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卷全

第一卷 一卷全

【個人翻譯】《全金屬狂潮another!》第一卷

翻譯:卡貝拉_迪特拉

整理&校對:用來撞的凍豆腐、8525151

本小說版權屬于作者所有,僅限愛好者交流用,請尊重翻譯者的勞動成果,轉載請注明出處

翻譯人人主頁:

僅為練習用……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QQ:981790709



###########################################################################################

“市之瀨啊,你也真是夠努力的。”

夕陽漫灑的教室里,我的耳朵里傳進了這樣溫柔的聲音。

那位來自美國的凱特·奧伯萊恩老師,大大咧咧的坐在講臺上。齊肩的紅色長發,在夕陽的照樣下也格外耀眼。那張略有雀斑可是卻不失魅力的臉上,浮現出我至今還未見過的魅惑笑容。

“托業竟然能考900分啊,真是……”

“這,這全靠老師的賜教……”

“不,還是與你自己的努力是分不開的喲~”

老師緩緩地舒展著身體,把翹著的雙腿換了一個位置。僅僅是一瞬間,緊身裙中的極密圣域一覽無余。解開了第一個扣子的外套,也絲毫不能阻攔胸間的深谷。

“老師……這……”

我不經意間吞了一口唾液,變得極為不淡定起來。

【不行……不能慌……要冷靜……冷靜……】

“那個……老師沒有忘記約定吧?”

可惡,聲音都要發不出來了。

“當然咯。過來,市之瀨,啊不,達哉~”

不慌不忙,從容悠閑地叫著我的名字的老師。啊啊啊……不行了……手腳……開始不聽使喚了……簡直就是被光明吸引住的飛蟲。

“那我們就開始吧,大人的課~外~教~學~”

伸出的白皙手指,輕輕地碰觸著我的胸膛。僅僅這一擊,粉色的火花就從腰間貫穿了骨髓,然后直擊大腦!

老,老師,碰X頭什么的太犯規了吧!

“哦哦啊啊!”

已經完全受不了啦!壓住老師的雙肩,把她按倒在講臺上!

“不、不要啊遠哉~……不要這么粗……”

一邊進行著裝模作樣的抵抗,一邊回應著我的動作的老師。對不起了,同學們!我要先你們一步成為大人了!

就在那個瞬間,勉強保持著平衡的講臺搖晃了起來。

“恩?”

“轟-------------”

我和老師就這樣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宛如夢境一般,確實僅僅存在于夢境。

市之瀨達哉嘟囔著睜開了雙眼,一副泄了氣的表情仰視著教室的天花板。

“凱特……老師?”

聲音在空無一人的教室中回蕩著。就這樣,遠哉終于意識到自己以一個“大”字形躺在教室的地板上睡了一覺。環顧四周,只有懶洋洋散亂著的桌椅。

一團糟的大腦,總算是慢慢恢復了機能。暑假之前的進路相談,在空無一人的教室里等待著自己的次序的時候,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是個夢么……”

泄了氣的達哉小聲嘀咕著---------一邊又慌亂地確認著自己下體的狀況。還好沒有出現硬直現象,真是出了一額頭冷汗。

“得……得救了……”

“你小子在干什么呢!?”

“哎?”

冷不防地一身,達哉猛的一回頭。站在教室入口處的,是一臉厭煩的擔當老師。

“小……小野D?”

“我說過別叫我小野D的吧!!“

小野寺孝太郎。二十大幾的地理老師,同時也是陣代高中的畢業生。總是被學生以“小野D“這個名字拉近(?)距離。

“小野D啊啊不小野寺孝太郎先生您您是從什么時候就在那……”

“在你一直叫喚著“凱特老師”那會,真是時髦的睡相啊……”

“時髦的睡相是啥……”

“各種意思喲,小子。”

把旁邊搖晃地椅子扶好的小野寺順勢坐了下來。似乎面談就要這樣在教室里開始了。

達哉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

“真是的這幅苦逼相,這么遲才想到這些,我說你啊之后想怎么辦?”

“就讓我這樣不就好了。”

“喂喂,好歹有些高三學生的自知吧!”

