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隱物語

四章 魔狩人如是說

第一卷 神隱物語 四章 魔狩人如是說

1

“……嗚,果然四月份還很冷。”

稜子邊走邊將春裝的衣襟攏到一起。

“是啊。”

亞紀答道,她也將手插到了衣兜里。

在羽間市市區外不遠。這段路程讓人切實感到時至今日春風依然徹骨。

那天,亞紀和稜子向醫院走去。

黃昏已過,夜晚時時刻刻都在加深。就在這樣的時候。

七點過五分。早就過了正常的診療時間。亞紀讓稜子打電話過去告訴老師今天她要住在自己家里不回去了。亞紀在電話里作了保證,就這樣輕易地得到了許可。若是換作其他學校的宿舍就不會這么簡單了。雖說事已至此別無他法,但還是覺得禁止單獨行動的原則很討厭。

出了羽間市區立刻便進了農村。比起房屋,田地和森林開始變得越發顯眼,兩個女孩子走在這樣的昏暗夜路上,確實有些危險。

“……萬萬沒想到會弄到這么晚。”

“是啊。”

“如果要搞到通宵可就討厭了。好在明天是周六。”

“是啊。不好意思,讓你來陪我。”

“沒關系。實際上我有點高興呢。”

“……啊、是嗎。”

亞紀有些吃驚地說道,然后稍微加快了腳步。

*

真的沒有想到會弄到這么晚。

那天放學后,在和俊也約好要共同戰斗后,亞紀首先帶著稜子來到了大學附近的修善寺。

修善寺是一座真言宗寺院,距離圣創學院大學步行不到十分鐘,幾乎可說是同在山中,或者說是大學的隔壁。

因為和大學及附屬學校相鄰,當然離高中也很近。

寺院的建成并不是很早,至多不過是在江戶時代。亞紀等人認為它可能是幕府為了管理政策而特別建造的。但是若說建造的話,住持住在寺院里這點倒是意外地硬派,一般大多數時候都會同時建造住持及其家人的住房的。

“……當遭受怪異危害的時候,一般來說首先要去拜托寺院。然后是祈禱師,最后是新興宗教。……到了最后,基本就是末期了。”

亞紀對稜子這樣說道,總之先假裝去看看,但實際上這并不是毫無根據的。

說起來,羽間周圍不知何故似乎有許多“邪魔附身的家系”,當遭受其害時,可以進行驅邪的一大場所似乎就是修善寺。

所謂“附身家系”,粗略來說就是指血脈中寄宿著某種靈物的人家。

那可能是“犬神”,也可能是“猿神”、“蛇神”,據說如果祭祀得當會使家庭富足,反之則會為害。

這些“靈物”無論該家族的血緣者是否希望都會跟著傳到他身上。而且作為“附身家系”者的惡意和嫉妒的反應,縱使宿主不希望也會找到對手及其親屬加以傷害。

過去這種家庭屢見不鮮。然后為了去除那些依附的靈物,過去似乎有擔當祈禱之責者。而這一任務的一部分,在羽間似乎就是由修善寺承擔的。

這些都是從空目那學來的。

總之,亞紀就這樣將修善寺選為了最初目標。不過她只是半信半疑,打算在聽過隨便的說教并進行完徒有其表的祈禱后便馬上回去。

在言明有事相求后,她們輕易地會見到了住持。

但是在看到出來的年輕住持后,亞紀一瞬間卻想到“完了”。

這也是理所當然。因為那是個梳背頭穿袈裟,從袖子里還露出了勞力士表的住持。

“……歡迎光臨。”

面對笑臉相迎的住持,亞紀反射性地差點說出“好的”,不過她還是慌忙打消了這個念頭。在這種時候有毒舌天賦,還真是辛苦。

住持自稱基城。

這位基城與其說是住持,看起來更像是穿上袈裟的無賴,他似乎對亞紀不得已說出的“可能是少女姿態的幽靈的東西”有著強烈興趣。

“可以請你詳細說說嗎。”

基城催促道。

“如果是純粹出于好奇的話,我拒絕。”

對此亞紀這樣回答。

“你覺得滿懷好奇心的家伙會自己承認嗎。”

