重點。大腦是越用越靈的器官,因此只要使自己思考就能提高大腦機能。無論被怎樣小瞧,喜歡思考的人總是會有一部分大腦特別發達。如果沒有看錯自己的才能所在,這樣做就會擁有極大的力量…………

所以,近藤。不要停止思考。停止思考雖然簡單,可長此下去就會妨礙大腦發展。理論、計算、想象——什么都好,思考吧。使用大腦使它變得伶俐。只要思考的話,大腦就一定會回應。因為大腦就是那樣的器官。’

‘…………但是,有能力之差吧。’

‘……你知道嗎。大腦的能力并不是可以從外界判斷的。這個世界上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才能。既然一開始誰都不知道,那么起跑線就是平等的。’

‘…………’

‘使用自己,把握自己吧。就和道具一樣。這才是了解自身作用的唯一方法。’

…………

文藝部的魔王,空目恭一如此說道。

雖然現在看來感覺那很異想天開,但當時武巳在被那樣說過后受到了空目的震懾,同意了。至少從此以后便再也聽不到“我是笨蛋”的口頭禪了。

“……思考,吧。”

武巳嘟噥道。

確實,以目前的經驗來說,空目的行為大抵都是有理由的。空目決不會什么也不想就采取行動。姑且不論是否有根據,但空目討厭毫無意義的行為。這也可以理解為是努力要完全控制自身的表現。

“……既然這樣的話…………?”

武巳突然想到。

由空目的性格來看,他是不可能做無意義的事的。既然這樣的話,就應當認為包括空目失蹤在內,在那一連串的行動中都是有著某種理由的。如此一來,只要分析空目至今為止的行為…………

“————就能知道……陛下的目的了!”

對于自己的靈機一動,武巳感到十分興奮。不敢相信這是自己想出來的。如果從頭分析的話,就能完全把握住空目的行為。這真是了不起的想法。

武巳有種在讀推理小說的感覺。

他開始在記憶中收集空目至今為止的行為。

然后從想到的地方開始嘗試分析…………但卻失敗了。

突然有一個不自然的情況讓他想不通,武巳感到為難。

“…………陛下為什么要把‘女友’介紹給周圍人呢……?”

完全想不出理由。

“……其中有什么意義呢?”

推理從此便止步不前。

就這樣,武巳的思考直到下課都沒有任何進展。

3

“……嗯,在你來說這確實是個好主意。不過后面就太粗糙了。”

亞紀一開口便這樣說道。

“…………抱歉。”

武巳露出為難的表情。

周六的課程順利結束,中午便放了學。

結果第二節課、第三節課都上完了,武巳還是沒有得出任何結論。

沒辦法,他在空蕩蕩的教室一角把大家聚集來,說出自己的意見并請大家出主意。

然后,剛一說完便是這樣。突然遭到了亞紀的毒舌攻擊。

“……但是,沒有錯吧?”

武巳辯解似地說道。

“嗯。著眼點不壞。”

亞紀坦率地回答,然后思索起來。

武巳笑逐顏開。亞紀這樣的話對武巳來說就算是最高級的贊譽了。盡管自己也覺得有點傻,但武巳就是因為知道這點才有些得意的。

這時,亞紀又快速地加上一句。

“……但是,你太缺乏理論構筑能力了。”

“嗚……”

武巳露出沉痛的表情,不過這是事實他無法反駁。

這句話完全擊垮了武巳。他夸張地壓住胸口,撲倒在桌子上。

“那個————我覺得很厲害哦。武巳君。”

稜子勸解似地說道。

“我大概就想不到這些。對你有點肅然起敬了呢。”

“……你真的這么想嗎?”

“嗯。”

“……嗚,只有稜子了解我。”

“好啦好啦,很了不起哦。”

稜子撫摸著武巳的頭。

“…………算了,別管這兩個笨蛋一唱一和了。”

亞紀不看他們,用若無其事的聲音說道:

“你怎么想?村神。”

“我沒異議。”

村神背靠墻壁,雙手抱胸,回答道。

“確實是那樣。如果空目做出不自然的行為,那么其中必定有某種理由。”

“……是啊。我也完全贊成近藤的看法。”

亞紀點頭道。

“這樣的話,果然最奇怪的就是帶來了‘女友’這件事。不光如此,阿恭還把‘她’介紹給自己所有的熟人。到處都聽人問他‘那是誰啊’。”

“不正常。特別是在空目來說。”

“即便真的和誰交往,阿恭也會默不作聲。因為‘不需要他人承認’。”

“……是啊。他一定會那么說的。”

肯定是吧。仿佛能看到他說那話時的樣子。

武巳說:

“陛下為什么會突然把女友介紹給大家呢。”

“因為,有那個必要吧。”

亞紀回答。

“當一個人把自己的新戀人介紹給所有熟人時,一般都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稜子你怎么想?”