“出路什么的沒什么想說的。反正畢業之后我就會去我爸就職的公司上班。”

散漫地靠在椅背上,眼睛盯著別處的達哉。

看這自己的學生這樣耍著小性子,小野寺也只能苦笑了。

“就算是去就職,可你這成績啊……”

隨即被拿出來的,是達哉的成績單。

在各種紅燈以及均分左右數字的行列中,唯獨英語成績是壓倒性的滿分。

“被美女老師‘托業考九百分的話就和你約會’誘惑然后真的做到了的家伙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喂喂別那種表情……我真的挺佩服你的。”

“已經毫無意義了。虧我學習學到尿出血,滿心期待著約會的時候,她居然回國結婚了!”

【像你這樣熱情的學生我還是第一次見呢,就算回了加利佛尼亞,我也不會忘記你喲~】

回想起上個月分別得時候,老師浮現出的完美笑容,達哉狠狠地咬了咬牙。

“別了,我的第三次初戀……可惡……”

“那已經不能叫初戀了吧!!”

“我TM再也不會相信鬼佬女人的話了!”

“那種場面話哪個國家的女人都會說吧!”

心平氣和地進行著說教的小野寺。看著他左手無名指上閃著黯淡銀光的戒指的時候,達哉猛地起身。

“有妻之人的說教,還真是沒有說服力啊!”

“白癡!正是有了老婆孩子,才能體會到那副辛苦啊!”

望著遠處嘆了一口氣的小野寺,回過神繼續著他們的談話。

“總之,你的出路就僅僅滿足去當個二代么?達哉。“

“我都說了多少遍了!我……”

“嘛,總之就以你這樣的成績能進的大學居然也有好幾所呢。改變心意的話,隨時來找我。”

“我會好好考慮的,老師。那我先告辭啦~”

達哉站了起來,有氣無力地敷衍著禮儀,看著他這幅樣子,小野寺這只能聳聳肩了。

從陣代高中到達哉家,騎車大概要30分鐘。

漸漸沉沒的夕陽撒過沿著大壩的道路,多摩川吹來的清新涼風,伴隨著青蛙和蟲子的叫聲。

目的地那,懸掛著【市之瀨建設】這個稍嫌古舊的牌子。

“老爸?”

里面的工地上散亂著排列著幾臺起重機,一大群工人聚在其中一臺的周圍,正在吵吵鬧鬧地不知道討論著什么。

從自行車上下來的達哉,開始確認在場人員。數了一下,共有11人,這幾乎是公司里的全員了。

“咋回事啊,老源?”

“什么嘛,是你小子。”

達哉對著這位中年的老資格搭著話,而那位老資格也毫不掩飾地皺了皺眉頭。

“看看就曉得了,那個剛來的坂口,把事情搞砸了。”

那個被稱作源田孝主任的老源,看著旁邊的那玩意,隨著他的視線,達哉也轉過了頭去。

“原來如此啊。”

點著頭的達哉明白了他的意思。

兩人所注視著的是,一個蹲著的人形巨影。

黃色的涂裝,到處都是掉漆。在那之下,可以看到明顯已經生銹的原料的金屬。矮胖又古舊的身軀之中,訴說著仿佛這條古老街道一般的歡樂與哀傷。

POWER SLAVE,通稱為PS.是最近十年漸漸普及的二足步行的人形起重機。

運用了軍用人形兵器AS的技術,全高大約6米,身材相比較小了一號。

動力為柴油機驅動引擎,驅動系統也是油壓式。總之性能被AS甩了幾條街。

“昨天因為那場大雨,土地也變得軟綿綿的。我一個不留神,就直接陷進去拔不出來了……”

“真是受不了你啊……”

這臺PS直到大腿的部分都陷在了泥土之中,這樣,要自己出來可是相當困難的。

“對不起,全都怪我。”

肯定會被主任狠狠訓斥的吧……這位年輕的新人操縱者坂口面色慘白。

“還有一臺被放在了挺遠的地方,真是的……工作該怎么安排呢……”

“最要緊的是這一臺的事吧!”

沒有說出口,可是想說的話已經全部綻放在臉上的達哉。

“喂喂,事先說好,我可沒想過要讓小孩在插手哦。”

“可是最近他們也沒動過……”

“喂,小子,你就算說多少遍我也……這可不是小孩子的玩具!”

“我知道!”

