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競技場中熱火朝天

第一卷 第四章 競技場中熱火朝天

各屬性的選手休息室里就只有柜子和長凳,非常煞風景也非常寒酸。在進行九次踏地之后,舒暢的微熱感覺在全身擴散開來。

麒一郎緩慢而用力地做了第十次踏地。

「……好的,身體舒暢了。」

起床后大約五小時。身心都處于適度緊張和放松的絕佳狀態。

為了感官共通而進行的粘膜接觸也已經完成。忍受了整整十分鐘的異物感和羞恥感,估計能維持兩個小時。

在鏡子前面發現自己的衣服很亂。因為這是已經穿習慣的半袖襯衫校服和黑褲子,所以很快就能發覺。

「我們會在觀眾席上為你加油的,你要多努力哦,植本君。」

「如果、出現了、泥沼,就將自身、和泥沼合為一體,游過去哦。」

舉起拳頭回應堀田和泥田坊。

「為了土屬性的名譽,抱著犧牲的覺悟去獲勝吧!最差也只能輸給火屬性!有機會就直接殺掉龍宮院、和氣和神鳴。」

「我說啊……螢藏。」

還在猶豫該不該去問他,不過既然已經開口,那就無法回頭了。

「如果想要別人理解自己,螢藏會如何向對方說明?」

「都這時候了,你在說些什么啊。你問我這些事情又能怎樣?」

「其實……我和雪乃吵架了。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與她和好。」

「我才不管你們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呢,傻瓜!自己想去吧。」

螢藏的眼神就像要咬自己一口。

對于自己忍辱去詢問螢藏感到有些后悔。自己苦笑著,螢藏不愉快地哼了一聲。

「那個啊,你會用我說的話來讓別人理解你自己么?」

這是麒一郎第一次打心底對螢藏表示佩服。

仔細想想,這其實是理所當然的,也許自己的內心深處早就明白了這一點。不過,穗村螢藏這個樂觀的集合體所說的話,比任何偉人的格言都更具說服力。

「……沒錯,我必須親自去說。Thank You,螢藏。」

雖然心中的芥蒂并沒有消除,不過自己暫時能先不管這些事,把精力集中到亂跑上去。

入場前大約五分鐘,負責人來呼喚自己。此時絲毫不覺得緊張。

「那我們走吧,野槌。」

「好的,麒君。」

兩人走出休息室,正好雪乃也從火屬性的休息室里走出來。

看到臉撇到一旁快步走開的少女,麒一郎禁不住笑出聲來。

「麒君?」

「嗯,果然還是很奇怪地碰到一起了……這是怎么回事呢?」

兩人處于敵對關系,雪乃對麒一郎態度惡劣也是無可奈何的,不過在這個時間點上反而是好事。既然已經明白不能輸給對方,有些火種存在反而能使雙方毫無顧慮地互相爭斗。

反正都要對決,那就像在地獄坡道上的自行車競速比賽那樣,全力以赴就好。

「多虧了野槌,我感覺能行呢。」

能在短時間內態度改變這么大,應該歸功于向某人傾吐了心聲。正因為有安靜地傾聽自己心聲的朋靈,心情才會變得如此輕松。

「野槌成為我的朋靈,真是太好了。」

「想要道謝的話,請向黃坂的巖右衛門殿下道謝。」

野槌輕輕握住麒一郎的小指。

兩人相伴而行,向著走廊盡頭的耀眼的向陽處邁出了腳步。

※※※※※

『現在是選手入場時間!』

播音員的吶喊聲響徹了萬里無云的晴空。

首先走進烈日當頭的王冠競技場的,是身穿白襯衫和白裙子搭配的清涼校服的少女。少女拖著啃咬著長靴的小熊出現在競技場中時,半個場子的歡呼聲和YST的鏡頭立刻來迎接她。

曾經直播過職業摔跤和綜合格斗技的播音員又繼續煽動競技場中的興奮。

『火屬性代表!在入學考試中以年級第一的成績脫穎而出的北之神童!這次的目標當然也是單獨奪冠!熊熊燃燒的火焰之熱血少女——一年E班、赤井雪乃!和她搭檔的是看似毛絨玩具的熊神!爆走火靈——亞凱德!』