基城笑著回答。言外之意就是說她問了個毫無意義的問題。

亞紀很意外。

然后她改變了對基城的評價。至少就算這個男的是傻瓜是騙子,但他似乎并不是特意裝得很親切的偽善者。亞紀最討厭那種在親切的態度中混雜著好奇心、最終完全派不上用場的人。

基城不否認自己很好奇,也沒有說一句“或許會幫上什么忙”這樣決定性的話。他的態度是想說就說吧。

難對付的家伙。

“……我知道了。”

亞紀姑且將詳情告訴給了這名住持。反正,原本就是徒勞。

“……”

基城默默地聽著亞紀的話。

他既沒有笑也沒有否定,更沒有談自身的感受和見聞。也不肯定。開口時,僅僅是問更詳細的細節。比如說“那時你有什么感受”,或“有沒有感覺什么很奇怪”等等,主要問一些與現象毫無關系的部分。感覺像是讀心理咨詢手冊一樣。

而在關系到稜子所說的那些奇妙的“體驗”時,這種提問尤為顯著。對于每一個現象,他都會詳細詢問稜子的心理、生理反應。這樣與其說是住持,更接近于醫生的應對。

當亞紀她們一口氣說完時,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六點半。抵達寺廟是在五點半左右,實際上三十分鐘長的話因為他的提問又增加了一倍。

姿勢端正地不停說話,由此產生出舒了一口氣的疲勞感。

基城給講累了的亞紀她們煎了綠茶。

基城笑著。

然后,

“最后我再問三個問題,請你們予以回答好嗎?”

說著,他投來了詢問的視線

雖然表情在笑,但眼睛一點沒笑。亞紀開始懷疑這男的到底是不是僧侶。

亞紀答道:

“……好啊。”

“那么第一個問題。你們的那個……是叫空目君吧?對于他消失的理由、原因、因果,對于諸如此類的事你們有什么線索嗎?可能的話也請告訴我你們的根據和證據。”

亞紀和稜子對看了一眼。

“…………原因,就是‘她’吧。雖然沒有證據。”

“嗯,沒有證據呢。”

“那么,空目君被‘她’纏住,有什么理由嗎?”

“……不知道。”

“因果方面呢?”

“具體來說是什么意思?”

“比如說……因為他做了什么壞事而遭到鬼神作崇,或者被誰忌恨而遭詛咒之類的。”

“……這些都不確定。”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基城一瞬間看向虛空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那么第二個問題。那個‘她’,在你們周圍有沒有聽到過類似‘將人帶走的幽靈’這樣的傳說?或者是在書中讀到,或者是空目君有可能知道那類傳說,就算是這樣微小的線索也好。”

“…………傳說……沒有。”

亞紀這么說著,稍微有些含糊其辭。她懷疑是否真的該毫無保留地告訴他。要完全相信這個男的不容易,對他不了解的事太多了。

稍微煩惱了一會兒。

但結果還是說了。一不做二不休。

亞紀說:

“……書的話我有線索。”

“哦。”

基城似乎原本并不期待,他發出了稍顯欽佩的聲音。

“知道書名和作者嗎?”

“大迫榮一郎,《現代都市傳說考》。”

“…………啊,那是真貨。很難入手呢。應該是珍本之類的吧。”

“你知道嗎?”

基城曖昧地笑了。雖不否定但也沒有明言,就是那種態度。這男的從一開始就什么也沒有明言,一直都是話里有話的樣子。

“……現在那本書在你手上嗎?”

“不,那是空目的藏書。不過我有復印件。”

“復印件就那一張?”

“是的。”

“可以交由我來保管嗎?”

“行,我不介意。”

“那么給我吧。”

基城拿過復印件,然后重新為二人煎茶。

“我稍微有點事請等一下。之后我再來問最后一個問題。”

這么說著,他站了起來。然后消失到了隔扇對面。

稜子啜飲綠茶的聲音震動了充滿線香的空氣。

亞紀側耳傾聽,基城似乎跑到哪里去打電話了。

二人一時也沉默下來。

基城的電話似乎打完了,但他依然沒有要回來的跡象。

稜子嘟噥道:

“……好慢啊。”

“是呀。”

“……到底在做什么呢。”

“雖然不知道,但我們不能大意。”

“誒,為什么呢?”