達哉一副完全不知道的表情回答著。

“不過老源啊,要是不快點的話太陽可都要落山咯~”

“這……”

被突然戳到了痛處,源田不由得繃緊了臉。

“就算是把那一臺開過來,開始作業的時候天肯定已經完全黑了。要是我的話,就會在這里想方設法做點啥。“

“可是你小子還沒拿到二足重機的執照吧?好不容易才能接受訓練,在這種關鍵時刻……“

“嘛嘛,就當是提前拿到了不就好了嘛~“

對著說著蠢話的達哉,源田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別無選擇了么……”

“喂喂,到底讓不讓我試試啊!?”

“那……只限今天哦。”

完全沒聽見源田的叮囑,柔弱地仰視著PS的達哉。

“這……”

“現在時停止狀態。真的要去么小子?”

“當然,妥妥的。”

“可別坑爹啊!”

絲毫不理會源田的譏諷,達哉把背在肩上的書包仍在了地上,做了個伸展。

“用用這個吧”

“謝啦~”

接過源田遞來的作業用的護目鏡和皮手套,達哉的身形如猴子一樣輕巧,蹭蹭的爬上了PS.

“主任,達哉還沒拿到執照啊……這樣真的沒問題么……”

“行了閉上嘴好好看著,新來的。”

戰戰兢兢發問的坂口,以及目光犀利的源田。無視了這種對話,達哉已經坐上了操縱席。

市之瀨建設所使用的PS,是被稱為“大太”的機種。國內的市場占有率超過6成,正如“油壓起重機”和“搭載了卡車的吊車”一樣,是PS的代名詞。

“好……”

滑入駕駛席的達哉,以彎著腰的姿勢固定了安全帶。確認了“大太”的全身關節的鎖扣狀態后,按下了啟動按鈕。機體腹中回響起來柴油引擎點火的聲音,機體也隨即開始了小小的晃動。

駕駛席前的玻璃窗戶上有一條大裂紋,達哉皺了皺眉頭。確認儀表。引擎,油壓系統,狀況良好。

“動起來是沒什么問題了么……”

嘟囔著的達哉。隨后,到處都是的筒狀物品,插向了雙手雙腿。握緊操縱桿,踏上了腳底的踏板,筒狀物也輕輕的貼緊了雙手雙腳。

按下了操縱桿的按鈕,關節解鎖。這樣一來,“大太”就能讀取作為“主”的達哉的動作,加以擴大并重現出來。

被稱作“半主從系統”的操縱法,是從當今AS操縱技術孕育而生的產物。

現在達哉所搭乘的“大太”,右腳陷入了泥土,而是左腳勉強支撐住了機體。如果就這樣倒下了,會連帶著后方的小倉庫一起壓垮。

“現在我要稍微動一下左腳,幫我看著哦~”

“好!你一定要小心啊!”

憑借著手勢,達哉得以和地上的源田保持交流。就這樣把左腳稍微動一下。

突然開始大幅搖晃的機體里,一身冷汗的達哉。不過很快,機體又回復了平衡。

“沒問題小子!這里的地面很結實!”

“ok!”

總之落腳之地是有了。可是在這種狀況下,如果強行把右腳拔出來的話,機體肯定會立刻失去平衡而倒下的。

這種狀況下,重要的不是往腳上施力,而是保持腰間的平衡。

“那么——”

達哉舔了舔嘴唇,小心地操縱著機體。

以腰為支點,兩條腿緩緩地擺動,發揮出機體全部能耐的達哉,正在把機體的重心緩緩地移動著。

隨著全身的震動,“大太”也緩緩的起了身。隨著這個動作,雖說只有一點點,可是深陷泥潭的右腳確實被拔出了一點點。

“這樣就完成了……”

隨著最后的一沓,右腳終于擺脫例如泥土的束縛。滿是泥漿的右腳結實的踏在了地面上。

周圍的工人無不歡呼雀躍。

“嘛,大概就是這樣。”

達哉淺淺的一笑,用手擦了擦鼻子。

“真厲害……我雖然有執照,可是還是覺得你比較牛逼……”

佩服的已經說不出話的坂口小聲嘟囔著。旁邊的源田不住地點頭,那表情分明是在說,真能干啊。

“那小子啊,在那臺破爛還是閃閃發光的新品的時候就開始把玩他了呢。熟練工就是不一樣啊。就算是沒有駕照,那小子的操縱技術也是我們公司第一的。”

“還是新品的時候?那得多少年前的事啊……”

“那小子還背著雙肩包上小學的時候吧。有一次明明和“大太”一起掉進河里都快掛了,可還是沒見他張長記性呢。”

回想著往事的源田面前,達哉從跪著的“大太”上下來了。

好像還是小孩子一般得意洋洋的。

“下面怎么辦,老源?”