雪乃高舉緊握的拳頭,亞凱德也放開雪乃的小腿,高高跳起做了個空中翻滾。全身放射出火焰,眼看著就變成少年般大小的體型。半人半熊的出現令觀眾席沸騰起來了。

對于接下來的入場者,歡呼聲也不亞于剛才。

「好可愛~~!」

「好嬌小~~!」

『沒錯,太嬌小啦啊啊啊啊~!參賽精靈中最小!喜歡的食物是蜜柑!在某種意義上注目度No.1的小個子土靈——野槌!』

野槌露出惹人憐愛的微笑,悠悠地揮著手。身穿女生風格的掛著束衣袖帶的和服裙褲的野槌,與雪乃的魄力和威風凜凜不同,是靠可愛來引人注目的。

『然后是臉色發黃的土屬性代表——一年B班的植本麒一郎!故鄉精靈相撲的少年橫綱將如何在亂跑中發揮實力!話說回來太黃了!吃太多蜜柑了!』

向著觀眾輕輕點點頭,觀眾也只有「哼~」「切~」之類的反應。大家對于土屬性的興趣就只有這么一丁點。

「必須要讓他們大吃一驚才行啊。」

握著拳站在外場的待機場所。身旁的雪乃和亞凱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直到亂跑結束為止,她們都是敵人。

『順帶一提,在前段時間的特別節目中,我們確認了植本選手和赤井選手正在交往的事實。不過請諸位男性朋友放心,前天植本選手似乎被甩了。』

觀眾席突然熱鬧起來了。

「可惡的YST……盡宣揚一些胡扯的事情。」

「真是的,這些家伙們都像發情了一樣……」

身旁的雪乃也同時嘆息道。

還想著會不會四目相對,但對方卻把眼神轉開了。

『水屬性代表!學生會長不僅只有學習的才能!湖國之龍、白皙的不可觸碰之物——三年C班、龍宮院清!搭檔是湖底的神秘、龍宮的妖姬!跑動的身姿如同舞蹈一般——水靈宇賀姬!』

愛打扮的白發男子也換上了黑色和服與淺藍色的外罩,以宇賀姬撐起的遮陽傘,瀟灑地擋住如雨點般襲來的尖叫聲。宇賀姬依舊用藍黑色的長發緊緊包裹住肉體,以妖艷的腳步滑溜溜地避開嫉妒的眼神。

『來吧!最后入場的總共有五人!霸占了風屬性組和綜合組的所有名額!社會輿論中奪冠的大熱門!在前段時間的特別節目中,也從各種意義上引起了巨大反響!』

「正是!吾等乃稱霸天下的五位勇士!」

潮濕的風傳遍競技場,大笑聲從競技場的五個方向傳出。

在觀眾席的最后一排,身體包裹著忍者風格的黑裝束的可疑集團現身了。

「喝!」

被山野修行僧形貌的朋靈抓著腋下高高跳躍,從競技場的外緣飛起,降落在跑道內側。刮起一陣旋風,順便還揚起了無數塵土。

「天狗眾前來拜會!」

五名忍者和五只風靈同時擺出姿勢。

『首先是天狗眾的首領、服部嵐志和鴉天狗?旋塵坊!』

「臨!」

服部和半人半鴉背靠著背,結出忍者手印,像龍卷風一般在原地回旋。

『女性觀眾請注意!僅僅和他眼神相對就會懷孕!天生的種馬——和氣梵和鏡云坊!』

「好的好~的,我們會努~力~的。」

女性觀眾的歡呼聲不亞于龍宮院。螢藏所說的「學園最受歡迎男生四天王中最差勁的男生」取下頭巾,他中性化的美貌一前一后并列著。那是他朋靈的臉變成了一塊圓鏡,如實映照出搭檔的美貌。

『下一個、羽須見又三郎和鬼蝗坊!』

瘦弱的少年輕輕點頭,蝗蟲臉的朋靈『唰』地向斜上方擺出手刀姿勢。

『天狗眾中的唯一女性!最近的興趣是指甲藝術!不過她以三天就膩味而出名!弱小運動社團的女神、救星王牌——伊吹八千代和可憐坊!』

「說什么蠢話!我會保持到第四天給你看的!」

還以為身材略嬌小的少女會氣鼓鼓地扯下頭巾,沒想到她立刻若無其事地擺出造型,和分不清是少年還是少女的可憐坊肩并著肩,做出V字手勢。

『然后是在激戰區的風屬性組預選賽中拔得頭籌,奪冠熱門中的大熱門!疾風迅雷神速無雙!神鳴紫電和陣風坊!』

「哼,就算我不拉幫結派也是很快的。」

眼神妖艷的美少年把頭巾連帶黑裝束都脫掉拋開,露出緊貼著結實胸部的露臍無袖裝和緊貼著細長腿部曲線的牛仔褲。天狗形態的朋靈挽著胳膊煽動翅膀,刮起一陣強風沖擊地面,掀起巨大的煙塵。