“嗯……是希望今后大家好好相處……吧?”

“……應該不是。既然她不是這所學校的人,不帶她來的話也就沒必要介紹了。”

“是想說她是我女友,所以大家別出手,嗎……”

“和剛才的理由一樣,駁回。”

“因為開始交往了,所以請大家多多關照,嗎……”

“以阿恭的性格來說,那是不可能的。”

“那么……因為她長得可愛,純粹是來炫耀的。”

“這個最不可能了……”

亞紀雙手抱胸。

“近藤,你怎么想?”

“誒?那個……”

武巳說不出來。

他聽著亞紀和稜子的討論,突然回想起別的事來。空目將“女友”“介紹”給大家…………

‘……如果介紹的話,就能看到了。’

他回憶起神野的話。

是的,空目是要讓大家看到菖蒲。為了讓盡可能多的人認識“神隱”少女。

如此說來……

“或許不是‘女友’…………”

武巳嘟噥著。

“?…………那是什么意思?”

“哦,會不會陛下要介紹給大家的不是‘女友’,而是‘神隱’呢…………”

“!”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立即臉色大變。

“……啊、不……我只是這樣想想而已…………并沒有什么深意。”

大家的反應太過激烈,武巳不由得慌忙補充道。但是這并沒有消除大家的緊張。

“……啊—”

不由得就把自己想到的事情說出來了。武巳看著俊也尋求幫助,但對方卻微微瞪著他,似乎在說“你說了多余的話……”。武巳不禁縮起頭。

亞紀說:

“近藤……你今天很敏銳啊…………”

“……”

不過武巳因為失言完全高興不起來。

亞紀盯著地面嘟噥道:

“是嗎……那是在給大家介紹‘神隱’嗎。那么,阿恭為什么要特意做這種會擴大犧牲的事呢…………?”

武巳吃了一驚。

他是從神野那里第一次聽說“神隱”的體系的。而亞紀卻似乎已對此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

“如果不是要增加犧牲者,那又為何把‘她’介紹給大家?然而實際上,失蹤的只有阿恭自己,其他人都沒事。他應該能看出因為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最長,最后犧牲的只會是自己…………那么為什么?”

亞紀加快思考。她的視線不停轉動就是證據。

稜子不安地叫道:

“亞紀醬……?”

“……為什么?如果從一開始就感到自己會犧牲那他為何要將她特意介紹給旁人?那樣的話,到底有什么目的?”

亞紀沒有反應。一邊嘟噥著,一邊專心思考。

不久,她的視線定住了。

“……有可能。不過是哪個呢……?”

“————你知道了?”

武巳滿懷信心地問道。亞紀嫌煩似地揮揮手。

“只是推論而已。并不確定。”

“那樣也行啊!”

“是嗎?”

亞紀嘆了口氣。

“結論還不是很糟糕…………一種可能性是當阿恭出事時,讓大家知道犯人就是‘她’。他喚起我們對‘她’的注意,可能的話要使自己獲救,或者也期待我們能幫忙。不然就是要我們告發‘她’……。這是一個。”

“……嗯。”

“另一個是,他想要擴散‘她’的影響。既然‘她’擁有讓與其相關的人類失蹤的‘能力’,那么讓更多的人與其關聯就會使‘能力’的對象擴散,這樣一來就能延遲阿恭自己的失蹤。阿恭盯準了這點……這是第二個。”

“……嗯。”

“接下來,最后一個可能性是——這個多少有些跳躍——即通過將‘她’作為人類宣傳,從而希望稀釋其作為‘神隱’的屬性。

阿恭或許是想把‘她’由‘妖怪’轉變為‘人類’。不是說阿恭的弟弟曾被‘神隱’抓走了嗎?阿恭至今仍在為弟弟穿著喪服?雖然這種想法很跳躍,但沒準阿恭至今仍想救出弟弟呢。得到了真正的‘神隱’,或許就會有線索,救出被‘神隱’抓走的…………弟弟了。”