“那個人,大概不單單是個住持。”

“為什么?是因為他帶的那塊勞力士表嗎?正常的啦。我爺爺的葬禮時,和尚還是做奔馳來的呢。”

“……我不是那個意思。”

亞紀對稜子的天然感到無奈,她用手抵住自己的太陽穴。

“那個人在提問時一直觀察我們的表情。那不是看著人眼睛說話的程度,他看著我們的臉并數度移開視線。他是在觀察我們的表情。那種眼神是要看破對方有沒有撒謊以及相應的心里狀態的眼神。”

“誒,是嗎?”

“就是這么回事。而且他不是外行。那是牢牢抓住要點、經驗豐富的人的做法。……那種做法是普通心理咨詢師或刑警的專利。和尚來做就有些過分。”

“誒?那么……”

“雖然不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但肯定不是一個普通的和尚。要覺得他只是一個靠在葬禮上念經而發財的人,那我們可能就被騙了。”

“亞紀……這種事情最好小聲點說吧…………”

亞紀語調強硬的聲音讓稜子擔心地看向基城消失的那間隔扇。她怕對方會聽到。

亞紀也沉默下來側耳傾聽。她不知道基城是否在能聽到的距離。

“……是呢。”

為了不再加劇稜子的不安,亞紀壓低聲音。

雖然她本來就不是不小心,而是特意要讓對方聽到。

如果得知這邊有所警戒,基城大概就不會做出那種開玩笑的態度了,這便是亞紀的目的。

又過了一會,基城回來了,也不知道他曉不曉得剛才的對話。

“讓你們久等了。”

說著他坐下來,對她們倆露出了與剛才微微有些不同的笑容。

然后他說道:

“那么我要問最后一個問題了……二位為何會想到來修善寺商量這種事?”

對此亞紀答道:

“因為我聽說這里靈驗過。至少直到昭和初期,有文獻記載過驅魔的實例。”

“……真了不得啊。虧你能找到,太讓我欽佩了。”

基城真的感到很佩服。

實際上亞紀也和他一樣。記載著這一事例的文獻不是亞紀找到的,而是空目的一本藏書里寫的。

基城將手伸進袈裟的袖子里。

“那么就讓你們見識一下這座修善寺的靈驗的真面目吧。”

說著,他裝模作樣地取出了件東西。

到底會出現什么,會出現怎樣可疑的東西呢,亞紀不由得擺好架勢。但他拿出來的只是兩張毫無奇特之處的紫色卡片。

見此,亞紀呆呆地問道:

“……這是什么啊?”

“所以說這就是靈驗的真面目了。因為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所以我想請兩位去這里。”

“…………我要生氣了。”

基城回答得泰然自若,對此亞紀發出了危險的聲音。

那兩張卡片是醫院的診察卷。醫院的名字是“基金會·內陣會醫院”。

稜子露出倍受打擊的表情。

這很正常。內陣會醫院是當地有名的大型隔離式精神病院,人們開玩笑時常說“你該讓內陣先生看看了吧?”

“……回去了,稜子。”

基城慌忙制止站起身來的亞紀。

“啊,不是不是。請稍微等等。”

“我可一點也沒發現哪里有搞錯。”

亞紀站著,俯視著基城。

“所以說嘛,請聽我說。正常的情況下那里的診察卷是綠色的。”

基城露出怯弱的表情,說道。

“……在內陣會醫院,有關于那種事情的專家。這種紫色的診察卷便是專用于那里的。你不信也不要緊,總之先收下好嗎?只要診察卷在手,全天二十四小時隨時都可以去商量。……當然最好還是趕快去。在那個空目君變得無法挽回之前。”

他將卡片遞給二人。

二人都擺好架勢。

基城苦笑道:

“……放心啦。絕對不會將你們騙到醫院扣留不放的。未經同意強制入院這種事必須要有知事的許可。并且只有在對方十分狂暴的危險場合。你們毫無疑問是正常的,所以放心吧。”

“…………”

亞紀像基城剛才那樣觀察著對方的表情。當然了她是打算諷刺他一下。基城馬上就注意到了。

“真弱啊……”

基城保持著將卡片遞出的姿勢,同時偏過頭來。該怎么辦呢,他明顯感到困惑不已。

沉默降臨。

亞紀突然露出笑容。

然后,一下子從基城手上拿過卡片,并將其中一張遞給稜子。

“誒?”