『于是八組選手——!啊,怎么了?哎?——請稍等。』

戴著舉辦委員袖章的學生走近放聲大笑著的天狗眾。提醒還用頭巾遮住臉的服部和羽須見,說「不能確定是本人算是違反規則」。

「蠢貨!沒有頭巾就不像忍者了吧!」

一直在抱怨的服部,在被暗示將要失去比賽資格后,也干脆地扯下頭巾,露出圓圓的鼻子。

『亂跑正選賽將由以上八組選手共同參與!請諸位給予熱烈的掌聲!』

雷鳴般的掌聲降臨,麒一郎快速地掃了天狗眾一眼。

就在這五人中間。

染指精靈偷獵,準備了違法的覺醒符的卑鄙之徒。

實際上,對于當時廁所中的兩人已經有眉目了,不過其他三人有共犯的可能性,所以不能輕舉妄動。

「不僅要在比賽打敗你們,還要把你們的真面目都揭穿。」

※※※※※

選手們在負責人的引導下,到達各自的區域。

精靈走向起跑線。按照預選賽時的完成時間安排的跑道順序是:陣風坊,旋塵坊,鏡云坊,亞凱德,可憐坊,宇賀姬,鬼蝗坊,野槌。

人類走向內場的靈術壇。一張限定的能夠無視屬性發動廣范圍靈術的大亂跑符,也按照時間順序來規定使用者的使用時機。陣風坊的搭檔神鳴將在第一區域使用大亂跑符,也就是最初的直道。而區域8,即第四圈最后的直道,將輪到麒一郎使用。

(只要能緊追不放直到區域8,在最后就能一舉逆轉。)

麒一郎意識到了獲勝的機會,激動得渾身顫抖,站在起跑線上的野槌似乎也敏感地察覺到了。

「那我們也開始準備吧。」

「請便,姬婆大人。」

土靈和水靈仰頭去看晴朗的天空,黃色的光和水花立即飛散開來。

野槌的沙色頭發卷住纖細的四肢,纏繞住皮膚和肉體并進行融合。為追求穩定,手腳都經過粗大化。剛變身完成,全身就浮現出荊棘圖案的靈紋,為野槌缺乏起伏的肉體添上了光彩。天真無邪的相貌沒有太大變化,不過散發出來的靈氣質量卻深厚了數個等級。

另一方面,宇賀姬的藍黑頭發『嘩啦』地散開,青白色的華美肢體露了出來。修長的纖細身體就像穿衣服似地,披上了變形的巨大魚鰭。生長在背后的尾巴纏繞在左手上,與和服模樣的魚鰭一體化。曾經左右分成人和龍兩部分的臉也互相混合,不過嘴唇依舊充滿了美艷熟女的風情。

「隨時都可以開始。」

宇賀姬的尾巴末端灑出一滴清凈的神水,清涼感在無風的競技場中散發開來。

觀眾也默不作聲,看著發令員舉起發令手槍。

『接下來,一千五百米異種精靈障礙亂跑——開始!』

火藥的爆破聲非常干澀而無情。與緊接著爆發出的起跑轟鳴聲相比,簡直就像是蒼蠅振翅的聲音。

從糾結成一團的賽跑者集團中突圍出來的是熊神,他兇狠的咆哮聲甚至蓋過了場上的腳步聲。拖出的火焰如同孔雀的尾巴,以高人一籌的腳力不斷加速。

「哼!果然起跑還是火靈在行么!」

負責第一區域的神鳴露出從容不迫的笑容,將大亂跑符放在靈術壇的發動欄中。對精靈的意念傳送到跑道中,在整條直道上引發異變。

區域末端突然狂風大作,亞凱德很明顯地開始減速。

風靈們反而趁著風勢趕超了上去。神鳴之外的天狗眾在絕妙的時機使用了亂跑符,在難以控制的風壓中產生少許間隙,讓精靈們加速。

「把慢烏龜們甩開,陣風坊!」

「是!」

每位選手在每個區域只能使用一張亂跑符,而神鳴已經用大亂跑符消耗了這個機會,天狗相貌的陣風坊緊緊貼在烏鴉相貌的旋塵坊背后躲過了狂風。這個行動給人的感覺是,他事先就知道其他選手會在何時采取怎樣的防護。