“得救了……待會把這收拾下吧。”

“了解~”

達哉好像故意皺了皺眉頭,然后環顧四周。

“出了這么大事,老爸在干啥呢?”

達哉又一次皺了皺眉。

“社長在事務所里。是說今天有銀行的人要來。”

“真的假的……”

不自覺地咋了咋嘴的達哉,仰望著天空。

公司工地的旁邊,是辦公居住兼用的屋子。達哉把自行車停在旁邊的車庫,正要開門進玄關的時候--------

“那么我就告辭了,市之瀨社長。”

出來的是一位年輕的銀行職員。達哉的父親俊之,穿著作業服打著領帶目送著他。

“那……那個……追、追加融資的事,就拜托你了神田先生。”

“總之還是先交了申請書再說吧,我現在可是什么都不好說。”

銀行職員神田冷冷地環顧著屋子。

“貌似你在別的地方也借了不少錢吧。干脆你就關門大吉得了,這樣你的損失也能最小化哦。”

“什么……”

白發蒼蒼的俊之。赤紅的臉上全是邋遢胡子,豆大的汗珠也冒了下來。

【這個混蛋……】

一副了不起樣子的銀行職員和一直低聲下氣的爸爸。僅僅在一旁看著,達哉也不由得火大了起來。要不是自制力,達哉可能早就撲上去了。

默默地低下了頭的達哉。只是瞟了一眼那位開車離開公司的銀行職員。

“干!爸爸,撒鹽撒鹽!”

“隨你便。”

達哉拿出了玄關口放鹽的壺,開始撒了起來。突然,他看見了門口的老源。

“社長,談完了么?”

“恩,啊……不好意思啊老源,那邊的工作全都推你身上……”

大步走向工人們的俊之,突然向達哉轉過頭來。

“我還有一些文件要看,會遲點回去,你告訴一下由加里吧。”

“好嘞”

“我回來了~”

這是屋子里面家居用的玄關。達哉一邊打著招呼一邊走上走廊,總之要去廚房。

“歡迎回家~哥哥~”

盡頭的門突然打開,明快的少女聲。

被扎成兩束的中長黑發。與達哉一樣穿著陣代高中的校服,只不過多了一條圍裙。市之瀨由加里,小達哉兩歲的妹妹。

“哥哥~~是先吃飯呢,還是先洗澡呢~?

可愛的臉上浮現出惡作劇般的笑容。廚房傳出了酸甜的香味。

“還是吃~我~呢~?”

“好久不見你這種把戲了啊。我剛剛辦成了一件工作,先去洗澡!”

淡定的達哉把手伸向了櫥里的蘋果,可是突然被由加里狠狠地打了一下。

“疼!你干嘛啊!”

“哥哥~剛回家要先洗手哦~”

瞪大了垂下的兩只大眼睛,斥責著達哉的由加里。

“干嘛這樣突然……”

就這樣被由加里監視著,一邊發著牢騷一邊走向水池的達哉。

母親志保在五年前已經死了,對于一手攬下所有家務活的妹妹,達哉可真是抬不起頭來。

匆匆忙忙洗完手的達哉。旁邊的由加里已經把竹簽魚切成了三塊。

“怎么又是這玩意啊……這個月都已經吃第四次了……”

“一次是鹽烤的一次是刺身一次是燒湯~今天是油炸的哦~”

“就算這樣,竹簽魚還是竹簽魚啊!!”

“那……我就給哥哥特別優待~烤沙丁魚魚頭~?”

“喂喂!那是今天早上的剩飯吧!”

由加里又狠狠地瞪了叫喚著的達哉。

“有什么意見么!”