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稜子大吃一驚。當然了基層也是一樣。

亞紀吃吃地笑了起來。

“覺得我們是高中生就瞧不起我們。剛才的交涉都是我裝出來的啦……對不起戲弄了你。但是,我最討厭被人看扁了。”

基城一瞬間呆住了。但是在漸漸察明事態后,他突然表情一變,開始愉快地呵呵笑起來。

亞紀也笑了。

只有稜子還無法理解狀況。

“……誒?怎么回事?”

她一臉不可思議地來回看著大笑的二人。

他們倆又笑了一會兒。

基城就這樣笑過一陣后,說道:

“你真壞啊……不,是我被擺了一道。的確似乎是小看你了。”

他搔著頭。

“真是位聰明的小姐。從一開始你就已經相信我了嗎?”

“也不是那樣。”

對于基城的問題,亞紀搖了搖頭。

“……但是因為沒有目標。就只能什么都試試了,我就是這么想的。”

“聰明。”

基城笑道。

亞紀沒有回答。

那時亞紀已經轉過身,思考要怎么去內陣會醫院了。

稜子也抱著外衣站了起來。

然后問道:

“……就這么過去嗎?”

這與其說是提問,更接近于確認。

“嗯。”

亞紀點頭道:

“……總之,必須救出阿恭。”

2

“————喂,喂,看到了嗎?魔王大人的女朋友!”

最初聽到稜子這樣問時,亞紀心中出現的是平靜的動搖。

“……哈?”

自己反問的聲音,是打從心底感到吃驚的回響。亞紀聽著,感覺那好像是別人發出的聲音。

那不是吃驚。

而是混亂,亞紀那對空目的隱秘戀情竟如此突然地…………而且還以這樣意想不到的形式迎來了危機。

木戶野亞紀是個冷酷的女孩。但那只是表面,而知道這點的只有她自己。

木戶野亞紀是個說話惡毒的人。但這樣也傷害了自己,她感到十分苦惱,只是知道這些的還是只有她自己。

木戶野亞紀是個有本事的人。但是頭腦聰明卻使她與旁人的鴻溝愈加擴大,成了自己對別人筑起高墻的原因,而知道這點的,依然只有她自己。

然后…………

“……那個男的有病吧?”

如此這般藏起了自己對空目的戀情,老實說對亞紀而言就只有苦惱而已。

藏起來不讓別人知道,也不告訴對方……不久在畢業的同時各奔東西,這樣或許就結束了。

對亞紀來說,她當然害怕那一天的逐步接近,但若要告白她又放不下自己,而且她要避免因此而讓旁人看出了她的弱點,同時她也怕可能被拒絕……那樣的亞紀要使自己看上去十分強大,這種本能性的心理實在是太強烈。

亞紀像玻璃一樣,很強但也脆弱。

*

亞紀并非像大家傳說的那樣,生于富貴人家。

她的父親是公司職員,或許多少會比普通人收入高些,母親則是普通的家庭主婦。她就生長在這樣極普通的家庭里。

如果說有哪里不同的話,就是她的父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亞紀的父親作為技術方面的研究員,在大學邂逅了她的母親。就只有這種程度而已。

哥哥繼承了父母在理科方面的血統。

取而代之,亞紀則是個貪讀書本的孩子。

她用了三年左右的時間便讀完了小學圖書室里的全部藏書,這成了當時老師們的一大話題。

讀完了學校的書后,她便轉戰到市立圖書館,很快又為圖書管理員們熟識。

老實、懂事的亞紀總是受到大人的歡迎,以老師為首的大人們都很喜歡她。

而這樣的代價卻是,孩子們常常欺負這個老實而傲慢的少女。

無論何時欺負總是陰險的。在現實中決沒有漫畫所寫的那樣由一個孩子王發起的、雖然極不講理卻很干巴巴的欺負。現實要更加陰險得多,沒有形體,絕大多數時候甚至看不到加害者的身影。而在女孩子的世界里,更是難得會使用暴力。