「他們果然互通過大亂跑符的效果么……!」

既然他們已經拉幫結派,采取這種戰術也是理所當然的,麒一郎也預料到了這一點。不過在看到風靈一口氣拉開距離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咬牙切齒。

「請不必擔心,麒君。」

野槌盡力向前傾,平坦的胸部幾乎都要貼到向前伸出的右腿上了。將空氣阻力降到最低進行地脈滑行后,就沒被拉開更大的差距,穩定地向前進。

「好的,那我就來阻擋他們!」

麒一郎將意念注入亂跑符,拍在靈術壇的發動欄里。

在區域末端的一條橫線上發生了異變。高高聳起的土墻擋在了想要盡快進入彎道的風靈面前。三米多高的墻壁,對于風靈根本構不成障礙,風靈輕輕一躍便可跳過,不過土墻出現的時機非常巧妙。

風靈與墻壁的距離已經不足三米。當墻壁被強風吹倒的時候,風靈們正好與倒下的墻壁撞個滿懷。

「你這家伙!區區土屬性居然敢妨礙我!」

就在神鳴大呼小叫、風靈們被土墻吞沒的時候,野槌已經追上了他們。不過一不小心,另外兩道身影就立即趕超上來。

「幫大忙了哦,植本君。」

龍宮院利用亂跑符引出地下水,鋪成一條約一米寬的水路,宇賀姬趴在水道上滑行。

「亞凱德,讓他們見識一下火靈式亂跑做法!」

「唔~呼吼啊啊啊啊啊啊!」

在雪乃的亂跑符作用下,亞凱德火力增強,以蠻力突破滿是崩塌土墻的地面。烏鴉相貌的旋塵坊在亞凱德面前回旋下落。當他想要從土塊中飛出來的時候,亞凱德輕松把他揍飛,打開了道路。

「噢噢噢!我的旋塵坊被!」

天狗眾的首領服部嵐志發出一聲慘叫,但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朋靈被擊飛并狠狠地撞在空氣障壁上。