似乎越說越沒信心,亞紀的聲音到最后變得很小。

然后,

“……不,最后那個不可能…………因為,阿恭可不會打算就這樣消失。如果我的預想沒錯,阿恭或許打算通過自己的力量回來,現在正等著我們幫忙呢。總之還是有希望的。”

她就此結束了這番話。

“…………”

武巳完全被震懾住了。稜子也呆呆地張著嘴巴。

或許的確是太跳躍了,但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竟會想到那種地步,她的頭腦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果然,亞紀的腦子就是和武巳不一樣。

“也不是……不可能。”

俊也說。

“不能保證空目就不會那么想。不如說他會那么想的幾率很大。最后的推論有十二分的可能。只是……空目會為此亂來一定是有理由的。一般會認為這是在增加危險。但空目明知故犯,把‘神隱’拉進了懷里。如果說有希望的話,就只是空目可能正在為此張設防線而已。”

“……是呢。”

亞紀點頭道。

“但是那太夸張了。無論是知識還是機敏,在這里都沒人能與阿恭匹敵。”

“…………的確是。”

“把阿恭當不當伙伴,差別可大了。”

4

傍晚,武巳回到宿舍,室友沖本還沒回來。

沖本正在與同社團的女孩交往,常常到了門限時間七點還在街上玩。或許他今天也不會從正門回來了。

昨天武巳破了門限。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不同,只要室友不說無論是打破門限還是外宿都能簡單地瞞過去。宿舍每年都會應學生要求調換房間。不過武巳他們在這一年間相處得很好,已經達成了共犯關系。因此不會去留意對方回來的時間。

結果那天,關于空目的討論毫無進展。

雖然看到了希望,但實際上卻沒有找到任何線索。雖然細想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武巳和俊也,亞紀和稜子,互相都沒有談到昨天的調查。

武巳直到最后也沒能下定決心說出神野的事,老實說這也算是趕巧了。

當然,此外也開始有些著急。

現在,武巳他們對空目的行蹤毫無線索。

窗外,日近遲暮。

室內也變得相當昏暗,差不多該點燈了。但是白天照進來的太陽余熱還在,室溫比想象中高。

武巳脫去上衣,放在床上。

他吸了口氣。

然后,突然想到一件事————武巳開始翻弄起上衣口袋。

他要拿手機。

武巳在那之后一有空就給空目的手機打電話。因為現在除了手機外,再沒有別的能和空目直接聯系上的手段了。

但是,無論打多少次,電話都在服務區外聯系不上。即便如此武巳還是不斷嘗試,偶爾——真的只是偶爾而已——響起的不是在服務區外的通知聲,而是普通的呼叫聲。

但是,大部分情況都是一聲沒響就被掛斷了。大概,空目并沒有切斷電源。

既然這樣,如果一直打下去或許就有可能接上了。

武巳從口袋里拽出手機。

連帶著有個小玩意也從兜里掉出來,咔嗒一聲落在地上。

“——?”

地上的那個一下子滾了出去。

起初武巳完全沒想起來那是什么玩意。但是追著一看,他馬上就知道了。

“啊……”

武巳不由得叫起來。

他忘了。

那是“鈴”。

武巳就這樣將神野給的鈴塞進上衣口袋里,然后完全把它忘了。

這東西會將他們引至空目那里。神野這樣說過。雖然不想相信,但神野的存在感太過巨大無法完全無視。回想起關于神野的一連串事情,實際上就連這樣拿著鈴鐺都覺得恐怖。

明說吧,這個鈴感覺很危險。

大概手上拿著靈魂照片時就是這種感覺吧。這和在電視節目中看到靈魂照片所感到的不由自主的惡寒很像。反過來說,這枚小鈴鐺就是有著那么大的存在感。至今一直沒想起它來真是不可思議。

武巳拾起鈴鐺。

它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盡管里面是空的,但它卻有著奇異的重量感。大概是用很沉的金屬制作的吧,垂下來一搖,會傳來相當的手感。因為外表完全看不出來,所以才產生錯覺,認為格外沉重。