在小學她的室內鞋被人藏了起來。然后右腳是在廁所里找到的,左腳則是在兩個月后的大掃除時被人從泥溝里發現的。

教科書也被泡在了廁所里。幾天后,筆記本,以及再后來的笛子,均遭到了同樣的命運。

她的書包遭人涂鴉。如果是用的油性筆還能設法消除,但那些用刀刻上的文字就完全沒轍了。亞紀在六年間換了五回書包。

已經不知道理由為何了。

欺負的次數和種類數也數不清。它們一點點刺痛著亞紀的心,過了六年在升上中學后也依舊如故。

在小升初的過程中,小學時的同學們就這樣接著上了中學。

欺負變得陰險至極。

而且大家都無視亞紀。

無論亞紀被做了什么,無論她如何困擾,無論她多么悲傷…………大家都無視她。不與她說話,不同她接近,只是心血來潮會偷看一眼,然后吃吃發笑。

即使告訴老師也沒用。那已經是無形的了,任何人都即是欺負的主謀,也是共犯、旁觀者和善意的第三者。

告訴老師只會讓欺負的行為加劇。

一開始,她哭。

不甘心,悲傷,難過,生氣,無力,不講理……亞紀無可奈何地哭了。但即便她哭,也只會讓那些人笑得更歡。

察覺到這點時,亞紀便不再哭了。

取而代之,她萌生出一種輕蔑之情。

扭曲的自尊心支撐著亞紀。她瞧不起周圍的一切,蔑視他們的愚昧,在心中嘲笑所有那些互相合作欺負她的同學。

————我是特別的。所有才遭到虐待。

她靠這樣想來堅實自我,忍耐著他們不斷的欺負。

笨蛋正因為愚蠢所以才做出蠢事。自己不會做那種事。這恰恰證明了自己在精神上的優越…………

這毫無疑問就是真理。

然后她同時也理解到這是扭曲。

通過鄙視他人所得到的強大,妨礙了她去接近別人。

亞紀正確地理解到,這樣完全無法改善現狀。就這種程度而言亞紀在客觀上是很聰明的。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不斷鄙視著周圍。

不這樣她大概就會崩潰。一度建立起的體系,一度被貼上的標簽,是不會那么容易改變的。如果亞紀做出了忍耐之外的選擇,她無疑會對毫無改變的狀況絕望。

在現實中是不會有什么戲劇性的改變的。

果然亞紀很特別。她聰明到發現了這點。

亞紀必須堅強。不能再暴露出弱點。如果放棄抵抗,就會被鉆空子。哭的話就會被嘲笑。逃跑就輸了。

亞紀為了保護自己,只是頑固地保持沉默,不露出破綻,堅定意志,忍耐著。

被抹殺的感情使亞紀變得冷酷,對他人的憎惡培養出她的毒舌。

強烈的優越感和自卑感包裹在亞紀的身外,使她無論面對怎樣的狀況都會無意識地用冷酷的自己來掩飾。

亞紀既聰明也愚蠢,既強也弱。

亞紀一味地忍耐著…………不久她決定離開本地,來到這所圣創學院大學附屬高校念書。

亞紀終于不再忍耐。

她拒絕住校生活。因為九年來的學校生涯使她對集體生活產生了根深蒂固的異常恐懼和警戒。知道這點的父母答應了她的請求。

亞紀會在公寓里一個人住就是因為這個緣故。雖然如果僅就結果而言,完全沒有擔心的必要。

在這里沒有人知道那個從小學起就給她貼上的標簽。而且圣學是進升學校,聚集了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雖然亞紀多少有些奇怪,但還是被當做普通學生對待。

