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在黑夜中煎熬的土屬性

第一卷 終章 在黑夜中煎熬的土屬性

身體火辣辣的,難以入眠的夜晚在持續著。

因為后背有燒傷,所以只能趴著睡覺。不習慣的睡姿讓自己關節發痛。每次因睡不著覺而扭動身體時,醫院的病床就會發出煩人的吱嘎吱嘎聲。

當睡眠不足、痛楚和不舒服的感覺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就會像腦神經突然切斷一般地昏過去。

然后燒傷的痛苦又使自己醒過來。

不幸中的萬幸,學園和四方平警察局為自己這個禍靈事件的功臣準備了單獨病房。于是可以不妨礙到任何人地盡情呻吟。到了第七天,終于能夠正經地睡覺了。雖然日期的感覺變得很模糊,但是能夠感覺到清涼而柔軟的事物正包裹著全身,非常舒服。

「嗯……呼啊啊。」

打著哈欠睜開眼睛,已經是第八天的早晨了。身體各處都還很痛,不過頭腦已經清醒。耀眼的陽光也變得格外舒服。

「早上好,麒君。」

「早上好,野槌……真是個不錯的早晨啊。」

她的小下巴就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麒一郎試著去摸她的沙色頭發。頭發的觸感很好,她像貓咪一樣瞇著眼睛的表情也很可愛。緊貼在后背的平坦身體非常清涼,纖細的肌膚柔軟而又富有彈性。被她抱住的感覺就像是被粘土包裹著,心情也變得懶洋洋的。

突然發覺了。為什么她會裸著身子抱住自己?

「……難道說你整個晚上都這樣?」

「是的,我好好地鑒賞了麒君的臉色。還是很漂亮的蜜柑色,所以請放心吧。」

至少臉上沒有滿是傷痕,于是就放心了。后背的疼痛也逐漸轉變成麻癢。這不僅僅是因為四方平的靈術治療已經奏效,也許還應該歸功于野槌緊貼在背后,給自己降溫吧。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童女外貌的野槌裸著身體和自己同床共枕的情景,解釋起來會非常困難。大多數土屬性的人都不太會說話。

「我要起床了,你可以離開了。」

「好的,就讓我來仔細檢查麒君各部位的顏色、形狀和手感吧。」

野槌很隨意地說出驚人發言后,坐起身,手從后背游走到手臂。在最后的最后,兩人的手指糾纏在一起的動作異常色情。野槌跳下床,雪白的肌膚上開始纏繞出纖維物質,恢復成女學生風格的裙褲身姿。

朋靈終于脫離裸體狀態,麒一郎松了口氣,然后也下了床。意識很清晰,燒傷的疼痛也已經好轉。腿部有些萎縮,突然間神經繃緊,想要踏地。

「踏地是很不錯,不過先穿上衣服吧。」

不是野槌的聲音。從剛才趴在床上的視覺死角的位置,傳來有些困惑的聲音。

雪乃坐在椅子上。亞凱德還是一如既往地咬著她的小腿。

麒一郎慌慌張張地回到床上,扯過被子擋住完全裸露的襠部。

「給我點時間來想想借口。」

「不必了,我全都知道了。我已經從野槌那里聽說了,那個……不會像之前那樣突然打人的。」

雪乃有些無依無靠地耷拉著眉毛。一臉就要哭出來的表情,繼續說道。

「更衣室那次,其實植本你在監視神鳴和羽須見的行動,后來野槌告訴我了。那個,我隨隨便便就……誤以為你是為了下流的目的才侵入更衣室,還狠狠地揍了你一頓。可是后來植本還救了我們……」