『突然昏倒!如果一直沒能醒過來并被超圈的話,旋塵坊就會被遺憾地淘汰!而且敵人和同伴都毫不留情地趕超了過去!』

穿越區域進入彎道的瞬間,強風很不自然地突然停止。

亂跑符的效果不能在彎道上發揮。在臺風眼般的轉角上領先的是亞凱德。然后是剛剛拿下第二的宇賀姬。

不過麒一郎深信著,獲勝的機會就潛伏在這里。

「這里是我們的地盤!」

無視身后氣勢洶洶的天狗眾,野槌保持前傾姿勢繼續加速。

「那么快的速度怎么可能轉得過去!」

面對神鳴的痛罵,野槌少見地自信滿滿地用鼻子哼哼。

揚起沙塵的滑行軌跡呲溜地以大角度描繪出弧線。就在亞凱德在轉角處略微減速的時候,幼小的身體鋒利地插進了跑道的更內側。

追上了。

被人罵成慢烏龜的土靈,就在進入第二區域的瞬間,確實地獲得了領先的位置。

「無論提速都能完全轉過彎道的只有土靈!因為土靈與大地緊密相連,可以獲得更大的牽引力!」

就在其他精靈顧及慣性而不得不減速的時候,土靈卻能夠繼續加速。彎道上最不利的該數風靈吧。對于自由奔放的他們來說,肯定會理所當然地覺得繞彎子很麻煩吧。

不出所料,風靈們沒在轉角處煽動翅膀,于是落后了數米。

「來吧,在旋塵坊醒來之前爭取一點時間!」

「啊、喂!服部!你這家伙下手太快了!」

不顧神鳴的制止,負責第二區域的服部發動了大亂跑符。

產生了一片竹林。

麒一郎立刻使用亂跑符將竹子向左右微微撥開,在野槌前方開辟出一條道路。竹子質地堅韌,只能打開最低限度的窄小道路,不過這么一來,也不必擔心有人從身旁趕超上來。

「妾身不會輕易認輸的,野轉姬婆大人。」

「哦?」

前方的道路突然冒出泡泡,土地化為松軟的泥濘。

宇賀姬緊緊跟在野槌身后。她以與野槌極其相似的前傾姿勢,在泥濘上如滑冰一般地滑行。

「這是妾身在百年前的競速后,有樣學樣地模仿地脈滑行所創造出來的流動技巧——陸地行舟。」

這不是在土地上滑動,而是在水上滑動吧。她的速度基本與野槌持平。緊緊跟在野槌身后,完全沒被拉開距離。

「變得很快了嘛。」

「呵呵,妾身何許人也?此為明知故問!」

就算地面有些濕潤,野槌的地脈滑行也沒有減速。

果然——能做到勢均力敵。這種感覺令麒一郎燃燒起來了。

雖說是在比拼基礎跑步能力,不過從根本上來說,土靈術似乎很適合與這種競技項目。

『好一匹黑馬!土屬性保持領先!不過天狗眾也輕巧地在竹林間隙跳躍!火屬性在為初次失誤而痛心!熊神被竹子卡住而被拉開距離!』

在接下來的彎道,野槌甩開了宇賀姬大約三步距離。就算再怎么模仿地脈滑行,水靈也不太適應彎道。

第一圈結束的同時,開始進入第三區域。對著剛才還在狂風大作的直道,天狗眾第一美少年和氣梵使用了新的大亂跑符。

「想到個好主意!」

「想到個好主意!」

就在圓鏡臉的鏡云坊模仿搭檔說話的時候,大亂跑符使第三區域徹底變樣。

在超越屬性的靈術效果下,地面劇烈隆起,產生了許多泥土雕像。整個區域滿是伸腿橫臥的裸女——應該是這樣的形狀吧。也許是因為和氣的造型技術比較笨拙吧,看上去就像是蛞蝓長了胸部和大腿,相當前衛的造型。

「其名為女體之山!你們將如何跨越這性感的障礙呢?」

「其名為女體之山!你們將如何跨越這性感的障礙呢?」

「別加入沒用的即興創作!」

神鳴一個勁兒地撓頭,氣急敗壞。

也許他意外地愛操心。

『和氣梵好色到了極點!土屬性的植本君采取了筆直挖出隧道這種猥瑣的對策,不過大家的野槌妹妹失去了領先位置!亞凱德和天狗眾再次領先——哦哦!等一下!旋塵坊被炒圈了!被陣風坊追上了!超越了!最先失去比賽資格的,居然是在預選賽完成時間位居第二的旋塵坊啊!』

「可不要無視我和亞凱德去獨自享受!」

亞凱德與風靈混成一團進入第四區域,這次輪到雪乃亮出大亂跑符。

「來吧,看你如何出招……!」

麒一郎想要去理解雪乃的想法。雖然和她共同練習過許多次,不過她使用大亂跑符的靈術效果從來都是土屬性的地形變化。

真的僅此而已么?身為北之神童,難道就沒藏著一兩手絕招么?

當野槌和最落后的宇賀姬進入第四區域的瞬間,雪乃狠狠地摔下大亂跑符。與練習用的簡易靈術壇不同,真正的靈術壇僅僅輕微震動了一下,就確確實實地產生強大的靈力,并傳送到跑道中。

轟的一聲,細長的直道立刻紅蓮遍野。大小各異的火焰從地面上升起,沒留下一絲空隙。

「火焰就是力量,火焰就是強大!亞凱德,證明給他們看!」

「明白!狀態絕佳!」

亞凱德興高采烈地吞食著火焰不斷加速。相比之下,風靈則在火焰產生的上升氣流面前不知所措,無法筆直前進。宇賀姬更是散發出全身的水氣,甚至還痛苦地發出慘叫,直到龍宮院用亂跑符將地下水噴到她身上。