亞紀那冷靜的扭曲鑄造了冷酷又聰明的堅強自我。周圍人也就以這樣的標準看待亞紀。

亞紀第一次被人接受。

第一次有了新天地。

然后在那里…………亞紀遇到了和自己有著完全相同氣息的人。

——空目恭一。

相遇后幾天,她就在空目的周圍狀況中感覺到了和自己相同的東西。

參照過去的經驗,根據觀察,毫無疑問亞紀將空目視作“同類”。那種避免與他人進行必要以上接觸的傾向,可以被看作是曾遭受過虐待。

最初感到的是對同類的厭惡。

接著感到的是對他的才氣的驚嘆。

然后在發現了他那與自己截然不同的超越性時…………亞紀感到自己已無法將視線從空目身上移開。她是第一次體驗到如此明確的戀情。

她沒有迷惑。

冷酷的她緩慢地封住了感情。因為經驗告訴她,表露感情會成為恥辱。憤怒、悲傷、喜悅。至今為止亞紀所表露出的感情只換來了嘲笑。

亞紀對自己的感情,只知道用理性封閉。

即便對于自己的戀愛,亞紀也只能選擇忍耐。

就這樣一直到了現在。

如今她什么也不想,只字不提對空目的感情。分析、說討厭的話、冷靜到冷漠,她便是這個樣子。

但是現在,就連亞紀自己也無法判斷那在心中旋轉的、類似焦躁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難耐的焦躁燒灼胸膛,無法判斷它的理由和對象。

空目陷入了危機,她是在為此事而焦躁嗎。

亦或…………這是對于菖蒲的殺意。

“……總之,必須去救阿恭。”

亞紀壓下自己的感情。

向醫院走去。

然后讓自己不去想那些沒有結論的事。

以后的事以后再考慮吧。

3

從修善寺坐公交來到市內。之后又徒步走了二十分鐘。

亞紀和稜子抬頭看著那棟建筑。

“是這里嗎……果然很威嚴。”

“雖然常常說起,但我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觀看呢……”

昏暗的天空下,白色建筑物看上去十分顯眼。

基金會·內陣會醫院建在市外一處幾乎沒有民宅的偏僻地方。

背后是森林,這棟建筑物好像一只又長又大的白色箱子。同時被三米高的圍墻轉圈守護著。不過這只是從遠處看到的景象,如果像亞紀她們現在那樣,靠得很近的話,看到的就只有白色圍墻而已。

真可稱得上“威容”了。

簡直讓人無法相信,這道堅固防壁的使命不是對外,而是對內。

“基金會·內陣會醫院——精神科、神經科、其他”

墻上簡潔地掛著無機質的牌子。

亞紀戰戰兢兢地按下了正門旁的內線電話。雖然在這邊聽不到聲音,但似乎是接通了。接著馬上有人問道:

‘——什么事?’

“啊、那個……是患者。”

亞紀猶豫著,使用了這個唐突的措辭。聽聲音對方似乎是名中年男子。

‘有診察卷嗎?’

“……是,有。”

‘診察卷的號碼是?’

“嗯…………00154297。”

‘我去查查。請稍等。’

對方突然掛斷了。那是冷淡的事務性回答。

內線電話就這樣沉默著。

“……不問名字什么的嗎?”

稜子不安地問道。

“誰知道呢……?”

亞紀毫無興趣地回答。

內線電話再次傳來聲音。

‘——讓您久等了。確認完畢……另外00154296號也要一起來嗎?’

“……誒?”

“啊,是指我嗎?”

稜子取出自己的診察卷。亞紀同意道:

“啊,這樣…………是的,一起來。”

‘——我知道了。你們看到右側的那扇小門了嗎?門鎖會自動打開一分鐘,請你們從那里進入。之后只要在建筑物的正門等待,就會有向導出現。衷心地希望你們不要擅自行動。’

內線電話那頭的人說完后,便關閉了回路。

期間,那扇在正門上開出的小門,響起了同時打開好幾道鎖的森嚴聲響。

“哇……!”

稜子嚇了一跳。

亞紀毫不介意地走到門前。然后回過頭來,道:

“……你在干什么啊?”