除了沒有金屬丸外,鈴鐺的造型就跟那些寺廟和神社出售的物品一樣。上面綁有精心編制的細繩,可以將繩子的一頭系在錢包等物上作為裝飾。

繩子又黑又亮。是用好幾股平滑的線編成的,盡管漂亮卻也讓武巳感到幾分詭異。仔細觀察那線,感覺有些像頭發。恐怕這就是令武巳感到詭異的原因。黑油油的光澤給繩子帶來異乎尋常的存在感。既增強了厚重感,也滲出一絲危險氣息。

“這個……”

手上拿著可疑的鈴鐺,武巳一時煩惱起來。

因為他不知道該拿它怎么辦。

雖然怎么看它都很危險,但如果這鈴真能告訴他們空目的所在,那就不能隨便扔掉。既然是非同一般的人給的東西,就算期待會有不尋常的效果也不會遭到背叛吧。

煩惱過后,武巳將鈴代替吊帶綁到了手機上。

如果能成為找到空目的線索,無論什么武巳都打算嘗試。

只是他稍微有些不放心,這個鈴鐺幾乎可說是他從俊也那里搶來的,鈴鐺真正的主人或許應該是俊也才對。這樣一來,即便武巳拿著它也沒有意義。

結果,他就一直這樣拿著,真的會有用嗎,這很成問題。而且直到現在也沒有要發生什么的跡象。

明天把鈴還給俊也看看。武巳這樣想到。

雖然這種結論有著相當的神秘主義色彩,但這幾天的經歷已經自然而然讓武巳形成了那種思考方式。

雖然本人并未有那種自覺。

“那么……”

總之先把鈴綁到了自己的手機支架上,然后就在這時。



他感到本不該響的鈴鐺似乎發出了聲音。

武巳一瞬間露出奇怪的表情。因為就算是聽錯了,但那聲音卻感覺非常清楚。

然而這時手機突然發出了響亮的電子音,當場打消了武巳所感到的疑慮。突然的來電把他嚇得差點扔掉了手機,武巳慌忙看向畫面————然后就此屏住呼氣呆住了。

來電——空目恭一

事情太過突然,讓武巳慢了一拍才做出反應。他比先前還要慌張地按下了通話鍵。

“!”

瞬間,視野變得一片漆黑。在電話打通的瞬間,仿佛被拉下總閘一樣,房間里的照明統統消失了。

手腳瞬間生出了雞皮疙瘩。

最初以為是嚇的。但隨即感到的寒氣否定了這點。剎那的驚慌過后,雞皮疙瘩依然還在。實際上,房間的溫度似乎確實下降了幾度。

黑暗中,只有手機畫面發出微微光芒。

冰冷的寒氣,充溢房間。

從手機里,傳來沙沙的雜音。

“喂……喂喂?陛下…………?”

武巳話說到一半。不知怎么,聲音在發顫。

沒有回答。雖然也能聽到些唧唧喳喳的說話聲,但那聲音實在太小了,完全被雜音蓋住。當然也無法聽清其內容。只不過是在平板的背景雜音下能聽到些起伏的聲音罷了,如果只是稍微聽一下的話甚至會懷疑那是不是人話。

“喂喂?…………喂喂?”

起伏的聲音沒有顯出要回話的樣子。

沙—

——唧唧喳喳,唧唧喳喳……

那聲音好像咒語一樣,在嘟噥著什么。嘀嘀咕咕地說著什么。

“喂喂?是陛下嗎?喂喂……”

……嘀嘀咕咕……

“…………”

突然,武巳發現。

不知何時,從手機里只能聽到雜音。

那像說話聲的聲音,已經從手機里聽不到了。聽到的只有先前那好像沙暴一樣的沙沙聲。

……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說話聲,還能聽到。

但卻不是從手機里傳來的。

……嘀嘀咕咕,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不得不發現。

那竊竊私語聲,是從武巳身后傳來的。

……嘀嘀咕咕,嘀嘀…………走吧……

在。

武巳渾身僵硬。

現在能聽清那耳語了,“它”就離他這么近。那個的氣息清楚地傳了過來。

我知道。

“那個”站在那里。就站在武巳身后。

氣息。

人的氣息。

不,是曾為人形之物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