「原來如此……的確是很有雪乃風格的絕招。」

麒一郎對這攻防兼備的靈術贊嘆不已。

同時又露出無所畏懼的笑容,拉扯著臉上的傷痕。

「不過啊,這對野槌是無效的!」

與被玩弄的其他精靈形成鮮明對比,野槌沐浴著火焰,前傾姿勢絲毫沒有改變,繼續向前滑行。對大多數土靈來說,火焰根本不足為懼。

「這些事情我也知道!不過根本沒關系!」

雪乃說得沒錯。原本亞凱德的速度就高出好幾個等級,而且還吞食著火焰增加自身的馬力。完全趕不上他,距離在不斷地被拉開。

『領先的是亞凱德,拉開了大約十米的差距!緊跟著的是野槌,進入彎道之后差距在縮短!風屬性們甚至落后于宇賀姬,又一次落到最后!這樣的形勢還是亂跑有史以來第一次!』

第五區域的大亂跑符負責人是伊吹八千代。

「嗯~我生氣了!怒氣沖天了!我要給你們天罰!」

風屬性的尊嚴爆發,引發的異變是地形變化。

跑道左右升起了高聳的土墻。與火焰不同,這是連影子都看不到的完全障壁,觀眾席上爆發出強烈的不滿聲。

除了使用大亂跑符的本人和賽跑的精靈,其他人都無法得知內側發生的樣貌變化,當然也就不可能以亂跑符準確地采取對策。

「哼,就在這里追上他們!」

恐怕神鳴事先就從伊吹處得知她造出的地形了吧。露出對周圍選手的嘲笑,毫不猶豫地放下亂跑符。其他天狗眾也一樣。

不過擁有自信的不僅僅是他們。

雪乃、龍宮院和麒一郎都對自己該做的事毫不含糊。

「用蠻力沖過去!亞凱德這么做就足夠了!」

「以宇賀姬的判斷力,只要我能給她補充水分,那就沒問題了。」

「不好意思,我現在可沒功夫去奉陪天狗的惡作劇。」

麒一郎閉上眼睛,借助野槌的視野掌握障壁內側的情況。

跑道從左右的土墻向著正中央傾斜,水平地面只有跑道中央的狹小范圍,寬度大約只夠容納一只腳。

亞凱德以強橫的馬力在斜面上奔跑。

宇賀姬全身接受著龍宮院引來的地下水,在僅存的平坦路面以陸地行舟滑行。

野槌則是在跑道外圈的斜面上進行地脈滑行。雖然沒能縮短與亞凱德的差距,不過以現在的情況,可以在彎道上使用另一條秘計。

應該能行。

當心中涌現出自信的時候,麒一郎的耳朵——通過野槌的聽覺,聽到了險惡的風靈振翅聲。順從那一瞬間的既視感,麒一郎使用了亂跑符。

「崩塌吧!」

野槌身后的土墻崩塌,跟在她身后的風靈們被卷入砂土崩塌中。就連陣風坊向野槌發射的風彈也被吞沒在砂土的洪流中。

在剛才的崩塌中,跑道外側的土墻大約毀壞了一半,不過朝向內場的土墻完好無損,依然阻礙著靈應者們的視野。

「怎么回事!剛才發生什么事了,陣風坊!」

長鼻子的風靈無法回答大呼小叫的神鳴。拉幫結派抱成一團的戰術起了反效果,整個天狗眾都被活埋了。

『闖出第五區域的峽谷的領先者依然是熊熊燃燒的亞凱德!火屬性的強悍果然是萬能的!緊接著宇賀姬也——不對,這是!』

看準的時機就是脫離第五區域的瞬間。

在到達土墻終點的時候,野槌展開了反擊,一口氣加強前傾姿勢。

「——《野槌車》到訪!」

以翻筋斗動作的要領向前翻滾。保持著翻滾姿勢抱住膝蓋。全身閃爍著光芒,多出來的發束填補著童女的肉體,野槌完全變身成車輪形態。

翻滾落地后立即迅猛地筆直橫穿轉角。之前在外道的土墻上滑行就是為了這個。

「沖啊!」

在重力推動下加速的車輪追趕上了跑在前面的宇賀姬,毫不減速地急轉彎,左右搖擺著搶占亞凱德的內道。

「可惡,植本……居然還有這么一手!」

「姬婆耍小聰明!」

「我畢竟活了很長時間呢。」

無視火屬性的聲音,野槌跑到了更前頭。

「休想得逞。」

進入第六區域,龍宮院冰冷地低語道。

「我也是有自尊心的。」

「妾身亦有龍之矜持。」

學生會長威風凜凜地發動了大亂跑符。

『出現在場上的是白霧彌漫的沼地……不對,這就是一片湖!完全不存在落腳點的水之場地!宇賀姬游動!好快!一口氣遙遙領先!四方平精靈學園學生會長的名頭果然不是擺設!植本君從湖底隆起一道泥土道路,野槌在上方滑行!亞凱德追在她身后,不過沒什么精神!還有天狗眾——你們已經完了啊啊!』