“啊不不不……我很期待烤竹簽魚來著……”

這種人就身邊的壓迫力啊……達哉總算是拿到了蘋果,一邊啃著一邊逃離了廚房。

“那啥,老爸今天要晚點回來……”

丟下這句話后,達哉飛也似地跑了。

留下來的由加里,輕輕地撫摸著自己光滑的臉頰。

正如之前所說,因為爸爸回來晚了,所以一家子快到8點才開始吃晚飯。

“不好意思我回來晚了,你們可以先吃的來著……”

鋪著榻榻米的客廳。盤腿坐在小卻整潔的桌前的俊之,正在撓著自己的頭皮。

“沒啥啦,把工作中的爸爸拋到一邊,自己先吃起來的可是這個家伙~對吧,哥哥~?”

“我就今天特別想吃嘛……”

“這混小子……”

瞪了達哉一眼的俊之,開始自酌自飲喝起了啤酒。達哉也開始往烤魚上澆上醬汁。

“我說達哉,怎么樣啊?”

“哎?什么怎么樣啊……”

“你今天不是有個進路相談么,怎么樣,憑你那腦子能混進學校還有么?”

“啊……這樣啊,怎么樣啊哥哥?”

“啊……進路啊……這進路呢……”

把烤魚和切好的包菜往嘴巴里送的達哉。牙齒所觸及到的是那層油炸皮。

“好吃!”

“真的?想吃的話還有好多,多吃點啊~哦對啊哥哥,別轉移話題哦~”

被妹妹這種詰問的眼神所直視,達哉夸張的把目光移開了。

“沒什么。小野D也沒說什么特別的。我和他說我準備在爸爸公司里上班。”

房間里的氣氛一下子變了。

俊之好像要把啤酒瓶打碎一般,把酒瓶貫在了桌子上。

“達哉,我可沒聽說過那種事。”

“因為我之前沒說過嘛。你該謝謝我啊老爸,特意來你這種快要倒閉的公司~”

“喂喂哥哥--------!”

“混蛋!!”

俊之的怒吼瞬間蓋過了由加里剛想說出來的指責達哉的話。

“【感謝我】,【快要倒閉】?你這囂張的小鬼還真是什么都敢說啊!”

“爸……爸爸,冷靜點……”

“你在工地里開了一把”大太“也不要太得意啊達哉,你這種半調子出現在工地只會給別人添麻煩!小鬼就給我老老實實去上學!”

“哈,今天可是多虧了我這個小鬼呢。”

以牙還牙,針鋒相對。兩人的交鋒也漸漸白熱化起來。

“你今天也看到了,我不得不在那個銀行小鬼的面前低聲下氣!”

“你想說什么!”

“沒有知識就會變成那樣!所以你們啊,一定得給我去上大學!”

“就算我沒有學歷,也不會像爸爸那樣不像樣子!”

回想起了下午的房間里的事情,達哉甩出了這樣一句話。

“你!!!!!”

青筋爆出的俊之站了起來,達哉也不說話,兩人就這么僵持著。

“給我滾!笨蛋兒子!”

“正合我意!混賬爸爸!”

當!!!

意外的一聲低沉的響聲。達哉和俊之同時轉過了頭。

之前一直沒說話的由加里,狠狠地用手掌拍了一下桌子。

“由……由加里?”

由加里狠狠地等著仿佛吃了屎的這一對父子。

“你們兩個人給我安靜地吃飯。”

“可……這……”

“快點坐好!”

令人害怕,具有威嚴的一聲喝。父子兩人都老老實實地坐下了。

“有時候你和你死去的媽媽還真像呢……”

“真可怕……”

被由加里的憤怒震撼地沉默不語的兩人。略顯古舊的電視中,主持人正在流利地播放著新聞。

“關于陸上自衛隊在今年的訓練中,海外的PCM,也就是所謂的民間軍事公司的介入一事,民主黨的木原代表在下午會談中重新指出,這個事件有可能違反憲法。另一方面,鷹乃防衛大臣------------”

2

燃氣輪機和螺旋槳的轟鳴,劃破了生冷的夜空。伴隨著渦輪螺旋漿發動機的震動,兩架運輸機也進入了機場跑道的滑行引道。

這里是北關東陸上自衛隊駐扎地的附屬機場。坐在跑車副駕駛席上的下村悟一一等陸佐一邊仰望著運輸機升空的巨影,一邊用余光確認了了一下時間。20:30,差不多就是預定的時間。

“傭兵們至少時間上是正確的。”

坐在駕駛席上佐野建司一等陸尉嘟囔了一句。

“他們可不是傭兵。硬要說的話他們也只是PMC的社員。請注意你的措辭,佐野一尉。”

帶著責備之意的下村一佐的聲音,也是差不多同樣的調子。好像是聽明白了的樣子,佐野繼續說著。

“就是這樣呢。反正也就是把牌子換一下,根本沒啥區別的一群家伙吧?”