雪乃單手握拳,拳頭顫抖著,突然又站起身緊緊握住麒一郎的手。被感動的淚水潤濕的眼睛里,閃耀著無比的信賴。

「雪、雪乃?」

「沒必要都說出來……我都知道。因為我們都是貧苦學生所以合得來,一開始我是這么想的,但其實并不是這樣。也許,我憧憬著清廉純潔的植本吧。」

僅僅是聽到這番捧殺自己的話,就產生了去死的沖動。如果對這個誤會置之不理,以后兩人的關系一定會越來越不協調。最終肯定還會引發類似于更衣室事件的事情吧。

「雪乃,你聽我說!」

這次輪到麒一郎握住雪乃的雙手,極其真誠地注視著雪乃。

「什、什么?」

面對兩頰飛紅心神不寧的雪乃,尋找著應該說的話。就像螢藏所說的那樣,要用自己的話去說服對方。真摯地,耿直地,就像呼喚對方靈魂一般地。

咽了一口口水。

既然自己是土屬性,那就直截了當地說一句話就好。言多必失。

不要說太多,不要搞砸,能夠將一切都表達出來的簡短的一句話——

「其實我……是個悶聲色狼。」

雪乃一哆嗦,僵在原地。

感覺不對勁。也許說錯了。

「留在老家的工口DVD已經超過了五十張。」

雪乃又是一哆嗦。感覺又搞砸了。

「八成是童顏巨乳系。男生嘛,當然會喜歡可愛的臉蛋和豐滿的胸部。」

越來越錯得厲害了。雪乃渾身顫抖。

一失言就停不下來了。越是著急,就越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說什么。

「雪乃的胸部讓我大飽眼福。非常美好的胸部。要對自己有信心哦,巨乳好什么好害羞的。不光是胸部,腿也很不錯。大腿簡直讓人垂涎欲滴啊。如果穿上泳裝的話就更性感了,我更喜歡這樣的。」

這就是所謂的按錯開關吧。

又或者是多米諾效應吧。

一次錯誤就導致了連鎖反應。最終,雪乃惡狠狠地叫喊道。

「你這個變態土屬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麒一郎吃了一記重拳,撞破了醫院的墻壁。

※※※※※

由于禍靈化事件,一千五百米異種精靈障礙亂跑被迫中止,當然也就不可能發放獎金。

于是麒一郎陷入繳不齊學費的境地。不過萬幸地是,鑒于麒一郎對事件解決所作出的貢獻,校方決定酌情將支付期限推遲一年。盡管并沒有從本質上解決問題,但是只要能暫緩交學費,以后總會有辦法的。

關于亞凱德的禍靈化,由于這是違法的覺醒符通過靈術壇生效——在這種極其特殊的情況下發生的禍靈化,所有被認定沒有必要進行封印。被追究責任的只有神鳴和羽須見,其他天狗眾和雪乃都被無罪釋放。

但眼下卻發生了別的問題。出院當日,在返回勾陣宿舍的路上,麒一郎深刻體會到了電視媒體的影響力大到令人討厭。

「啊,他是其實很強悍的土屬性。」

「雖說是土屬性,這家伙還挺引人注目的嘛。」

「燒焦的時候襠部被打上馬賽克了呢,那個土屬性。」

每次聽到從遠處傳來的竊竊私語聲,都真心覺得讓人難以高興。

YST播出的禍靈化事件紀錄視頻,讓植本麒一郎在四方平變成了個小有名氣的人。不惜在襠部打上馬賽克都要播出,說實話這只會令人困擾。

明明土屬性就只適合平淡的生活。

「麒君完全成了名人呢。」

野槌握住麒一郎小指,露出悠閑的微笑。

「啊,是這個將打上馬賽克的襠部遮掩得嚴嚴實實的土靈。」

雖然受到極度不光彩的稱贊,但當事人卻滿不在乎地對說話者低頭,還說了聲「呵呵,謝謝」。既然臉皮厚到這種程度,想必人生會過得非常愉快吧。

在遠處傳來的流言蜚語中不住地嘆息,終于到達了車站。不過等候著麒一郎的卻是煩人的大喊聲。

「喂~植仔!別發呆了,到這邊來、這邊來!」

螢藏的周圍不光有堀田和泥田坊,還有不少熟悉的面孔。

龍宮院清和宇賀姬。服部嵐志、伊吹八千代、和氣梵,以及他們的三只朋靈。

赤井雪乃,和咬著她小腿的亞凱德。

「赤井同學提出申請,想要在亂跑中做個了結,于是我們聚集到了這里。」

聽到龍宮院說的話,雪乃突然扭過臉去。

「由我和猩助出場,來代替看守所里的神鳴和羽須見。呵呵,就在你呼呼大睡的時候,我終于找到了只屬于本大爺的朋靈!」

「……在下是螢藏的朋靈,名為煤丸。」

粘土中混雜著煤灰的人型土靈輕輕點頭。

總共七人七靈。而且都是絕不服輸的眼神。

麒一郎也不由得興奮起來。還不在狀態的雙腳很自然地跳起來,作為第八組參賽者飛奔到圈子里。

「我知道了!大干一場吧,各位!」

「我可不會輸給你的哦,植本!」

雪乃的敵意反而讓自己覺得舒服。既沒有盲目信任,也沒有毫不理睬地拒絕。既然她把自己當做是勁敵,那就足夠了。

更重要的是,威風凜凜的眼神非常適合火屬性的她。

「就讓你們見識一下土屬性的潛力。」

「好的,去贏得勝利吧,麒君。」

麒一郎心中抱著比磐石更堅硬的覺悟,拉著野槌的小手,乘上龍宮院準備的公交車。

決戰場地就是四方平第七競技場——王冠競技場。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