風靈們現在還埋在第五區域的土塊下方,處于失神狀態。

宇賀姬穿越第六區域的湖沼,以陸地行舟通過轉角,直逼掩埋著風靈的直道。

「別開玩笑了!快起來陣風坊,快起來啊!你是最快的吧!我們是最快的吧!我需要你來證明我是最快的!」

宇賀姬完全轉過彎道的瞬間,第五區域切換成了第七區域。

陣風坊、鏡云坊和可憐坊同時被超圈,視為失去比賽資格,然后被跑道吞沒扔到了拋到外側。神鳴一臉茫然地跪下了,和氣傻笑著,似乎很享受,伊吹則撅起嘴表示無趣。

當看到野槌領先亞凱德進入第七區域的時候,麒一郎感覺肩上的重擔輕了幾分。

「覺醒符……他們沒用么?」

雖然沒能抓到他們犯罪現行,不過難得的亂跑比賽也沒被妨礙,這也挺值得高興的。對于犯人有眉目,事先也向舉辦委員說過這件事。應該已經重新進行過靈術壇和服裝的檢查了吧。關于精靈偷獵,先暫時放到一邊。

這么一來,威脅最大的風屬性從場上消失,這還真是謝天謝地。

「還沒結束,麒君。」

野槌的話語就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還沒結束哦。」

聲音從正側方傳來。

他是風屬性的預選賽出線者中速度最慢的男生——羽須見又三郎。

『哦哦!等一下!居然還有人在!天狗眾最好的幸存者,雙足蝗蟲鬼蝗坊!他在白霧間跳躍!舞蹈!一口氣從第六區域沖向第七區域!』

「第七區域可是我的地盤哦。」

天狗眾中特別不引人注目的瘦弱男生,將大亂跑符輕輕地放在靈術壇上。

直道上什么都沒出現。

相反的,一切都消失了。

精靈們的身影,奔跑時濺起的煙塵,還有本應該存在的地面。一切都消失了。

「風就是空氣——惹人注目的家伙們都是邪道。風屬性的本愿就是化為空氣。什么都看不見,什么都聽不到,僅僅是存在著的純凈的空氣。」

實際上并沒有消失。只是存在于跑道上的事物,全都化為了空氣般肉眼不可見的存在。

對這種特異的靈術有印象,麒一郎終于確信了。

精靈偷獵的實行犯人就是羽須見又三郎。他從百貨大樓的立體停車場向外跳躍的時候,肯定也使用了相同的靈術來消除自己的身影。

「別小看人!這種等級的靈術能有什么作用!」

不想敗在區區偷獵者的靈術手上。想要讓卑鄙之徒見識一下,當人與精靈結下深厚羈絆的時候,能發揮何等力量。

閉上眼睛想要借助野槌的感官。麒一郎深信,就算人眼看不見,精靈總會有所感覺的。

「嗚哇。」

不過,眼前一片虛無。空氣化的靈術將周圍的一切都化為完全透明的虛無。甚至連聲音都聽不到。

「別白費力氣了哦,沒有任何妨礙的單純直線對決,風靈不可能會輸。」

無法得知其他賽跑精靈的位置,使用土靈術設置地雷陷阱的戰術也就無從下手。

說起火屬性,亞凱德也沒能挽回在湖沼中失去的氣勢,步履蹣跚。

只有龍宮院保持著冷靜,無言地將亂跑符放在靈術壇上。在這透明的空間中,完全看不出他做了什么。

雪乃和麒一郎都只能毫無信心地將亂跑符放在靈術壇上。

「野槌!野槌,聽得到么!我讓你的肉體活性化了!我只能做到這些了,總之筆直地向前跑吧!」

「好的……已經聽到了。」

僅僅能聽到回答就興奮起來了。

至少還能互通聲音。應該還有希望。

但是立刻察覺到她的聲音有些含糊不清。既然通過亂跑符獲得了力量,就算說話干脆一些也不奇怪。

「怎么了!被鬼蝗坊踢到了么!」

「不、不是,這是——怎么會、這樣。」

這次第一次聽到野槌動搖的聲音。

不覺得這是單純的透明化。在這虛無的空間里,正在發生更加不同尋常的事態。

「亞凱德殿下他。」

正當野槌要往下說的時候,爆炸聲打斷了她。

在跑道內側的透明空間邊緣,空氣障壁被染成紅色,圓鼓鼓地膨脹起來。

呼呼膨脹的地方,從直道的正中央附近,一點一點地向著前方的彎道移動。

「喂、喂喂、我的靈術明明是完美的……為什么能看到火焰。」

羽須見一臉茫然。來回看著露出微微笑意的神鳴和大吃一驚流著冷汗的雪乃。

「騙人……騙人、騙人……為什么亞凱德又……」

雪乃緊緊按住左側腹,手的動作就像要把憤禍痕挖出來一樣。同時凝視著正在撞擊空氣障壁的火焰的動向。

當火焰從第七區域向著彎道噴出的時候,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整個王冠競技場。這次爆炸甚至使得大地都顫抖起來,還粉碎著跑道的路面。這景象慢慢地從透明的空間中顯現出來。