PMC-----民間軍事會社。(PRIVATE MILITARY COMPANY)正如名字一樣,具有對于有軍事需求的顧客的業務,各種民間會社的總稱。

二十一世紀初開始,隨著蘇維埃的解體以及冷戰的結束,大約經過了十年。隨著各地的地域紛爭和侵略的頻繁,PMC這種新生的軍事組織也在不斷壯大。

現在的PMC的活動,并不僅僅局限于直接提供戰力。類似于面向正規軍的軍事教育咨詢,補給物資的運輸以及設施運營之類的后方支援活動也在其業務之中。就像這樣,PMC蔓延到了多個領域。

日本的自衛隊也在國際中占了很大一個地位。作為組織改革的一環,自衛隊在今年的訓練中,與國外的PMC簽下了契約。

現在,在機場著陸的兩架運輸機中,搭乘了第一批的部隊。

“大概那些家伙本來也是靠著國民的稅金接受訓練的吧?之后因為掉隊了所以只能靠自吹自擂的貨色,我可是不大滿意的。”

“像你們一樣,我對我國的AS操縱者的實力可是十分自信的喲。”

下村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平淡地說道。

對于導入PMC這一新方針,反對的自衛官不在少數。別說其他人了,下村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在組織中,地位越高,說話也就得越小心。更何況不知道什么原因,下村成為了負責聯系PMC的聯絡人,那么言辭耶得更加小心了。

“好了~該去迎接我們的客人了!”

“萬分抱歉,我失言了!”

理解了下村意圖的佐野,一句多余的話也沒說默默地走出了車子。汽車的面前,是徐徐降落的運輸機的身影。

在下村和佐野下車的同時,運輸機的機艙門也正好打開。內藏式的折疊梯伸展了開來,兩個男人身形矯健地跳了下來。

一位接近兩米的黑人壯漢和一位戴著眼鏡的冷峻男子。注意到下村他們的兩人,立刻挺直了腰板用英語打起了招呼。

“在下D.O.M.S. AS指導科第三班班長,道格拉斯-巴格斯塔。”

“同社的戰術分析課的費爾南多·貝爾朗。”

簡直就像用尺子量著的一樣的30度的鞠躬。藍色的制服沒有一絲褶皺,至少從外表看來,絲毫沒有“無賴的傭兵集團”這種印象。

“我是陸上幕僚監部的下村悟一等陸佐,在此歡迎諸位。”

“我是第一機裝連隊第三中隊長,佐野建司一等陸尉。”

一瞬間被他們的氣勢所震驚的下村和佐野還是很快做出了答禮。自稱巴格斯塔的黑人,笑著伸出了手。

“請多關照,下村大佐。我希望這將是一次愉快的商業合作。”

閃亮的禿頭,如同石像般的威嚴臉龐。還好那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緩和了這種印象。

“我也一樣。可是”商業合作“這種說法我還是沒能習慣呢。”

苦笑著的下村,緊緊地握住了伸過來的,有如拳擊手套那么大的巨手。

雖說如此,剛才黑人說到的“商業合作”這個詞時,有一種莫名的滑稽感,所以下村也沒有感到任何不自在和不快。

“那就進入正題吧,我們現在想把帶來的機材搬運入庫,您看?”