亞紀對嚇得動彈不得的稜子這樣說道。

“快來啊,門只開一分鐘呀。”

她說著將手放在門把上,拉開門。

門非常厚實。而且安裝在里面的彈簧也非常緊,盡管已經打開,卻還需要花很大力氣來開門。而且側面果然安了五道鎖。

“喂,快來啊。”

亞紀說著,向門內走去。

由正門連接正面玄關的走廊不斷延伸著,那里異常安靜。然而她還是毫不介意地鉆了進去。

“……啊、等等我。亞紀。”

在亞紀的身影即將消失時,稜子終于追了上去。

大門將二人吞沒,然后再次咔嚓一聲,響起了和剛才一樣的森嚴聲音。

之后,門又復歸平靜。

醫院好像什么也沒發生一樣,重新取回了原有的寧靜。

*

“……你好,我已經從修善寺聽說了你們的事。我是被任命負責此事的基城。”

出來迎接的黑衣男子這樣說道。

亞紀和稜子不禁啞口無言。

男子盡管將衣服換成了西裝,但怎么看都是修善寺的那個住持。

二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怎么了?”

基城偏過頭。

連那動作也跟住持一模一樣。

亞紀開口道:

“是趁我們不注意先繞過來的…………與其這么說,這到底開的是什么玩笑啊?”

亞紀的聲音十分冰冷。

基城明白了當前狀況,慌忙搖頭道:

“啊啊,是嗎……搞錯了,我們是雙胞胎。那邊的是哥哥敦。我是弟弟泰。”

“……雙胞胎?”

他遞出名片。

上面只寫著:

“國家公務員·基城 泰電話090-****-****(手機)”

“……國家公務員?”

“嗯,是的。”

亞紀懷疑地嘟噥道,對此基城泰然以對。

“我沒有撒謊,但也不正確。就是這么回事。要說的話,我們屬于非法工作人員。”

“……哈?”

亞紀發出了驚奇的聲音。

住持說“醫院里有進行商談的專家”。所以亞紀一直以為那肯定是醫生。

“……不是精神病醫生嗎?”

“嗯。”

基城點點頭。

“不過作為基礎知識我也修過心理學和咨詢心理學,所以如有需要也可自稱為醫生。只是,在今次事件中就用不著了。”

“……雖然不明白你的什么意思…………”

亞紀瞟了一眼男人的手腕。

“……那么也能自稱是僧侶咯?”

“嗯,當然。”

他回答得十分流暢。

亞紀皺起眉頭。被耍了嗎?

的確說話方式和舉止都不一樣,但這些是可以靠演技辦到的。想著想著,就想到了那個應對方式很像心理咨詢師的住持的言行。

真的是雙胞胎嗎?

難道不是本人嗎?

男人手腕上那枚勞力士表在亞紀眼前閃閃發光。

“果然只能認為是被小瞧了…………?”

亞紀有些無法釋懷。

而基城,

“……嘛,就說到這吧。因為今天我們在這里要討論的不是我的來歷。”

卻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打斷了話題。然后不由分說地招呼二人進入院內。

基城一邊在潔白明亮的走廊上給她們帶路,一邊開始進行說明。

他邊走邊說:

“……二位已經見過了‘那個’。我想這樣一來你們就能明白了,不過在咨詢心理學上‘那個’并非是無可奈何的東西。”

“……是哦。”

亞紀也一邊走一邊隨聲附和。

“‘那個’既不是幻覺,也不是錯覺或心病的產物。實際上‘那個’是存在的,在現實中每年會出現幾名受害者。一直是這樣。從很久很久以前便一直如此。照這樣下去那個叫空目君的人,不久也會被‘那個’吞噬而亡。”

……這話真不中聽。

“從很久以前‘那個’便存在,人類一直與‘那個’,及其同族眷屬不斷戰斗。隨著時代變化,人、道具和手段也在變,但那種構圖卻始終未變。不過話雖如此,通常卻是人類這邊在打防守。”

“…………”

“過去倒好。即使過普通生活,死亡和失蹤也是家常便飯。但是現在卻不是了。”

“……你是說死亡不再是平常的事咯?現在人也會死啊。”

“不一樣。因為社會系統完善了,國家管理著每一名國民。現在沒法像過去那樣,人一失蹤就從記錄上抹除了…………現在如果有人失蹤必定為成為事件,如果被殺還會出動警察,并上新聞。如果證明了那些是非人存在所為,事情會怎樣呢。社會會陷入恐慌。”

“啊,原來如此。”

“不承認過去那樣的超自然存在也是理由之一。不過這件事本身絕不是壞事。除去一部分外,這個世界確實是科學萬能。這點并沒有錯。”