那是柱狀的火焰。高度大約兩米。

而且還有兩條。兩道火柱都覆蓋著厚厚的熱氣,周圍的情景連帶著空氣障壁都在熱氣中搖晃。

火柱的根部被更粗大的火柱連在一起。粗大的火柱上方還向左右伸出兩道火柱,狠狠地撞擊著空氣障壁。每次沖擊都會發生爆炸,并將空氣障壁打出個半球形。

粗大火柱的最上方是一團圓圓的火焰。巨大的顎張開著,里面冒出牙齒般的細小火焰。叼著蝗蟲臉的風靈,似乎正在玩弄。

「鬼、鬼蝗坊!嗚哇啊啊!鬼蝗坊被!」

羽須見看到朋靈受苦的身姿,尖聲叫了起來。

身高約五米的火焰巨人在咆哮。比千百道雷聲加起來還要強勁的聲波沖擊著空氣障壁。一旦障壁被沖破,聲音和熱量將會瞬間將王冠競技場夷為平地吧。

雪乃再也掩蓋不住淚水,對著這不祥的威力聚集體悲苦地叫喊道。

「亞凱德……為什么!為什么會變成禍靈!」

『這、這是禍靈……!諸位,緊急情況發生。請聽從負責人的指揮,沉著冷靜地進行避難!現在非常危險!』

觀眾以幾近暴動的氣勢殺向出口。所有人都籠罩在溫度急劇上升的熱氣中,像蒸桑拿般的大汗淋漓。夏日的高溫提高了將近十度,王冠競技場化作與正午沙漠無異的灼熱地獄。

曾經是亞凱德的怪物,他的腳印在高溫中玻璃化。他筆直前進時撞到了空氣障壁,于是咆哮著毆打空氣障壁,爆出無數團火焰。似乎明白了障壁無法打破,就沿著跑道慢吞吞地走向彎道。

如果就讓他這樣穿越第八區域、突破最后的直道的話,空氣障壁也無法阻擋他了。一旦被解放到外界,他將會一味地進行破壞吧。化身禍靈的精靈將會失去理智,單純地使周圍的同屬性丙種精靈激化。火靈失控的后果,也許能與核爆炸相匹敵。

「喝!可惡的冒失者!」

透明的空間中涌現出一條巨大的青龍,纏上亞凱德火焰遍布的大腿。水與火的接觸令雙方都承受著痛苦,水蒸氣翻騰著噴涌而出。能與萬雷咆哮相匹敵的慘叫聲不斷回響,被叼著的鬼蝗坊掉落到地上。

亞凱德抓住青龍的頸脖,剛剛空出來的大口狠勁一咬。這次發出慘叫的只有青龍。就連在故鄉被奉為神明的水靈,也漸漸變得頹喪。白發的搭檔一個勁兒地用袖子擦汗,但也只能在原地觀望著。

「禍靈化的亞凱德果然很強。而且我們現在無異于被關在這里……該怎么辦才好。」

放置著靈術壇的內場被跑道內側的空氣障壁包圍,在比賽結束之前是無法進出的。在無路可逃的緊急情況下,天狗眾也變得臉色蒼白,慌張起來。

「喂、喂,赤井!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死、死亡?我們會死么?我才不要啊!我在死之前還想吃車輪餅呢……!」

「沒錯,除非死在女人肚皮上,要不然我也不愿意。」

和服部、伊吹比起來,和氣還略微顯得游刃有余。

神鳴也滿頭大汗,但還以干澀的聲音笑出聲來。

「哈、哈……赤井,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你居然讓朋靈禍靈化,就那么想獲勝么?」

「不、不對!我從沒想過要讓亞凱德……」

「我可是要感謝你哦?以現在的狀況,亂跑將會重新開賽。謝謝你了,多虧你使亞凱德禍靈化,我又獲得了機會。」

雪乃渾身顫抖,臉色發青。神鳴那雙因執迷和后悔而血絲遍布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雪乃。甚至能感覺他在以視線猥褻雪乃。

麒一郎使出渾身力氣掐住他的脖子。

「雪乃,不是你的錯。是這家伙在搗鬼。」

「哎……?」

直到神鳴吐舌頭吹泡泡,麒一郎也沒有松手。勁頭大得像要把他的喉管捏碎,也似乎在發泄自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