無框眼鏡泛著反光,從一旁見縫插針地說著的貝爾多朗。與巴格斯塔相反,這是一位有著模特身材的優雅男子。第一眼見到的話,別說傭兵了,連普通士兵的印象都不會留下、

不過,銳利的目光,以及太陽穴附近的槍傷,令人毛骨悚然。

“駐扎地的第三格納庫是空著的。請自由地使用吧。”

“明白了。”

巴格斯塔拿起了通訊器,好像在命令著什么。隨即,運輸機的后艙門吱吱作響地打開了。油壓吊索啟動,載貨架也滑下了跑道。重重的著地聲撕開了黑夜。載貨架解鎖,以自己的底部穩定在了跑道上,挺直了腰身。

“這是……”

一旁的佐野不禁贊嘆了起來。夜空下所出現的身影,正是近8米的兩足巨人----第三世代的AS.

菱形的頭部上三盞傳感器忽明忽暗。角狀的天線也在微微震動。被詭異的鬼面所俯視,下村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液。

這臺AS與美軍的M9“卡恩茲巴庫”,以及自衛隊的96式改這種西洋制的AS相比,很明顯設計理念上有很大不同。

“這個可以么?這就是本次我們公司準備的機體----”

看到兩人反應的巴庫斯他好像很滿足似的點了點頭,隨后夸張地展開了雙手。

“ZY-99M‘幻影’。”

D.O.M.S,利用手頭上現有的多種AS,在世界各地的軍事演習中扮演假想敵,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PMC。

“我們這次準備了兩架機體,請您看看吧。”

“啊……啊。”

被巴格斯塔催促著的下村和佐野又到了另一架運輸機的后面,打開的艙門里可以看到還有一個大家伙。

正如巴格斯塔所說,貨物中還有一架“幻影。”采取了雙手雙膝下跪的待機姿勢,被固定在了載貨臺上。

“恩?”

“幻影”的周圍,有幾位工作人員正在忙碌。下村的目光停留在了其中一人的身上。

遠遠看去,金色的馬尾也是那么顯眼。似乎是一位女性,而且,一位相當年輕的女性。不,與其說是年輕---------

“真是的,那不還是個小孩子么?”

佐野啞然失聲了。再怎么看,也只是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啊。

“麗娜!要放下去了哦!”

“了解。”

被工作人員催促著的少女,滑進了駕駛室中。

“巴……巴格斯塔班長……難道說這小女孩……?”

“啊啊,果然注意到了呢……”

好像很困擾似的苦笑著的巴格斯塔。

“阿德麗娜·A·克蓮斯卡亞,我們班的一員。雖說年輕,她可是一流的AS操縱者哦。”

“啊啊……那可真是年輕啊……”

對著明顯有蒙混過關意味的巴格斯塔的話,下村也只能這樣曖昧地回答道。

“真的沒問題么……這樣的公司……”

后面的佐野用日語嘟囔了一句。



3

火辣辣的夏日和令人厭煩的蟬叫。

“熱死了……”

“大太”的駕駛席上,達哉疲倦的哼哼著。作業用的手套也被扔在了一旁。

明明昨天剛下了一場大暴雨,可今天居然又是艷陽高照。緊緊包裹住的駕駛服以及內側被蒸出來的汗液,真是讓人十分不舒服。

難以忍受的達哉把右手從駕駛服中抽了出來,擦了擦汗水。

“真是的,明明是北方的山區,這種炎熱也太犯規了吧!”

“怎么了?和我夸下海口現在又要放棄了么笨蛋兒子?”

“你才是,我可是連補習都翹了被你拉到工地上來的啊!”

通過無線電互相吐槽著的達哉和俊之。周圍的工人們也默默地守護著這種溫暖的父子之絆。

北邊的山間中通過的狹窄國道。市之瀨建設拿下了擴張國道工程中的一部分,從東京趕了過來。拿到了PS的駕駛執照的達哉也大手一揮參加了進來。

雖說已經普及了,可是能利用PS進行工作的建筑公司并不多。對于市之瀨建設來說,這種外出做工簡直是家常便飯。

“好~工作工作~”

達哉搭乘的“大太”要進行國道山谷樹木的采伐工作,所以“大太”的右手拿著鏈鋸,左手拿著鉤子。

“好!”

首先要確保周邊的安全。讓工人們回避之后,“大太”用左手的鉤子把一棵杉樹固定住,接著再輕輕地下蹲,用鏈鋸從根部把杉樹砍倒。就像是割草一樣流暢的動作。

就像這樣把右手的附加武裝替換的話,PS就可以進行多種多樣的作業。

“搞定一個~”

隨后把砍倒得原木的樹枝除去,再把它分割成2米左右的木材。

就算是通常的起重機進去不去的斜坡等地方,有著雙腳的PS都可以勝任。這正是人形起重機大顯身手的時候。

“喂~~小子~該吃飯了!”