他輕輕嘆了口氣。

“在這里……因為那被除去的一部分,所以社會需要我們這樣的存在,直到有一天科學連那一部分也能照亮。”

基城打開位于走廊盡頭、掛著“第七接待室”牌子的大門。

“歡迎來到我們的‘機關’。就讓我們來證明科學性思考無論對什么都是有效的吧。因為我們就是為了與‘它們’戰斗而建立的組織。”

基城打開門,微笑道。

亞紀什么也沒說。

在修善寺作出的決定似乎引來了超乎想象的結果。

亞紀心想。

————算了,愛怎樣就怎樣吧。

她毫不猶豫地走進了接待室。

4

接待室里除了沙發和辦公桌外什么也沒有,真是煞風景。

二人與基城面對面。

“……可以了嗎?”

基城說。

“所謂科學性思考并非是要一切事情都符合科學知識。而是說一切結果都是有原因的,要相信這點,追求這點。”

“……誒,是那樣啊?”

稜子突然發出驚叫。

亞紀嘆息道:

“…………這種事情你一早該知道了。”

“正是這樣。由此才能從萬象中歸結出原因。無論看上去多么不合理、不可解、沒有脈絡可尋的事,實際上也都是有原因的。通過調查、思考、累積,我們能夠對抗‘它們’,也就是世人所信奉的靈異現象。”

基城將接待桌上準備好的兩打紙分別遞給二人。

“這是什么?”

“這是我們的一項武器,名叫‘戴爾塔式異障親和性測試’。之后要請二位接受這項測試。由此可知二位身上是否存在世人所謂的‘靈感’。”

“……誒。”

亞紀沙沙地翻起這打上等紙。

她看到紙上不僅有文字,還印了色彩鮮艷的插圖和圖案。這試卷是機器閱卷,卷子上并列著填涂框。這不是普通的試卷,試卷本身已變成了機器閱卷。

“好奇怪啊。”

亞紀說出了心里所想。

“這是為了消除思考和填寫的間隔時間。雖然回答全部是以YES·NO的形式,但包括讀題時間在內每道問題必需在五秒鐘內回答。為此,每五秒都會有一次報警提示。”

說著基城將細長的頭戴受話器拿給她看。同時擺出了一個裝有十來根鉛筆的托盤。準備得真周到。

“那么……”

為了抓緊時間,基城發出指示。

涂掉第一欄上的性別和年齡標記。將頭戴受話器罩在耳朵上。

“準備好了嗎?”

亞紀和稜子點點頭。

“總共有380道題……那么,請開始吧。”

基城按下開關。一個女聲開始倒計時。

‘————三、二、一,開始。’

二人條件反射似地投入到了測試當中。

*

盡管測試有些奇怪,但仍可看出其屬于性格診斷類。

亞紀雖然意識到這點想要分析測試的傾向,但是當指示音響起,‘問題一。五秒前——三、二、一,結束……請涂好標記。問題二。五秒前————’她就被趕得無暇做多余思考了。

一、怕死————Yes/No

二、喜歡動物————Yes/No

三、討厭過母親————Yes/No

四、討厭父親————Yes/No

五、相信靈異現象真實存在————Yes/No

六、持有某種信仰————Yes/No

七、很多時候對死者感到同情————Yes/No

八、常被人說心不在焉————Yes/No…………

一開始測試以性格、思想方面為中心,接著內容漸漸轉為家人、經歷、知識等方面。實際上有時也會混進非常奇怪的問題,但卻沒有功夫細想。

她也感覺到問題在一點點變長。如果這樣做是算計好要讓人失去從容的話,那就只能說它做得真是非常成功了。

五十二、在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中,有善講故事的人————Yes/No

五十三、曾因有自覺癥狀的精神疾病而接受精神科治療、心理輔導并服藥等等————Yes/No…………

問題在逐步升級。亞紀和稜子都被自然地誘導致專注狀態,逐一回答每一道問題。腦中已經完全沒有了要仔細體會問題傾向的想法。

然后正好就在這時——雖然接受測試的二人幾乎無法覺察——問題的傾向有了極大轉變。

一百五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