山上源田主任的呼喚聲傳了下來。達哉看看了手表,不知不覺間已經是吃午飯的時間了。

“終于……”

呻吟了一聲的達哉,也意識到自己的肚子已經在抗議了。隨后把“大太”引上安全的道路上。

達哉從停止的機體上下來的同時,印有“市之瀨建設”的貨車也到了。

停下的貨車之中,坂口和由加里走了出來。

“我帶了便當給大家哦!”

周圍又是歡呼一片。

由于是長期工作,工人們就借宿在附近的民宅中,因為在放暑假,所以由加里也跟著過來了。

由于民宿的家務活什么的要自己出錢,所以有把這些全都攬下來的由加里真是幫了大忙了。

“今天的便當,飯團~”

“謝謝~”

笑嘻嘻的接過便當包的達哉。

找個了陰涼的地方坐了下來,打開了便當包。里面有飯團,炒雞蛋,并且還有醬菜。

“恩?”

大口嚼著飯團的達哉突然疑惑了。飯團里面有一股細煮的味道,還是第一次嘗見。

“這是什么啊……”

達哉把臉湊近了飯團,仔細觀察著嚼了一半的事物,隨即看到了假面騎士一般的小眼睛和臉。

“啊啊啊!!?”

被嚇了一跳,飯粒也被嗆進了器官。達哉一邊痛苦地咳嗽著,仿佛要被悶死了一般。

“沒……沒事吧哥哥?”

喝下了由加里遞來的大麥茶,達哉不住地喘著粗氣。

“由……由加里……這飯團?”

“啊這個啊……”

完全感覺不到惡意的笑臉。由加里挺起了胸膛。

“民宿的媽媽給了我一點蝗蟲的細煮,我就把它放進飯團了。怎么樣,好吃不?”

“這你媽……蝗蟲也太犯規了吧!!”

“好吃吧好吃吧~?”

“真……的……太……好……吃……了……由加里小姐。”

這種無法說半個“不”字的笑臉面前,達哉只能屈服了。

由加里的料理技術是無可挑剔的,可是她有一個怪癖,那就是時常找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來做料理。

味覺保守的達哉好幾次想讓他別這么干,可是由加里并沒有惡意,達哉也只好作罷。

下定必死的決心,像個男子漢一樣直視蝗蟲飯團的達哉。看看周圍,其他工人也大體是同樣的反應。

“大家是怎么了啊?”

“誰知道呢……”

率性的回答。

“小由加里,這真是太好吃了!脆脆的食感加上甜辣的味道,兩種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太好吃了!!”

只有那個新來的坂口對此贊不絕口。他的嘴邊的蝗蟲腿也隨著說話聲不停地晃動。

“你一定能成為一個好妻子的!”

不置可否,偷偷笑著的由加里。看到由加里這個反應,坂口也變本加厲了起來。

“那,每天早上都燒味增湯給我喝吧~如何~?”

這時候,看到了心情大好正在傻笑的坂口,達哉滿臉輕蔑的表情,同時把筷子指向了坂口。

“那么坂口先生,之后的事怎么樣都行了哦?”

“哎?”

正要轉過頭的坂口,被后面的人結結實實的一把抓住。

“喂,在老爸的面前調戲他的女兒算個什么事啊?膽子不小啊新來的,活只能干半人份的,嘴巴倒是能說一人份的嗯?”

“社……社長……這……這不是什么調戲……只是開個玩……啊啊疼疼疼……!”

被俊之的頭槌一撞,神志不清的坂口。源田之類的老人,則是無視了他繼續吃飯。

“總之,由加里不會和任何人跑了!她和我約好了{我要一直呆在爸爸身邊喲}!”

呆住了的達哉的旁邊,由加里困擾似的笑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

不知道從哪傳來笛聲和引擎的聲音。抬起頭的達哉皺緊了眉頭。

眼前的國道上,行駛過了一輛蓋著車篷的大貨車。

本來就很狹窄的國道上,由于施工的關系更加狹窄了。拖車幾乎占據了整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